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8章 折服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凌家找我。」凌寒又說了一句。 「多謝大師,多謝大師1諸禾心連忙連連揖手,臉上掩不住的喜悅之色。 劉雨桐暗暗咋舌,如果這一幕讓人看到了,保證會驚訝得眼珠子都掉出來吧。玄級丹師呀,身份何等...

「小友,請上坐1諸禾心殷勤相邀,顯得客氣無比,絲毫沒敢擺玄級丹師的架子,「老夫可以保證,五天、不,三天之內就能將小友需要的藥材送來。」

「好1凌寒點頭,前世的他位臨絕巔,但現在還很弱小,不妨多結交一些朋友,多發展一些關係。

至於馬大軍這種小人物,薄懲一下就夠了,他可犯不著與對方一般見識。

諸禾心頓時大喜,連忙在前面引路,帶著凌寒與劉雨桐來到了三樓,進了一間優雅的書房。

「敢問小友師承哪位高人?」老頭問道。

「無門無派,自學的。」凌寒說道,前世的他曾經遍訪各大丹道勢力,融匯貫通,最終自成一派,成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丹師。

諸禾心不信,凌寒這麼年輕,怎麼可能在丹道上有如此深的造詣?不過,他也很欣賞凌寒,有意引對方加入天葯閣,便出言考較。

凌寒從容而答,他可是丹道大師,冠絕今古,誰能在丹道上與他論長短、比高低?說著說著,主動權就到了他的手裡,時不時就讓諸禾心絞盡腦汁苦苦思索,而老頭臉上的神情也變得越來越是恭敬。

學無長幼,能者為師。

老頭之前還一口一個小友,將自己擺在了較高的位置上,但很快就改了稱呼,叫凌寒為「丹友」,最後額頭上的冷汗滾滾而下,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恭立在凌寒身邊聆聽教誨,如同一個丹童,就像他當初跟恩師學藝時一樣。

在他的心中,凌寒已經站到了這樣的高度,甚至,他有種感覺,只論理論和見識,凌寒甚至遠遠超過了他的師父。

「大師,我可否跟隨在您的身邊,聆聽您的教誨?」諸禾心說出了一句讓劉雨桐差點嚇死的話,但仔細想想,這似乎又順理成章。

不過,這要讓皇都那些大家族知道了,恐怕一個個都會將凌寒嫉妒死!

這可是一位玄級丹師啊,雖然才是下品,可玄級這兩個字還不夠?

劉雨桐心中震驚,對於做凌寒追隨者的抵觸又少了幾分——你看,連諸禾心這樣的丹道大師都是求著跟隨凌寒,她還能有什麼不滿的?

凌寒搖了搖頭,道:「我暫時沒有收徒的想法。」說實話,諸禾心的丹道天賦在他看來只是一般,他當年收過三個徒弟,哪一個不是驚艷絕世?

諸禾心只覺得可惜,更知道凌寒是嫌棄他的丹道天賦一般,沒資格做他的徒弟,他也覺得這很自然,凌寒在丹道上的造詣實在太高深了,讓他只能仰止,想做對方的弟子確實是一種奢望。

劉雨桐卻是駭然,凌寒居然拒絕了!

拒絕了!

那可是玄級下品丹師啊,只要諸禾心肯點點頭,便是雨國皇室都要倒履相迎,甚至送出一位公主下嫁都行。可凌寒卻居然拒絕了,還如此得不加思索。

這傢伙……真是讓人看不懂。

「不過,你若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倒是隨時可以來凌家找我。」凌寒又說了一句。

「多謝大師,多謝大師1諸禾心連忙連連揖手,臉上掩不住的喜悅之色。

劉雨桐暗暗咋舌,如果這一幕讓人看到了,保證會驚訝得眼珠子都掉出來吧。玄級丹師呀,身份何等高貴,如今卻在凌寒面前執弟子禮,連能夠去拜訪他一下都是覺得榮幸。

「嗯,那我先走了。」凌寒說道。

「我送大師1諸禾心連忙道。

「對了,雨桐,你身上帶錢了吧,先墊付一下藥錢。」凌寒扭頭對劉雨桐說道。

劉雨桐現在自然知道這葯是凌寒買給他自己的,而並非給她治病,不由地撇了下嘴,心道這傢伙還真會物盡其用,剛收自己當了追隨者就盯上了她的錢包。

「不用,不用1諸禾心連忙擺手,他今天從凌寒那裡聽來的丹道知識可說是價值連城,哪好意思收凌寒的葯錢,「大師,還是讓我聊表一下心意吧。」

凌寒想了想,道:「那隨你。」雖然他只是隨意指點了一下諸禾心,可他乃是曾經的丹道帝王,這番指點足夠諸禾心受用終生了。

諸禾心頓時滿臉喜色,能夠為凌寒做點事,哪怕只是這種小事,他也是樂意之至,甚至感到光榮。

「那我買些回元丹。」凌寒想了想,又道。

「回元丹這種不值錢的東西,哪可能要大師購買,反正我隨手就能煉製,自然是贈予大師的。」諸禾心連忙又道。

劉雨桐再次咋舌,回元丹可以迅速讓武者恢復元力,是戰鬥中不可或缺的輔助丹藥,哪是「隨手煉製」這麼簡單。

雖然凌寒只需要最低等的下品回元丹,可一顆至少也要三兩銀子呢。

諸禾心的出手很大方,直接給了凌寒一百顆回元丹,若非凌寒還只是煉體境,只能服用下品回元丹,他肯定要送上品回元丹。

在他的陪同之下,凌寒和劉雨桐下了樓,出門而去。

「現在去哪?」兩人走了一陣后,劉雨桐終是忍不住問道。

凌寒微微一笑,道:「自然是回家了,等人送葯過來。」不先醫好靈根,他根本沒法開始修鍊。

劉雨桐好奇,道:「你真得懂煉丹?」

「這世上應該沒有人比我更懂了。」凌寒不客氣地道。

「吹牛1劉雨桐哼了一聲,雖然凌寒將諸禾心折服得死心踏地,但諸禾心也只是玄級丹師,在此之上還有地級、天級丹師呢。

凌寒並沒有與她爭辯,他的地位早已經被歷史銘記了。

「為什麼不答應讓諸大師跟在身邊?他不但是一位丹師,而且本身更是湧泉境的強者。」劉雨桐問。

凌寒腳下一頓,扭頭看了她一眼,復又前進,道:「第一,你是天級靈根,現在也到了聚元八層,距離突破湧泉境只是一步之遙。第二,我不需要任何人給我煉製丹藥。」

「第三,如果一定要有人跟在身邊的話,一名美女當然遠比一個老頭子來得養眼。」

劉雨桐不禁無語,但這個理由似乎讓她又有點小竊喜。

「先回家,我還得教你三陰玄功。」凌寒又道。

劉雨桐頓時心動不已,腳步都是快了幾分,這個莫名昏睡的毛病已經困擾她太多年了。

兩人回到凌家,一路走過,所有下人都是露出了異樣的表情,他們都已經聽說過早上發生的事情了,大執事居然被廢材大少狂抽耳光,這樣的事情自然會第一時間傳遍整個家族。

凌寒只作未見,帶著劉雨桐來到自己的房間,開始傳授劉雨桐三陰玄功。

「你不怕我反悔?」在凌寒說出功法之前,劉雨桐突然問道。

「你會嗎?」凌寒反問。/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