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武俠修真

神道丹尊 第59章 赴宴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凌寒心中明白,這丫頭是故意沒有給他請帖,要看他的好看。因此,她肯定一直在門口附近等著,自然被她看到了凌寒與金無相發生衝突的一幕。 她早就可以阻止,卻到現在才站出來,顯然這丫頭也是唯恐天下不...

因為報名耗時極久,凌東行父子在外面吃過了午飯才回了天葯閣,再坐一會的話,也差不多要到晚上了。

凌寒與劉雨桐稍作準備之後,便出發前往四王子府邸,參加晚宴。

四王子的府邸與大元王府只隔了一條街,相當之近,但能夠擁有獨立的底邸,大元王的一大堆女子中,也只有兩人擁有這樣的資格。

大王子和四王子。

大王子戚永勝,從小就展露出了鋒芒,天賦超卓,再加上又是嫡長子,自然牢牢樹立了王儲的身份,但隨著四王子的強勢崛起,他便受到了極大的威脅,王儲之位似乎岌岌可危。

因此,兩大王子鬥法得相當厲害,也讓許多勢力很頭大,到底該靠向哪一位王子——這要是自己投靠的王子日後榮登王位,那自然好,地位必然可以水漲船高。

可萬一失敗了呢?

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們絕對會被清算。

凌寒和劉雨桐並沒有乘坐馬車,就是徒步走到了四王子的底邸,門口有許多護衛站崗,一邊充當著迎賓的工作。

「兩位,麻煩出示請帖。」見兩人走了過來,一名護衛迎上前來將他們擋下。

「請帖?」凌寒一怔,他哪有這玩意,戚瞻台只是向他發出了口頭上的邀請。他道:「我叫凌寒,應該在賓客的名單上。」

「那不好意思,沒有請帖者,一概不得入內1那護衛正容說道。

是不是被戚瞻台那丫頭耍了?凌寒不由地在心中說道。

「哈哈哈哈,沒有請帖也敢來這裡1嘲諷的聲音響起,只見一名青年也從孿呂矗一身華麗的禮服,顯得無比騷包。

他是金無相,近中午的時候還與凌寒起過衝突。

「鄉巴佬,這裡可是四王子府,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去的1金無相冷笑,然後從懷中取出一張金色的請帖,得意無比地揮了揮,道,「看清楚,這是請帖!不過像你這種小人物,這輩子都不可能收得到的1

他真是太高興了,中午因為忌憚王府大管家,他只能灰溜溜地跑了,可居然又在這裡遇到凌寒,這是上天給他報仇的機會啊!

哈哈,一定要好好羞辱這個傢伙,再整死他!

凌寒不禁搖頭,這傢伙不過煉體九層,何來如此強烈的優越感?而且整天給家族拉仇恨,要是遇到脾氣差點的強者,直接就把金家也給推了。

「還站在這裡幹嘛,以為站久了,人家就會同情你們,讓你們進去——」金無相繼續開啟嘲諷模式,但目光掃過劉雨桐的時候,不由地將眼睛瞪得渾圓。

他這時才發現劉雨桐的存在,頓時被這冰霜美人給迷住了,只覺心跳加快,渾身發熱。

「小子,你把——」

金無相剛剛開口,便被凌寒重重一拳轟在面門,整個人頓時被打飛了出去。

——這種紈子弟當然不可能說出什麼好話來,所以凌寒提前出手,免得污了自己的耳朵。

「你又打我?」金無相爬了起來,只覺委屈無比,就這一天呢,他已經被凌寒打了兩回!他可是金家六少,何曾受過這樣的待遇?

「不想再被打第三次的話,滾1凌寒撣了撣手。

「你好大的膽子,這是活得不耐煩了1金無相目光噴火,向著那些護衛道,「你們都看到了,這傢伙居然敢毆打四王子的客人,還不將他拿下?」

這傢伙倒也不笨,知道借勢。

「凌公子,還請配合我們一下1一名護衛站了出來,「跟我們走1

雖然大家都知道金家六少是個標準的紈子弟,城裡討厭他的人要百倍於喜歡他的人,可這裡確實是四王子的府邸,豈容他人放肆?

金無相不由洋洋得意,為自己的智商升起了優越感,瞧,誰說他離開了家族就什麼都不是?

「喂,吵吵嚷嚷地幹什麼?」一個身著宮裝的少女走了出來,雙手負在背後,滿臉的狡黠之色。

正是戚瞻台。

「拜見七郡主1眾護衛連忙行禮。

「免了1這丫頭老氣橫秋地抬了抬了手,目光看向凌寒,故意露出一抹震驚之色,道,「咦,你怎麼還在外面?」

凌寒心中明白,這丫頭是故意沒有給他請帖,要看他的好看。因此,她肯定一直在門口附近等著,自然被她看到了凌寒與金無相發生衝突的一幕。

她早就可以阻止,卻到現在才站出來,顯然這丫頭也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人。

聽她這麼一說,眾護衛自然明白凌寒確實是今天的客人,至於為什麼沒有請帖這種小細節自然不用在意了。而七郡主都開口了,他們自然不可能再抓凌寒。

「凌公子,失禮了。」眾護衛都是向凌寒說道。

凌寒只是給了戚瞻台一道威嚴的眼神,可小丫頭卻是不怕,向他吐了吐小舌頭,然後一溜煙地跑到劉雨桐的身邊,道:「哇,姐姐你好漂亮1

金無相則是氣得半死,感情他就是醜人作怪,自找難堪啊!他的目光盯著凌寒,自然以為凌寒是抱了戚瞻台的大腿,再想想對方身邊還有一個美如畫的女子,他頓時明白:這傢伙是個泡妞高手,吃軟飯的行家。

如此一想,他更加看不起凌寒,心中更是翻騰著諸多念頭,想著怎麼才能把凌寒整死,將這口氣出了。

他正想得惡毒時,卻見凌寒竟是向著他走了過來,他不由地挺直腰身,道:「現在還想與我講和?太遲了!我一定會——」

啪!

他被結結實實地抽了一巴掌,讓他完全懵了。

他、堂堂金家二少,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打臉,這是何等的奇恥大辱?

而四周,不管是戚瞻台、眾護衛還是後來趕過來的客人,看到這一幕都是倒抽了一口氣。

小輩之間發生點衝突,沒事、正常,哪一家的大人都不會因此出手。可打人不打臉,這羞辱的不僅是金無相,更是他身後的金家!

不說別的,就是大王子、四王子也不會隨意去抽金無相的耳光——除非對方真得做了什麼**到極致的事情。

凌寒是哪根蔥啊,居然敢這麼做?/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