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367,日理萬機(2/4盟主加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的未來記憶,雖然談的也不過是後世的老生常談,專家教授們混飯吃。挨「網路板磚」的陳詞濫調,但放在閉塞,落後,不甚開化的1999年的四方。`聽在兩位科長,局長的耳中,那就是「遠見卓識」,「高瞻遠矚」,「見...

今日四更,萬字!這是第二更,求月票,求推薦票,求打賞!

ps:本章為《俗人》新晉盟主「清風煙雨遙」的加更,大家感謝清風吧!

———————————————————————————————

薛濤,薛大貴為人耿直,性格豪爽,薛濤的母親楊怡君熱情周到,他奶奶和藹慈祥;而王勃呢,則是客隨主便,有禮有節,「學識淵博」,「見識廣泛」,偶爾還來點幽默風趣,老少皆宜的段子。.?`c?om因此,晚上的這頓晚飯,不論是主人還是客人,都是其樂融融,皆大歡喜,最後賓主盡歡。王勃是六點上的門,等他告辭拜別薛家老少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了。他在對方的家中,整整呆了三個小時。由此可見雙方之間的交流,是多麼的投機了。

他上門提了兩瓶價值6oo元的五糧液,離開的時候手裡卻多了兩萬元的借款。來之前他還覺得有點虧,現在則覺得這錢花得值,沒白花!

之後連續兩個晚上,王勃又6續去董貞和李靜家吃了兩頓晚飯。情況大同小異,提著兩瓶五糧液上門的他受到了兩個家庭的熱情款待。

有了在薛濤家做客的經驗,王勃應付這些「二代份子」以及她們的老子來那是更加的得心應手,遊刃有餘。儘管,董貞的老子董家耀,李靜的老子李中元沒像薛濤的老子薛大貴一樣當過兵,王勃自然不可能跟人家聊什麼「只要一艘,就能摧毀一個中型國家的俄亥俄級戰略核潛艇」,可是,不能聊軍事,他也可以聊政治,聊社會,聊經濟啊!憑著他領先眾人十幾年的未來記憶,雖然談的也不過是後世的老生常談,專家教授們混飯吃。挨「網路板磚」的陳詞濫調,但放在閉塞,落後,不甚開化的1999年的四方。`聽在兩位科長,局長的耳中,那就是「遠見卓識」,「高瞻遠矚」,「見識不凡」!

時代的局限性導致信息的不對稱!這就是重生者的優勢。對此。********的富馬騰被王勃賣了都要幫他數錢,對他「感恩戴德」,枉論小地方的兩個小科長,小局長了!

就這樣,如同在薛濤家的翻版,當王勃酒足飯飽離開的時候,他手裡又多了五萬元的借錢。其中,三萬來自於董貞,兩萬來自於李靜,加上中午她表姐送過來的三萬。十萬就又到手了。

王勃從李靜家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給遠在深市的張東打電話,心潮澎湃但卻語調平靜的告訴對方,十萬塊已經湊齊,雙方之間的約定還作數否?作數的話趕緊報銀行賬號,他明天就匯款。

張東聽了大喜,激動得渾身顫抖,一邊說著感謝的話,一邊結結巴巴給王勃報著銀行賬號和匯款地址,並保證說他明天一到公司。就讓陳斌準備股份變更文件,等陳斌一準備好,他親自帶上文件飛蜀都,來四方讓王勃簽字。簽完字立刻送當地工商局備案變更。

對此,王勃自然沒啥意見。只是有點擔心大股東和二股東連續販賣自己的私股,會不會引來什麼不可測的蝴蝶效應。他就不會相信,當其餘三個小股東看著大股東和二股東都開始摟錢后心頭不會產生什麼想法。萬一因此離心離德,一伙人不按照歷史的軌跡去尋求風投而是全開始打小九九,想著如何把股份賣給自己。那就不好玩了。

但這種事情,也不是他能控制的。王勃也只能在心中祈禱,希望他的動作更改不了騰訓公司的歷史大方向。他們早點去找風投公司,或者風投公司早點找上門來。?`那時,他東湊西挪,「求爹爹告奶奶」弄來的3o萬巨款才不會打水漂!

打完電話,田芯敲門進來,手裡拿著一張地圖。

「勃兒,通過近一周的考察,我在光漢確定了三處備選的門面:一個在市政府附近,一個像咱們的旗艦店一樣在光中附近,還有一個挨著房湖公園。三個門面的地段都很當道,周圍人流量充足,面積也足夠。要不,你明天和我一起去光漢看看?」田芯在王勃的書桌上攤開一張光漢市的市區地圖,指著三處用紅筆劃了圈地方對王勃道。

「明天啊?」王勃一皺眉。今天星期六,明天星期天,明天下午可是他「英語沙龍」第一次舉辦活動的日子,時間都定好了。今天上午上課的時候唐建還興高采烈,以一種邀功的心態告訴他飲料,瓜子花生,糖果水果啥的,他買了一大堆,就等明天的聚會了。而且,明天張東也要從深市過來找他這個騰訓公司的三股東簽字,他哪裡走得開。

「明天你有事嗎?」

「有事,上午下午都有事。」王勃點頭。

「哦,這樣藹—那,就下周吧。」田芯的臉上明顯有些失望,她還期望著明天能夠「假公濟私」,借考察鋪面的名義光明正大的和王勃來個光漢一日游呢。

「商場如戰場,宜早不宜遲!這樣,芯姐,明天一早,你,我,還有我姐,我們三直接打車去光漢,用最短的時間把三個地方都跑一遍,然後確定選擇哪個。之後和房東的交涉我就不參加了,我回四方辦我的事。你和我姐留在光漢,約談房東。一切條款,你們按照四方旗艦店和房東簽訂的合同執行,當然,在租金的價格上可以有一定的浮動。2o%以內的浮動,你們自己做主,不用請示我。房租合同一旦簽訂,馬上聯繫『名典裝飾』的陳家明,讓他派裝修隊進駐。」

王勃也是個雷厲風行,辦事不喜歡拖拉的性格,稍微一想,便當場拍板,定下了明天的行程和租房子的章程。明天的「英語沙龍」說穿了,核心不過是為了他自己的泡妞。泡妞當然重要,但是事業也不能因此被耽擱。而且,過去的一個星期,田芯一個人去光漢去了不下四次,幾乎把整個光漢的大街小巷跑了個遍,說辛苦著實辛苦。人家一個「外人」,都這麼積極,為了他的事業,不辭辛勞,馬不停蹄,他要是還拖三拖四,那實在也說不過去。

田芯聽王勃說明天還要帶上他的干姐姐關萍,心中不免有些失望,嘴上卻道:「行,你有事那你就去忙你的吧,剩下的由我和萍萍來搞定。」

田芯離開后,王勃一看時間,十點半快十一點。於是,他便抓緊時間看了半個小時的書,又做了半個小時的題。最近的半個月,他缺課缺得太多,晚自習也連續好幾個晚上沒上,諸事繁雜,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好在高中的課程前世王勃都學過,並且當初他這個尖子生是花過大力氣,下過苦功夫的。幾個月高強度的,做監一樣的日子讓王勃適應了高中學習的同時,也激活了不少前世的記憶。現在,當他以一顆更成熟,更理智,更有大局觀,更容易站在一個更高維度看待問題的頭腦來看待這些學過,理解過的高中知識時,便輕鬆了很多,也領悟得更加的透徹,更容易提綱挈領的看穿問題的本質。所以,儘管他耽誤的課程不少,花在學習上的時間也比班上同學少了很多,但是學習的效率和效果,事實上卻比所有人都要好。

當然,僅限於語數外,數理化這些跟高考有關的科目。

星期天一早,王勃,田芯和關萍三人起了個大早,一番洗漱,之後又去米粉店吃了早餐后,三人便在米粉店的門口攔了輛計程車,一起鑽了進去。

司機一聽說三人要去光漢,立即說不打表,一口價二十元。這個價格有點貴了。田芯開始和司機講價,關萍也在一旁幫腔。開車的司機是個年輕的小夥子,兩個青春靚麗的美女一起對自己嘰嘰喳喳,軟語相求,這種陣仗還從來沒遇到過。一路潰敗,最後臉紅筋漲,支支吾吾的說12塊,真的不能再低了,再低就要折本,連油錢都找不回來了,看得坐在副駕駛的王勃一陣好笑,心頭都有些可憐起這傢伙來。

這次的打車讓王勃意識到沒有車子的不方面。以他目前的賺錢度,一兩個月之後買個桑塔納或者捷達來開也不是什麼難事。而且在這個時代的四方,開輛桑塔納絕對是相當的牛逼和拉風,不亞於後世開一輛bba。

但王勃馬上又一想,用買兩三套房子的價錢買輛後世的駕校專用車,實在是不划算。有這一筆錢,還不如拿去投資,比如買兩套房子放起啥的,總比買輛破桑塔納好。

而且,目前四方父母官的座駕也僅僅是輛桑塔納。他一個進城沒幾個月的開米粉店的土農民也弄一輛來開,和四方的市長「並駕齊驅」,那也實在太過招搖,太過顯眼,這不是明擺著對全四方的人民廣播他家的米粉店日進斗金嘛?這種除了滿足虛榮心其餘一無是處,沒事兒找事兒的事還是別干,讓別人干去吧。

——————————————————————————————

億萬分感謝「清風煙雨遙」清風老弟的飄紅豪賞!

恭喜兄弟成為《俗人》的第十位盟主!

老弟,你真是太客氣了。老瞎有愧,不敢當此豪賞吶!鞠躬感謝吧!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