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玄幻魔法

神道丹尊 第43章 下毒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一門心思就想當凌家家主,已經走火入魔了,以為除掉他就能當上家主,可按馬浪的心狠手辣,凌家還會留下活口嗎? 老糊塗! 凌寒從懷中取出一隻丹瓶,倒出一粒丹藥吞下,然後取出一枚丟給劉雨桐,又...

凌重寬立刻如同貓被踩了尾巴似的,一下子跳了起來,指著凌東行道:「凌東行,你這是什麼意思,是在指責老夫下毒不成?」

他不得不急,因為這裡還有石狼門的貴客——毒害石狼門弟子,這是何等大罪?絕對可以讓他死上一百次!

關鍵是,他真得沒幹啊!

老頭一生算計,壞事也做了不少,可被人這麼冤枉還真是頭一回,氣得臉都綠了。

凌東行自然知道自己沒有下毒,而馬浪也沒有下毒的理由,那麼嫌疑最大的便只能是凌重寬了。他哼了一聲,道:「凌重寬,看在同是凌家人的份上,我一直忍你、容你,但這一次,你太過了1

要是馬浪死在這裡,他做為凌家家主肯定難逃責任。

「不是他1凌寒卻是搖了搖頭。

「不是?」凌東行滿臉詫異,便是凌重寬也是充滿了不解,完全沒想到凌寒居然會幫自己說話。

凌寒笑了笑,道:「這樣的毒藥,這對廢物配不出來。」

這!

凌重寬和凌慕雲都是氣炸,他們被洗脫嫌疑的原因竟是他們是廢物,還不夠資格下這樣的毒?但相比於冠上毒害石狼門弟子的罪名,他們還是選擇了不出一聲。

「那下毒之人是誰?」凌東行滿臉疑惑。

凌寒看向馬浪,臉上露出笑容,道:「馬兄,你不打算解釋一下?」

「解釋什麼?」馬浪滿臉的困惑。

凌東行的臉上漸漸露出殺氣,聽兒子話中的意思,這毒竟是馬浪所下?可問題是,馬浪有什麼機會下毒?這水是凌家自家的井裡打出來的,茶葉也是凌家自己的,燒水的更是凌家自己人。

這要說出去肯定要被人笑話死,不帶這麼冤枉人的。

可既然是兒子說的,凌東行卻是無條件的相信。

這是一個父親對於兒子的信任。

「難道不是馬兄你下的毒?」凌寒說道。

馬浪猛地拍案而起,怒然道:「凌寒,我當你是朋友,可你竟如此冤枉我,這是什麼意思?你說我下毒?我是怎麼下毒的?這水、這茶葉、這人都是你們凌家的,我有這樣的機會?」

「凌寒,你竟敢污衊石狼門的弟子,絕不可饒恕1凌重寬看到機會,立刻跳出來大聲喝道。

馬浪眼珠一轉,道:「凌執事,我懷疑這對父子殺害了本門弟子杭戰,你可願助我將他們拿下?」

凌重寬頓時大喜,道:「願聽馬少吩咐,為石狼門效力1

「很好,你負責牽制凌東行,我來拿下那個小子1馬浪說道,一邊向黑衣青年遞了個眼色。

那黑衣青年微微點了點頭,伸手入懷,取出了一隻玉瓶,猛地便向著地上摔去,噗,一道黑煙立刻彌散開來,以極快的速度蔓延向整個大廳。

毒氣?

不用誰說,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那肯定不會是好東西。

「哈哈哈哈,沒想到你還挺機靈的。」馬浪露出了猙獰的面目,「沒錯,是我在你們家的井水中下得毒,沒想到你竟那麼警覺。還好,我準備了第二招。」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好友,人稱小毒君余征。」

「這是破元散,吸進鼻子之後,會讓你們的元力變得極度地不活躍,渾身無力,甚至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

凌東行心中自然大怒,可這當兒卻連怒斥都是不能,因為一開口就會吸入破元散,那就完蛋了。

更可惡的是,凌重寬居然還在對他攻擊個不停,顯然是要將他擋在這裡。

這老傢伙一門心思就想當凌家家主,已經走火入魔了,以為除掉他就能當上家主,可按馬浪的心狠手辣,凌家還會留下活口嗎?

老糊塗!

凌寒從懷中取出一隻丹瓶,倒出一粒丹藥吞下,然後取出一枚丟給劉雨桐,又取出一枚,向凌東行道:「父親,此丹有解毒之效,抵禦破元散的藥力易如反掌。」

劉雨桐自然立刻服了下去,凌東行則是一掌將凌重寬震開,抽身飛射而至。

馬浪並沒有阻止,在他看來,凌寒的丹藥肯定不會有效果。

因為一把鑰匙開一把鎖,每一種解藥當然也只能針對一種毒藥。要說凌寒剛剛好擁有一種針對破元散的解藥,叫他怎麼相信?

哈哈,就讓他們以為可以解毒,到時候肯定會開口呼吸,待吸下了破元散,便只能後悔莫及了。

凌東行接過丹藥,立刻一口吞下。他對兒子當然深信不疑,服下丹藥之後便開始了呼吸,否則閉著氣他也戰鬥不了多久。

黑衣青年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他算是半個丹師,但腦筋可沒有用在煉丹上,而是調製各種毒物,研究怎麼用毒殺人。

這破元散可不同於市面上的那種劣制貨,被他加入了多種毒物,不但擁有滯澀元力、瓦解體力的作用,甚至還能腐蝕內臟,具有可怕的毒性。

——若是無毒,他怎麼配得上小毒君三個字?

除非是他親自煉製的解藥,否則根本化解不了。

馬浪也是不急,凌東行畢竟是聚元九層巔峰,實力強橫,現在與對方硬拼太不智了,只要等上一會,對方便不戰自倒了。

所謂狗急跳牆,他可絲毫不想與對方拼個魚死網破。

凌東行則是眉頭緊皺,接下來該怎麼辦?

馬浪可以喪心病狂,可凌家敢拼嗎?轟殺石狼門的弟子、而且還是「欽差」,這可是極大的罪名,會讓凌家覆滅的。

「沒什麼可多想的,我們可不是魚肉,可以任人宰割1凌寒要決斷多了,因為他沒有凌東行那麼多的顧慮,更知道自己可以動用多少底牌。

——陳風烈、諸禾心,還有劉雨桐身後的皇都劉家。

凌東行也很快下了決心,他可不是優柔寡斷的性格,立刻殺意如熾。

「嗯?」

馬浪和余征則都是露出奇怪的表情,怎麼凌寒他們還沒有表現出中毒的跡象?這時間也差不多了呀。

難道……他們剛才服下的丹藥真能解毒?

「啊1就在這時,只聽凌重寬一聲慘叫,猛地摔倒在地上,四肢抽搐,臉皮扭曲,顯得痛苦不堪。跟他一樣的還有凌慕雲,躺在地上不斷地抽搐。/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