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玄幻魔法

神道丹尊 第45章 全部幹掉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發不出一丁點的聲音。 「打了這麼久,你的招數難道我還看不穿?」凌寒知道對方要問什麼,淡淡說道。 你他瑪的妖怪啊,才打了這麼一會你就把我的招術看穿了? 馬浪在心裡罵道,也終於咽下...

「馬兄,你讓我幫你下毒,我已經下了,幫你對付這小子……似乎並不在我們的約定之中。」余征悠悠說道,似乎並沒有看到馬浪已經陷入了水深火熱之中。

馬浪知道對方也是貪心之人,已經看不上他之前允下的好處,他雖然不甘,也只能道:「這小子必然發現了一個上古秘藏,短短兩個月就從煉體二層突破了聚元境,更是修出了兩道劍氣,你想想看,這個寶藏有多麼珍貴?你我將這個寶藏逼問出來平分,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1

余征只知道凌寒不凡,但沒有想到這傢伙以前竟會那麼弱,這麼一對比,也只有得到上古寶藏才能解釋了。

一個廢材都能如此得脫胎換骨,那要是他掌握了這樣的寶藏呢?

他的呼吸不由地粗重起來,眼神中殺氣跳動,他對馬浪都起了殺意,只要從凌寒身上得到那份寶藏,他肯定會把馬浪給殺了滅口。

「好,我幫你1他說道,一邊取下背上的包裹,從裡面取出了兩把匕首,鋒刃上有青色的光芒閃動,那是淬了劇毒。

「雨桐,解決他1凌寒隨口說道。

「是1劉雨桐答應一聲,咻,身形竄出,翩若天仙。

太快了!

只是一閃,她就出現在了余征的身前,右手托著對方的手一抬,余征便不由自主地舞起了手中的匕首,向著自己的咽喉劃去。

噗!

血花飛濺,余征踉蹌而退,他用一隻手捂著喉嚨,另一隻手連忙伸手在懷裡尋找著解藥,可一張臉卻是在迅速變黑,待到終於拿出一隻玉瓶時,他的眼神中已經失去了光澤。

,他仰頭栽倒,怎麼也無法相信自己會死在這裡,更不能相信這個美如天仙、冷若冰霜的女子居然擁有那麼強大的實力,讓他連一招都出不了。

同樣震驚的還有馬浪,他也沒有想到劉雨桐的實力竟是如此之強,竟是一擊就秒殺了聚元四層的余征。

這樣一個天才,怎麼會屈居於凌寒身邊的?

「這時候還敢分心,嫌死得不夠快?」凌寒冷笑,揮劍殺至。

馬浪倉促起刀招架,卻是被這一劍震得連退七八步,身上再添一道傷痕。

「送你最後一程1凌寒出劍,如長虹貫日,耀眼生花。

這是驚電劍法中最強的一式,名為閃擊!

馬浪咬牙,揮刀迎擊,可一刀劃過卻是架了個空,噗地一下,他只覺胸口一痛,心臟已是被長劍刺穿,可怕的勁力震蕩,心臟立刻暴碎。

聚元境的武者氣性盛長,即使心臟爆了還沒有死透,他看著凌寒,嘴巴張合著,好像要說些什麼,卻是發不出一丁點的聲音。

「打了這麼久,你的招數難道我還看不穿?」凌寒知道對方要問什麼,淡淡說道。

你他瑪的妖怪啊,才打了這麼一會你就把我的招術看穿了?

馬浪在心裡罵道,也終於咽下了最後一口氣,不甘心地閉上了雙眼。

凌寒收劍,放眼看去,只見凌東行也將那些執法者殺得七七八八,偶有漏網之魚也被劉雨桐補上一劍幹掉。

而凌重寬、凌慕雲爺孫也在劇毒之下早就斷了氣,他們的眼睛兀自不甘心地瞪得渾圓,透著強烈的怨色,也不知道是在恨馬浪、余征,還是凌東行父子。

「這兩個叛徒,倒是便宜他們了1凌寒哼了一聲,他原本打算親手格殺的。

「算了,畢竟也是我凌家的族人,死在他人之手也好。」凌東行則是嘆了口氣,畢竟是一家之主,考慮的東西比較。

屍體的處理自然不需要他們動手,只是殺人簡單,可這善後的處理……凌東行有些頭大。

「寒兒,你和雨桐立刻離開,有多遠走多遠1凌東行下了決定,他可以留下來與凌家共存亡,但兒子是希望,絕不能出事。

凌寒笑了笑,道:「父親,我可不是一時意氣才決定動手的。這事,可以讓陳風烈去解決。」

「死了這麼多人,還有一個七長老的弟子,能解決嗎?」凌東行皺眉道。

「為了他的性命,他一定會想盡辦法的。」凌寒笑道,「再說了,雨桐可是皇都八大豪門劉家的千金,大不了把她的身份亮出來。」

凌東行卻是搖頭,在他的心中自然是認為自己的兒子是世上最好的,可劉家會這麼認為嗎?想到自己的妻子乃是冬月宗三長老的重孫女,最終兩人卻以悲劇收場,這是前車之鑒。

不過他們還真不愧是父子,認識的女人都是這麼身份高貴。

他不禁有些擔心,做為一個父親,凌東行半點也不想兒子重蹈自己的復轍。

「雨桐,是吧?」凌寒沒有做過父親,卻是不會了解凌東行此時的想法,見凌東行滿臉憂色,還以為仍在擔心石狼門的事情,便向著劉雨桐問了一句。

「嗯1劉雨桐點了點頭,神情非常嚴肅。

凌東行看在眼裡,以他過來人的身份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劉雨桐已經對兒子生起了情愫。

但願這不是一場孽緣!不,這絕不可能是一場孽緣,兒子要比他優秀一百倍、一千倍,日後定能超過雨國的武道極限,娶八大豪門之女又有何不可?

凌寒立刻修書,著人快馬送去石狼門,交給陳風烈。如果陳風烈搞不定這件事情的話,其實他還有後手,那就是諸禾心,人家可是玄級下品丹師,他看不上眼,可在雨國諸禾心的地位那是相當高的,至少石狼門是絕對惹不起的。

——劉雨桐是他小侍女,要動用侍女的背景那可是很丟份的事情。

陳風烈在第三天就接到了信,看完之後差點急出了心臟病來,心說這位主怎地那麼能惹事呢?剛宰了一個程嘯元呢,這又把馬浪外加一隊執法者全部幹掉了。

程嘯元還好說,是他的弟子,死了就死了,只要他不追究就行了。可馬浪是老七的弟子,而且還是最傑出的,這坑咋填?

可不填也得填啊,他的性命可是與凌寒綁到了一起。

凌寒不知道陳風烈是怎麼做的,反正過了兩天之後,對方回了封信,說一切都不需要擔心。

既然這件事情解決了,凌寒決定進七風山,距離過年還有一個月,他至少要將修為提升到聚元四層,這才有機會奪得大元比武的頭名。/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