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玄幻魔法

神道丹尊 第105章 願賭服輸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該打!該打1 他啪啪啪地抽起自己的耳光來。 「凌小友1 「凌小友1 諸禾心也走了過來,與張未山一起向著凌寒拱手為禮。 「諸、諸大師1原剛這才看到諸禾心,不由嚇得...

「原管事——」小櫻小聲地對著那中年男子說道,天葯閣有天葯閣的規矩,絕不能對客人無禮,這是寫在第一條的。

中年男子不悅地看了小櫻一眼,揮了揮手,道:「來人,給我將這個窮鬼趕出去1

小櫻不敢多說什麼,只是用同情的目光看了下凌寒和虎妞。這個中年男子叫原剛,以前只是這裡的一個雜役,沒想到他的弟弟在前幾個月突然晉階黃級中品丹師,讓原剛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坐上了小管事的位置。

因為長期不得志,如今一坐上高位原剛就變得囂張無比,總是想方設法展現他的優越感。

凌寒很不幸,剛好就撞到了這傢伙的槍口上。

兩個彪形大漢走了過來,站在了凌寒身後,一人道:「這位客人,請跟我們出去。」

凌寒嘆了口氣,難道一定要他使用暴力?

「凌寒!凌寒1就在這時,只聽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從後面傳了過來。

凌寒轉過頭一看,對方居然是戚瞻台,這位大元王府的七郡主怎麼跑到這來了?再一看,原來諸禾心和張未山也來了,那麼這妮子跟過來也就很正常了。

「喲,沒想到這窮鬼還有個漂亮媳婦1原剛露出一抹艷羨之色,然後對凌寒道,「窮鬼,把你媳婦給我玩上一晚,我給你打個八折怎麼樣?哈哈1

啪!

他的臉上頓時挨了一巴掌,腳下一個踉蹌,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出手的當然是凌寒。

「混蛋,你竟然敢打我1原剛一骨碌爬了起來,滿臉的暴怒。

「怎麼,你還打不得?」張未山冷笑著走了過來。

「你是什麼東西1原剛想也不想,立刻伸手指在了張未山的臉前,「什、什麼1他發出驚呼,對方的胸口赫然掛著一枚銀色徽章。

也許有人會認不得,但絕不可能是他,這個在天葯閣做了十幾年雜役的「老人」埃

玄級下品丹師!

「大、大人1他連忙彎膝做揖,臉上全是討好之色。他是靠著弟弟才坐上了小管事的位置,可他弟弟不過是黃級中品丹師,人家卻是玄級下品,根本不是一個層次上的。

「師父,這傢伙好壞哩1戚瞻台立刻說道。

噗!

原剛立刻噴了出來,這美女居然是一位玄級丹師的徒弟,他剛才竟然還出口調戲,這是在自尋死路嗎?他哭喪著臉,道:「這位小姐,瞧我這張臭嘴,就知道亂說!該打!該打1

他啪啪啪地抽起自己的耳光來。

「凌小友1

「凌小友1

諸禾心也走了過來,與張未山一起向著凌寒拱手為禮。

「諸、諸大師1原剛這才看到諸禾心,不由嚇得臉都白了。不像張未山一直坐鎮大元城,諸禾心之前可一直是在皇都的,他哪會不認得?

可兩位玄級丹師居然齊齊向著凌寒施禮,豈能不讓他嚇得臉白!

「你們來得正好,替我將付元勝叫來。」凌寒笑道。

諸禾心看了原剛一眼,道:「凌小友,處理這種小人不需要勞動閣主吧?」他是玄級下品丹師,要處理一個小管事只是開下口的事情。

「諸大師,是小人有眼無珠1原剛連忙求饒,但說了一句之後,他就知道這件事的正主應該是凌寒,連忙又轉過頭去,道,「凌少,凌少,您大人有大量,饒了我一次。」

「嘿嘿,你忘了,我們之間還有一個賭約呢1凌寒笑道,「諸大師,去幫我通知下付元勝,叫他過來。」

「凌少?」諸禾心湊上前一步,小聲地說道,「你認識付大師?」

「認識,你幫我去叫他,我有事與他商量。」凌寒點頭。

「那我立刻替凌少去叫。」諸禾心連忙說道,轉身離去。

只是一會之後,便見諸禾心與付元勝一前一後快步走了過來,當然是付元勝走在了前面。

「哈哈,寒少駕到,老夫失之遠迎,還望恕罪1付元勝連忙說道。

原剛的臉更加白了,原來不但諸禾心對凌寒恭敬無比,連付元勝也對凌寒非常尊重。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也太牛逼了吧。

凌寒對著付元勝笑了笑,然後看向原剛,道:「這個賭我贏了吧?」

「當然是凌少贏了1原剛見風轉舵,滿臉的諂媚之色。

凌寒點了點頭,道:「那好,你可以吃了1

「啊1原剛頓時張嘴結舌。

「怎麼,還要我給你加點佐料煮一下?也行,你是要紅燒呢還是清蒸?」凌寒笑道。

「凌少真是會開玩笑。」原剛尷尬地笑道。

「我會和朋友開玩笑,但你不是我的朋友。」凌寒淡淡說道。

「這是怎麼回事?」付元勝插口道,語氣中已經帶著強烈的不滿。

他和吳松林在昨日都是受了凌寒的指點,讓他們看到了突破地級丹師的希望,於他們而言,凌寒甚至可以說是半個師父。

現在凌寒顯然在表達不滿,他自然也非常得不開心。

他不好向凌寒問,也不會問原剛,便將目光看向了小櫻。

原剛頓時對著小櫻連打眼色,希望她可以嘴下留情,給他說上幾句好話。可小櫻卻是只作未見,將剛才發生的事情源源本本地說了一遍。

付元勝勃然大怒,指著原剛的鼻子道:「你好大的狗膽,你都可以代表老夫說話作主了?既然是你自己說的,那就吃吧1

原剛臉皮狂抽,這回可是一位雨國天葯閣閣主開的口啊,連當今雨皇都要給個面子。看來,他今天吃也要吃,不吃也得吃。

只是對著一張桌子,如何下得了口?

他硬著頭皮,啪地拆下一條桌腿,放在嘴邊嚼了起來,嚓嚓,他是煉體九層的修為,牙口和力量都是不弱,嚼碎桌腳倒是不在話下。

其他店員看到,都是偷笑不已。

原剛小人得志,看不慣他作風的人可不少,只是不敢在明面上與他做對罷了,現在看到他吃憋,自然樂得看熱鬧了。

凌寒倒是沒興趣看原剛將整張桌子都吃下去,他對付元勝道:「這種人還是辭了吧。這小姑娘不錯,空出來的職位就讓她接手吧。」

「謹聽寒少的安排。」付元勝將姿態擺得很低。

小櫻頓時露出狂喜之色,看向凌寒的目光充滿了感激。/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