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40章 陳風烈低頭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p> 凌寒露出微笑,道:「你是不是打算得到解決之法后,再把我幹掉?」 「怎麼可能1陳風烈連忙乾笑道,可冷汗又流了下來。 凌寒心中明亮,他自然不會讓自己處於險境——他會給陳風烈治,但絕...

殺石狼門的弟子於先,又威脅陳風烈於後,這是何等的膽大包天?

石狼門,方圓千里的主宰,相比之下,不管凌家還是程家,根本沒有相提並論的資格。

凌寒這是在自尋死路嗎?

陳風烈也是一怔,因為他被凌寒的目光駭到了——深遠如大海,充滿了威嚴,有若一尊無上強者,但他立刻意識到自己居然被一個聚元境的小武者給威脅了,不由地氣極而笑,森然道:「哦,你打算怎麼殺死老夫?」

「不用我出手,不出五天,你自己便會死了。」凌寒淡淡道,伸手一指,「差不多十天前,你是不是練功出了岔子?」

陳風烈頓時臉上色變,正如凌寒所說,十天前他在修鍊的時候,突然有所領悟,打算衝擊湧泉四層,可最終卻沒有成功,反而讓元力走岔了經脈,還好他及時收功,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

這小子怎麼會知道的?蒙的?

凌寒笑了笑,又道:「你伸手在左肋三寸處按下1

陳風烈頭一反應自然是荒唐,可手卻是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按在了左肋下三寸,輕輕一按之下,他頓時臉色再變。

痛,痛得鑽心入骨!

「還有背後第七根脊骨,右邊半寸。」凌寒又道。

陳風烈再次摸了過去,額頭上不由地冒出了冷汗,這絕對不正常。

「你走火入魔了,自覺沒事,是因為你還在走火入魔之中。」凌寒說道,然後向對方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我可以救你。」

陳風烈咬了咬牙,道:「好,你教老夫治癒之法,老夫便饒恕你這次的罪行1

「陳長老1程文昆又驚又怒,這樣程嘯元不是白死了?

「嗯?」陳風烈瞪了過去,雙目含煞,他的性命豈是程嘯文這種小人物可比的?

程文昆連忙閉嘴,額頭上也流下了冷汗,跟一名湧泉境強者頂嘴,他會死得不明不白。

凌寒卻是搖了搖頭,道:「你好歹也是湧泉境,性命就值這麼點?」

陳風烈心中充滿了憤怒,可現在性命掌握在別人手裡,他卻是根本硬氣不起來,只能壓著火氣,道:「那你想要如何?」

凌寒微微一笑,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陳風烈鬱悶之極,他可是石狼門的九長老、湧泉境的強者,平時只有他高高在上的份,什麼時候居然要受一名小小的聚元境擺布了?

可誰讓他的性命掌握在凌寒手裡呢?

——從凌寒準確說出他練功走岔的日子,再到兩處穴位的劇痛,他已經對凌寒的話深信不疑。

「不知寒少有什麼吩咐?」他放低了姿態。

噗!

聽到「寒少」二字,所有人都是噴了出來。

那可石狼門的長老、湧泉境的強者啊,居然稱凌寒為寒少,這讓人如何不震驚?

凌寒露出微笑,道:「你是不是打算得到解決之法后,再把我幹掉?」

「怎麼可能1陳風烈連忙乾笑道,可冷汗又流了下來。

凌寒心中明亮,他自然不會讓自己處於險境——他會給陳風烈治,但絕不會一下子就治好。他指了指程文棱人看著礙眼,給我揍1

程文昆頓時臉都綠了。

他請陳風烈過來,可是為了給他撐腰的,以化解凌東行這段日子的步步緊逼,讓程家的資金都要跟不上來,陷入絕境之中。

可萬萬沒有想到,這請來的救兵居然成了凌家的幫手,這讓他豈能不憋屈?

現在給他一塊豆腐,他肯定會一頭撞死。

「陳前輩1他顫聲說道,在湧泉境的強者面前,他聚元九層的修為根本不夠看。

「嗯?你還想反抗不成?」陳風烈冷冷說道。

反正程文昆跟他屁的關係也沒有,揍這傢伙一頓自然絲毫不會被他放在心上,之前都已經向凌寒低頭,現在他也豁出這張老臉了。

程文昆的臉色一變再變,最終只能咬咬牙,道:「不敢1

反抗的話,他絕對只有死路一條,沒見陳風烈的心情正不好呢?

啪!啪!

陳風烈手起掌落,賞了程文昆兩個耳瓜子,用力之大讓程文昆的嘴角已是出現了血漬。

大廳中,一片寂靜無聲,只剩下粗重的呼吸聲。

誰能想到,事情的發展竟會是這樣?

便是凌東行也沒有想到兒子居然這麼能,將一名湧泉境強者都是玩弄於股掌之中,讓他又是震驚又是安慰,他生了個好兒子。

程享兄弟更是臉皮抽搐,恨不得地上有個縫讓他們鑽進去,之前還自信滿滿、得意洋洋,以為可以把丟失的臉面都扳回來,沒想到現在連他們老子都被打臉了。

今天這場宴會,簡直可以載入程家的恥辱史了。

程文昆打落牙齒和血吞,甚至臉上都不敢露出怒容,只是他城府再深沉也不可能再氣定神閑,額頭上青筋暴跳,顯然怒到了極致。

「凌家!凌家!我發誓,一定要將你們連根剷除1他在心中怒吼道,「只要三叔成功突破湧泉境,一切都能扳得回來1

凌寒點點頭,對陳風烈道:「我給你開個藥方,可以暫時壓制傷勢,半年之內無恙。」

陳風烈雖然不甘,可也知道凌寒是絕不可能一下子便將他治好的——換作是他也會留一手,畢竟是處於弱勢的一方。他只好點頭,道:「多謝寒少1

事情鬧到這份上,這酒席自然也到了盡頭,再坐下去就要尷尬了,眾人紛紛告辭離去,凌寒交藥方交給陳風烈之後,也與凌東行、劉雨桐離開了程家。

「哈哈哈哈1馬車上,凌東行忍了半天的大笑終於釋放了出來,用力揮了揮拳,道,「我跟程文昆鬥了半輩子,從沒有像今天這麼解氣過!不過,寒兒,這事也真是險,若非陳風烈練功出了岔子,今天這事可沒有那麼好收常」

畢竟死了一個石狼門的弟子。

凌寒笑,若非看出陳風烈出了問題,他還有兩個選擇:第一當然很簡單,不對程嘯元下殺手,第二,還是照殺,但需要抖出劉雨桐的身份來鎮常

不過現在也不用去考慮這個了。

「再有一個月,程家連護衛的月俸都發不起,到時候就是我凌家獨霸蒼雲鎮了1凌東行豪情萬丈地說道。/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