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6章 天葯閣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黃四個大等級,每個等級還能細分為上、中、下三個小品階,可就算黃級中品這種低級丹師都是極受歡迎和尊重,被各個勢力搶著要。 ——比如蒼雲鎮吧,就只有這麼一個丹師,供職於天葯閣中,平時也不用他煉製什...

凌寒與劉雨桐出門而去,凌慕雲三人想攔,卻根本不敢出手,連凌重寬都被擊敗,凌家還有誰是對手?

除非凌東行回來。

可就算凌東行回來,他會幫哪邊?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嘛。

五名侍女則是臉色精彩無比,她們看到了精彩無比的一齣戲,這足夠她們吹上三年了。

「去哪?」出了凌家之後,劉雨桐向凌寒問道。

「天葯閣。」凌寒隨口說道。

劉雨桐哦了一下,她以為凌寒是要為自己配藥,畢竟她可是個「病人」。

兩人走得很快,只是十來分鐘后就來到了地方。

天葯閣是一個很大勢力,在雨國每一個城市都有分店,至於雨國之外有沒有,限於前身的閱歷他也並不清楚。總而言之,天葯閣的藥材、丹藥最是齊全,如果在這裡也買不到的話,那麼在別人的地方肯定也買不到。

凌寒走進葯閣,來到了一個窗檯,後面坐著一名妙齡女子,長得相當漂亮。見凌寒走過來,她立刻站了起來,盈盈一笑,道:「兩位好,我叫小桃,很榮幸為兩位服務。」

她在劉雨桐的身上多看了兩眼,畢竟這女子可不是一般的漂亮,連她身為女性都有些挪不開眼睛。

凌寒點點頭,道:「我要紫荷草、柯藍果、百年朱竹、紅葉薯、爛葉枯樹根。」

小桃滿臉茫然,她在這裡幹了兩年多,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五種藥材的名字。她怔了一會,才道:「兩位客人,真是不好意思,這五種藥材我聽都沒有聽說過,你們先等等,我幫你們去問下別人。」

「可以。」凌寒點點頭,這五種藥材確實非常偏,因為除了用來配製元心復靈散之外,在別的地方極少用到。而元心復靈散的品階雖然不高,卻是他前世獨創的藥方,雖然傳給了幾個人,但有沒有流傳下來卻不一定。

過了一會,只見小桃和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一起走了過來。

「你就是那個搗亂的傢伙?」中年男人掃了凌寒一眼,臉上全是不屑之色。

凌寒眉頭一皺,道:「什麼叫搗亂的傢伙?」

「我呸,胡亂報些根本不存在的藥材出來,這不是故意搗亂是什麼?」中年男人哼道,一副我早就看穿你的表情。

凌寒道:「你怎麼知道這些藥材是我胡亂報的?」

「這不是廢話,我可是堂堂黃級中品丹師,這些藥材我連聽都沒有聽說過,你不是胡亂報的是什麼?快給我滾出去1中年男子揮了揮手,好像在趕蒼蠅似的。

他叫馬大軍,確實是黃級中品丹師。

店裡還有其他客人,聽他這麼一說,都是「哦」了一聲,露出敬畏之色。

丹師是一個很稀缺又高貴的職業,分為天、地、玄、黃四個大等級,每個等級還能細分為上、中、下三個小品階,可就算黃級中品這種低級丹師都是極受歡迎和尊重,被各個勢力搶著要。

——比如蒼雲鎮吧,就只有這麼一個丹師,供職於天葯閣中,平時也不用他煉製什麼丹藥,只是用來坐鎮的。

因此,馬大軍自然有足夠驕傲的底氣了。

「連馬丹師都這麼說了,這小子肯定是來搗亂的。」

「真是好笑,居然跑到天葯閣來撒野,這是哪來的傻瓜?」

「嘩眾取寵的吧?」

眾人都是幫著馬大軍說話,丹師高貴無比,因此偏向自然十分明顯了。

凌寒有些生氣,道:「你沒有聽說過,那是你學藝不精,怎麼可以武斷地認為別人搗亂?你去叫你們店裡學問最深的人過來,我與他說。」

「你什麼東西,敢命令我做事?」馬大軍同樣顯得很不悅,他都親自出來「揭穿」了,你怎麼還在這裡胡攪蠻纏?再說了,他就是此地天葯閣的負責人,還有誰能夠比他更有學問?

——當然,諸大師不算,人家只是過來遊玩,突然有了靈感,借用這裡的天葯閣煉下丹罷了。

劉雨桐看在眼裡,嘴角微微上揚,顯得有些期待。

這次她可不會出手。

天葯閣是一個龐然大物,連雨國皇室都要客客氣氣,更何況她只是劉家的一個小輩,絕對不可能陪著凌寒胡鬧。

你不是挺能的嗎,現在怎麼把面子扳回來?

——她雖然答應做凌寒的追隨者,而且只是暫時的,但以她的心高氣傲自然不會心甘情願,至少現在不會。因此,她很想看到凌寒受窘的模樣。

再冰山的女人也是有報復心的。

「還不快滾1馬大軍撣了撣手,一副不耐煩的表情。

「你可不要後悔?」凌寒悠悠說道。

「哈哈,你能拿我怎麼樣?」馬大軍不由樂了,這個少年居然還敢威脅自己。

店裡的其他人也是一副看笑話的表情,這少年是哪家被寵壞的少爺嗎?可就算是城中兩大豪門的家主親子又如何,哪有與黃級中品丹師叫板的資格。

凌寒只是一笑,轉頭看向劉雨桐。

劉雨桐心中閃過一道鄙夷,又要叫自己出手嗎?卻聽凌寒道:「給我大聲喊:銅谷沙放多了!連喊三聲,越大聲越好。」

這是什麼意思?

劉雨桐瞪大了美目,但看到凌寒自信的表情時,芳心一顫,不由照辦,大喝道:「銅谷沙放多了!銅谷沙放多了!銅谷沙放多了1

她可是聚元境,中氣十足,有若獅子吼。

「你們兩個都有毛病,快給我把他們趕出去1馬大軍大怒道,向著店裡的兩名護衛說道。

!一聲巨響,好像什麼東西爆炸了——凡是丹師都能立刻斷定,這是炸爐了,每個丹師都會遇到的事情。

,一連串的腳步聲響起,從樓上一路往下,很快,一名頭須皆白的老者已是從樓梯口出現,一個箭步就衝到了劉雨桐的面前,激動地道:「你怎麼知道銅谷沙放多了?」

老頭身上還帶著炸爐后的慘狀:鬍鬚眉毛頭髮都被燒掉了一部份,老臉黑了半邊,衣須也是破破爛爛的。被這樣一個老頭用無比專註的目光盯著,劉雨桐此時心中的怪異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更讓她驚訝的是老者胸口別著的一枚銀徽章,那可是丹師的標誌,銀質代表著……玄級!一枚則代表著下品。

這老者是玄級下品丹師。

乖乖,這樣的存在即使在皇都都是各大家族的座上賓,哪怕她劉家的家主見到對方都要客客氣氣地稱對方一聲「大師」。

可現在,這位「大師」居然用哈巴狗似的眼神看著自己,滿臉的求知慾,這讓劉雨桐如何能夠不感到古怪?

她不由地看向凌寒,這少年還有多少神奇的地方?/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