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5章 痛抽老狗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老狗,我父親豁出性命去冒險,你卻奪他的希望,你說你該不該抽?」 「你有兒子孫子,我父親便沒有?」 「你昨天仗著實力比我強,生生將我打成重傷,這是一個長輩該有的態度?你既然不...

劉雨桐有著絕對的自信,她是聚元八層,而凌重寬只是聚元六層,別看只是差了兩層,但一個是聚元後期、一個卻是中期,可是差了一個大階段。

凌重寬又怒又驚,道:「劉小姐,你真要幫這個小畜牲?」

「老狗,嘴裡乾淨點。」凌寒在一邊悠悠說道。

這話不由讓凌重寬四人都是氣死——你一口一個老狗,卻要別人嘴裡乾淨點,真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太霸道了。

凌寒淡淡一笑,他就是霸道了又如何?前世的他就素以護短出名,幫親不幫理——在外人面前,他一定會維護自己人,之後,是對是錯咱們關上門再研究。

凌重寬爺孫父子如此欺人太甚,他要忍得下這口氣就怪了。

劉雨桐沒有回答,嬌軀卻是輕飄飄地躍了出去,素手拍出,向著凌重寬按了過去,整個人猶如仙女下凡,不帶一絲火氣,顯得出塵絕俗。

可凌重寬絕對沒有這樣的感覺,額頭上的冷汗已是滾滾而下,他是聚元中期,對方卻是後期,這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

但凌重寬可絲毫不想被凌寒這個廢物、晚輩抽耳光,因此他必須奮起反擊,再不濟也得逃出去。

他展開了凌家的絕學「三翻手」,向著劉雨桐迎了過去。

這是一門黃級中品武技,也是凌家三大絕學之一,凌家就是靠這三門絕學登上蒼雲鎮兩大家族之位的,威力自然可怕。

可惜的是,他的對手是劉雨桐。

「小折梅手1冰山美人輕斥一聲,縴手輕翻,連點帶拍,動作優雅得無法形容,但威力卻是可怕無比,縴手劃過,凌重寬便只能步步後退,一張老臉變得通紅。

小折梅手,黃級上品武技!

修為被壓制、武技被壓制,要說凌重寬有什麼優勢,那就是他幾十年的戰鬥經驗了。可問題是,劉雨桐乃是武道天才,經驗確實不足,可對於戰鬥卻有著驚人的悟性,完全能夠彌補經驗上的缺失。

凌重寬如何能夠不敗?

僅僅只是五六十招之後,凌重寬便被制住,丹田封制,元力無法涌動,比普通人強不到哪裡去。

「爺爺1

「父親1

凌慕雲三人都是大叫道,想要衝上來,卻又懾於劉雨桐的實力,只能向著凌寒怒目而視。他們絲毫沒有反省之意,只覺這一切都是凌寒的錯。

——如果凌寒不出現的話,那事情就能照預定的方向發展。

凌寒看向劉雨桐,道:「你稍微改變一下出手的風格,戰力會更強。比如第十七招的時候,你只要右手再向下沉,左手拍前兩寸,就已經能夠制住對手。」

劉雨桐先是不服,她只以為凌寒找到了某個上古時期的寶庫,得到了若干高級秘術,這才能夠靠兩句口訣就讓自己關卡鬆動,突破在即。

但她將之前的戰鬥回憶一下,不由地俏臉一變,因為凌寒說得再對不過,剛才她只要按凌寒說得去做,可以讓這場戰鬥結束得更快。

她不由地對凌寒生起一絲敬畏,這眼光太可怕了。

凌寒在心中笑,他是誰?萬年前的武道王者,難道還收不服帖一個小姑娘?他走到凌重寬的身前,將右手高高揚起。

「小畜牲,你敢1凌重寬怒目說道,他要是被凌寒抽上耳光的話,以後還有臉見人嗎?

啪!

凌寒毫不猶豫地一掌抽下,賞了凌重寬一記重重的耳光。

嘶!

凌家三人、五名侍女同時倒抽了一口涼氣,真抽了,真得得抽了,堂堂凌家大執事,居然被一個公認的廢物當眾抽耳光。

「嘶,難怪這老狗臉皮奇厚,我的手都打疼了。」凌寒呲牙說道。

這是自然,煉體境就是以元力淬鍊身體各個部份,讓每一塊肌肉中都是充滿元力,一拳轟出、一腳踢出,便能爆發出可怕的力量。

凌重寬已經是聚元境,走過了完整的煉體階段,因此他的臉自然被元力淬鍊完全,煉體中期的人全力抽打也未必傷得了他,只能讓他疼下、流點血之類,必須用兵器才能傷到。

可現在並不是傷不傷的問題,而是丟臉啊!

被一個煉體二層的廢物、晚輩抽耳光,而且還是當著五名侍女的面,這是怎樣的奇恥大辱?傳出去的話,叫他有何臉面見人?

凌重寬的眼睛里都要噴出火來了,他厲喝道:「小畜牲,此事沒可能這麼結束,你一定會後悔的,一定會1

「唉,居然當著我的追隨者面威脅我,真是蠢1凌寒嘆了口氣,向劉雨桐道,「有人威脅你的主人,你說該怎麼辦?」

劉雨桐也是俏臉微微抽搐,她可是劉家的嬌嬌女,哪可能適應做別人的追隨者?但她畢竟還是很守信用的,立刻便道:「需要我殺了他嗎?」

此話一出,凌重寬的兩個兒子和凌慕雲都是嚇了一跳,凌重寬可是他們的主心骨、撐天樹,如果凌重寬死的話,那他們在凌家的權威也會土崩瓦解。

凌寒笑著搖了搖頭,道:「這條老狗是我父親的,該由我父親親手解決他。不過——」他拆下了一條桌腿,在手中掂了掂,「死罪可免,活罪難逃1

,他揮起桌腿便抽到了凌重寬的臉上,一聲重響,凌重寬頓時嘴一張,吐出了一口含著斷牙的鮮血來。

「老狗,我父親豁出性命去冒險,你卻奪他的希望,你說你該不該抽?」

「你有兒子孫子,我父親便沒有?」

「你昨天仗著實力比我強,生生將我打成重傷,這是一個長輩該有的態度?你既然不要臉,不想當這個長輩,我又何須給你臉面,把你當成長輩?」

凌寒說一句便抽一棍子,幾棍子下來,凌重寬已是披頭散髮,臉上全是鮮血,滿口牙齒至少掉了一半。

不過,別看他模樣凄慘,但以武者強大的生命力,只要不受內傷,再重的外傷都能很快癒合,因此凌寒也揍得很爽,完全不必擔心會失手打死對方。

凌重寬已經不再吭聲了,他在心中暗暗發誓,待日後有實力鎮壓凌東行后,一定要將這對父子給活剮了。

「打得手都累了1凌寒丟掉棍子,道,「雨桐,跟我出門一趟。」

雨、雨桐?

劉雨桐頓時打了個哆嗦,這叫法讓她感覺好肉麻。/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