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玄幻魔法

神道丹尊 第10章 修復靈根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生羞,在她聽來,這「自己人」三個字可擁有著不同的意義。她過了一會才道:「你放心,這門功法在沒有你的允許之前,我不會傳給任何人。」 「隨你。」凌寒說道,反正幾千年才能出一個三陰絕脈,就是她傳了什...

三陰玄功共有九重,分別對應著武道的九個境界,第九重便是天人境,是凌寒前世達到的最高境界。

世間流傳的功法中,都沒有突破第十個境界、也就是破虛境的部份,這也是為什麼凌寒要走遍天下,探訪各種古的原因。

三陰玄陰的第一重功法對應的是煉體境,是劉雨桐早就走過的階段,她此時重修自然非常輕鬆,就好像一個高中生去做初中的功課。

可問題是,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完成了第一重功法的重修,這天賦也太強大了吧?

不過再想想,劉雨桐是三陰絕脈,三陰玄功本來就是為了這樣的人開發出來的,快也很正常。

凌寒點點頭,道:「那我繼續傳你第二重功法,只要你能將第三重功法修到大成,便能徹底壓制三陰絕脈,永遠不會再受影響。」

第三重,也就是說,得達到湧泉境才行。

不過劉雨桐現在就是聚元八層,而且已經感應到了突破九層的契機,那麼距離突破湧泉境只是一步之遙罷了。

劉雨桐不由地俏臉再紅,現在開始教第二重功法,豈不是說……她又得脫了?

「不要胡思亂想1凌寒斥道。

劉雨桐不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哪有胡思亂想,怕凌寒胡思亂想才是真的。

兩人回到內室,與剛才一樣,劉雨桐褪去羅衫,讓迷人的嬌軀近乎一絲不掛地呈現在凌寒面前。老話說,一回生、二回熟,她雖然仍是很羞澀,可和第一次比就要好多了。

凌寒傳授了第二重功法之後,差不多就是晚上了,他叫下人送來兩份晚飯,自己吃了一大半,然後給劉雨桐留了一小半。

女人嘛,胃口小,一小半就夠了。

過了大概三個小時,劉雨桐再次走了出來,用驚喜無比的語氣道:「我現在的修鍊速度竟是之前的十倍1這意味著她突破到聚元九層后,大概也只需要兩個月不到就能達到巔峰狀態,然後衝擊湧泉境。

太快了!

凌寒不由一笑,道:「三陰玄功可是天級功法1

天級功法!

劉雨桐差點暈倒,天級上品功法意味著什麼?

這麼說吧,劉家之所以可以成為皇都八大豪門,便是因為劉家有一本《雲霞訣》,這是玄級中品功法。而皇室戚氏可以穩坐天下之主位,是因為戚家有一本《七屠功》,這是玄級上品功法。

也就是說,一本玄級上品功法就能打造出一個皇朝來,一本玄級中品功法就能讓一個勢力成為雨國豪門,千年不衰。

那麼,天級功法擁有多大的意義?

珍貴得無法形容!

——如果凌寒一開始就說要傳她天級功法,肯定會被她當成神經玻不是嗎,區區蒼雲鎮的一個小家族要是能夠拿出天級功法來,這世界不得亂套了?

可現在,她不得不信,因為她有了親身體會。

「這可是天級功法,你就這麼傳給了我?」她芳心震顫,有一種無法形容的悸動。

凌寒笑了笑,這三陰玄功確實是天級功法,但只能由三陰絕脈修鍊,其他人拿到了也沒用,他當然不怕劉雨桐傳給其他人。

再說了,他得到了不滅天經,這才是無上神功,連領悟第一重功法都需要上萬年時間,跟這一比,什麼天級功法,呸,不值一提!

他當然不會這麼說了,道:「你是我的追隨者,對自己人我可從不小氣1

這話可不是騙人的,他向來護短,對自己人更是大方。

劉雨桐不由地俏臉生羞,在她聽來,這「自己人」三個字可擁有著不同的意義。她過了一會才道:「你放心,這門功法在沒有你的允許之前,我不會傳給任何人。」

「隨你。」凌寒說道,反正幾千年才能出一個三陰絕脈,就是她傳了什麼人也可能湮滅在漫長的歷史之中——對於其他人來說,這是一門比黃級下品還要不如的功法,誰會保存個幾千年?

劉雨桐不禁有些失望,剛才她芳心激顫,若是凌寒再甜言蜜語哄她一下的話,她肯定會對凌寒好感激增,只是凌寒壓根就沒有打這樣的主意,自是錯過了一個絕好的機會。

她走到桌邊,開始吃起飯來,一邊細嚼慢咽,一邊道:「從明天開始,我要閉關衝擊聚元九層,沒法跟著你了。」

「哈哈,放心放心,這兩天我也沒有打算去哪裡,就等著諸禾心送藥材過來,先把靈根治好了再說。」凌寒說道,他可是非常珍惜這第二次的生命,現在靈根受傷,他絕不想去冒險,把武道的根基都給毀了。

劉雨桐沒有浪費時間,吃完就開始了閉關衝擊聚元九層,凌寒只好把裡屋讓給了她,把床搬到了外屋。

因為有劉雨桐坐鎮,凌重寬上下三代雖然對凌寒恨到了骨子裡,卻根本不敢動什麼歪腦筋,凌寒也是深居簡出,靜等諸禾心送葯過來和劉雨桐出關。

果然,諸禾心並沒有食言,在第四天就送來了凌寒所需的藥材,當然,老頭也趁機向凌寒請教一番。事實上他這幾天一直想過來,但在他的眼中,凌寒那是無上宗師級別,沒事他又豈敢來叨擾。

不過今天凌寒可沒有什麼耐心,很快就把諸禾心打發走了,他要立刻開始配藥,修復靈根,再次走上修鍊之路。

對於凌寒而來,配藥自然是小菜一碟,僅止三分鐘之後,他就將元心復靈散調配了出來——這三天他又沒有閑著,除了修鍊不滅天經外,自然早把各種準備工作做好了。

「藥劑就是太苦了,唉1凌寒嘆了口氣,將元心復靈散一飲而荊

不久之後,一股熱力襲來,他頓時感到體內有種火燒般的感覺,而內視丹田,受創的靈根正在慢慢修復著,最多小半天就能好。

在這段時間裡,他什麼也做不了,便耐心等待。

對於一個「沉睡」了上萬年的人來說,半天的等待自然是小意思了。

慢慢,凌寒的丹田中,五行混沌蓮完全盛開,道法自然,妙不可言。/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