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3章 你有病,我能治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力量震蕩之下,他的右手頓時脫臼。 卡,凌寒眉頭也不皺下,左手一擰已是將右手扳正。 直到這時,凌重寬等人才反應了過來,莫不又怒又驚,怒的是凌寒居然打傷了凌慕雲,驚的則是這傢伙不是廢材嗎,...

煉體境共分九層,通常把一到三層稱為煉體前期,四到六層為中期,七到九層為後期,這三個階段的武者在實力上會有很大的差距。

而越是層次高,這差距就越大,像煉體九層對煉體八層便具有碾壓的優勢,可煉體一層對上煉體二層卻不會有那麼大的劣勢。

之前凌寒看似比張遠低了兩層的修為,其實只是差了一個大階段,但凌慕雲卻是煉體七層,為煉體後期,那就比凌寒整整高出了兩個大階段。

這是無法逾越的鴻溝,哪怕凌寒是曾經的天人境強者也不可能彌補這麼大的差距,畢竟他現在的基礎太低了。

怎麼辦?

凌寒的眼芒一厲,趁著對方一掌抓來,猛地提拳轟出。

凌慕雲的臉上不由地劃過一道嘲諷之色,他雖然不知道凌寒是怎麼跑過來的,但凌家上下皆知的廢物,能夠對他造成什麼威脅?

他運轉元力,胸口位置的肌肉立刻鼓實了起來,緻密如鐵,便是硬吃凌寒一記又如何?現在的重點是立刻制住凌寒,不讓他有開口的機會。

果然如此。

凌寒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對方的反應正在他的意料之中,這下你可要遭重了!

,因為凌慕雲不閃不避,這一拳頓時打了個結結實實。

凌慕雲仍是帶著嘲諷之色,伸手搭在了凌寒的肩上,道:「寒弟,我送你回——噗1話還沒有說完,一口血頓時噴了出來,這還沒完,他只覺胸口如沸,好像要將內臟全部給吐了出來。

他頓時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臉色變得難看之極。

騰騰騰,凌寒也是連退七步,一直靠到了後面的牆上才止住了腳步。

這是怎麼回事?

凌寒在那一拳上用了個技巧,名為「隔山震」,可以將勁力透過防禦再炸開,因此凌慕雲雖然在受力處以元力布防,可凌寒的拳力卻是隔著這層肌肉在他的體內炸開,自然對凌慕雲造成了極大的打擊。

這也虧得凌慕雲是煉體七層,否則這一拳打下去他必然要被重創,直接掛掉都不是沒有可能。

輕視一名曾經的天人境強者,這是自討苦吃。

不過,煉體七層畢竟是煉體七層,元力反彈,這股力量依然遠非凌寒所能匹敵,因此他也被震得踉蹌後退,力量震蕩之下,他的右手頓時脫臼。

卡,凌寒眉頭也不皺下,左手一擰已是將右手扳正。

直到這時,凌重寬等人才反應了過來,莫不又怒又驚,怒的是凌寒居然打傷了凌慕雲,驚的則是這傢伙不是廢材嗎,怎麼可能做到這點?

而幾個侍女更是呆若木雞——這還是她們平時認識的寒少爺嗎,怎得那麼兇猛,一拳就把素有天才之稱的慕雲少爺給打得吐血!

「小畜牲,你好大的膽子,好狠的心1凌重寬立刻大聲吼道,「慕雲不過是關心你,要送你回房間,你竟然下這麼狠的手,你這喪心病狂的狗東西1

果然老奸巨滑,直接倒打一耙。

凌慕雲也緩過了一口氣來,雙眼看著凌寒,充滿著殺氣——他可是凌家的天才,可居然被一個廢物傷到了,這讓他的自尊如何接受?

凌寒根本沒理會這對爺孫,而是看向劉雨桐,道:「姑娘,你有病1

這!

凌重寬本想出手,但聽到這句話卻是硬生生壓制了下來。

人家可是虎陽學院的學生,而虎陽學院乃是雨國皇室所辦,能夠進入學院的必然擁有強大的背景,遠遠超過聚元境的背景。

可凌寒居然開口就說人家有病,這不是找死嗎?

很好,接下來再把凌東行也給扯進來,借刀殺人,他就可以輕鬆坐上家主之位了。

妙,妙,妙,凌東行啊凌東行,你萬萬沒有想到吧,你的兒子不但是廢材,而且還是坑爹貨!

劉雨桐看向凌寒,眼神閃過一道厭惡之色。

她生得太美,而且還是皇城八大家族中劉家的貴女——劉家可是僅次於皇族的存在——自然不乏男子向她競相討好,有的人還反其道而行,故作冷漠想要吸引她的注意力。

她理所當然地將凌寒當成了這樣的蒼蠅,只是通過「咒罵」的方式……倒真是第一次遇到,但這絲毫沒有讓她生起任何的新鮮感,只有厭惡。

「大膽1凌重寬查顏觀色,適時大喝,「還不快快跪下,向劉小姐賠禮道歉。」

凌寒淡淡一笑,道:「這世上,除了父母,沒有人可以讓我下跪1他向著劉雨桐走了過去,走到差不多只有三步之遙時,停了下來。

因為他知道這是對方可以容忍的極限,再近的話,對方肯定會出手傷人。

他可絲毫不想挨打。

「你從十歲開始,是不是每年都會無緣無故的暈倒?一開始只是一年一次,後來頻率越來越高,現在的話,應該十幾天就會暈迷一次了。」凌寒壓低聲音,只讓劉雨桐一個人聽得到。

劉雨桐不由地俏臉變色,她這個毛病在劉家也只有一手可數的幾個人知道,為什麼凌寒卻能一口道出來?她不禁重新打量了凌寒一眼,道:「你知道原因?」

「自然1凌寒傲然點頭,若非如此,他也不會語出驚人了,「你這叫三陰絕脈,是上天的一種詛咒。擁有三陰絕脈的人,一般只能活到二十歲,因為在二十歲那年你會在一次暈迷之後,永遠也不會醒過來。」

劉雨桐默然,卻是相信了凌寒的話。

因為在她的癥狀越來越嚴重之後,家人曾經帶她遍訪名醫,雖然每一名醫生都是束手無策,甚至連病名都不知道,但據一位名醫推測,她這暈迷的頻率會越來越高,直到某一天會一睡不醒。

現在,她終於知道自己得了什麼病,可那又如何,雨國所有的名醫都是束手無策,她當然想也不會去想凌寒會有辦法。

「我能治。」就在這時,凌寒卻是開口說道。

劉雨桐心中一顫,臉上卻是不動聲色,道:「你若能夠將我治好,我可以封你做官,或者給你無數的修鍊資源。」

凌寒展顏一笑,道:「要治三陰絕脈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修鍊三陰玄功,而我恰好知道這門功法。我可以教你,但有一個條件——你做我的追隨者。」

劉雨桐不由地生起了怒火,她可是劉家的貴女,本身更是武道天才,年僅十七歲就達到了聚元八層。現在一個小小的煉體二層居然說要收她做追隨者,這是哪來的自信、何來的勇氣?

「不要覺得委屈,因為我能給你一片更為廣闊的天空,讓你走上更高的武道巔峰。七大絕地、四大死谷、三大懸海,你可曾見過?」凌寒循循善誘,三陰絕脈固然遭到了天地詛咒,但天無絕人之路,這樣的人也通常擁有天級靈根,只要修鍊了三陰玄功,那必然可以一飛衝天。

劉雨桐不由地怦然心動,對於武道她有著狂熱的追求,這是她生命的全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