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100章 震懾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哦,你師父找我幹嘛?」凌寒很是隨意地說道。 「師父想請你喝茶。」 噗,所有人都是噴了出來! 李思蟬的師父是誰?吳松林啊!吳松林又是誰?玄級上品丹師,丹院院長,跺一跺...

與李思蟬同行的男子露出了一絲怒容,道:「誰這麼大膽,敢對丹師無禮?」

「是賀俊臣1戚永夜的眉頭立刻皺了起來,「真傳弟子,湧泉二層1

他說的聲音並不輕,是在故意提醒凌寒。

韋河樂則是露出了笑容,有一位湧泉二層的高手坐鎮,凌寒再厲害又能翻天不成?他道:「賀哥,這小子太囂張,欺壓封炎師兄的弟弟封落在先,我只是看不過去,說了幾句公道話,便被他一掌拍倒在地上。」

「哦,我倒,誰這麼牛逼哄共的。」賀俊臣冷冷說道。

「凌寒1李思蟬直到這時才看到凌寒,不自禁地走上前幾步,道,「你現在住哪裡,我到處找你1

嘶!

兩人是什麼關係?

聽到李思蟬的話,眾人不禁好奇起來——莫非、難道?

賀俊臣的臉色立刻變得陰沉起來,他是李思蟬的追求者,現在夢中情人居然說出如此曖昧的話來,讓他頓時有種吃了蒼蠅般的難受。

「不不不是,是我師父找你1李思蟬也意識到自己話中的語病,連忙進行著糾正。

「哦,你師父找我幹嘛?」凌寒很是隨意地說道。

「師父想請你喝茶。」

噗,所有人都是噴了出來!

李思蟬的師父是誰?吳松林啊!吳松林又是誰?玄級上品丹師,丹院院長,跺一跺腳就能讓雨國顫上三顫的超級大人物。

這位大人物居然要請凌寒喝茶!

嘶,能夠與吳松林一起喝茶的能有幾個人?八大豪門的家主、天葯閣的閣主、武院院長,也許就這麼寥寥幾個吧?可凌寒呢,一個剛剛進入虎陽學院的小人物,難道可以和雨國這些大人物並列?

「沒空。」凌寒淡淡說道。

噗!

頓時,所有人再次噴了出來,露出絕然不敢相信的表情。

吳松林請喝茶,恐怕八大豪門的家主都不敢說沒空吧?這小子太牛逼了,而且還拒絕得如此乾脆俐落。

戚永夜、百里騰雲四人則是露出喜色,心臟則是怦怦怦地狂跳,知道自己以前的押寶是對了。只是他們也完全沒有想到,才剛剛進入虎陽學院,凌寒就和丹院院長、玄級上品丹師套上了交情,而且還是極深的那種。

——要是讓他們知道,雨國另外一位玄級丹師、天葯閣閣主也得管凌寒叫「寒少」的話,這些人又會是怎樣的表情。

「放開我,草泥馬,居然敢踩我,本少絕饒不你1封落還在哇哇大叫,他被凌寒踩著臉,根本聽不到別人的話。不過就算他聽到了,以他的見識也不可能知道吳松林三個字代表了什麼。

所有人的態度在同一時間發生了變化,凌寒可是連吳松林都要請喝茶的主,誰敢與他過不去?

封炎確實很有前途,但大得過一位玄級上品丹師?韋河樂就更加不用說了,他現在連吳松林的徒弟都不是。

「不好意思,之前得罪了,還請凌師弟包涵,改日必定登門賠禮1聞海興三人立刻向著凌寒拱手說道,心中將韋河樂和封落恨得直咬牙,若非他們兩個,自己三人會得罪凌寒嗎?

凌寒只是揮了揮手,根本沒將三人放在心上。

聞海興三人先是一怒,但想到對方可是連吳松林都要請喝茶的主,這怒氣頓時就消了——要是換成吳松林這樣對待他們,他們敢生氣嗎?

這不結了。

戚永夜四人則是看得解氣,之前你們這麼囂張,現在卻是慫得像條狗!他們紛紛抱臂於胸,將臉高高昂起,一副不屑的模樣。

聞海興三人根本不敢再說什麼,連忙掉頭就走,連拍賣會也不參加了。

——哪有這樣的心情,都是想著日後給凌寒怎麼賠罪才好。

韋河樂的臉色一變再變,好像變色龍似的,最後咬咬牙,走向凌寒,道:「寒少,是我有眼無珠,請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一次1

「你誰啊?」凌寒淡淡說道。

韋河樂頓時就想咬人,心道你又沒吃啥虧,是我挨了你一耳光,現在又主動賠禮道歉,你怎麼還不肯罷休?

「師弟,你是不是和凌寒有什麼誤會?」李思蟬看在眼裡,俏臉立刻沉了下來,她可是清楚凌寒在師父心中的地位,那真是當成丹道大師一般來尊敬了。

你丫居然敢和凌寒發生衝突,那真是自尋死路。

「也沒什麼,只是凌兄和落少有些誤會,我想替他們調解一下,沒想到雙方的脾氣都有些沖,便發生了點誤會。」韋河樂輕描淡寫地道。

他目光陰沉地看著凌寒,心中實是恨到了極致,但也從一開始的震驚中回過了魂來——他不相信吳松林會找凌寒喝茶。

騙誰呢?

吳松林是誰,凌寒又是誰,兩人連認識的可能性都幾乎沒有,更別提是一起喝茶了。

肯定是李思蟬自己要找凌寒,只是怕被人知道,才推到了吳松林的身上。因為這種事情誰敢去找吳松林驗證?那不就得了。

他確實十分敬畏李思蟬,但現在自覺也掌握了對方的「把柄」,因此膽氣自然足了。

「韋兄,你也說得太輕巧了吧?」金無極冷笑道,「剛才,你可是要凌寒跪下來給封落舔鞋的1

「什麼1李思蟬頓時俏臉冷如水,向著韋河樂看了過去,如同看著一個死人似的。

她一定會將這件事情稟報給吳松林,而以吳松林對凌寒的尊重,韋河樂別說還想做吳松林的徒弟,便是還能不能留在丹院都是個問題。

「李師姐,你不要聽信他們的一面之詞1韋河樂已經鐵了心要一路黑下去,自然不會鬆口。

「凌寒,你還不松腳?」封落又怒又羞,鬱悶無比地叫道。

——你們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他可是躺在地上,臉上更是被踩著一隻腳呢!

凌寒哼了一聲,腳下微微用力,封落頓時發出慘叫,一張臉已是嚴重變形。他看了看眾人,笑道:「放心,我不會在這裡殺他。」

這話聽得眾人都是寒毛直豎,凌寒這意思是,以後還是要殺了封落呀。/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