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403,一起睡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的時候站在他身後的「干姐姐」肯定看見了。 「呵呵,人家真的不知道嘛昨天一下子那麼多人一齊送禮物給你,人家哪裡記得住嘛」關萍撒嬌,繼續「呵呵」的笑著。家裡沒了其他人,原來靦腆,內斂的女孩兒也漸漸...

?請看dao版的書友到來支持一下老瞎吧。◎,看到現在都還在追的話,證明瞎子這本書還是有點意思,有點價值的。書友們能否良心發現,正版支持一下老瞎呢

王勃回到四方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過快十點了。關萍一如既往的坐在自己的小書桌前看書,直到王勃的敲門聲將之驚醒。

回到家的王勃先洗了個澡,洗完后正準備看會兒書,解兩道高難度的題,忽然想到昨天的生日禮物到現在還沒拆,一拍腦袋,於是叫上關萍,將那袋裝了十幾個花花碌碌,或長或方的盒子的袋子一股腦兒的倒在床上,然後兩人或好奇,或激動的開始拆包。

禮盒的包裝很快被拆開,露出了隱藏在彩色包裝紙下面的真面目。

先是李楊送的一個造型別緻的陶偶。然後是韓琳的竹子做的筆筒。徐晶和周書一人送了張d給王勃,一張是理查德克萊德曼的鋼琴曲,一張是d的專輯。孫麗的則是一個喝水用的馬克杯。有張狂飆3的套膠膠皮,不用說也是曾思琪送的。好基友林文健送了本書給他,霍金的時間簡史。而「官二代」唐建,則送了他一把多功能的瑞士軍刀,儘管還有四個盒子沒拆,就價錢來說,王勃覺得這把瑞士軍刀差不多應該是最貴的一份禮物了。

拆了七份禮物,還剩四份沒拆,分別來自於鄰家小妹張靜,俏同桌廖小清,九班的蘆葦和梁婭。

王勃先拆了蘆葦的。發現是一個精緻的鑰匙扣。小胖妹有心,還不錯,挺實用的。

接著。便是鄰家小妹張靜的。張靜送的禮物同樣是用彩紙包了。王勃打開一看,卻是一個透明的。像藥瓶的一樣的玻璃瓶子,瓶子里裝了一瓶子五顏六色的用彩紙摺疊的小星星,不用說,一看就知是小姑娘自己折的。

「好漂亮的小星星。」一旁的關萍說。

王勃也相當的意外,沒想到小姑娘會花這麼記資指他製作禮物。親手做和用錢買完全是兩種概念,看得王勃心頭很是感動不已。

將張靜送他的一瓶子幸運星鄭重的放在自己寫字檯的最顯眼處,王勃又拿起同桌廖小清的禮盒。

廖小清的禮物是王勃除梁婭外最想知道的。當他輕輕的剝去最外面的彩紙后,露出了一雙黑色的毛線手套。可以露出幾個指尖的分指手套。

「勃兒,你這同學好貼心。我還想過幾天給你打雙過冬的手套呢。這下倒是不用我勞神了。等過段時間天冷了,你正好可以戴上。」關萍笑著說。

「還行吧。」王勃癟了癟嘴,一副不在乎的語氣,心頭卻頗有些感動。這算是兩世為人以來第一次有女同學送他貼身的,可以穿戴的禮物。

實際上,包括前面那些同學送他的禮物,在拆包的過程中,王勃一直被一種淡淡的溫情和感動所浸泡著。前世的他,小學和中學時代因為從沒過過生。所以自然也不會有人送他禮物。在學生時代他收到的唯一一份生日禮物,還需要等到他上大學的時候,大二。請寢室的幾個室友也是班上的同學吃火鍋時一個室友的女朋友送他的一盤d,班得瑞的輕音樂。那盤d,是王勃整個學生時代所收到的唯一一份同校同學送他的生日禮物,讓他感動了好久因而倍感珍惜,以至於雖然那盤d他幾乎就沒怎麼聽過,但卻一直帶在身邊,搬了好幾次家都捨不得扔。

重生后的十七歲的生日,他一下子受到了十一份生日禮物,超過他上輩子所收到的生日禮物的總和。這不能不讓王勃心生唏噓,心有所感。

最後一份禮物。四四方方,外面用藍色的彩紙包著。不用說。自然是梁婭送他的了。

「勃兒,最後這個方盒子禮物是誰的呀」一旁的關萍睜著大眼睛,偷笑著打趣王勃。

「你不是明知故問嘛」王勃白了關萍一眼,他知道梁婭送自己禮物的時候站在他身後的「干姐姐」肯定看見了。

「呵呵,人家真的不知道嘛昨天一下子那麼多人一齊送禮物給你,人家哪裡記得住嘛」關萍撒嬌,繼續「呵呵」的笑著。家裡沒了其他人,原來靦腆,內斂的女孩兒也漸漸的開始釋放自己活潑開朗的一面,變得喜歡和王勃開玩笑了。對王勃來說,他當然是樂見其成的。

王勃直接探出一隻手,在關萍的白皙粉嫩的小臉上捏了捏,盯著關萍,「凶神惡煞」的說:「真不知道再說不知道我就下狠手了喲」

關萍卻不說話了,只是定定的,略有些昂著脖子的看著王勃的眼,表達的意思一清二楚:

你願意下重手就下重手吧,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動的。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我看你是皮癢了田芯她們不在,你倒是越來越放肆了」女孩兒略帶挑釁的表情讓王勃「勃然大怒」,梁婭的那個盒子也懶得拆了,一個餓虎撲食,一下子將關萍撲倒在床上。

忍了半天都沒笑的關萍終於忍不裝咯咯咯」的笑了起來,不停的扭動著小身子,嘴裡討饒:「勃兒,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還不行嗎」

「晚了」王勃雙手按住女孩兒的雙手,血盆大口一張,就朝身下可憐兮兮,毫無反抗能力的小綿羊咬去。

關萍一下子,就不動了。

淺嘗輒止的吻了吻身下的小綿羊,在身體的衝動起來之前王勃放開了滿臉通紅的關萍,側著身子,一邊溫柔的用手幫關萍理了理剛才被自己弄亂的一頭烏黑秀髮,一邊柔聲的說:「萍萍,今天晚上咱兩一起睡吧。」

王勃的這句沒頭沒腦的話讓毫無準備的關萍頓時一驚,身體一顫,原本已經很紅了的小臉頃刻間猶如漫天的紅霞,以肉眼可及的速度朝著女孩兒雪白的頸脖,晶瑩圓潤的耳朵處擴展,很快,鎖骨以上的部分,就變成了紅彤彤的一片,彷彿喝醉了酒一般。

關萍不說話,用整齊的白牙咬著紅紅的花瓣一樣的小嘴,此時的心頭,是既羞又喜又害怕,猶猶豫豫的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便重新被身邊的男孩溫柔的攬入懷中,溫柔的聲音再次在耳邊響起:「別誤會萍萍,在你沒有做好準備之前我是不會那樣對你的。我只是想抱著你,和你說說話。最近的一兩天,經歷了好多事,不少事我都無法對其他人講,我只想對你講。我有好多話想對你說呢。」

王勃一解釋,關萍立即就明白自己誤會了,繼而又對王勃的話感動起來。關萍扭了扭身子,讓自己在王勃的懷裡更舒服一點,顧左右而言他,小聲的道:「還有一個禮盒沒拆呢你去拆禮盒吧。」

「不拆不想拆了」王勃口是心非的說。

「真不想拆了」關萍試探著問。

「不想一點都不想」王勃說得十分的乾脆。

他一說完,懷裡的關萍就「咯咯咯」的笑了起來,笑得甚是開心。關萍很快從床上爬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和頭髮,大睜著眼看著王勃,道:「我可是相當的好奇呢要不,我去幫你拆」

「隨便」王勃將頭一歪,做出滿不在乎的樣子,其口是心非的表情,再次讓關萍捂嘴而笑,開心極了。

關萍又試探了王勃兩次,見王勃都沒阻止她的意思,她便大著膽子,將那個讓她好奇不已,特想知道對方送了什麼給王勃的抱在懷裡。

「勃兒,我拆咯我真的拆開了喲」關萍對王勃進行著最後的「警告」。

「都說了隨便了啊想拆就拆咯前面你不也拆了好幾個嘛」王勃也從床上坐了起來,臉上的表情仍舊雲淡風輕,毫不在乎的模樣,心跳卻抑制不住的快了幾分,心頭比任何人都想知道梁婭究竟送了什麼給他。

盒子被關萍很快拆開,露出了一團毛茸茸的東西:一條紅黑色的,格子花圍巾

「好漂亮的圍巾勃兒,你這位同學更貼心哦圍起來一定很溫暖。你要不要現在就試試嘛」關萍眼睛眯成了一條縫,一邊擺弄查看著手裡的圍巾,一邊沖王勃說。

看到是圍巾,王勃的心頭早已樂開了花。還沒圍在脖子上,一團熱乎乎的暖意就在全身上下,四肢百骸開始涌動起來。

「不想圍現在又不是寒冬臘月,圍啥子圍巾喲」王勃按下將圍巾圍在脖子上立馬感受一下的衝動,面色平淡的說。

王勃表現得越平淡,也不知道為什麼,關萍覺得自己越開心。她將梁婭送給王勃的圍巾小心翼翼的疊好,想了想,又重新展開,然後拿著長長的圍巾,來到王勃的跟前,一頭掛在王勃的脖子,另一頭卻掛在自己的脖子上,輕輕的將自己的身子靠在王勃的懷中,小聲的道:「這圍巾真不錯呢好溫暖」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