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512章 說服

作者:黃石翁  |  更新時間:昨日14:34更新  |  字數:2352字

「不對!」

張居正站了起來,在地上來回地踱步,足足有半刻鐘的時間,突然頓住了腳步,目光灼灼地望著羅信道:

「那為什麼還有錢莊倒閉的?按照你說的,有多少票號,就有多少真金白銀,就算所有手持票號的人一起去取錢,也不會讓錢莊倒閉。」

羅信便在心中嘆息了一聲,這張居正還真是聰明啊,不愧是未來的內閣首輔。

「那是因為所有的錢莊都發現,即便是每天都有人取錢,但是卻有更多的人存錢。這就造成了錢莊的庫房內有著大量的錢擠壓。他們發現,實際上根本不需要將所有的錢存放在庫房內,只要存放一少部分就可以了。所以,他們便將一些銀錢放貸,賺取利息。

你也知道,放貸這種事,總有意外。如果只有幾處出現意外,也就罷了。錢莊慢慢總能周轉過來。但是,一旦是多出放貸出事,他們的錢就會出現斷檔。就彷彿一根鏈子突然斷了。這個時候,他們便沒有錢支付給存錢的人,自然也就倒閉了。

但是,即便是一個錢莊倒閉了,受損失的人和整個大明百姓比起來,也只是一小部分人。而且這個時候,朝廷還能夠插手,封存錢莊,拍賣錢莊的鋪面地產等等,歸還儲戶一部分銀錢。如果是朝廷發行的寶鈔遇到這種情況呢?

那便是整個大明百姓受到損失,會引起民變,甚至動搖國本。」

「可是……放棄寶鈔,國庫虛空……」

「首先,國庫虛空是暫時的,只是因為先帝駕崩,新帝登基等等花費巨大。很快市舶司和互市就會送銀子到來。其次,我倒是贊同高閣老,增加商稅。」

說到這裡,羅信望著張居正笑道:「這也是徐階反對的。」

張居正不由臉色一紅。

「泰岳,寶鈔的事情不要去想,不要去做。哪怕如今國庫有著豐足的真金白銀,可以印製等量的寶鈔。但是沒有人能夠保證國庫一直有豐足的真金白銀。一旦國庫空虛的時候,內閣和陛下第一個會想到什麼?」

「想到什麼?」

「想到加印寶鈔。」羅信淡淡地說道:「比方說,一旦大明周邊戰事起,打仗打的是什麼,你應該知道吧?」

「打的是錢!」

張居正如今在戶部,自然是知道這些。就算是不在戶部,以他的學識也知道,只不過如今在戶部,知道的更為深切罷了。

「如果戰爭綿延,就算是國庫在豐盈,也會打空,那個時候如果你是內閣首輔,你第一個想fǎhuì是什麼?」

張居正默然,羅信直直地盯著張居正道:「你一定想著加印寶鈔,不要否認。因為那是唯一快捷的方式。」

張居正沒法違背自己的想法,他設身處地地想了一下,那個時候自己一定會加印寶鈔。所以他默言不語。

「加印寶鈔,便會讓寶鈔變得不值錢,最終如同廢紙一般,便如同現在的寶鈔。這便如同一個錢莊倒閉一般,只不過一個錢莊的倒閉,受損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寶鈔的貶值,卻是整個大明百姓的損失,會造成百姓流離失所,動搖國本。實際上,到了那個時候,便是一個國家倒閉了。」

「國家倒閉?」張居正驚訝。

「這有什麼驚訝的?」羅信凝聲道:「你可以想一下幾年前,實際上那個時候大明的寶鈔就如同廢紙,大明已經倒閉了。如果不是開設了市舶司,建立了互市,你可以想像會是什麼結果?

那個時候國庫內沒有銀錢,能夠餓死老鼠。而大明又因為徐階媚上先帝,挪用僅有的一點兒銀子給先帝修建玉熙宮,致使流民變成了流寇,遍地烽火。如果不是我通過一系列的反貪,抄家了一批貪官,勉強湊出來軍費,你覺得結果會如何?

這就是國家的倒閉產生了後果,所以大明寶鈔就是一個動搖國本的決策,誰提議它,誰就是佞臣。」

張居正變色道:「難道國家永遠不能夠發行寶鈔?」

「能!但是時機不到。」羅信淡淡地說道:「決策如果超前時代半步,那就是一個天才的決策,如果超前一步,那就是時代動*亂的源泉。」

張居正默言片刻道:「但是沒有寶鈔,只用銅錢,運行十分不便,而且銅錢也缺少。根本不夠流通。一旦一條鞭實行下來,需要的銅錢更多,這會引起錢荒。」

羅信垂下眼皮道:「泰岳,什麼事情都要一步一步來,首先你要實現一條鞭,其次要廢除大明寶鈔。否則大明以現在的寶鈔去收購百姓的貨物和糧食等,那會引起大亂子。至於銅錢的事情,要排在第三。這個不急。」

「怎麼能不急?一旦一條鞭開始實行,立刻就需要銅錢……」

羅信斜著眼看著他,張居正說著說著就停了下來。有些心虛地問道:

「你這眼神什麼意思?」

「給你一個眼神,自己去領會!」

「不是……」

「你還是停吧。」羅信無奈地擺擺手道:「你先說服你恩師同意一條鞭吧,即便是你有我的支持,但是你徐階才是內閣首輔,他不同意,你的一條鞭很難通過,除非你得到高拱的支持。你覺得你的一條鞭能夠在短時間內施行?」

張居正緊鎖起眉頭,半天長嘆了一聲,不過張居正不愧是戰鬥力爆表的人,只是嘆息了一聲,便又重新精神抖擻了起來。

「剩下的問題我來解決,反正你是支持我對吧?」

羅信搖頭道:「不是支持你,而是支持一條鞭。這個你要分清楚。」

「我明白!」張居正點頭。

房間沉默了下來,兩個人都微微垂著眼帘,這一刻,房間內的氣氛十分怪異。

兩個人心中都有著對對方的欽佩,都有著雙方想法一致,志同道合的默契,有著並肩作戰,做一番事業的念頭,卻又有著不在一個陣營,甚至最終敵對的遺憾。

這種沉默怪異的氣氛大約持續了十幾息的時間,張居正率先打破了這份沉默,站了起來道:

「不器,我該走了。」

「我送你。」羅信也站了起來。

萬分感謝三世功名塵與土{100}的打賞!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