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106章 質疑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臉上並沒有什麼敬畏之色,只是冷哼道,「有些事情還是不要說出來的好。」 他確實不怕付元勝,因為他父親何落雲同樣是玄級上品丹師!當年何落雲與付元勝便是競爭者,比丹道、比武術,甚至兩人還喜歡上了同一...

原剛苦苦求饒,可這種小人物又有誰會放在心上?最終,他只能黯然離去。

店裡的其他員工也是拍手稱快,這個原剛小人得志,前段時間簡直囂張得沒邊,如今遭到這樣的下場實是活該!

小櫻看著凌寒在付元勝、諸禾心等人的陪同下消失在拐角處,不由地目露痴迷之色。

她還是個年輕姑娘,自然不缺乏浪漫的幻想,只是她也知道自己與凌寒的身份差得太多,也只是幻想一下而已,心中充滿了感激,因為她可是得了付元勝的開口,在這個天葯閣的地位將無比穩固。

於凌寒而言,這只是舉手之勞,當他來到付元勝的書房后便已經將之前的事情忘得乾淨。他可不想浪費時間,開口向付元勝「借」起了藥材來。

付元勝當然又是擺手又是點頭,擺手當然不是拒絕凌寒的要求,而是要把藥材送給凌寒。

開玩笑了,這位可是丹道大師,能為凌寒提供藥材乃是他的榮耀,還需要還?

凌寒也沒客氣,道:「這樣吧,我就在這裡煉丹,你們可以看下我的手法。」他打算演繹一套煉丹的手印,這遠遠比不上「三火引」,但對於付元勝三人來說卻是珍貴無比。

「好好好,不過還請寒少稍待,容老夫再去叫些人過來一起觀摩,不知可否?」付元勝小心翼翼地問道。

這麼好的機會當然要讓更多的丹師一起觀摩,共同提升。再說了,人越多,就越是可能將凌寒的那套手法記得清楚,之後互相印證,也不容易忘記。

諸禾心和張未山則是立刻露出了慚愧之色,看向付元勝的目光充滿了尊敬,因為剛才他們只是想到了自己,壓根兒沒考慮到別人。

不愧是大師,果然心懷廣大。

凌寒笑了笑,道:「可以,不過人數不宜超過十人。」

「老夫明白。」付元勝連忙告辭離去,而凌寒則和諸禾心、張未山聊了起來,戚瞻台在一邊插不上嘴,顯得很是無聊,和虎妞大眼瞪小眼。

她看著虎妞可愛,就想去抱,可虎妞乃是生人勿近,立刻呲著小白牙,露出戒備之色。

「你要不想被咬的話,還是把手收回去的好。」凌寒的餘光掃到,向戚瞻台說道。

「我可是聚元二層,她能咬到我?」戚瞻台不信這個邪,反倒加速伸手。

虎妞大怒,猛地一爪復又一咬,動作奇快。

「啊1戚瞻台連忙收手,可白嫩嫩的小手上已經多了一個牙印,痛得她眼淚都要流了出來。

凌寒將虎妞抱了起來,免得她趁勝追擊,笑道:「連我都中過招,你這聚元二層還真是不算怎麼樣。」他轉過頭來對虎妞道,「這是朋友,不要再咬她了。」

虎妞摟著凌寒的脖子,歪著腦袋看著戚瞻台,眼神依然凶厲。

諸禾心和張未山不免問起了虎妞的來歷,得知之後,不由地嘖嘖稱奇,也為小姑娘感到幸運,落入虎穴居然還能活著長到這麼大。

說話之間,付元勝也帶著七名年齡各異的人過來,年紀最長的已經有七十來歲,最年輕的也有四十來歲,每個人的胸口都掛著銀色的徽章,少則一枚,多則兩枚——不是玄級下品就是玄級中品丹師。

「這位就是寒少,等下我們便會觀摩寒少煉丹。」付元勝說道。

聽他這麼一說,七人都是露出驚訝之色。

他們是誰?玄級丹師啊,在雨國都可說是超級大人物,地位崇高。說到煉丹,自然只有他們指點別人的份,哪需要觀摩別人煉丹?

如果換成是付元勝又或者是吳松林還差不多,做為雨國僅有的兩名玄級上品丹師,他們自然贏得了所有丹師的尊重。

可現在居然要他們看一個少年煉丹,這讓他們如何接受?

丹師因為其稀缺和重要的特殊性,導致這個行業中的所有人都是非常自傲,而且越是品階高就越是目空一切。當即就有幾個丹師露出了羞怒之色,只是礙於付元勝的地位而沒有發作。

其中那四十來歲的丹師卻是沒有忍住,道:「閣主大人,你是在開玩笑嗎,居然要讓我們看一個小傢伙煉丹?」他還有句話憋在嘴裡沒有說出來——這小子該不會是你的私生子吧,要出動我們這麼多人來指點他?

付元勝頓顯怒容,在他看來,能夠觀摩凌寒煉丹那是天大的機緣,一般情況下哪位丹師會讓別人看到自己煉丹?更何況凌寒還說了要演示一套煉丹的手法!

若非他一心想要發展雨國的丹道,又何必將其他人叫過來?

「何林,向寒少道歉1他立刻沉聲說道。

「什麼?」那名被叫做何林的丹師眉毛一挑,顯得不可思議之極,「我可是玄級下品丹師,地位何等尊崇,竟要向一個少年道歉?閣主大人,你這是公報私仇嗎?」

「放肆1諸禾心立刻喝道,怒目圓睜,顯得憤怒之極。

凌寒、付元勝都是他極尊敬的人。

「哈哈哈哈1何林大笑,臉上並沒有什麼敬畏之色,只是冷哼道,「有些事情還是不要說出來的好。」

他確實不怕付元勝,因為他父親何落雲同樣是玄級上品丹師!當年何落雲與付元勝便是競爭者,比丹道、比武術,甚至兩人還喜歡上了同一個女人,結果卻是何落雲勝出。而現在何落雲已經一隻腳跨進了地級丹師之中,很快就能碾壓付元勝。

因此,他自然認為付元勝是在故意打壓自己——鬥不過老子,就在兒子身上尋找優越感,真是太丟人了!

付元勝氣得渾身發抖,他一番好心居然遭到這樣的回報。

「滾出去1凌寒指著門口,向何林冷然說道。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這麼與我說話?」何林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勃然大怒。

「嗯1諸禾心和張未山同時橫身擋了出來,對著何林怒目而視。

「兩條不識時務的狗1何林冷冷哼了一聲,「就算你們不趕我,我也打算離開了,居然要看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煉丹,我呸1

「哈、哈、哈1他大笑三聲,揚長而去。/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