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41章 馬浪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張紙,但馬浪用手一翻,卻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那是銀票,每張的面額都是五百兩,共有四張,也就是兩千兩銀子,這可是筆不小的財富。 他奉命出動,本就有意打秋風,帶著石狼門的執法隊行動,誰不畏...

經過程家這一役后,原本在蒼雲鎮兩個並列的家族頓時走向了不同的命運。

凌家聲勢日隆,已經有了蒼雲鎮第一豪門的駕勢。而程家則是火燒屁股,面臨著極大的困境,資金周轉不過來是一個,更重要的是,士氣被完全打壓了。

凌東行有個好兒子!

這是現在蒼雲鎮所有人的共識,誰也不會記得在兩個月前的時候,這個「好兒子」還是公認的廢材,是一個笑柄。

鎮里的小家族都是和凌家來往頻繁,想要和凌家結個親家,目標當然是曾經的大廢材、現在的大天才凌寒了。當然,沈家便成了個笑話,他們原本已經擁有了凌寒這個佳婿,卻被他們自己拒之於門外。

不知道沈子嫣現在又是怎樣的心情?

陳風烈前腳剛走,後腳就又來了一個石狼門的人,名叫馬浪。他帶著石狼門的執法隊,來勢洶洶,挨家挨戶地進行審查,好似在尋找著什麼人。

凌寒得知之後,心中一動,難道這些人是為了杭戰而來?

很快,馬浪就帶著人來到了凌家。

石狼門是方圓千里的主宰,馬浪這次代表石狼門而來,誰都要給足面子,因此凌家的大人物全部來到了大廳,接待這位「特使」。

凌寒來得晚,跟劉雨桐來到主廳的時候,裡面已經是坐滿了人,他向正要向自己打招呼的家丁搖了搖頭,悄然走了過去。

廳中只有一個不屬於凌家的人,是一個穿著白衣的年輕人,大概也就二十三四歲的模樣,長相一般,但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勢,臉上更有著飛揚的自信。

要說有什麼缺點的話,就是這傢伙臉上掛著的笑容實在太假,讓人看了就會反胃。

此外,主廳外面站著一排黑衣人,個個都有著聚元境的修為,只是境界都不高,均在二層、三層的樣子,沒有一個邁進了四層。

——四層、七層永遠都是一道檻。

這白衣年輕人應該就是馬浪了,凌寒在心中說道,重新將目光看了過去,這人的修為就要高多了,達到了聚元六層,在這個區域、再加上這樣的年齡,絕對可以稱得上一聲天才,把沈子嫣、程享之流不知道甩了幾條街。

「凌家主,最近一個月內,你們可有人進入過天平山?」馬浪開口問道。

凌東行心中一跳,他自然知道凌寒剛剛才從天平山歸來,可偏巧對方又問了起來,讓他如何能夠不升起警兆?只是他畢竟當了好多年家主,城府自然深沉,臉上毫不動色,道:「就我所知,家族中並沒有人進入過天平山。」

幸好,凌寒來回都做得相當隱蔽,家族裡的人只知道凌寒消失了一個月左右,可具體去了哪裡卻無人清楚。

「這樣呀1馬浪點了點頭,並沒有再說話,只是坐著,雙眼閉著,也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

凌東行心裡有數,連忙讓人送上來一隻木盒,道:「馬少一路辛苦,這是寒家的一點小小意思,不成敬意,還請馬少收下1

馬浪這才睜開雙眼,將木盒接過之後,也不避嫌,竟是當場打開,裡面只有薄薄的幾張紙,但馬浪用手一翻,卻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那是銀票,每張的面額都是五百兩,共有四張,也就是兩千兩銀子,這可是筆不小的財富。

他奉命出動,本就有意打秋風,帶著石狼門的執法隊行動,誰不畏他?因為他現在可是代表著石狼門。這幾天他已經把蒼雲鎮的小家族都跑了個遍,把凌、程兩大豪門放在了最後。

果然,豪門就是豪門,出門大方。

他撈到了好處,自然心情大悅,猛地站了起來,道:「我奉七長老之命,正在緝捕一名兇犯,凌家主若是知道此前一個月內有人進入過天平山,定要知會於我,我還會在鎮里待上幾天。」

「一定1凌東行答應道,他也站了起來,道,「我送馬少1

馬浪欣然點頭,擺足了「欽差」的譜,將雙手往身後一負,抬步而行。

「馬少——」就在這時,只聽一人突然開口,正是凌重寬。

馬浪將眉頭一皺,轉過身來道:「何事?」

「老朽突然想起,家族中有一人消失了月余時間,也許……就去了天平山1凌重寬說道,臉上帶著森然冷笑。

「哦,是誰?」馬浪問道。

「此人叫凌寒,正是敝家家主之子。」凌重寬正等著對方問呢,連忙答道。

聽他這麼說,凌家上下都是在心中將他罵了個狗血淋頭。

不說凌寒現在是凌家的希望,未來的頂樑柱,就算他還是當初的那個廢材,可只要姓凌,你就不能胳膊肘子往外拐!就這樣的心性也想當家主?那凌家就真得沒有希望了。

凌東行自然更是心中暴怒,暗悔自己沒有早點清理門戶,念在大家都姓凌上,他沒有趕盡殺絕,沒想到凌重寬竟是如此寡情絕義。

馬浪轉頭看向凌東行,道:「凌家主,可有此事?」

凌東行臉上不動聲色,道:「犬子月余前確實離家出去了歷練,但並沒有去天平山。」

「哦,那去了何處?」馬浪將眼神一眯。

「七風山。」凌寒站了出來。

「你就是凌寒?」馬浪將目光轉了過來。

「我是凌寒。」凌寒點頭。

馬浪盯著凌寒,臉色嚴峻之極,讓所有人都有種風雨欲來的寒意。

「哈哈哈哈1他突然笑了起來,走過來拍了拍凌寒的肩,道,「別那麼緊張,我只是隨口問問。我還得去程家,以後再來找你,我想,我們應該很聊得來。」

這年輕人真是喜怒無常。

凌寒淡淡一笑,道:「後會有期。」

「凌家主,不用送了1馬浪揮了揮手,帶著那些黑衣人離去。

直到他的人影消失,廳中諸人這才鬆了口氣,不知不覺間,他們的身上竟是出了一身冷汗,足以證明這個年輕人給他們帶來了怎樣的壓力。

毒蛇!

對,就是毒蛇,這年輕人如同一條毒蛇,哪怕與他同處一室都會緊張到出冷汗的程度。/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