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22章 家族的麻煩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體五層的積累,然後毫無困難地挺進了煉體六層。 因為前世已經走過了這些路,境界的領悟反倒是最不需要考慮的問題。 「不過,煉體六層到七層,這又是一個小小的飛躍,三天都不夠,需要四天、甚至五...

劉雨桐原以為自己要到十九、甚至二十歲才能突破到湧泉境。

這速度已經夠快了,遍觀雨國歷史,能夠與她比肩的寥寥無比,可現在,她在十八歲的時候就可能完成這一步的跨越。

不要看只是快了兩年,她才多大?在這個年齡段,快幾個月都是驚人的成績,更何況是快了兩年!

這都是因為凌寒的關係。

只是這樣的進境速度和凌寒本身一比,那又根本不值一提。

煉體二層到煉體四層,一個晚上。煉體四層到煉體五層,一個晚上。煉體五層到煉體六層,兩個晚上。

別人的提升境界都是以月、甚至以年計的,可他卻是以天計的,太妖孽了。

凌寒卻是大笑,道:「這個速度其實並不快,有些妖獸生下來就是聚元境,甚至湧泉境,它們才是真正得到天地恩賜的存在。」

「竟有這樣的妖獸?」劉雨桐頓時瞪大了美目,居然有生下來就比現在的她還要強大的妖獸?

「那是自然1凌寒點頭,頓了一下,又道,「我看過古藉,有些已經滅絕的妖獸甚至生下來就是天人境,舉世無敵。」

劉雨桐不信,道:「既然是生下來就是天人境,那它們又怎麼會滅絕呢?」

「天地自然有章法,誰又能敵得過時光?」凌寒搖了搖頭,上一世他就是不想化為草朽,才毅然踏上了險路,尋找突破破虛境的法門,「這片天地有太多的神秘,能夠輕易抹去天人境的存在。」

在前世,他身為天人境強者都有許多地方不敢深入,動輒就會讓他殞落。

……

經過兩天的苦修,凌寒再下一城,完成了煉體五層的積累,然後毫無困難地挺進了煉體六層。

因為前世已經走過了這些路,境界的領悟反倒是最不需要考慮的問題。

「不過,煉體六層到七層,這又是一個小小的飛躍,三天都不夠,需要四天、甚至五天時間。」凌寒嘆了口氣,那就再苦修四五天吧。

邊上,聽著凌寒的怨怨,劉雨桐有種發狂的衝動。

這個妖孽!

一天之後,凌寒達到了煉體六層的前期,兩天之後,便已經是煉體六層中期了,三天後達到煉體六層後期,四天後則是煉體六層巔峰。

沒有拖進第五天,凌寒開始衝擊,只是一個小時都不到,他就跨進了煉體七層。

十六歲的煉體七層,這樣的修為放在雨國哪個地方都能稱得上一聲「不錯」了,而再要加上一個前提,八天就從煉體二層到煉體七層的話,那估計絕沒有一個人會相信。

因此,哪怕是劉雨桐這個見證者,都是滿臉的恍惚,魂不守舍,走路好像在飄似的。

她真得被嚇到了。

「終於可以出門了。」凌寒伸了個懶腰,隨著身體變得年輕,他的心靈也在同樣變得年輕,在屋裡憋了七天之後,他有種猛虎被困的感覺。

「去看看父親,程家應該出招了吧。」他喃喃道。

挺巧的,凌東行前幾天雖然忙得整天看不到影子,可今天卻居然坐在了書房中,只是他的心情顯然很糟,兩道濃眉凝成了之字形。

「父親,是不是程家出招了?」凌寒直接問。

凌東行並沒有抬頭,只是點了點頭,手中拿著枝筆,在不斷地寫著什麼。

「情況很糟?」凌寒又問。

凌東行嘆了口氣,終是放下了筆,道:「很糟!我們凌家雖然產業無數,但最賺錢的只有兩個,一是礦嘗二是藥鋪。」

凌寒知道,凌家有一座紫銅礦,是三十多年前得到的——當初為了爭奪這座脈礦的所有權,凌家可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死了不少高手。

而藥鋪的話,則是從天葯閣那裡購進低階丹藥,再加些價錢進行出售。別看這只是轉手買賣,可因為丹藥的需求量十分龐大,薄利多銷也是一筆恐怖的收入。

不過,藥鋪的命門掌握在天葯閣的手裡,只是天葯閣也想和地頭蛇打好關係,因此城中兩大豪門每家都能分到一些丹藥進行出售。

「從五天前開始,我們的礦場便一直遭到不明人物的襲擊,死了好些人,現在人心惶惶,即使提升了工錢也沒有幾個人願意下礦。」

凌東行又說道:「而天葯閣的朱藥師又突然刁難,說這次總部送來的丹藥在路上耽擱了,遲遲沒有送到,現在庫存已經售罄,再沒有丹藥的話,那藥鋪便只有暫時關門了。」

而這門一關,對於藥鋪的聲譽可是一種打擊,即使日後重新開業了,肯定會流失掉一些顧客。

「這兩天,資金已經有些吃緊了,必須儘快解決才行。」凌東行嘆了口氣。

別看凌家家大業大,可開銷也大啊,有句話說窮文富武,修鍊可是一門極大的開銷。而現在凌家兩大支柱產業同時受到打擊,立刻讓資金變得緊張起來,時間一長就要出大事,可能要被迫出售一些不重要的產業。

「程家搞的鬼1凌寒立刻肯定地道。

凌東行點頭,兩大支柱產業同時遇到了問題,世上沒有這麼巧的事情。他用手指在桌上輕扣了一下,道:「還有內鬼。」

凌寒立刻目光一冷,道:「凌重寬?」

「不錯1在兒子面前自然沒什麼好隱瞞的,凌東行哼了一聲,「礦場一出事,我就加派人手進行巡邏,卻連對方的影子都沒有看到,若非有人將巡邏的路線泄露,又怎麼可能做到?」

恐怕是凌重寬在得知程享兄弟被痛揍之後,悄悄去見了程文昆,與對方達成了某種協議——八成是讓程家幫他奪得家主之位,至於他還有沒有簽下更喪權辱國的條約,那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我今天約了天葯閣的朱丹師吃飯,少不得要許他一些好處,否則家族真會遇到大問題。」凌東行說道。

朱藥師……朱大軍?

凌寒的表情不由變得古怪起來,道:「我跟父親一起去。」

「你現在的任務是專心修鍊,不到煉體七——噗1凌東行正眼向凌寒看去,結果不看還好,這一看頓時讓他噴了出來,臉上一片獃滯。

如果劉雨桐看到的話,肯定會大感欣慰,總不能老讓她一個人被驚到呀。/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