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55章 引見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老者道,「這位是端木長風,端木老哥人稱丹劍雙絕,一手盪雲劍法技冠絕雨國,你不是仰慕已久了?」 諸禾心聽他這麼一說,也不好立刻介紹凌寒,向著端木長風拱了拱手,道:「端木兄,久仰了。」 「...

諸禾心不由為難,可看到凌寒堅持的表情,只能點點頭,道:「聽大師、不,聽凌小友的吩咐。」

他終是不敢直呼凌寒的名字,至少凌小友三個字也能顯得客氣一些。

「對了,凌小友是來參加大元比武的嗎?」諸禾心問道。

凌寒點了點頭,道:「運氣不好,到現在還沒有找到住的地方。」

「那不如住到我們天葯閣來吧?」諸禾心立刻目光一亮,向凌寒建議道。

「方便嗎?」凌寒已經跑了大半天了,真是不想再折騰了。

「方便,當然方便1諸禾心連忙說道,能夠與凌大師比鄰而居,正好可以請教丹道方面的問題。

「那就麻煩了。」凌寒笑道。

「不麻煩,一點也不麻煩1諸禾心在前面引路,將他們帶去了天葯閣在此地的分部。

不像蒼雲鎮的天葯閣那般小,大元城的天葯閣竟是一座巨大的宮殿,守衛森嚴,而丹師也多達百位——正是這些丹師每天煉製出大量的丹藥,然後再送到諸如蒼雲鎮、郭石鎮的地方進行銷售。

而在蒼雲鎮天葯閣的朱大軍只是起到一個坐鎮的作用,平時也不怎麼需要煉丹,一般這種人都是成丹率比較低的,同樣的材料給他們煉製太過浪費。

玄級下品丹師在這裡同樣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看到諸禾心走過來,不管是丹師還是護衛,都是向他恭敬行禮。

這裡的分閣閣主叫張未山,同樣是一名玄級下品丹師,與諸禾心是多年好友。當初他們同時拜入天葯閣,互相激勵、互相競爭,雙雙成為了玄級下品丹師。

「凌小友,有個不情之請。」諸禾心將他們安排住下之後,有點不好意思地向凌寒說道。

「煉丹遇到問題了?」凌寒笑道。

「嘿嘿1諸禾心有些訕訕,雖然他年紀一大把了,可在凌寒面前卻如同一個剛學藝的毛頭小子,而他也絲毫沒有覺得任何不妥。

他道:「不是我,是我的一個老朋友,他得到了一張古藥方,只是因為時代久遠,那張古藥方上的有些字跡已是看不清楚,因此煉製時便遇到了困難。」

凌寒恍然,道:「你是要我幫你寫出這張丹方來?」

「還請小友指點。」諸禾心說道,「這張丹方名為『回天丹』,對於療傷有極大的效果。要是能夠讓這張古方重見天日的話,能夠救活許多人。」

原來是回天丹,難道連這樣普通的丹藥都失傳了?

凌寒感覺很奇怪,不管是武道也好、丹道也好,隨著一代代人的鑽研,總該越來越強才是,怎麼會有那麼多的丹方失傳了?

他點了點頭,道:「去看看。」

「大師請1諸禾心立刻又用上了敬語,說了才反應過來,道,「小友請。」

兩人並肩而行,來到了宮殿中的一座屋子,門是開著的,裡面共有三人,兩個花甲老人和一名少女。兩個老人都是坐著喝茶,少女則是站在一名老者的身後。

這少女大概十六七歲的年紀,長得真叫一個水嫩俏麗,只是小嘴兒微微上揚,烏黑的大眼珠靈動之極,顯得十分狡黠。

看到諸禾心時,兩名老者同時站了起來,紛紛露出了笑容。

「諸老頭,我給你介紹個人1一名老者連忙走了過來,指著另一名老者道,「這位是端木長風,端木老哥人稱丹劍雙絕,一手盪雲劍法技冠絕雨國,你不是仰慕已久了?」

諸禾心聽他這麼一說,也不好立刻介紹凌寒,向著端木長風拱了拱手,道:「端木兄,久仰了。」

「哈哈,諸兄,聽說你不久前改善了風火丹,我早就想過來一會,今日終於有機會了。」端木長風笑道。

另一名老者自然便是張未山了。

「端木兄、張老頭,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諸禾心打算向兩人介紹凌寒。

「諸老頭,今天請到端木兄,我們三人一起推究的話,也許可以在三個月內將回天丹的丹方補全。」張未山十分興奮地說道。

「我給你們——」

「哈哈,張兄你太抬舉我了,我主修劍道,只是對丹道略有研究,主力還是你們二人,我就在一邊獻獻策。」端木長風開口,又把諸禾心給打斷了。

兩個老人都把凌寒當作了諸禾心的晚輩,自然不會介意將他給冷落了。

這時,那名少女走到了凌寒身邊,圍著他轉了兩圈,嘴裡發出嘖嘖嘖的聲音,好似在做什麼評價似的。

「你是諸大師的弟子嗎?」少女問道。

「不是1凌寒搖頭。

「哦,你一定還沒有通過諸大師的考驗1少女自以為是地道,然後老氣橫秋地拍了拍凌寒的肩,道,「我可是比你先拜在張大師的門下,以後,我就是你師姐了!放心,我一定會罩著你,誰要欺負你,就報我的名字1

凌寒不由微笑,道:「報什麼名字?」

「呀,你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少女以手加額,連連搖頭,「唉,你是哪個山溝溝里跑出來的?我可是戚瞻台,大元王府的七郡主1

凌寒哦了一下,一個小小的郡主自然不值得他動容。

「喂喂喂,你這是什麼態度,我可是你師姐1戚瞻台惱道。

「兩位老兄,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位丹道奇才1直到這時,諸禾心才有空給凌寒介紹身份,他走到凌寒身邊,道,「這位是凌寒凌小友,不瞞兩位,風火丹便是在凌小友的指點下才競功的,否則的話,可能要幾年之後才能完成。」

「什麼1張未山和端木長風都是目瞪口呆,看看凌寒,再看看諸禾心,只覺這完全得不真實。

戚瞻台更是用縴手捂住了小嘴,她剛才還把凌寒當作諸禾心的晚輩呢,可一轉眼就成了諸大師的「小友」,豈不是成了她的長輩?

「諸老頭,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張未山立刻叫了起來。

諸禾心神色一肅,道:「我怎麼會在這種事情上開玩笑1

張未山和端木長風重又向凌寒看去,這回,他們的目光便截然不同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