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385,心思各異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外婆送給他的那掛萬響鞭炮。 里啪啦!一陣嗆人的煙霧出現,炸出一地的鞭炮屑。 讓王勃捂耳的鞭炮聲響過之後,王勃來在飯店大廳的中央,扯起喉嚨,將一通「感謝各位伯伯娘娘、哥哥姐姐、弟弟妹妹...

? 在王勃接待他的那些同學們之際,旁邊還有三個人,一直在目不轉睛,聚精會神的關注著今日的壽星,今天的主人翁,王勃。

其中之一便是他的「干姐姐」關萍。

關萍心思單純,見自己的「親人」和愛人這麼受歡迎,過個生,便有這麼多的同學來給他慶祝,關萍的心頭便浮起一股與有榮焉之感,為王勃驕傲和自豪。她當然也看到了王勃的這一大群同學中,有好幾個好漂亮的女生,尤其是那位王勃曾敞開心扉向她坦言過的心上人梁婭,聽見了王勃同學對他開的那些玩笑以及梁婭的反應后,她便意識到兩人大概已經有了點那種意思,不然他班上的同學不會這樣起鬨。

關萍的心頭有點酸,但不是太酸;有點苦,但又非很苦;有些澀,但仔細品味,卻又不怎麼澀。總體上,她還是為他感到高興。梁婭她已經是第二次見了,這女孩兒,不論身材還是相貌,都是她目前見過的最標緻的女孩兒,氣質高雅,人感覺也很善良,找不到一絲一毫的驕縱之氣。關萍想,若自己是勃兒,大概也會喜歡上她吧。她和勃兒站在一起,還真是珠聯璧合,金童玉女,絕配的一對呢!

第二個密切關注王勃這些同學的,那自然就是幾次和王勃擦槍走火,差點就**,天雷動地火的田芯了。

和關萍心頭輕微的酸澀,淡淡的甘苦不同,當田芯看見他的那些同學拿這兩人開玩笑時,田芯的心臟如同被人捶了一錘,又好似被人捏了一把,震驚和痛苦同至,酸澀和委屈齊飛!

「他和她,終於是走在一起了呀1田芯痛苦而又委屈的想著。

「我以後又該怎麼辦吶?」她在心頭髮出一聲無助的吶喊。

「你既然喜歡的是她,為什麼還要來招惹我啊!而且招惹了一次又一次。我是一個女人,是一個普通的。虛榮的,有著七情六慾的女人。可我儘管普通,儘管不起眼,但也有作為一個女人最起碼的自尊啊!你既然已經打定了主意。下定了決心要去追求你的初戀情人,為什麼同時又要來招惹我吶?真把我當成是為了金錢,為了榮華富貴,就可以沒臉沒皮的下賤女人嘛1看著王勃和梁婭,聽著他那些同學打趣他和她的那些話。田芯的內心,苦澀無比,如同吃了黃連。

唯一讓她心頭好受一點的是,王勃這傢伙,並未在眾人面前,或者說在她面前和他的那位心上人卿卿我我,恩恩**。他對他的這位暗戀的——現在肯定已經是明戀了的心上人——和他班上的其他同學,差不多是一視同仁,對之並無任何的優待和特別之處。這對現在已經是滿腹苦水的田芯來說,大概算是唯一的一點安慰了。不然。若是發現這兩人當著她的面卿卿我我,打情罵俏,以她的性格,她真不知自己會做出什麼樣的事來。

或許,會默默的離開吧。田芯在心頭凄然一笑。

第三個嚴重關注王勃一舉一動的,就是先王勃的同學一步來給他慶生的鄰家小妹張靜了。小姑娘年齡雖小,但並不笨,也不傻,因為整顆心都毫無雜念的系在她的這位「勃哥」身上,幾乎是韓琳的玩笑一出口。張靜便明了了勃哥和那位漂亮得異乎尋常的,名叫梁婭的姐姐之間,大概存在著某種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貓膩。

一想到敬愛的勃哥可能有了女朋友,而且女朋友還是那樣一位各方面都異常出眾的美女。剛開始還笑臉如花的張靜一下子就變得愁眉苦臉,悶悶不樂起來。小姑娘的心思雖然細膩,但畢竟沒有田芯那樣的城府,各種情緒都容易在臉上表現出來。如果平時人不多的情況下,王勃肯定會注意到張靜情緒的變化,但今天的事情實在太多。千頭萬緒,客人來了一撥又一撥,對於這個因他的「**」而有些悶悶不樂的鄰家小妹,王勃便忽略了過去。

當把自己的父母給班上的一眾同學作了介紹后,站在米粉店前的王勃和班上的同學稍一寒暄,他便親自帶隊,將一幫青春年少的少男少女朝茶樓引。大家也沒騎車,全都安步當車,行走在四方的大街上。

這群人中,除了幾個相貌普通的男生和李楊、蘆葦這兩位其貌不揚的女生外,其他的,可謂百花齊放,爭奇鬥豔,亮瞎了無數人的眼睛。孫麗,梁婭這兩位艷光四射,在四中家喻戶曉的大校花自不必待言,如同兩盞明燈,又彷彿怒放的牡丹和芍藥,不相伯仲,吸引了無數人的偷窺或明視。而廖小清,曾思琪也是青春貌美,如同秋蘭和夏菊,難分軒輊,同樣吸引了大量凝視的目光。

一道四方街頭絕美的風景線!

而身處眾花叢,身在「美景」中的王勃,儘管不像身邊爭相盛開的群花們那樣招蜂引蝶,引人注目,但是因為其身處的位置實在是太過耀眼,非常敏感,還是招來了不少同性或異性的注意。

不少女性猜想,這男孩是誰?他身邊怎麼圍著這麼多漂亮的女生?這男生單看外貌,也不咋滴嘛!莫非有其他她們所不知的本事不成?

而無數男性的心頭大多有且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真TM豈有此理!一群鮮花插在一坨牛屎上!

但老子也好想當那坨牛屎啊!

————————————————————————————————

幾個二代份子們的家長是最後到來的一撥人,接近十一點半的時候,才相繼打車來到了米粉店。

二代份子們的家長一下車,王勃一家人立刻迎了上去。先由見過對方的王勃給雙方介紹,大家略作寒暄,王勃便喊自己的二舅開麵包車將這些「貴客」朝「******」載,並由干姐姐關萍和田芯陪同引路,他們一家人則繼續留在米粉店這裡迎客。

等把這幾個「貴客」全部等到並安頓好之後,時間已經接近十二點,宴席差不多可以開始了。

於是,王勃通知自己的小舅去放店門口那盤由他外婆送給他的那掛萬響鞭炮。

里啪啦!一陣嗆人的煙霧出現,炸出一地的鞭炮屑。

讓王勃捂耳的鞭炮聲響過之後,王勃來在飯店大廳的中央,扯起喉嚨,將一通「感謝各位伯伯娘娘、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同窗好友百忙之中抽空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招待不周,懇請見諒」,「最後大家吃好喝好玩好」之類的套話和廢話一說,他的生日宴便算正式的開始了。

四方旗艦店開張的時候,當時王勃一家在「大三/元」定了五桌。今天他過生,則直接定了十桌。當時的主桌,在座的最有身份的是四方農行信貸處的副主任,黎君華的老漢兒黎明德;其次,便是在西雲鎮當公務員的田芯的媽老漢兒田貴忠和姚淑琴;其他的,無不是泥腿子農二哥——當然,是有點錢的農二哥,比如殺鴨子的張繼發和張小軍,好聽點叫做廢舊塑料生意,不好聽就叫收爛荒的小姑爺張志平等幾個在農村先富起來的人。

而這次,能夠坐主桌的,便只有幾個二代份子的父母:農行信貸處副主任黎明德,財政局副局長董家耀,稅務局李中元李科長,城關派出所薛大貴薛所長。而田芯的父母,在西雲鎮當公務員的田貴忠和姚淑琴,以前作主桌,他們是當仁不讓,這次卻只能勉強入席。幸好幾個二代份子不愛和父母坐一起,不然這兩個西雲鎮的公務員也只能「另謀高座」了。

至於原來能夠坐主桌的,像他小姑爺張志平,張靜的父親張繼發,餵豬致富的鄰居陳季良,包括王吉昌的村長戰友劉昌龍這次就只能另起一桌,被王勃安排在這群「達官貴人」的隔壁。

至於其他的人,則沒那麼多講究了,根據親疏遠近,各自組合。

有兩桌比較特別。

一桌是薛濤,李靜,董貞,黎君華這四個二代分子們和他們的男女朋友。四人中,除了薛濤這個大老爺們兒還在鍥而不捨的追求田芯外,三個女生,都將自己的男朋友帶了過來。黎君華的男友黃兵,董貞的男朋友木俊懿,李靜的男朋友庄嘉航。董貞和李靜的男友王勃都是第一次見。木俊懿有點小帥,庄嘉航則其貌不揚,聽兩女的介紹,一個在人民醫院當醫生,一個在法院裡面當書記員。一個搞醫,一個弄法,工作都不錯,和董貞和李靜這兩女,也算是門當戶對。

但不論是這個有點小帥的木俊懿,還是其貌不揚的庄嘉航,據王勃給幾人敬酒時的觀察,卻都有意無意的在朝自己表姐黎君華身上瞟!

「靠,碗里都還沒吃著,就在想鍋里的了1王勃腹誹一句,頓時懷疑其這兩人的人品起來,同時也在心頭一聲嘆息:

董貞和李靜有他表姐這個死黨,既是她們的幸運,更是她們的不幸吶!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