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406,別猶豫了,少女!

作者:瞎半身  |  更新時間:2016-03-24 05:21  |  字數:4959字

今日45oo字,二合一,求月票,求推薦票……

————————————————————————————————

「垮敢了,真的垮敢了啊!」梁經權僵立在「姜姐米粉」的卷閘門前,看著緊閉的大門,以及大門上張貼的那張用一張本子紙寫著的「門面轉讓」的啟事,喃喃自語,顯得失魂落魄。.?`c?om

「早曉得,早曉得就該早點布局,早點和對方搭上線,要到對方的聯繫方式!一失足成千古恨!一失足成千古恨吶!」梁經權跺腳,垂頭喪氣,後悔不已。

「慢著,聯繫方式……那紙上不是寫著聯繫方式嗎?」愁眉苦臉的梁經權忽然臉色一變,變得欣喜如狂,轉身來到卷砸門前,定睛一看,果然,在「門面轉讓」這幾個黑色大字的最下面,有一串以「張小軍」三個字打頭外加幾個阿拉伯數字的蠅頭小字。

梁經權迫不及待的從襯衣的口袋摸出一隻圓珠筆,將電話記在手板心上。略一沉吟,便在附近找了個公用電話,照著手板心上的數字撥了過去。

電話順利撥通。梁經權在電話中說明來意,冒充成一個誠意十足的租客。

半個小時後,一輛嘉陵7o駛了過來。騎車的是張小軍,背後還搭載了一個女人。就在梁經權抬頭挺胸,面露微笑,準備以一種最有氣度的姿勢迎接小婦人的時候,從摩托車后座竄下來的女人卻直接讓梁經權目瞪口呆,直接僵立在當場。

「呀,原來是梁老師!我還以為是哪個人!梁老師,你想租我這個門面嗦?」張小軍見打電話的竟然是經常來吃米粉的梁經權,顯得相當的意外。

梁經權回過神來,以一種不明所以的語氣試探道:「小張,你……你旁邊這位是?」

張小軍還沒開腔,一旁的於曉瓊已經用手把張小軍的胳膊給挽住了。

「梁老師你好,我姓於。叫於曉瓊,是小軍的女朋友。」於曉瓊面帶微笑,落落大方的沖梁經權打招呼。

於曉瓊自我介紹完,張小軍這才有些尷尬的將手從於曉瓊的臂彎里抽出來。訕訕的道:「梁老師,我……離婚了。這是我新認識的女朋友。我們在大市場殺水平鴨。梁老師,你以後要是想吃鴨子就直接來我們的鋪子買嘛,我給你打折。」

「就是,梁老師。以後你想吃鴨子就來找我和小軍,我們一定給你挑最好,水分最少的。?.?`」於曉瓊熱情的附和道。

「……」

和張小軍的見面,讓梁經權先驚後喜,到最後簡直是欣喜若狂,幾乎快要跳起來!

姜梅離婚了?!她竟然和張小軍離婚了?!那是不是意味著他可以把那溫婉可人的小婦人供養起來,從此以後,變成他梁經權一個人獨享的尤/物?就像學校里的校長,像教育局的某某某,某某某和某某某一樣。可以金屋藏嬌,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了?憑著他的氣質,憑著他的才華,讓姜梅這文化不高,見識不廣的女人愛上他,依附他,最後拜倒在他的胯/下,成為他的紅顏知己,他一個人獨有和獨享的「開心果」。解語花,他有絕對的信心!

況且,最重要的是,他梁經權看中的這支「彩旗」。不論從年齡,姿色,身段,還是整體的氣質上,可是全方位的秒殺他的上級和上上級們的「彩旗」啊!

你們這些狗/日的職位比我高又怎麼樣?你們拿的錢比我多,比我更有門路吃外水。整回扣又如何?但老子卻有你們永遠也找不到,享用不起的紅顏知己!

得知姜梅那小婦人終於有了自由之身後,梁經權便沒了和張小軍糾纏下去的****。現在的他,最大的想法就是打聽清楚姜梅的去處。不過,因為有張小軍的新女友於曉瓊在場,他也不好問張小軍。最後只是就租門面的事閑聊了幾句,向兩人表明了他對該門面的興趣並說需要考慮幾天後,就和這兩人分道揚鑣了。

到底該從何處去尋找姜梅的下落呢?回家的路上,梁經權便開始盤算起這事來。

————————————————————————————————

第二天,梁婭去學校上課,剛坐進自己的座位,同桌蘆葦就朝她擠眉弄眼的怪笑。

「昨天和他出去了?」蘆葦說。

如果是以前的梁婭,遇到這種問題,肯定是顧左右而言他,絕不會正面回答。但是,昨天王勃已經像她表白了,她自己就這件事情也輾轉反側想了一晚上,從自己的主觀感受,到父母那裡萬一現如何交差,以及兩人如果交往後在學校內可能引起的一些波瀾方方面面的梳理了一遍,最終的結果……

最終的結果就是沒什麼結果。思維依然混亂,內心仍舊不安,不知道該不該違背曾經的決心和父母的灌輸教導在高中時代,而且還是在高二這麼早的時候踏入戀愛之河,去迎接那青春的激蕩,享受那動人心魄的美妙。

自己真的可以么?在享受愛情的同時能夠坦然面對前方的艱難險阻么?會不會因此而萬劫不復呢?

一方面是期待和嚮往,另一方面又擔心自己沒有那麼大的能耐去挑戰世俗的規矩和壓力,有足夠的勇氣去迎接來自學校,來自家庭——當然主要是她的家庭——的阻撓和責難。?.?`

梁婭沒回答好友的問題,只是看了下左手腕的點子表:時間7:4o,離早自習還有二十分鐘。

「葦葦,陪我出去走一下行么?」梁婭對蘆葦說。

梁婭的臉上帶著明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