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玄幻魔法

神道丹尊 第14章 前身的執念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在七年前,沈子嫣還只是一個十歲小姑娘的時候,她就展現出了驚人的美貌,被凌東行捷足先登,與凌寒訂下了娃娃親。 因為凌家是城中的兩大頂級家族之一,凌寒又是家主之子,沈家對此自然也沒有什麼意見,很欣...

凌寒把凌重寬父子、爺孫幹得卑鄙勾當告訴了凌東行,那三代人顯然不會善罷甘休,必然會出什麼妖蛾子,得讓凌東行有個準備。

「我知道了1凌東行顯得自信無比,他和凌重寬已經正面對抗了十幾年,可凌重寬還是只能做大執事,被他壓得死死的。

他當年也曾經是一代天驕,叱吒過風雲,若非靈根被毀,像凌重寬這種人又算什麼?

「哼,敢欺我兒子,我不揍得他在床上躺一個月我就不信凌1他目光發寒,狠狠說道。

咱家老頭子也是護短的人,合胃口!

凌寒又與父親說了會話,這才離開。

——凌東行身為一個大家族的主人,自然有許多事情要忙,再說了,他還得去抽凌重寬那條老狗,敢趁他不在欺負自己兒子。

凌寒可沒興趣看那條老狗怎麼被凌東行按著揍,他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思索起接下來的走向。

修鍊離不開丹藥的支持,上一世的他之所以可以在兩百年內達到天人境,便是因為他本身就是丹道天才。不過,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他現在雖然掌握了所有丹道知識,但是,也得有材料給他才行。

而越是高級的丹藥,所需要用到的材料就越是昂貴,說句實在話,凌家的財富在這樣的材料面前真得是……只有一個字,窮!

他得做些什麼,否則他的修鍊速度必然達不到預期的水準。

簡單,賺錢。

凌寒暫時想到兩個辦法。

第一,出售功法、武技。前世的他不知道記下了多少頂尖秘術,隨便拿一本出來拍賣都能換來一個天文數字的財富。但是,這並不妥。

因為現在的凌寒太弱了。

如果他還是天人境的修為,那麼拿出一本天級功法來,別人自然不敢有任何的歪念頭。可現在呢,他只會被人盯上,逼他交出更多的功法來。

要賣,也只能拿與他現在武道水準差不多的功法、武技出來賣,而且數量不能多。

那麼只有第二個辦法了,賣丹藥。

這是他的老本行,而且,丹師是極受尊敬的職業,誰要敢對丹師不敬,極容易引起眾怒,任誰都要三思而後行。

如今的雨國,至少有八成的丹師掌握在天葯閣的手裡,剩下的兩成則是各大家族、門派的座上賓,煉製出來的丹藥都是在勢力內部消化的,根本不會拿出去銷售。

最後有一些丹師是獨行客,不為任何人效力,沒錢了就煉點丹藥出來賣錢,自由自在。

像蒼雲鎮的話,高端丹藥都控制在天葯閣的手裡,只能去那裡買,而低端的丹藥則由天葯閣分發給城裡的兩大家族進行銷售,也算是我吃肉、你喝湯,大家都有得賺,畢竟兩大家族是地頭蛇。

這兩大家族就是凌家和程家,雙方各能從天葯閣拿到五成的低端丹藥。

可就算兩大家族喝湯,在丹藥方面也是賺得盆滿缽溢。

——丹藥可是一門暴利行業,這也是丹師為什麼會被各大勢力捧為座上賓的原因之一。如果家族、宗門內沒有自己的丹師,那在丹藥上的開銷將大得恐怖。

凌寒這一世可不想將太多的精力放在煉丹上,因此他只想做個獨行的丹師,沒錢了就煉點丹藥,夠用就行。

就這麼定了,以丹養武。

不過,凌東行既然回來了,凌寒的自由也受到了限制,立刻被他老子趕去了學院。

當然不是虎陽學院,而是蒼雲學院。

虎陽學院是雨國皇室開辦的,而蒼雲學院也是國家辦的,只是在資源上兩者根本沒得比,差得太多太多了,不過凌東行還是希望凌寒可以在蒼雲學院一鳴驚人。父親嘛,總想看到兒子出人投地,成為最有出息的人。

凌寒自然不會想讓父親失望,只好去學院了,反正也沒事,就隨便去個幾天,高調一下,滿足一下老父望子成龍的渴望,那麼凌東行自然不會再管他了。

而且,他也想要實現前身的夙願,洗去廢物的聲名。

他出門而去,劉雨桐自然跟隨,與他一起來到了蒼雲學院,不過劉雨桐並不方便與他一起上課,便在學院里到處走走,以她的實力也不怕有人見色起意,對她不利。

凌寒信步而行,他也不是非得要去上課,反正來到學院也就夠了。他來這裡是因為尊敬自己的父親,但不會對凌東行的每一句話都盲從。

來到練武場的時候,他不由地腳下一頓,身體中生起一股強烈的悸動,讓他不由自主地轉過身,向著練武場中走去。

這是來自前身的執念。

前身一共有兩件放不下的事情,第一當然是父親,第二,則是蒼雲學院中的一個女人,沒來這裡還好,一來之後,這執念立刻變得無比得深沉。

前身喜歡一個女人,對方叫沈子嫣,是蒼雲學院的一名學生,而兩人之間還有著極其複雜的糾葛。

早在七年前,沈子嫣還只是一個十歲小姑娘的時候,她就展現出了驚人的美貌,被凌東行捷足先登,與凌寒訂下了娃娃親。

因為凌家是城中的兩大頂級家族之一,凌寒又是家主之子,沈家對此自然也沒有什麼意見,很欣然地答應了這門親事。

可在凌寒十二歲覺醒靈根、進行測試后,他被確認為是五行雜靈根。如果光是如此,以凌家的勢力,沈家也不敢有什麼意見,問題是,沈子嫣的靈根卻是地級上品!

不但如此,沈子嫣在武道上的天份也相當不凡,並沒有辜負這麼好的靈根,修為一路飆飛,被學院高層視為珍寶,一直有想法將她送進虎陽學院去,只有在那裡她的天賦才能得到真正的展現。

隨著年齡的增長,也隨著沈子嫣與凌寒的境界差距越來越大,她終於向凌家提出了悔婚。

凌東行當然不肯答應,這不但有損凌家的顏面,更會傷到兒子的心,可前身卻是答應了,因為他對這個女人喜歡得入骨。

儘管已經是陌路人,可前身依然深深喜歡著這個少女,一直暗暗留意、注視著對方。

強烈到,即使前身已死,可身體卻本能地動了起來,影響到了現在的凌寒。

「總得消了這股執念,否則這在以後可能會成為心魔,影響到我的進境。」凌寒在心中說道,作為一個曾經的天人境強者,他自然清楚心魔的可怕。

「那就去見她一面,見過之後,從此她是她、我是我1凌寒在心中說道,好像在與前身談判似的。/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