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366,拜訪,乾貨(1/4)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得知薛大貴曾在二炮當過兵后,王勃便和薛大貴聊起這方面的裝備來。國產裝備他懂得不多,國家在這方面也是遮遮掩掩,虛虛實實,玩老祖宗的孫子兵法,但他對美帝那些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各式豪華裝備卻知之甚...

今日四更,萬字!這是第一更,求月票,求推薦票,求打賞!

———————————————————————————————

星期四的晚上,王勃再次請了個假,沒上晚自習,按照前幾天和薛濤的約定,今天晚上,他要去薛濤家赴宴,接受四方城關派出所所長一家的請吃。`c?o?m

不僅今天晚上他要請假,明天,後天,大後天,一連四天晚上的晚自習,他都沒法上,因為除了四方城關派出所所長的請吃外,四方財政局副局長,四方稅務局李科長,大姑爺,四方農行管信貸的黎主任一家都要請他吃飯。先不說他本身就是一個好吃,喜吃,愛吃的好吃狗,單單請自己吃飯的幾個二代份子老子頭上所戴的「帽子」,身上的身份和頭銜,就讓他難以拒絕。所以,當前幾天幾乎在同一個晚上接到幾人的請吃電話后,王勃只說了句「這怎麼好意思啊?多不好意思的……」的客氣話,便一口答應了下來,並拍著胸口說,他到時候一定準時赴約。

先是薛濤家的請吃。

薛濤家就住在圓亭中學附近,靠近竹溪公園。下午放學之後,王勃交代了他干姐姐關萍一句別準備他的晚飯後,便騎上他的山地車,直接殺向賣煙酒的煙酒專賣店,買了兩瓶正宗的五糧液作為上門禮物。

最初,王勃只是打算提個水果籃什麼的「輕裝上陣」,並沒想過要買什麼五糧液。因為薛濤請他吃飯,包括後面的董貞,李靜和自己的表姐一家爭先恐後,不約而同的請他吃飯的目的都差不多,主要為了感謝他的慷慨大度,「小人不計大人過」把他在網吧珍貴的股份拿出來給他們幾個平分。`c?om

但是,沒過兩天,情況便有了變化。為了再次淘金,他不得不找幾個二代份子開口借錢。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既然想借人家的錢,他若再提一籃輕飄飄的水果上門,就有些太不「莊重」了。於是,王勃臨時起意。便把水果換成了五糧液。

兩瓶五糧液,花了他6oo個大洋,整整一月的工資一下沒了,直叫王勃肉痛不已。

而一想到這兩瓶五糧液僅僅是個開端,同樣的事情。他起碼還要連干三次,他的心就忍不住的繼續滴血。

「媽的,宴無好宴!為了吃你們這頓飯,老子虧大了。」將兩瓶五糧液扔到山地車前的行李框中,王勃嘴上小聲的叨逼了一句。

提著兩瓶五糧液上門的王勃受到了薛濤全家四口的熱烈歡迎,不論是薛濤的父親薛大貴,還是他媽楊怡君,他奶奶對王勃都相當的熱情和友好。王勃是第一次進派出所所長的家門,一開始還有些「不適」,在見到這家人對自己熱情而真誠的歡迎后。很快也就適應了下來,嘴裡熱絡的叫著「薛叔」,「楊娘」,「奶奶」,臉上泛著敦厚,誠實的笑容,很快便在薛家如魚得水,打成了一片。

總體上來說,王勃儘管內心狂野,時不時會有些天馬行空。上天入地,或者在情yu勃時冒些「下流無比」的想法,但外在的行為上算是一個傳統而略帶保守之人。她母親曾凡玉雖然沒文化,一個字都認不得。但通過言傳身教,通過她自身長達幾十年無言的身體力行,王勃在自己母親的身上學到了為人處世的基本法則。`可以說,他不論走到哪裡,都能被人誇一聲「這小孩懂事」,「這娃娃有禮貌」。「勃勃就是有孝心」之類的褒揚,全是拜他母親所賜。

在長輩面前,打邪乖巧」和「懂事」的王勃總是規矩而顯得人畜無害,容易親近和被人接受的。

薛濤的家很大,三室兩廳,王勃粗粗一看,除了客廳比他現在住的房子小點外,其他都不小,至少一百二十個平方!家裡的裝修,傢具家電在王勃這個未來人士的眼裡當然顯得落伍而土氣,但在這個年代的四方肯定算高檔和一流。王勃心頭不由暗自腹誹,覺得這裡面肯不少「民脂民膏」,「不義之財」!

薛濤的父親薛大貴是個高大而魁梧,生了一張方方正正的四方臉的中年男。看到薛大貴的第一眼,王勃立刻明白了薛濤過一米八的身高遺傳自什麼地方了。

因為王勃早就聽薛濤說過自己的老子當過兵,軍人轉業后便當了人民警察,先從最小的基層幹警做起,而後因為勤奮踏實,任勞任怨,破了不少案子被上面的人賞識一路從小民警升成副所長,所長,又從偏遠的鄉鎮所長,調到現在的城關所長,一步一個腳印,不快,但相當的穩健,所以,席間的閑聊,王勃自然朝薛大貴的軍旅生涯上扯,說自己的老漢兒王吉昌也當過兵,而且還是二炮的。

薛大貴一聽,急忙好奇的問他老漢兒在二炮幹啥,王勃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說,當然不能和薛叔耍盤子,開汽車比,他老漢兒在部隊就餵了三年豬,給排長連長煮了三年飯。薛濤聽了,當即哈哈大笑,但隨即就被薛大貴罵了一通,教訓自己的兒子說當兵不分高低貴賤,更不分兵種,都是人民的兒子,為人民服務。

王勃聽了,立刻就覺得薛大貴不愧是所長,講話就是不一樣,有水平。他老漢兒王吉昌就講不出啥「為人民服務」,給人民「當兒當女」的話。擺起他的軍旅生涯,不是你整我就是我整你,不是這個討好那個就是那個討好這個,要麼就是去老百姓的瓜田或菜地偷瓜摘菜,又或者趕著一群農場喂大的肥豬,卻賄賂某些兄弟單位。因為對刀刀槍槍各種武器和核武之類的大殺器感興趣,王勃從小對軍旅生涯其實頗為嚮往,很有些軍人情結,但聽了自己這沒文化老子的「瞎掰」后,立刻就絕了把自己變成人民子弟兵的念頭。

聽了薛大貴的話,王勃一下子明白了為啥人家的老子轉業后能當所長,他的老子只能給人守大門了——一個為人民服務,一個偷瓜摘菜,尼瑪,這思想覺悟差了十萬八千里啊!

薛大貴對於王勃這個懂禮貌,有家教,給自家帶來了巨大的,過他自己工資甚多的「董事長」本就十分的有好感,現在聽王勃說他父親也當過兵,頓時便更為親近,當即說下次一定要和王老弟好好的喝一杯,嘮叨嘮叨,憶一憶昔日的崢嶸歲月。

王勃馬上說「要得」,立刻邀請薛大貴全家有空的時候上門來耍,他和他老漢兒必定掃榻以迎,接受長的檢閱。薛大貴聽了,立刻呵呵一笑,用力的拍了拍王勃的肩膀,賞識之情,溢於言表。

王勃當然不只會「溜須拍馬」,「阿諛奉承」,說薛大貴愛聽的討好話,他還有乾貨!

得知薛大貴曾在二炮當過兵后,王勃便和薛大貴聊起這方面的裝備來。國產裝備他懂得不多,國家在這方面也是遮遮掩掩,虛虛實實,玩老祖宗的孫子兵法,但他對美帝那些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各式豪華裝備卻知之甚詳。這自然歸功於他以前沒事就愛瀏覽某個門戶網站的軍事專欄,有段時間也愛看京城台一個叫「軍情解碼」的軍事科普節目。於是乎,什麼b52,b2隱形戰略轟炸機,f117,還在「研究」的f22隱身戰鬥機;什麼m1a1艾布拉姆斯主戰坦克,布雷德利戰車,民兵,和平衛士洲際彈道導彈;以及可以潛射三叉戟洲際導彈的俄亥俄級戰略核潛艇,弗吉尼亞級攻擊核潛艇,現役的尼米茲級航空母艦,然後又是傳說中在研的下一代電磁彈射帶激光炮的福特級航母……王勃口若懸河,滔滔不絕,隨口拈來,只把薛大貴和薛濤兩父子聽得目瞪口呆,忘了喝酒,忘了吃肉。

薛家兩父子的表情立刻讓王勃覺得自己吹得有點大了,這不是長敵人志氣,滅自家威風嘛?於是話風一轉,來了句太祖的話作為結語:

「當然啦,一切帝國主義都是紙老虎!再厲害的武器也攻不破俺們血肉鑄成的鋼鐵長城1

嘴裡雖然這麼講,王勃心頭卻想,問題是真打起仗來誰去鑄長城?用誰的血肉去鑄?他外公當兵,參加過朝戰,他大伯當兵,他老漢兒王吉昌也當兵——儘管只是餵豬煮飯,他一家三代為了保家衛國出了三人,夠意思了,反正真打起來,貪生怕死,膽小怕事的他是不會用自己的血肉鑄什麼長城的。大戰一起,他鐵定第一時間拖家帶口,攜老扶幼,帶上糧食和細軟,朝「干姐姐」關萍所在的華鎣山山窩窩裡鑽。

「躲進山窩成一統,管他春夏與秋冬1。

————————————————————————————————

這兩天不是為什麼,感覺「溝子癢」,可能是坐久了,俺明天準備去醫院檢查檢查,大家賞俺一塊錢的公交車錢吧:)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