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417,二店開張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確度外,還在於度,特別對數理化而言。而解題度,唯有暢遊大量的「題海」方能把自己變成解題機器。王勃在前面的幾個月缺了太多的課。平時除了做些有一定難度的題外,也不愛做作業,都是當「文抄公」。數理化三科的題...

最後兩天,求月票,求推薦票!

————————————————————————————————

經過近一個月的精裝修以及對新人斷斷續續的培訓,讓她們在四方老店進行實踐,不論硬體還是軟體,「曾嫂米粉」光漢店都已經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就差王勃的一句話了。`c?om王吉昌也早早的求籤問卦,看了黃道吉日,說11月11號,也就是雙11日這天「宜開張」。

前世王勃對自己老漢兒凡事都要「不問蒼生問鬼神」的這套「封建迷信」一直是深惡痛絕,萬分不喜。這一世,一直是個唯物主義者的他仍然不信什麼「怪力亂神」,但是隨著事業的蒸蒸日上,走上正軌,他對自己老子的那套唯心的東東也多了很多的包容,在無傷大雅的情況下也願意滿足一下王吉昌和其他相關的迷信人員,比如他媽曾凡玉,在王吉昌日積月累的影響下,其實也蠻信這套的。舅舅舅媽和外婆們當然也不用說,覺得開張這東西和嫁娶一樣,還是要看下日子,問問吉凶。

基於種種考慮,於是,王勃就沒像「曾嫂米粉」四方旗艦店開張那樣「撿日不如撞日」,更沒對他老漢兒請西高鄧仙娘所看的「黃道吉日」像以前那樣說三道四,在他老漢兒將這個事情給他說了后,只略微一想,便點了點頭,同意了新店在11月11日這天開張。`

能夠在開張這種大事情上做回主,對於在養子的事業中越來越邊緣化,越來越沒存在感的王吉昌自然是興奮得不得了,就差「彈冠相慶」了。

王吉昌倒是高興了,但王勃卻有些鬱悶。因為11月11日這天正好是四中期中考試開考的日子。原本他其實是想推遲幾天再開張,等期中考試過後將女朋友梁婭一起叫去光漢參加自己新店的開業典禮,現在既然答應了王吉昌的「黃道吉日」,那也就只有作罷了。

於是,當「曾嫂米粉」光漢店鞭炮齊鳴,王勃的父母。田芯,姜梅,解英,李翠帶著一幫新員工連同一起過來朝賀的親朋好友一起慶祝新店開張大吉的時候。王勃卻苦逼的坐在教室里埋頭做著語文考卷。他也不是沒想過逃課去參加新店的開業典禮,比起考試做題,自然是在館子裡面吃肉喝酒痛快多了。然而,中考不比平時,平日里隨心所欲倒也罷了。連中考也要缺席那也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更何況,班主任肖勁松還在翹以盼他許諾過的要在期中考試衛冕年級第一呢!不論前世還是今生,王勃都算是一個不輕易許諾,答應人什麼,而一旦答應了人家,就會努力去做到,踐行自己諾言的一個人。他還沒在肖勁松面前表過什麼態,也不希望自己第一次的表態就食言而肥。`

如同九月份的聯考,其中考試一連考了三天,從11號一直考到13號。考得那是一個昏天黑地。既然是期中考,那麼考試的內容自然集中在才學過的高二上學期的上半學期的內容上,對王勃來說,難度倒是沒啥難度,別說高二上半學期,就是整個高二的內容,都被他在過去的幾個月中舉一反三,自學完了。不過,高中的考試,不像初中。除了解題的準確度外,還在於度,特別對數理化而言。而解題度,唯有暢遊大量的「題海」方能把自己變成解題機器。王勃在前面的幾個月缺了太多的課。平時除了做些有一定難度的題外,也不愛做作業,都是當「文抄公」。數理化三科的題目他其實都會,奈何解題運算的度跟不上,除了物理,數學和化學各有一道大題他都沒做完。

數理化有些費腦子。做語文對王勃來說就比較輕鬆了。除了一兩個純考記憶的知識點王勃有些模糊不清,靠運氣亂選外,其他的都還答得不錯,輕鬆加愉快。尤其是作文,8oo字的作文,對他這個前世在網文圈碼了兩三百萬字的人而言,完全是小兒科。

所有科目中,最輕鬆的當然要數外語了。王勃還是只用了半個小時左右就完成了所有的題目,連上檢查的時間,四十五分鐘后交捲走人。王勃自己在心頭估分,至少148!作文如果閱卷老師能夠像上次聯考朱鵬喜那樣「慧眼識珠」,欣賞他的文采、用詞和說理的邏輯,給個滿分,15o灌滿都有可能!

語數外,物理和化學這幾科王勃算是全力以赴,至於地理,歷史,政治,生物之類的,那就是馬馬虎虎,得過且過了,能考多少算多少吧。

11月13日,也就是周六下午的1:3o半至3:3o,是最後一科政治的考試時間。王勃對書本上的政治一向不感冒,甚至可以說嗤之以鼻,草草劃了幾筆,將試卷上會做的題目一做完,也懶得檢查了,直接拍屁股走人。連續三天的考試,高強度的用腦,整得他是一個「腰酸背痛」,頭昏腦漲,急需出去呼吸一番新鮮空氣。

然而,交了卷的王勃並未回家,而是直接朝九班教室外的走廊走去。王勃走過九班的走廊,來到最後面的空中走廊,斜依欄杆,透過靠走廊邊的一排排窗戶朝裡面觀望,用目光搜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很快,在教室中間靠右的位置,一個窈窕的身影便出現在了他的眼帘。那身影,時而埋頭奮筆疾書,時而又輕咬紅唇,擰眉沉思,臉上的表情,時而輕鬆,時而糾結,看在王勃的眼中,只是覺得有趣而又溫馨,連日來的疲倦很快不翼而飛。

坐在教室里的梁婭緊趕慢趕,終於在一個小時左右把能夠做的題目給做完了,還想檢查一遍,忽然感覺教室外好像有人在盯著自己,抬頭一看,就看到懶懶散散靠在空中走廊上的王勃在向她比著手勢:先指了指她,又朝坐在講台處的監考老師指了指。梁婭明白了王勃的意思,要她提前交卷。

梁婭頓時便笑了起來。

作為乖孩子和好兒童的她通常是不會提前交卷的,但是和王勃呆在一起呆久了,自然而然的就受到了王勃的很多「歪理邪說」,比如除了語數外數理化這些高考必要的,其他文科科目上課好好聽講就足夠了,此外不需要花其他時間,也沒必要太在乎考試成績。而且還以他自己的實際情況現身說法,說他之所以幾門理科考得那麼好,正是由於他把時間全花在了理科上而對文科差不多完全忽視的緣故。

這種極端的「重理輕文」如果出自於其他人之口,梁婭肯定會認為是「歪理邪說」而付之一笑,但來自於王勃這個「年級一哥」的嘴裡,那效果就明顯不一樣了。以前覺得每一科都應該學好,考試的時候應該全力以赴考好的梁婭,現在再看和高考無關的地理,政治,歷史,生物之類的科目,就覺得似乎考個一般的分數似乎也不是一件無法接受的事,比如那個傢伙,上次聯考政治不就沒及格嘛。

在王勃的感召下,梁婭這個漂亮又好學的好學生,上高中以來第一次在中考這種重要的考試中提前半個小時交了卷,一下子跌破了好多人的眼鏡。

———————————————————————————————

被贈幣坑慘了。嗚嗚嗚……大家能不把贈幣用在《俗人》上嘛?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