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56章 誰稀罕你的丹方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稱來。 端木長風聽得是莫名其妙,這都什麼跟什麼,可張未山卻是臉上不斷地變色,雙手也跟著顫抖起來,眼神都變得直了。 他如何不知道,這正是回天丹丹方上的材料,只是有三味材料的名字已經看不清...

這麼年輕!

無論是武道還是丹道,雖然從來不缺少天才,可凌寒才多大?

十七歲?十八歲?

就算他生下來就開始鑽研丹道,又能有幾年的經驗?而哪個丹道大師不是通過煉製大量的丹藥來積累經驗,最終才確立了自己的地位?

「不知小友是哪一丹道世家的傳人?」張未山十分客氣地道,他對諸禾心太了解了,知道對方不可能開這樣的玩笑。

「無門無派。」凌寒說道,他本身就是丹道帝王,怎麼可能是誰的傳人。

張未山更加驚訝,而端木長風則以為諸禾心一定是在開玩笑,丹道最重要的就是傳承,比如丹方,沒有師父、家族傳授,你怎麼得到?

靠自己琢磨?開玩笑了,所有的丹方可都是一代代人積累下來的,想要靠自己研製出新的丹藥來,那終其一生也許可以鼓搗出一兩種來——效果那就完全不能保證了。

「張老頭,你先把回天丹的方子拿出來。」諸禾心催促道,他相信只要凌寒一出手就能把這兩個老頭嚇得屁滾尿流。

張未山微微猶豫,哪怕回天丹的方子殘缺了,那也是珍貴之極,是他費了好大的代價才購來的。這就好像武學秘笈一樣,誰會輕易示人?

「張兄,不可1端木長風立刻搖頭,即使他這樣的大人物為了一睹這張丹方都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而且這還是因為他是在幫忙共研回元丹,否則要付出的代價更大。

這小子又是什麼東西,能夠輕易便睹丹方?

張未山看向諸禾心,他不是不信任這個知交好友,可問題是,凌寒實在太年輕了,讓他感覺太不靠譜了。

「張老頭,你不相信我?」諸禾心生氣了,這可是真正的丹道大師,連他都恨不得拜在門下,只是凌寒根本看不上他罷了。

可端木長風居然敢懷疑凌寒的能力,認為對方沒有資格看丹方,這豈能不讓他怒火直冒?

若非看在張未山的面子上,他都有和對方單挑的衝動。

張未山皺著眉,從心底來說,他當然願意相信諸禾心,畢竟是幾十年的知交好友,他怎麼可能不了解對方。但凌寒確實太年輕了,年輕得沒有一丁點丹道大師的風采。

「好!好!好1諸禾心將張未山的猶豫看在眼裡,氣得胸膛直抖,道,「張未山,既然你不相信我,我今天便與你絕交1

「諸老頭1張未山大驚失色,諸禾心連絕交的話都說出來了,可見對方有多麼生氣。他連忙擺手,道:「你別生氣,我拿出來還不行嗎?」

「不用勉強了1諸禾心哼了一聲,在他眼裡凌寒那是高高在上的丹道帝王,張未山這樣的態度早失之敬意,讓他覺得愧對凌寒,哪還有臉面再讓凌寒幫助補完丹方。

「凌小友,這次真是對不住了1老頭向著凌寒惶恐地說道。

凌寒擺了擺手,然後看看端木長風,道:「你以為,我會將一張回天丹的丹方放在眼裡?哈哈,那我報些藥名出來給你們聽聽。」

「紫熏葉、千花果、無風草……」他一口氣說出了十幾個藥材的名稱來。

端木長風聽得是莫名其妙,這都什麼跟什麼,可張未山卻是臉上不斷地變色,雙手也跟著顫抖起來,眼神都變得直了。

他如何不知道,這正是回天丹丹方上的材料,只是有三味材料的名字已經看不清楚了,有一味材料的份量配比也模糊不可見。

凌寒別的藥材名不報,每一樣都是丹方上的,甚至還多了三味,這意味著什麼?

對方掌握了完整的回天丹方子!

可笑啊可笑,他居然還在小氣,不捨得將一張殘缺的丹方拿出來,真是讓他臉紅得直想找一條地縫鑽進去。

「張未山有眼無珠,還請小友恕罪1張未山向著凌寒重重地一揖,頭低垂到了凌寒的腰間,可見這一禮有多麼重了。

凌寒不為所動,他好心來指點對方,卻受到了如此懷疑,自然不會讓他高興。

端木長風更覺這兩個老頭都是瘋了,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忽悠得團團轉。他哼了一聲,道:「小子,老夫不知道你耍賴了什麼花樣,但想要騙倒老夫卻是萬萬不可能的。」

「端木兄,請回吧1張未山卻猛地直起身體來,向著他冷冷說道。

什麼!

端木長風差點跳了起來,你丫的腦袋被驢踢了呀,剛才還跟老子同一條陣線,現在居然調過槍口對準老子了,沒有你這麼過河拆橋的。

「張兄,你這是什麼意思1他也表情冷然。

「你給的那些東西,等下我會讓人送回去,現在這裡不歡迎你1張未山漠然說道,他差點被對方所蒙,險些錯失了一個丹道大師,這讓他豈會對端木長風再有什麼好感——都恨不得咬上對方兩口!

于丹師而言,再沒有比修復古丹方更為榮耀的事情了。

「好!好1端木長風臉色鐵青,他堂堂丹劍雙絕,地位何等尊崇,現在居然被人下了逐客令,而且還是因為一個毛頭小子,讓他豈能不勃然大怒?

他一甩袖子,奪門而去,臨出門目光掃過凌寒,充滿了冷冽。

顯然,他將這一切都怪在了凌寒頭上。

還真是無枉之災,凌寒搖了搖頭,對方是湧泉境,暫時不是他可以力敵的,不可大意。

「諸老頭,現在你滿意了吧?」張未山笑道。

「算你識相1諸禾心先沖著張未山瞪了一眼,畢竟是幾十年的老交情,他剛才也只是說了氣話、急話。他走到凌寒面前,長長地一揖,道:「小友,老朽再跟你陪個不是。」

「老夫也是。」張未山同樣再做一揖。

只是他的態度仍不能與諸禾心相比,因為諸禾心自稱「老朽」,而他卻是「老夫」,還是拿了些架子。

可一邊的戚瞻台卻是看目瞪口呆,師父居然為了凌寒將「丹劍雙絕」的端木長風都趕跑了,而且還結下了梁子,這小子也太牛逼了吧。/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