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369,不敢想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候老店的店長就空了下來,至於讓誰上王勃還沒想好,想好了他也不會現在就宣布。所以,對於大家拐彎抹角的試探,王勃也只是打哈哈,只是叫大家勤勉工作,努力學習,練好自己的基本功。在座的所有人,包括新來不久的人...

張東匆匆的來,又匆匆的離開,離開的時候帶著一臉滿足的笑意。王勃嘆了口氣,只希望對方美好的心情能夠一直保持下去。但他知道這肯定又是一個奢望,於是便希求對方到時候彆氣急敗壞,捶胸頓足,大罵自己蠢豬蠢材蠢得「自投羅網」才好!

阿門!

中午在米米分店和員工們一起吃了個大鍋飯。吃飯的時候,王勃明顯感覺員工們的精神狀態很有些不同尋常,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亢奮」!他一開始還有些不明所以,後來聽她大舅母晁仲慧問他光漢的鋪面看得怎麼樣了,新店的地址選定了沒有時,才一下子恍然大悟:

員工們的亢奮,員工們的積極,他們不同於平常的熱情敢情是沖著新店的店長去的啊!

新員工不敢直接向他發問,對店長啥的也沒啥期望。但已經和他十分熟悉的李翠,解英等人,他的幾個舅母卻沒這種顧忌,急切的詢問新店的事情,諸如還有多久可以開張啦,開張后準備派誰過去主持大局啦等等,目光閃躲,又不乏渴望,期待之心溢於言表,就差自告奮勇了。

新店開張,王勃肯定會派人去主持大局,而且人選他早有既定,那就是田芯。田芯有資歷,有能力,更有經驗。新店的成敗至關重要,其他人,包括關萍,都擔不起這個重擔,王勃也不放心。

田芯外派,到時候老店的店長就空了下來,至於讓誰上王勃還沒想好,想好了他也不會現在就宣布。所以,對於大家拐彎抹角的試探,王勃也只是打哈哈,只是叫大家勤勉工作,努力學習,練好自己的基本功。在座的所有人,包括新來不久的人。只要踏實肯干,勤奮好學,把「曾嫂米米分」當「自家米米分」,都有當店長的機會。區別只在於早晚。但是按照「曾嫂米米分」目前欣欣向榮,前景一派大好的形勢,晚也晚不了多久。

王勃的這番話讓才來沒多久的新人倍受鼓舞,興奮莫名,但對於幾個自認為有機會當店長的老員工來說卻是不折不扣的「陳詞濫調」。讓他們恨得牙痒痒的「太極拳」。但是儘管心癢難耐,可也無可奈何,只有告誡自己在這最近的一個月中,一定要好好表現,或者在心頭打著是不是私下請王勃吃頓飯,上門送點禮的念頭。

員工們心頭啥想,打啥算盤他不關心。吃了午飯後他找來二舅母解明芳,對解明芳道:「二舅母,光漢的新店開張后,每天需要將臊子和調料從四方這邊配送過去。到時候我打算買輛麵包車來做這個事。不過麵包車有了,目前還缺個司機。二舅母,你問問二舅願不願來當米米分店的司機,我給他開工資,算350一月,跟你們一樣,同樣包三頓伙食。」

送貨司機至關重要,因為這涉及到安全,食品安全,來不得半點馬虎。外人他根本不敢用。萬一某個心存歹心的傢伙想搞他,送貨的路上給車裡的臊子,調料之內的東西加點料,他的「曾嫂米米分」就甭想開了。所以怎麼小心謹慎都不為過。至少在「曾嫂米米分」變成像後世雙慶「鄉村基」一樣的大型連鎖餐飲集團之前,他沒法讓一般的外人來干這個事。

王勃有四個舅舅,大舅曾凡恕人最老實,但不太會變通。三舅曾凡夢目前在外面打工打得風生水起,在工地上乾的也是鋼筋工和模板工這種報酬豐厚的技術工種,不一定看得上王勃給他開的350元工資。而且四個舅舅中就屬三舅最「精」。在事業的起步階段,王勃也有些不敢用。小舅曾凡嵩受王勃的指點,目前是米米分店水面和抄手皮的獨家供應商,又在大市場弄了個鋪子賣他的「曾水面」,風車斗轉,生意火紅,人根本走不開。所以選來選去,只有選在家務農的二舅曾凡佑。

王勃看上自己二舅的,除了就他最「閑」之外,他二舅身上那種謹小慎微,極具責任感才是他最為看重之處。王勃猶記得多年前,那時他還在讀小學,他二舅給大隊上的流水養魚場送酒糟,每天早上四五點就騎上帶著兩個籮筐的加重自行車,騎行十幾二十公里到光漢的某個酒廠去馱酒糟。在他接受這份異常辛苦,但報酬卻相當低微的四五年間,風雨無阻,哪怕在自己感冒發燒期間,也從未缺勤過一天,誤過養魚場的事!

勤勉謹慎,忠於職守,又不乏變通,這就是王勃對二舅曾凡佑的評價。讓二舅來當米米分店的送貨司機,再合適不過。

「啊,什麼,勃兒,你,你準備買麵包車?還要讓你二舅來,來當司機?」解明芳被自己外甥的話驚呆了,嘴巴大張,呆若木雞,完全不可思議——

買四個轆的麵包車?還要讓他二舅來當店裡的司機?自己這外甥的步子,是不是邁得太大了一些啊?而且那麵包車聽說要好幾萬,難道外甥家的這米米分店,這兩三個月找的錢就能買一輛麵包車?媽媽,太嚇人了!簡直比印鈔機還嚇人!

「是啊!光漢只是第一家店,今年起碼還要在綿縣或者德市開一家的。不買個車子,到時候如何搞配送啊?再說,店裡有了車,大家以後有什麼急事出個門,接送個親戚朋友啥的,也可以叫來用嘛1王勃笑著對解明芳說。

解明芳滿面紅光,心情激動,很快想到若是自己的丈夫也能在米米分店打工,他的350加上自己的450,那一個月就是800,一年就是9600,近一萬塊!萬元富啊!一想到自家一年就可以成為萬元富,解明芳的心肝都快跳了出來,但她同時又有些擔心。

「可是勃兒,你二舅他,他不會開車啊1解明芳憂喜交加的說,「而且,你二舅和我都出來上班,曾蓮讀書誰給她做飯呀?」

「不會可以學嘛。去駕照報個名,到時候我再給我朋友打個招呼,保管我二舅二十天之內拿照。至於曾蓮吃飯,可以讓她到外婆那裡去吃嘛。你們兩口子每個月給外婆交100塊錢的生活費不就行了?這樣,二舅母,這件事畢竟不是小事,晚上你回去和二舅好好商量一下。或者乾脆明天中午讓他來一趟米米分店,我親自跟我二舅擺談。」王勃說。

「好好好!我還是明天喊你二舅來四方,你親自給他說,我怕我說不通他。」解明芳忙不迭的點頭。自己外甥帶給她的衝擊實在太大,現在的她,心亂如麻,頭腦混亂得很,完全亂了方寸。

「行,就這個事,二舅母。也沒其他事,你去忙吧。」

王勃和他二舅母之間的說話,並未刻意的壓制聲音,周圍的不少新老員工,其實都聽見了。解明芳剛一離開,王勃的大舅母晁仲慧,小舅母鍾曉敏,李翠,解英等人,立刻就把解明芳團團圍了起來,紛紛向她道喜祝賀。

「明芳,你們屋頭現在安逸了喲。雙職工,一個月純收入就是八百!一年就是萬元富!安逸安逸,實在是太安逸咯1王勃的大舅母晁仲慧笑著向二舅母解明芳道喜,語氣中滿是羨慕。

鍾曉敏也「咯咯咯」笑著調侃:「二嫂,我看過不了幾個月,你們屋頭就能像姐姐一樣,搬到城裡來當城裡人!樓上樓下,電燈電話,咯咯咯,城裡人的生活,在向你們一家招手,離你們不遠了喲1

「啥子樓上樓下喲?!不敢想!這個完全不敢想的1兩個妯娌的恭喜和玩笑說得解明芳心花怒放,表面卻又是謙虛又是擺手,連說「不敢想」。

「這有啥不敢想的嘛,解娘?我來幫你算筆賬!你和曾叔一個月賺800,一天三頓都可以在米米分店吃,所以這800完全可以落凈的。用150租個兩室一廳,家電齊全的房子,還剩650,然後每月150的其他開銷。800減300剩500,你們兩口子每個月至少可以存500元,一年可以存6000元!安逸安逸,真是太安逸了1李翠快嘴快舌,立刻給解明芳算起賬來。

「是啊!二娘,我看等二姑爺正式來上班的時候,你們就在四方租套房子算了,到時候也當城裡人。城裡可熱鬧呢,好吃的好玩的,啥子都有。」解明芳的侄女解英也在一邊起鬨。

「不敢想!完全不敢想1被幾人說得臉紅筋漲,興奮異常的解明芳繼續擺手,連說「不敢想」,見自己的侄女也在一邊跟著起鬨,立刻瞪了解英一眼,道,「你個鬼女子,起啥子哄喲?城裡人有那麼好當的嗦?喝口水,窩個尿都要花錢,也不方面隨便吐痰!不當!還是當農村人划算1

「哈哈哈……」解明芳的話把周圍的人逗得哈哈之樂,連正準備出門的王勃聽了,也被他二舅母的話弄得前俯後仰,開懷不已。笑過之後,王勃回過頭去,沖一群七嘴八舌,議論紛紛的婆婆大娘們嚷了聲:

「還是我二舅母英明!二舅母,你說得對,城裡人的日子也沒啥好羨慕的,十年之後,我保管你們在座的沒一個人會羨慕城裡人的生活。到時候城裡人拿著戶口給你們換,你們也不會換。」說完,王勃就出了米米分店,騎上架在店門口的山地車,雙腳使力,歸心似箭的朝體育場趕。現在已經是下午的兩點半,還有半個小時,他「英語沙龍」的第一次活動,就要開始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