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435,長河落日圓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明年,我一定會考上四中我不會讓梁姐姐單獨佔有你的。」張靜一邊低語,一邊捏緊了小拳頭。 如此自言自語了一陣,一陣睡意很快襲來,於是,帶著對未來無限美好的憧憬,小姑娘含笑閉眼。心滿意足的重新躺了...

今日兩更,求月票,求推薦票

王勃睡了一覺,以天為被,以地為席,幕天席地的躺在「報床」上,睡了個遲來的午覺。睡之前,他讓張靜也躺下睡一會兒。小姑娘先是點頭答應,和王勃並肩仰躺在了「報床」上。然而當王勃一睡著,她就爬了起來,坐著,用一種少女特有的溫柔的目光看著呼呼大睡的王勃,想著王勃前不久對她的「承諾」,一時間,心潮湧動,心緒翻飛,恍若夢中。

一個男生,同時擁有兩個女朋友,當然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如果其他哪個男生同時和兩個女生交往,張靜肯定要麼覺得那男生花心大蘿蔔,不地道;要麼就認為那兩女生不檢點,頭腦有問題。

但是,在她和王勃,梁婭三個的關係當中,她雖然不至於認為王勃有兩個女朋友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但內心卻十分的理解王勃的處境

勃哥原本不需要這麼做的,不需要背負「花心大蘿蔔」這種惡名的。只是因為她,只是不希望她傷心痛苦難過,勃哥才「勉為其難」的接受了她的「不情之請」。在張靜看來,王勃的這種行為,是一種喜歡更為深沉,更加濃烈的愛

「勃哥,我真的好喜歡你。我想永遠和你在一起。我會比梁姐姐更加的喜歡你,更加的愛你。她能為你做的事情,我也能為你做;她不能為你做的事情,我還是能為你做我一定比她做得更好的」張靜看著熟睡中的王勃,看著王勃那張脫去了玩世不恭后變得平靜而又平凡的臉,輕聲的喃喃自語,目光如水,帶著無盡的愛慕。

張靜忽然抬頭,機警的瞅了瞅四周,沒有了音樂的河心沙洲靜謐而又安詳。只剩下微風拂面的觸感,如同無人打擾的異界。遠處的堤壩上倒是出現了幾個人影,但距離太過遙遠,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張靜用細而整齊的白牙咬了下不厚不薄的下唇。面色紅潤,帶著少女的嬌羞。張靜很快閉上眼,同時深吸一口氣,帶著長睫毛的眼睛繼而又緩慢睜開,胸中的氣息也跟著徐徐吐出。然後。張靜彎腰低頭,做了一個她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最為大膽的動作,用自己花瓣一樣的柔唇,去親了一下熟睡中的王勃的嘴唇。

蜻蜓點水,一沾既逝

「勃哥,我是我的初吻,我已經給你了哈以後,我會把自己所有的第一次,都給你的。也只能給你。除了你這個偷心賊,我的心。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人了呢。」張靜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夠聽見的聲音低聲呢喃,「你就放心吧,以後我是不會再做傻事了。因為我不想讓你再擔心了。以後,我也會很努力很努力學習的。明年,我一定會考上四中我不會讓梁姐姐單獨佔有你的。」張靜一邊低語,一邊捏緊了小拳頭。

如此自言自語了一陣,一陣睡意很快襲來,於是,帶著對未來無限美好的憧憬,小姑娘含笑閉眼。心滿意足的重新躺了下去。

大約五點的樣子,王勃從午睡中醒來。他睜眼看到的第一個畫面,就是小姑娘側身和衣而睡的樣子。這是王勃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和一個十五歲的少女面面相對,而且還是躺在一起。他不由開始打量起來。

明亮寬闊的額,細細彎彎的眉,眼睛大大,睫毛長長,鼻子也算挺翹,嘴唇不厚不保臉略圓,下巴略尖,儘管有些地方因為年齡的原因還沒定型,沒長開,但整個五官,整個輪廓,無不顯示這完全是一個美人胚子無疑。

前世的王勃,因為他自身的原因,儘管兩家人挨得近,但他和張靜的見面,卻少得很,屈指可數。尤其是他上了大學去了雙慶后,幾乎就再沒見過對方了。而張靜在王勃記憶中的樣子,也就僅停留在小學和初中。至於小姑娘十五歲之後的模樣,他則毫無印象,也不記得見過對方。上了大學的他,一年也回不了幾次老家。有時候,他在心頭倒是萌生出想看看或者打聽下張伯家的那個漂亮閨女現在如何了的念頭,但是物是人非,時過境遷,王勃也終歸只是想想,並未將這想法付之於任何的行動。

王勃安靜的打量著近在眼前的,熟睡中的張靜,心中滿是柔情,以及一些來至於男性本能的小小的欲.望,比如,他好幾次都想將自己的嘴唇印在那張厚薄適中,弧形優美,帶著淺淺笑意的紅唇上,但是欲.望和理智相互糾纏,最後終歸還是理智佔了上風。

「她終歸還校」王勃在心頭對自己說,「視野也窄。待她進了四中,乃至上了大學,見了更多,更優秀的男生后,對我的這種感情和依戀就會慢慢的變淡。以後的她,將面臨更多的選擇。而自己,卻註定給不了她完整的東西。現在,她當然無法完整的意識到這份殘缺之愛在以後的人生當中究竟會意味著什麼;但當她能夠意識到的時候,我卻並不想她因為過早的選擇而有所遺憾和後悔。

「靜靜,現在的你正是含苞待放;而幾年後的你想必會光芒萬丈。對此,勃哥是相當的期待呢。我的小天使,不論你以後的選擇是什麼,勃哥都會竭盡所能,讓你滿足和幸福」

如此一番內心的獨白后,王勃身體前驅,將自己的嘴唇輕輕的在小姑娘光潔明亮的額上沾了沾。

之後,王勃小心翼翼的從「報床」上站了起來,穿上鞋子,走出沙洲。距離沙洲二十米遠的地方有條小溪,溪水清澈透明。王勃蹲在溪邊,手捧溪水洗了把臉。臉皮被涼悠悠的溪水一驚,殘留在身上的睡意便頃刻間不翼而飛。

王勃起身,站在溪邊放眼四望。太陽已經西斜,像一個巨大的紅色磨盤懸挂在西天。陽光一點也不刺眼,完全可以直視。沿著溪水來的方向上望,寬闊的河壩一如既往的遼遠,完全看不到頭。向下也看不到頭。至於兩邊的堤壩,也在數百米開外。王勃的視線越過數百米外的河堤,朝堤壩上麵包車所在的位置看去,見麵包車完好無損的呆在原處。王勃的視線繼續前移,視野中大片的綠色出現,那是麥田和長出葉子的油菜田。而更遠的地方,也有樹林和村落,間或能夠看到白色的,筆直朝上直達蒼穹的青煙。

紅日,長河,炊煙以及不遠處躺在河心沙洲上安睡的少女,此情此景,這副寂靜安然,而又美不勝收的畫面,一句流傳甚廣的詩自然而然的就從王勃的腦海跳了出來: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萬分感謝「清風煙雨遙」清風老弟0000起點幣的重賞

老瞎拜謝

十分感謝「覓石」老弟總計3000起點幣的厚賞

十分感謝「滴水的葉子」老弟起點幣的厚賞

感謝「書友42660534732」,「逛書海的遊民」兩位老弟各5起點幣的打賞

一併感謝虎王,天下無雙雙雙,我是書蟲29,盱眙x人生旅途y,鵬一,魔法門og,濤的飄時代,見酒拎壺沖,被遺忘的眼神,等候自然,周福寶,無所遁形sy,6位兄弟姐妹的慨慷解囊

謝謝所有訂閱,投推薦票和投月票的朋友

你們一點一滴的支持,是瞎子堅持下去的無限動力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