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427,敲門磚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不願讓其沽名釣譽,讓更優秀的原作胎死腹中。 那麼,到底是用哪個短篇去試水呢? 「劉電工」的短篇有很多,像《中國太陽》,《朝聞道》,《地火》,《鄉村教師》都給王勃留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時...

?月初,求月票,求推薦票,求看dao版的正版訂閱吧……

王勃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將「新概念作文大賽」初賽的文章寫了出來,其實也不叫完全寫了出來,就像唐素珍提醒他的那樣,他直接在自己的周記本中找了篇,然後添枝加葉,自由發揮,將原來一千多字的小文變成了一篇近五千字的長文。

這篇文章的題目,叫《談革.命》,對頭,就是前世2012年寒冷在自己博客中發表的那三篇在文化界甚至學術界引起了好一番爭論、嘴仗和筆仗的三篇《談革.命》,《說民.主》,《要自由》中的第一篇!王勃為什麼要選這一篇呢?有句話叫做「語不驚人死不休」,他要在「新概念作文大賽」中引起波瀾,造成轟動,進而得獎,為他後面的曠世巨著《三體》造勢,鋪路,那種「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娘娘腔文章不行,他需要發聾振聵!讓人讀者,尤其是評審老師眼睛一亮,耳目一新的東西,只有不走尋常路!選來選去,只有後世他看過的在網上和現實輿論中引起巨大討論和熱議的「韓三篇」了。

總體說來,王勃上輩子比較欣賞的同齡人很少,但寒冷這個獨立獨行,掛了七科紅燈,大學門都沒進去,但身上卻有著作家,知名賽車手,商業導演等諸多頭銜的傢伙卻要算一個。寒冷博客上的文章,他都有關注並拜讀。其中的不少文章,讀起來也夠暢快和過癮,比如他的「韓三篇」。寒冷文章中的不少觀點,王勃個人不一定完全贊同,但是他佩服對方在絕大部分中國文人要麼不發聲,當啞巴。要麼阿諛奉承,當御用文人,唱讚歌拍馬屁時,那種敢說真話。敢當刺頭,敢對一些社會敏感問題進行揭露、諷刺的膽量和勇氣!

最後,對方所寫的一些雜文的文筆真的不賴!頗有點魯迅和李敖的遺風。

「韓三,不好意思了。俺要在文壇出名,要為俺的《三體》造勢。需要一塊敲門磚,只有借你的《韓三篇》一用了。不過,以後等俺在文壇出了大名,俺一定會粉你的。你以後拍的那啥《後會無期》,儘管很爛,俺也會去電影院正版支持的。」

既向山西娘子關的「劉電工」道歉后,王勃又在心頭默默的面朝東方,朝魔都的那位此時大概正在埋頭修改《三重門》的寒冷說了句SORRY。

文章寫好之後,王勃又用新的稿子工工整整的謄寫了一遍,然後第一時間去郵局寄了個挂號信。寄了之後。心頭便開始祈禱,祈禱他這個「假狂生」寫出的「真狂文」,能夠在數千份稿件中脫穎而出,一鳴驚人!

接下來的幾天,大部分的課堂時間,王勃便貢獻給了他的「三體世界」。他開始在筆記本上列寫大綱。大綱完成後又寫細綱,包括《三體》三部曲中所有的主要人物,涉及到的科學理論,點子,各種伏筆。高潮,轉折,乃至前世那些在網路上耳熟能詳,他現在都能記住的關鍵名詞。「智子」,「水滴」,「人體計算機」,「用文火面壁者」,「破壁人」,「二向箔」。「四維空間」,……想到什麼記什麼,越多越好,越細越妙。他像一隻辛勤的工蜂,又如一隻不知疲倦的螞蟻,一點一滴,一匹磚一片瓦的構築著心中那個叫「三體」的世界。由於王勃的精神太過集中,思維也太過專註,以至於好幾次上課老師叫他回答問題時全神貫注,埋頭奮筆疾書的他一直都無動於衷,充耳未聞,讓講台上的老師尷尬不已,有些下不了台。但對於他這個全校的知名人物,兩次重要考試的第一名獲得者,又不好說他什麼,更「不敢」諷刺。久而久之,一般的老師也就讓他「任我行」,懶得管他了。

如此過了約莫一周,整個「三體世界」的框架就被王勃大體的搭建完成。他隨時可以正式動筆行文了。

不過,出於慎重,也是出於練筆,試水的考慮,王勃一開始並未直接寫《三體》,他打算先寫一個短篇投給《科幻世界》,試探一下反應。畢竟,前世的王勃寫過幾十萬字的傳統純文學,更是寫過兩三百萬字的網路文學,但是科幻文,而且是那種正兒八經的硬科幻卻從來未有涉足過。雖然在過去的一個星期當中,對於由他自己來寫《三體》而讓「劉電工」無《三體》可寫,他一直信心滿滿,擁有超越「劉電工」的豪情壯志,但是真事到臨頭,從沒寫過科幻文的他還是頗有些心虛。上輩子,喜歡天文,愛探索宇宙,進而對硬科幻這個題材一直十分偏愛的他儘管通讀過「劉電工」所有的短篇,中篇和長篇,不少優秀的篇章更是品讀鑒賞過多次,然而畢竟只是讀過,他的眼睛也不是照相機,也沒有過目不忘的記憶力。看一本書是一回事,將一本書原封不動的默寫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況且,王勃內心的驕傲讓他不僅僅只是想做台「複印機」。他要的是在原作的基礎上進行超越和提升,將《三體》水準提升到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至高境界。在構築「三體世界」的這麼幾天當中,王勃已經想好了,如果最後由他二次創作出來的「王氏三體」不能超越「劉式三體」的話,他寧願將其付之一炬也不願讓其沽名釣譽,讓更優秀的原作胎死腹中。

那麼,到底是用哪個短篇去試水呢?

「劉電工」的短篇有很多,像《中國太陽》,《朝聞道》,《地火》,《鄉村教師》都給王勃留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時常震撼於「劉電工」宏大、瑰麗的布局和天馬行空的想象力。這幾篇當中,隨便弄一篇寄到《科幻世界》,只要編輯不是瞎子,發表肯定毫無問題。不過,以上這些優秀篇章「劉電工」現在到底發表了沒有他卻毫無概念。他看「劉電工」的作品都是工作後有了閑暇時間又有了錢后才開始看的,而且看的都是在網上買的合集,並未關注其發表時間。

「看來,得抽空去圖書館翻翻過往的資料才行。可惜,現在連『度娘』都還沒有出現。不然,就這點出版信息,哪裡需要我專門跑一趟圖書館。」坐在室書桌前的王勃開始無限懷念起前世的「度娘」來。

今天是星期六,明天放假,王勃便打算明天一早去四方的圖書館走一遭,翻翻最近幾年的《科幻世界》,看看「劉電工」都發表了哪些短篇。

剛剛做出這個決定,曾萍忽然敲門探頭,讓王勃去客廳接電話。

「哪個?」王勃像投籃一樣將手中的圓珠筆朝擺在寫字檯上的那個韓琳送的筆筒一扔,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李娘。張靜的媽媽,李娘1曾萍沖王勃一笑,又說,「勃兒,要不我給你煮兩個荷包蛋好吧?今天晚上你去體育館打了那麼長時間的球,肯定餓了。」

「蛋就不要煮了。熬點醪糟紅糖水來喝吧。打球后我在外面和我同學吃了點燒烤,現在嘴裡還有些干呢。」王勃對曾萍說,心頭卻想著張靜的母親李桂蘭找自己到底有何貴幹。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