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386,真的是不得了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梁婭的身上,來回再次審視了兩眼,嘴角一勾,笑著說:「你現在才曉得他不得了嗦?你的反應也太遲鈍了嘛1 黎君華這麼說,其他人立刻笑了起來,董貞介面道:「華華,想不到勃勃還有大眾情人的潛質。你們猜,...

?求月票,求推薦票,求大家給俺個小賞鼓勵一下吧。●,最近不知道為啥,似乎進入了疲倦期。坐在電腦前半天,也碼不出幾行字。大家給俺一點刺激吧:)

第二桌特別的,也是整個大廳最耀眼的,無疑便是王勃那桌男少女多的高中同學了。尤其是梁婭,孫麗,廖小清,曾思琪這四個春蘭秋菊,各有所長的美女,幾乎在被王勃領入大廳的那刻起,便吸引了下到幾歲的娃娃,上到七老八十的老漢兒家,老娘子們的注意,紛紛側目打量,低聲的議論。

「靠!華華,你這表弟真的是不得了哦!上次他說過生的時候要喊幾個四中的美女,我還以為他在開玩笑,冒皮皮,現在一下子喊了四個,把我的眼睛都看花了!你這表弟真的是了不得喲1王勃剛一走,薛濤便低聲沖黎君華說。

黎君華看了眼王勃的背影,移向他正在走向的那桌,最後將目光定格在孫麗和梁婭的身上,來回再次審視了兩眼,嘴角一勾,笑著說:「你現在才曉得他不得了嗦?你的反應也太遲鈍了嘛1

黎君華這麼說,其他人立刻笑了起來,董貞介面道:「華華,想不到勃勃還有大眾情人的潛質。你們猜,那桌的那幾個女娃娃到底哪個是勃勃的女朋友喃?」

「不是那個皮膚最白的,就是那個身高最高的。」薛濤想也沒想的就道。

李靜的目光也在王勃的那幾個美女同學身上逡巡,當看到薛濤所說的最白的孫麗和最高的梁婭后,也不由生出一絲感嘆和一絲嫉妒,開始唱反調的說:「你咋這樣說喃?我覺得曾思琪也是不錯的嘛!上次曾思琪和他老漢兒還被勃勃留下來一起喝了夜啤酒。兩人相談甚歡。那曾思琪看勃勃的眼神,也充滿了仰慕。」

「鏡子,男人都好色!望了這山想那山,一山還比一山高,未變你還不曉得嗦?曾思琪是不錯,文靜溫柔。小家碧玉,但是比起另外兩個嘛,綜合條件還是差了點。以董事長的眼光和水準,要麼不眩要選肯定要選最乖最靚的。」董貞一語道破玄機,說完之後,似笑非笑,有意無意的瞟了眼身旁的准男友木俊懿。木俊懿正在用餘光偷窺就坐在他身邊的黎君華,身邊這個美女散發出的那股若有若無的香氣。讓木俊懿有些心猿意馬,十分的「不安」。董貞的這句話,猶如警鐘,一下子敲在木俊懿的心上,讓他遽然心驚,趕緊收回偷窺的目光,抓起筷子,夾了快甜燒白放在董貞的碗里。

「貞貞,吃塊甜燒白吧,耙得很1木俊懿討好的看著董貞。

董貞的臉上卻沒什麼表情。將碗里的甜燒白直接倒在木俊懿的碗里,平靜的說:「太肥了,我不吃肥肉的。」

「哦,那,那你想吃啥子嘛?要不我給你夾一塊牛肉嘛?牛肉瘦1木俊懿有些尷尬,也有些擔心,心想董貞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如此一想,遂正襟危坐,同時目不斜視,眼觀鼻鼻觀心。一心一意,全心全意的照顧起身邊的准女友來。

和上次旗艦店開張一樣,將賓客們安座之後,王勃便成了一隻穿花蝴蝶。在十桌賓客間竄來竄去,見人說人話,逢鬼吐鬼語。

在長輩們面前,王勃彬彬有禮,討好賣乖,但又並非一味的以小賣校偶爾兩句「無心之語」,卻能讓李中華,董家耀這些官場上的老油子都要深思細想一番,心頭轉幾個彎彎才能明白這小傢伙的潛台詞。

在同輩們和比他大不了幾歲的黎君華等人面前,王勃則插科打諢,妙語連珠,極盡搞笑之能事,留下一串熱鬧而又開心的歡聲笑語。

而在小輩們面前,他則拿出「大哥」做派,不過卻非頤指氣使,而是循循善誘,耐心勸導,三言兩語,為其指明人生的方向。他說的話雖非疾言厲色,全是溫言細語,但是看著他如今的地位和「據說」在四中牛逼上天的成績,一干小輩們,不論平時是調皮搗蛋還是乖巧懂事,在他這個「了不起」的大哥哥面前,卻一律規規矩矩,甚至顫顫驚驚,比面對自己的父母都要聽話懂事多了。

和上一次旗艦店開張不同,上一次,他完全是單打獨鬥,單槍匹馬,這次,卻多了兩個「助理」,他干姐姐關萍和米粉店的一個模樣周正的女服務員。女服務員手裡端著一個餐盤,上面擺著白酒,啤酒和飲料,在王勃給長輩和平輩們敬酒的時候,站在他身後的關萍根據他的示意隨時將合適的酒類從餐盤上取下遞給他。

而每到一桌,除了敬酒,說些「吃好喝好」,「隨便整,莫客氣」之類的套話和廢話外,王勃也適時把自己的干姐姐,他父母的乾女介紹給他的親朋好友,還說今天不僅僅是他的生日,也是他父母認乾女的大喜的日子,聽得身後的關萍既感動又激動,心想,她這輩子,即使沒那緣分和他更進一步,哪怕就當他的姐姐,守護他一輩子,愛護他一輩子,照顧他一輩子,她也心甘情願,心滿意足!

通過王勃的一番熱情周到,唱作俱佳的敬酒,長輩們看到了他長袖善舞,圓融練達的一面;平輩們看了這傢伙風趣幽默,遊刃有餘的一面;而小輩子們,則見識了他們勃哥的強大,無所不能的一面。

總之,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但有一點卻相同,那就是王吉昌的這娃娃,王勃,他們的勃哥,真的是不得了,真的是了不得!游龍戲水,虎巡山林,此子,終將一飛衝天,鵬程萬里!

參加同學的生日宴,對梁婭來說,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不論是家宴形式的一兩桌,還是去館子裡面包席的五六桌。七八桌,大大小小的同學的生日宴,梁婭已經參加了好幾次。

然而,這一次參加王勃的生日宴。卻是讓她感覺耳目一新,別開生面。

這麼說,倒不是因為王勃喜歡她,而她也對王勃有著那種剪不斷理還亂的絲絲情誼,就讓她覺得對方與眾不同。王勃的這次的生日宴。坦率的說,不論是規模還是宴席的豐盛程度,和她參加過的一兩個有錢人孩子的生日宴比起來,都不算突出。讓她感覺與眾不同,甚至可以說不同凡響的,不在於「宴」,而在於「人」本身。

她以前參加的那些同學的生日宴,作為小壽星的主角在幹什麼呢?不是和一幫同齡的孩子嬉鬧,玩耍,就是被一眾長輩們捧著。誇著,盡情的享受著生日的快樂與祝福。

但王勃在做什麼呢?他在迎來送往,像他父母一樣,在跑前忙后,甚至替代了他那和善,淳樸,憨厚,老實的父母,跑前跑后,忽左忽右。但卻忙而不亂,周到細緻,竭盡所能的照顧安頓著每一位來賓。

即使安座之後,他也沒有立即坐下來享用美味而豐盛的午餐。而是拉著他的那位漂亮能幹的干姐姐,到處斟酒敬酒,或妙語連珠,或說學逗唱,幽默風趣的語言,博聞強記的見識。每每將在座的各位逗得哈哈大笑,捧腹不已。之後,他便悄悄的隱退,奔赴下一桌。

好幾次,梁婭看到王勃的那位干姐姐從兜里摸出一張白色的手帕,給王勃擦著額上的汗,嘴角的酒。

這場景,不知為什麼,一下子讓梁婭感到心頭隱隱生疼,好想把自己和他干姐姐的角色兌換一下。

她又想到了自己的母親程文瑾。想到每當家裡來客人的時候,母親都是腳不沾地,忙前忙后,既要準備午飯,又要給客人泡茶散煙。

而她的父親梁經權卻總是安之若素,穩如泰山,毫不動彈的翹個二郎腿,不是喝茶就是和來客們吹牛聊天。小的事情通常都是叫她去干,大的事情,則使喚她的母親,他自己卻屁股都難得抬一下。

至於廚房那一堆紛繁雜亂,沾惹油煙的事,父親是從來不會管的,因為「君子遠庖廚」。他父親自認為自己是謙謙君子,讀書人,在梁婭能夠記事起,就保持著讀書人的「高雅」做派,從未變過。

以前,梁婭對自己父親的這種「君子風範」,是打心底的崇拜。覺得自己的父親卓爾不華,不染塵埃,是真正的君子,有文化的讀書人。對一天到晚給她和父親做飯洗衣的母親,卻覺得原本高雅、知性如貴婦一樣的母親有些掉入了凡塵,被生活中的俗事俗物佔據和磨去了母親本來高貴的氣質。

但是,現在看了王勃,第一次見識了對方在大場合之下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那行雲如流水一樣對整個現場的把控,對老老少少所有人情緒的調動和影響,舉手投足之間所展現出來的強大的自控與自信,瞬間,對於什麼是真正的「君子風範」,梁婭在心頭有了一絲閃電劃破夜空般的明悟。

莫名的,她開始生出一股煩躁,感覺對自己父親一直以來堅不可摧的形象,她自己昔日的某些信仰和堅持,正在那個男孩兒舉手投足,談笑風生間一點一滴的分崩離析,慢慢瓦解。

然後,她開始同情起自己的母親來。

木俊懿由VIP書友「湯湯」飾。

庄嘉航由VIP書友「曹尼瑪007」飾。

一併感謝魔法門og,燕燕的男朋友,生死看淡不服就gan,立冬有夏,濤的飄時代,point119,狼亦007,冷風飄蕩,鵬一,開心大大土豆,到哥,heng787,知書達,雨天打衫,夢牽絆、不願醒.,片片黃頁,大黑點子,向左躺,lzt126,書友1503060348195,6聖劍的火槍,路過克拉瑪依位兄弟姐妹的慨慷解囊!

謝謝所有訂閱,投推薦票和投月票的朋友!

你們一點一滴的支持,是瞎子堅持下去的無限動力……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