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教師

電影教師 第888章 英雄所見略同

作者:青城無忌

本章內容簡介::茫很多演員、歌手、舞蹈演員都會使用亞歷山大技巧,甚至在上舞台前都會進行相應的練習。現在西方表演流派中的很多形體訓練,以及放鬆訓練,比如木偶練習、放大縮小練習都是從亞歷山大技法演化來的。」 「...

「郭珍對倪旎她們的訓練非常有針對性,也非常有效;倪旎對玉墨這個角色認識非常深,對角色的理解也非常透徹,而且她花了很長時間來作準備。倪旎不能入戲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心理問題。倪旎這個女孩心思比較重,想得比較多,尤其是在面對克魯斯的時候,她想得就更多了,擔心自己演不好,對自己信心不足,這導致她心理出現了問題。」

張然不緊不慢地道:「拜台儀式是我對倪旎施加的心理暗示,前面雙手合十,進行參拜,是真的在拜台;後面讓她雙手打開,那是在讓她做放鬆練習。其實瑜伽,以及木偶、放大縮小練習等方法也能夠起到相同的作用。但倪旎本身在練瑜伽,又學過木偶練習這些放鬆方法。我如果讓她做這些,她就知道我是在讓她放鬆,拜台只是個幌子,就很難起到心濫作用,所以,我用了亞歷山大技法。」

張一謀好奇地問道:「亞歷山大技法是什麼?」

張然解釋道:「亞歷山大技巧是在西方特別流行的健康學,專門研究肌肉和健康的關係。使用亞歷山大技巧能夠讓人學會如何摒棄詞葡骯擼增加自我意識,在正確思維的帶領下恢復人最自然的平衡狀態。由於放鬆效果非常好,很多演員、歌手、舞蹈演員都會使用亞歷山大技巧,甚至在上舞台前都會進行相應的練習。現在西方表演流派中的很多形體訓練,以及放鬆訓練,比如木偶練習、放大縮小練習都是從亞歷山大技法演化來的。」

「原來是這樣。」張藝謀對亞歷山大技法並不感興趣,他更想知道張然是如何讓倪旎入戲的,效果怎麼會這麼好,「那倪旎到底是怎麼入戲的呢?」

張然笑了笑,繼續往下講:「倪旎不知道亞歷山大技法,再加上我選的是形式感特強的星形動作,她以為這是拜台儀式的一部分,並不知道這是讓人放鬆的形體訓練。由於在拜台之前,我告訴她演員源自於巫覡,拜台能夠得到神靈庇護;還告訴她,張婧初、以及我帶的學生都會進行拜台儀式,而且拜台後效果非常好。等倪旎拜完台,她感覺特別輕鬆,就非常吃驚,覺得自己好像真的得到神靈庇護了。當然,她內心未必真的相信神靈,但由於我之前對她施加了心理暗示,在她潛意識裡還是相信拜台之後真的能夠演好,她的信念感也提升了。這樣一來,她在面對克魯斯的時候,就變得從容很多,就能夠正常入戲,自然就順利的把這場戲演出來了1

張一謀會演戲,而且是大陸第一位A類電影節影帝,他知道演員表演涉及到心理學,但從來沒有見過誰能夠把心理技巧應用到這種程度,他對張然簡直佩服得五體玩是神乎其技,太厲害了1他笑著道:「要不你在劇組多呆幾天,幫我多指導指導演員。十三釵和女學生的演員都是新人,都是第一次演戲,要是有你對她們進行指導,我拍戲就容易多了1

張然哈哈笑道:「我說你為什麼讓我來探班,原來是想讓我給你打工啊1笑過之後,他搖了搖頭道:「我馬上要為自己新電影作準備了,不能久留。這樣吧,我用一周的時間幫你對新人演員進行一點輔導1

「那麻煩你了1張一謀聽到張然願意幫自己輔導演員心頭一喜,隨即又好奇地問道,「你的新片選定了嗎?是什麼樣的故事?」

「早就選定了1張然笑著道,「李安最近在拍《少年派的奇幻漂》,講一個少年和一頭老虎的故事,我這部戲恰好相反,是講一個老頭和一隻狗的故事。《少年派的奇幻漂》準備拍成3D,我的新片也準備拍成3D1

張一謀聽到這裡不由笑了起來:「李安年紀不小,他拍的是少年,而你年紀輕輕,卻拍起了老頭,這事實在有意思。不過我更好奇的是,在這種新片中你又會進行哪些技新的嘗試呢?」

張然輕鬆地道:「我想把這部新片拍得特別中國,拍成一部水墨風格的電影1

張一謀一怔,隨即笑了起來:「其實我也有相同想法,北平奧運會之後,我就一直在想,可以拍一部擁有中國水墨畫意境的電影,沒想到讓你搶先了1

張然微微一怔,隨即大笑起來:「我也是在北平奧運會之後產生的這個想法,看來我們是英雄所見略同啊1

時間過得很快,在劇組工作人員和演員的共同努力之下,《金陵十三釵》今天的拍攝任務順利完成。張一謀宣布收工,然後帶頭鼓掌,劇組工作人員也都紛紛起身鼓掌,對演員們今天的工作進行肯定。張然微微點了點頭,這掌聲和鼓勵對倪旎她們這樣的新人來說非常重要,能夠增強她們的信心,老謀子果然是很懂演員的。

晚上,張然和張一謀在酒店觀看了《金陵十三釵》已經完成的鏡頭。就已經拍攝的鏡頭來看,《金陵十三釵》在人物塑造、藝術風格等方面跟上一世基本一致,不過這次的版本有個地方不同,電影中一直強調女學生是孩子。比如十三釵和女學生吵起來的時候,就有人勸,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見識。

《金陵十三釵》講的是大屠殺來臨時,一群中國男人站出來保護女性,當這些男人死光后,這個時候被保護人中的成年女性站了出來,捨身保護未成年的女孩子們。這個故事本身是很有意義的故事,但電影上映后,有部分人故意曲解,說什麼妓女換處.女,妓女換女學生,甚至提出人生而平等,妓女的生命就不如女學生重要嗎?

其實按照這種邏輯,電影《泰坦尼克》中讓婦女兒童先走就是錯誤的,難道男人和老人的命就不如婦女兒童重要嗎?

正因為知道有些人會拿這個說事,張然才不希望觀眾被這些人給帶歪了,所以,就建議張一謀在電影中要強調這些女學生是孩子,她們只有十二三歲,讓觀眾明白《金陵十三釵》是一群成年人前赴後繼保護一群孩子的故事。

張一謀的電影不管好壞都有人罵,從《紅高粱》開始一直被罵到了現在,而且是從各種不同的角度罵。在聽到的張然的建議后,張一謀覺得「首文界」拿這個說事的可能性確實很大,就聽取了張然的建議,在電影中反覆強調女學生還是孩子。

聊了一陣電影,張然突然想起下午龐麗微給自己說的事,便問道:「老謀,我聽說張緯平三番兩次讓你加床.戲,讓玉墨在赴死前與約翰上床?」

「是小龐對你說的吧,這個小龐1張一謀搖了搖頭,有些無奈地道,「張緯平是讓我加床.戲,說了幾次,前天晚上把他叫到餐廳單間里反覆說,他說劇本他看了,這場戲如果玉墨和約翰不上個床他都覺得掃興。」

張然皺眉道:「你是怎麼想的?」

張一謀嘆了口氣,道:「我覺得在這裡加床戲有點多餘,不符合當時人物的狀態,有點畫蛇添足1

張然也是這種感覺,其實看過《金陵十三釵》的人大多都有這種感覺,這段床.戲完全沒有必要,就道:「反應屠殺的電影不是不能有床戲,關鍵在於有沒有必要。《辛德勒的名單》是大屠殺題材,就有床戲。辛德勒僱用的一個猶太人被殺了,他在質問德國軍官后,緊接著就是床戲,這是辛德勒內心憤怒情緒的發泄;同時,由於斯坦被抓,辛德勒又不得不中斷床事救人,能夠展現事態緊急,所以,床.戲是必要的。在《金陵十三釵》中,玉墨赴死前加床.戲能展現事態緊急嗎?不但不能,反而會讓觀眾覺得奇怪,都生死關頭了,還在想著上床,更重要的是床戲讓約翰的高尚情操大打折扣。」

這話張然本來不想說,最終還是說了出來:「張緯平加床戲是想以此做宣傳噱頭,因為《金陵十三釵》成本很高,風險很大。不過張緯平錯了,越是這樣的大製作,越應該宣傳電影的品質,靠精良的製作吸引觀眾,床戲這種噱頭太低端了。難道《金陵十三釵》就拿不出手,只能靠這種庸俗的噱頭來吸引觀眾嗎?」

張一謀跟張緯平合作多年,也知道張緯平是想拿這個做宣傳的噱頭:「我也是這麼想的,電影可說的地方很多,沒有要拿這個來炒作,所以,我一直沒有答應他1

張然鄭重地道:「電影是展現南京大屠殺的,要是拿床戲做宣傳噱頭,不要說其他人,就是我在情感上都無法接受。張緯平要是再跟你談,要求你加床.戲,你就說我不同意。要是張緯平有意見,就讓他來找我,讓他跟我談1

張一謀心裡頓時鬆了口氣,張緯平是很怕張然的,張然既然發話了,張緯平根本不敢多說什麼,床戲的事就順利解決了。他心裡對張然是十分感激,就道:「張然,謝謝1

張然擺了擺手道:「跟我就別這麼客氣了1

在隨後的一周里,張然就呆在《金陵十三釵》劇組,除了跟張一謀討論電影外,剩下的時間他基本上都在指導劇組的演員。

一周的時間,張然不可能教什麼高深的技巧,也不可能對倪旎她們做什麼特別的訓練。表演講的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靠的是積累。他能做的就是進行心理輔導,提升倪旎她們的信心,提升她們的信念感,讓她們將郭珍的訓練成果最大程度的發揮出來。

張然是中國最紅最火的導演,是很多演員心中的偶像,當張然通過心理暗示,以及誠摯的語言告訴倪旎她們,你們有天賦,有成為優秀演員的潛質;倪旎她們自然是信心大增。

演員有了自信心,就可以把各種外來刺激轉化為能量;倪旎她們在獲得了足夠的信心之後,在表演的時候都將自己最高水平發揮了出來,整個表演鮮活了不少。

張一謀對此極為滿意,請張然幫忙果然是不對,可惜張然在呆了一周后,就飛往臨安,為新片做準備去了;如果張然能夠多留些日子,《金陵十三釵》的表演會更出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