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34章 黑塔再現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一層的力量,可只有一次機會,而且不用也是浪費,無法累積。 主人?他竟是成了黑搭的主人! 只是這座塔還真是大爺啊,既然他是主人,為什麼根本用不了?而且在每個境界只能得到一次黑塔加持的機會...

上一世,凌寒歷經重重危機,進入了黑光地谷,發現了一座神秘黑塔,上面有金色的文字,鐫刻下了不滅天經。

這是凌寒上一世最大的機緣,卻也是最大的危機,黑塔一振,他的肉身便被直接震成了飛灰,只是靈魂卻不知怎麼地保存了下來,穿越了萬年之久。

現在看到這座黑塔,饒是他天人境的心智都是忍不住一陣發毛。

前世這座黑塔只是輕顫一下就把他震成灰了,這一世出現在了他的身體中,這能不嚇人嗎?

不過,凌寒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如果黑塔要弄死第二回的話,早就可以——他雖然是剛剛才發現黑塔存在於他的丹田之中,可事實上這玩意應該早就在那了。

而他仔細想想,倒也解開一些迷惑。

比如,為什麼他的靈魂可以存在萬年之久?

肯定是黑塔的關係!

為什麼他可以突然活過來,肯定也是黑塔的關係,只是以他完全不知道的方式讓他轉世重生,順便連黑塔自己也跑了進來。

「老兄啊,我到底是該感謝你,還是恨你?」凌寒在心中喃喃。

他的上一世因為黑塔而提前結束,可他捫心自問,即使黑塔不震死他,僅僅只是千年光陰,他又學得會不滅天經嗎?

完全不可能。

因為他不吃不睡,所有時間都花在不滅天經的鑽研上,這都需要上萬年,換成正常的情況下,他如何能夠做到?

現在他甚至有種感覺,黑塔震死他其實是在幫他,讓他可以在靈魂狀態下領悟不滅天經,所以在他掌握了天經的第一重奧妙時,他就活過來了。

否則,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情?

黑塔依然,共有九層,除了底層有一扇關緊的門之外,其他層都是封閉的,沒有一扇窗戶也沒有其他的門。而即使以凌寒的眼力也看不出這是什麼材質做成的,只能感覺到一股冰冷、蒼桑、古老的氣息。

而且,凌寒也從來沒有聽說過,丹田之中除了元力之外還能收容其他東西的。

這絕對不是凡物!

有九成九的可能是從神界而來的,所以才有不滅天經鐫刻其上——需要萬年才能領悟的功法,自然也不可能是凡界所有。

凌寒想要用意識進入黑塔之中,卻發現根本沒有辦法,任意識乃是無形態的,可謂是無孔不入,可這黑塔還真是一點縫隙都沒有。

他想要強行破門而入,可意識衝擊過去,立刻又被退了回去。

得,這是位爺。

前世隨意一振將他抹殺,現在又霸道地佔據了他的丹田,而他不但絲毫沒有辦法,連黑塔到底是什麼存在都不知道。

他甘心,又發動意識撞擊上去,怎麼也要弄個明白。

幾次三番,一遍又一遍,這座黑搭似乎被他搞得不耐煩,竟是微微一顫,有了反應,傳送出一道意識。

這超越了語言本身,讓凌寒直接了悟,大意便是你現在太弱了,根本不足以進入黑塔內部,至少也得跨進湧泉境。不過作為黑塔的新主人,只要凌寒每提升一個大境界,便能得到一次黑塔加持的機會,直接提升一個大境界的力量。

比如凌寒現在是了聚元一層初期,那麼在黑塔的加持下便能發揮出湧泉一層的力量,可只有一次機會,而且不用也是浪費,無法累積。

主人?他竟是成了黑搭的主人!

只是這座塔還真是大爺啊,既然他是主人,為什麼根本用不了?而且在每個境界只能得到一次黑塔加持的機會。看來,得等他突破湧泉境才能有更多的了解。

不過,這可以做為底牌,瞬間提升一個大境界的力量,足以讓他絕地翻盤!

就是每個境界只能使用一次,太小氣了!

凌寒不由地嘆了口氣,睜開雙眼,一副很憂鬱的模樣。

這讓劉雨桐差點哭了,你說你一天就突破了聚元境,卻還一副很失望的樣子,讓別人情何以堪呢?

「走,回家1凌寒打了個響指。

初得父愛,現在離家快要一個月了,讓他還是有點想家的。

兩人打道回府,凌寒在路上則是將五行天極功的第二層功法在腦中過了一遍,以他的悟性自然毫無困難地理解了每一個細節。

五行天極功共有九重,對應著從煉體境到天人境的九個境界,每突破一個境界就要換修對應的功法。

聚元境果然不一樣。

元力從丹田中迸發出來,至少是煉體九層的十倍之多,長力綿綿,好像沒有窮盡似的。

去的時候他們用了小半天的時間,可回程卻只用了一個小時。

很快,蒼雲鎮就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見過寒少爺1

「拜見寒少爺1

進入凌家之後,一路的仆婢護衛都是向他恭敬行禮,現在大家都知道了凌寒打敗程家兄弟的事情,自然再不敢對以前這位廢物少爺有什麼不敬。

凌寒問了下,得知父親正在書房時,連忙大步跑了過去。

凌東行說過,只要他突破到聚靈境,便會將母親的事情說與他知道。

他進了自家的院子,來到書房門口,房門虛掩著,他輕輕咳嗽一下,走了進去,道:「父親,我回來了。」

「哈哈,你回來得正好,晚上程家請宴,你也在請帖上。」凌東行立刻發出爽朗的笑聲,抬頭看向凌寒,並遞過來一張請帖。

凌寒接了過去,掃了一眼后,笑道:「程家撐不住了?」

凌東行早就開始了反擊。

在朱大軍切斷對於程家的丹藥供應后,程家就彷彿一個正常人少了條腿,舉步唯艱。而凌家也在殂擊程家的其他產業——高價收購本該賣給程家的原材料,又以低階出售程家賣出的貨物。

這樣一來,程家的經濟就完全陷入了癱瘓,就如前些時候的凌家一樣。

二十幾天下來,程家已是陷入了極大的困境之中。

現在程家發出請帖,八成是在發出求饒的信號。

「等下你跟我一起去赴宴,不過小心點,不要在宴會上亂跑,我擔心程家會鋌而走險,布下殺局。」凌東行說道,他自然不會隻身犯險,家族的精銳人員也會一起出動,以防程家動武。

凌東行看著凌寒,濃眉微皺,總覺得有什麼事情似乎不對勁,可究竟是什麼,他卻又想不出來。

啪!

過了半晌,他猛地一拍桌子,騰地站了起來,滿臉的激動之色,道:「寒兒,你、你突破聚元境了1他終於發現哪裡不對勁了。

凌寒點點頭,笑道:「突破了。」

「好!好!好1凌東行神情激動,雙手握拳,因為用力過猛,指骨啪啪作響,血管都是凸了出來。

「父親,我要知道娘親的事情1凌寒沉聲道。

凌東行猶豫一下,才點了點頭,道:「你現在確實有資格知道了,我本以為,關於你娘的事情我會一輩子藏在心裡,藏得太久,我的心面也是好苦1

凌寒緩緩點頭,這麼多年凌東行都是一個人承受著失去愛妻的痛苦,無人可以安慰,無人可以分擔,自然凄苦。

他發誓,不管是誰拆散了他的父母,他都要對方付出代價!/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