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玄幻魔法

神道丹尊 第79章 酒後失言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排虎妞?」劉雨桐問道,她對這個小丫頭已經產生了感情,「這小丫頭現在只以為自己是頭野獸,要是安排不妥當的話,她肯定會闖禍的。」 凌寒點頭,道:「先讓她跟著我們,待靈智正常了,再決定以後怎麼辦。」...

「你真沒有說錯,這丫頭的牙可真是厲害1劉雨桐舉起左手,只見手掌、手肘處都是扎著繃帶,顯然是被咬傷了。

——之前連凌寒都被不小心咬到了,可見小丫頭的偷襲功力甚是了得,關鍵是,沒有吃過苦頭的話,誰能想到她的牙齒竟能鋒利到這份上。

「這丫頭絕對是屬狗的1凌寒搖了搖頭。

「比狗厲害多了,屬虎的1劉雨桐吃過苦頭,心有餘悸地搖了搖頭,第一次她確實是不小心,但第二次在有了防備的情況下還是中招,足見野丫頭的可怕。

當然這也是她沒有想傷害對方,否則任你牙口再利早就一巴掌拍死了。

「她究竟是什麼來歷?」劉雨桐好奇地問道。

「一個野人,被老虎養大的,至於其他的我也不清楚。」凌寒蹲在野丫頭的面前,伸出手去逗對方,「丫頭,想必你也沒有名字,給你起個吧。」

「呼!呼1野丫頭不斷地張合著小嘴,將牙齒撞得響亮,追著凌寒的手指咬。

「你被老虎養大的,就叫虎妞吧1凌寒笑道,然後扭頭向劉雨桐問道,「她身上有沒有什麼胎記之類的,以後也能給她找尋生身父母。」

「還真有1劉雨桐點,「她的腳踝上有個很奇怪的印記,也分不清楚是天生的,還是出生后被人打上去的。」

凌寒揭開被單一看,小丫頭的左腳腳踝上果然有一個印記,銅錢般大小,紋絡非常複雜,實在看不出代表著什麼。照理來說,這麼複雜應該是後天烙印上去的,可又完全看不出烙印上去的痕,又像是天生的。

很是古怪。

「你打算怎麼安排虎妞?」劉雨桐問道,她對這個小丫頭已經產生了感情,「這小丫頭現在只以為自己是頭野獸,要是安排不妥當的話,她肯定會闖禍的。」

凌寒點頭,道:「先讓她跟著我們,待靈智正常了,再決定以後怎麼辦。」

……

虎妞完全沒把自己當成人,就是一頭野貓、一頭小虎崽,給她穿上衣物,她會直接撕掉,要是不綁著她,她絕對比猴子還要靈活,而更讓凌寒頭大的是,她不吃熟肉。

烤肉也好、煮肉也罷,放在她面前根本碰也不碰,反倒是盯著凌寒的脖子,雙眼中殺氣騰騰,顯然更加樂意吃他這份大餐。

這要去掉她的野性,第一步就是從改變她的飲食習慣開始。

凌寒當著小丫頭的面吃起了烤肉,然後把這塊肉再放在她的面前,退了開來。

虎妞一直忍著不動,但半天之後,她的肚子卻是叫了起來,眼神也變得更加兇悍。可她還是忍著沒吃,直到大半夜了,她才終於忍不住,蠕動著身體,對著烤肉下了嘴。

她的雙手雙腳都被綁著,只能像蟲子一樣蠕動。

她的胃口好得驚人,一條那麼大的烤豬腿很快就被她吃得精光,小丫頭不意猶未盡的舔著嘴,臉上的表情很奇怪,因為她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肉。

第二天,凌寒繼續應酬著眾人,而到了第四天,李浩等老朋友才終於有機會跟他見上面。

「真沒想到,你竟能奪得第一1

「是啊,真是給力,太了不起了1

「我更羨慕李浩啊,馬上就能進入虎陽學院,而且還有凌哥照應,也不用擔心人生地不熟地被人欺負。」

劉東五人紛紛說道,一邊推酒換盞,他們的地位低,只能等人散的差不多時才敢來和凌寒聚一聚,今天自然是非要將凌寒灌醉不可的。

不過,酒到中巡,陳鵬舉卻是露出了猶豫不決的模樣,好久之後,他道:「我可能闖了大禍。」

「怎麼了?」眾人都是問道。

陳鵬舉咬咬牙,道:「從天平山歸來之後,有次我和一個族弟喝酒,貪杯喝多了,好像說起了杭戰的事情。」

「什麼1李浩四人同時站了起來,臉色刷地一下變得煞白。

杭戰可是石狼門七長老的孫子,這些日子石狼門一直在尋找兇手,要是消息泄露,那絕對會引出石狼門的那位七長老。

湧泉境的強者!

凌寒倒是沒有太過放在心上,他也不是沒有湧泉境的幫手,而且石狼門應該知道他身後站著三個玄級丹師,必然不敢造次。

也只有那位七長老才可能發狂亂來,畢竟死的是親孫子,端看他的脾性如何,如果是剛猛火爆的,那確實可能殺上門來。

「你到底有沒有說?」劉東急道,郭石鎮屬於石狼門的治下,七長老又師出有名,為孫報仇,便是血洗了他們幾家,大元王府也頂多是進行一些口頭上的懲罰。

畢竟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

「我真得記不得了,那天喝得實在太醉1陳鵬舉哭喪著臉說道。

凌寒想了想,道:「若是石狼門的那位真得殺到你們家,你們就實言相告,讓他來找我。」

「不,凌哥,我們絕不會出賣你的1

「就是,我們哪能這麼不講義氣1

劉東五人都是紛紛搖頭,至於是不是真心話,有幾個人是真話的,那就是另外回事了。

凌寒笑道:「無妨,這本來就是實話,而且,我有自保能力,不懼那位七長老,反倒是你們,我無法保證你們的安全,所以,聽我的,實言相告便是了。」

見他這麼堅持,劉東五人只好點頭,一邊希望陳鵬舉酒後並沒有失言,那就萬事大吉。

有了心事,接下來氣氛便顯得很是壓抑,很快就散了席,各回各家。

凌寒回到天葯閣的時候,只見劉雨桐正在教虎妞說話,但野丫頭凶性十足,根本不加以理睬,只不斷地呲牙咆哮,像極了一頭小老虎。

凌寒哈哈大笑,道:「你得抓住她的弱點,小丫頭不是喜歡吃嘛,你就用食物來做獎勵,表現好就給,讓她慢慢學會聽話。」

劉雨桐白了他一眼,嗔道:「你以為真是養小貓小狗嗎?」

「這小傢伙比小貓小狗可是凶多了1凌寒嘖嘖說道,伸出手想要摸摸虎妞的頭,這丫頭立刻一口咬了上來,還好他縮得快。

扣扣扣,敲門聲響起,凌寒和劉雨桐同時回頭看,卻見一名丹童正站在門口,道:「凌少,外面有一個自稱是蒼雲鎮凌家的人,有急事求見。」

「哦?」凌寒走了出去,是什麼事呢?父親才剛回去,按理說應該沒有什麼大事呀?

難道……石狼門的七長老?

他心中一驚,連忙拔腿就奔,劉雨桐見狀,也丟下虎妞追了上去。/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