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64章 輕鬆控場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嘶! 四周諸人都是摸不著頭腦,剛剛端木長風還恨不得將凌寒殺了,怎麼突然就態度大變了?這是在變戲法嗎? 「師父——」郭定權急了,這小子使得什麼邪法? 凌寒指了指金無極兄弟、...

「這不是打你的人?」端木長風也是一愣,更有點不滿,既然不是,你丫幹嘛一進來就指著這人呢?

「不是1郭定權也很鬱悶啊,你既然不是凌寒,幹嘛要坐在這裡呢?他看向金無極,道:「原本坐在這裡的人呢?」

金無極可不笨,立刻反應了過來,被凌寒坑了!

這小子得罪了這兩個人,剛好自己要他讓位,結果這小子趁機下套,把他給坑慘了。

該死的小畜牲!

「凌寒1他大吼道,「給我滾出來,我要殺了你1

凌寒?

端木長風一聽,頓時也在心中升起了殺機,這是一個讓他蒙受奇恥大辱的小輩!他這樣的老狐狸當然立刻就反應過來,他和金無極都被凌寒耍了。

刷,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了凌寒。

凌寒端坐,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也是毫不緊張,他喝了口酒,卻是不免懷念起上一世來,那時他喝的可都是最上等的美酒,絕不是這種所謂的「佳釀」可以比擬。

金無極暫時沒有與郭定權算帳的意思,再說了,對方有端木長風在,這可是湧泉境的強者,實力不知道超過了他多少倍。

他看向凌寒,雙手握拳,滿臉湯汁再加上撞擊時流出的鮮血,那模樣又是兇狠又是猙獰,簡直可以嚇壞小孩子。

「哦,你在耍我們1金無相這時才反應過來,指著凌寒大叫。

「哈哈哈哈1不少人忍不住大笑,果然龍生九子各有不同,這金無相真是草包一個,跟金無極簡直不像是一個爹媽生出來的。

「你還真是膽大包天1端木長風森然說道,居然敢把他都算計了進去,這小輩絕對是活得不耐煩了。

見端木長風開口,金無極便閉上了嘴,顯然對方也跟凌寒不對付,而人家是湧泉境,地位遠在他之上,就算是報復……那也得排著隊來。

端木長風大步向著凌寒走去,眼神冷冽,他已經下定決心,就算是諸禾心和張未山一起過來,他也絕對不會饒過這個小輩。

郭定權緊緊跟隨,嘴角則是帶著冷笑,這小子連他的師父也敢坑,這下絕對死定了。

端木長風走得並不算快,但一腳踏下去,整個大廳都是微微一顫,顯示出了這位丹劍雙絕此時心中的盛怒,任戚永夜身為四王子,此時也不敢開口相勸。

凌寒該怎麼辦?

他之前那一手確實玩得漂亮,同時坑了兩方的仇人,可無論是端木長風又或者是金家,又有哪一個是好惹的?

眾人都是好奇,凌寒怎麼也不該是這樣的笨蛋埃

劉雨桐立刻站了起來,護在了凌寒身前。

可她立刻被凌寒輕輕推開,只聽凌寒不緊不慢地道:「四風起、天雲亂,虎鶴雙形,造無極1

吱!

端木長風立刻腳下一頓,整個人好像遭到了晴天霹靂,一副見鬼的模樣。但只是一瞬間之後,他立刻露出了激動之色,身體都開始發顫了。

這是盪雲劍法第八式的口訣!

盪雲劍法可是玄級中品武技,是他從一座古墓得到的秘藉中學到的,可惜因為年代太過長久,最後兩式劍法的部份已經腐爛掉了,第八式只有一句口訣,還有一幅圖例,而第九式乾脆連名字都沒有。

他可以將諸禾心和張未山不放在眼裡,便是因為盪雲劍法!

三人的修為都是湧泉三層,可因為盪雲劍法,便是諸禾心與張未山聯手也非他之敵。可也正是這套劍法的威力強大,他做夢都想得到剩下的兩式。

因此,凌寒念出了盪雲劍法的口訣,讓他如何能夠不激動?

「你、你知道?」端木長風顫聲說道。

「自然1凌寒點了點頭。

「你會教我?」老傢伙滿臉的期盼。

凌寒一笑,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端木長風想了不想,道:「有什麼要求,你儘管說,無論是什麼丹藥,又或者修鍊資源,我都可以給你1

嘶!

四周諸人都是摸不著頭腦,剛剛端木長風還恨不得將凌寒殺了,怎麼突然就態度大變了?這是在變戲法嗎?

「師父——」郭定權急了,這小子使得什麼邪法?

凌寒指了指金無極兄弟、又指了指郭定權,道:「這三個傢伙,我看著不順眼1

「好1端木長風這種老江湖自然知道凌寒是什麼意思,二話不說,一把拎起郭定權,一個飛掠已是來到了金家兄弟跟前,左手橫推,一股無可抵抗的大力涌力,金家兄弟頓時撲倒於地。

,端木長風拳打腳踢,盡情蹂躪著三人。

眾人都是目瞪口呆,僅僅只是說了幾句類似口訣的話,端木長風居然就成了凌寒的手下一般,叫他幹嘛就幹嘛?

他們都對凌寒升起了強烈的佩服,無論是郭定權還是金家兄弟,甚至端木長風都被他玩弄於股掌之間。

金家兄弟就鬱悶了,鬱悶到了骨子裡。

你說他們跟端木長風有什麼仇、什麼怨?之前還被老頭莫名其妙地揍了一頓,那還可以說是誤會,被凌寒坑了,但這次呢?

可一位湧泉境強者出手,他們除了挨打還能怎麼樣?

戚永夜則是臉皮抽搐,自見到凌寒能夠把劉雨桐泡上,他就知道這傢伙很不一般,但牛逼到這個份上仍是讓他大吃一驚。

端木長風可不是湧泉境強者這麼簡單,他還是一位玄級下品丹師,在整個雨國都是小有名氣,便是靈海境強者見了他會客客氣氣。

可說得難聽點,他現在跟凌寒的手下有什麼區別,叫他幹嘛就幹嘛,哪有玄級丹師的尊嚴、湧泉境強者的骨氣?

但是,如果與凌寒交好關係的話,是不是可以將端木長風收為己用?

大王子只是交結了郭定權就讓他無比被動,他要能夠招攬到端木長風的話……那他的地位將無比穩固,誰也無法阻止他繼承王位!

而當諸禾心和張未山姍姍來遲的時候,看到的便是眼前這一幕——端木長風像是發瘋似地在揍自己的徒弟和金家兄弟,而本該是他們施救的對象,凌寒卻是悠悠閑閑地坐著,一邊還在喝著酒品著菜。

這鬧得是哪樣啊?/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