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364,不共戴天

作者:瞎半身  |  更新時間:2016-03-02 18:15  |  字數:4501字

月初,老瞎厚顏向大家求月票,求推薦票和小賞:)

———————————————————————————————

劉偉如同被噴了一臉的膠水,臉上的笑容完全凝固,而後「膠水」開始融化,笑容也隨著「膠水」的融化慢慢的消失,最後呈現出一副呆呆傻傻,如同雕塑一樣僵硬的表情。.??`劉偉感覺自己的腦袋如同被白漆完全填滿一樣,全是一片空白;又感覺彷彿什麼都沒有,空空蕩蕩,一片虛無。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為什麼?……」無數的為什麼開始在劉偉的腦海瘋狂滋長,像某些科幻電影在片頭飛跳躍的數據流,刺激著他的神經,讓他懵,痛!

「就這樣就完了?她就這樣對我?好痛苦啊!」劉偉手上的兩塊乒乓球拍「啪嗒」兩聲,先後落在地上。他也一屁股坐在小徑邊的台階上,雙手抱頭,十指深入間,指節上青筋暴起,緊緊的抓著頭,牽扯著頭皮。

「偉哥,你坐著這裡幹啥子喃?咋不切打球喲?」約莫五六分鐘後,突然,一個聲音在劉偉的耳邊響起,劉偉抬頭一看,卻是班上的李俊峰。

「先休息哈兒。」劉偉尷尬的一笑,將掉在地上的兩塊拍子收攏到自己的腳邊,「你咋不切打籃球啊,蜂子?」劉偉又問李俊峰。

「每次都打籃球,沒啥意思。今天準備找你一起打哈兒乒乓球,玩玩小球。」李俊峰說。

「要得啊,咱兩一起去打幾局。」劉偉拍了拍屁股,撿起拍子,站了起來。現在的他憋屈得慌,很想抓起手裡的拍子,爆抽幾拍子。

兩人從教學樓背後的小徑朝操場邊那一溜石制乒乓球台走。今天的天氣不錯,出著暖洋洋的太陽,幾乎沒風。對於在室外打乒乓球的人而言正是一個打球的好天氣。

轉過一道彎,前行了十幾米,一路和劉偉閑聊的李俊峰忽然現和他並排行走的劉偉突然停住了步子。

「走噻!」李俊峰迴頭,喊落在身後的劉偉。卻見劉偉的臉色突然間變得鐵青,像變形蟲一樣開始變形,到最後,竟然是一臉的猙獰,十分的可怕!

「偉哥。?.??`c?o?m你,你咋了?」李俊峰心頭一跳,走到劉偉的身邊,小心翼翼的問。

但劉偉卻不說話,只是臉黑如墨,咬牙切齒的盯著前方的乒乓球台,右手拿著球拍,左手已然緊緊的握指成拳!

李俊峰再次一驚,順劉偉視線的方向朝前凝望,一溜五六張石制乒乓球台都有人。但基本上都是其他班上或者其他年級的學生。而最遠的一張球台,卻圍了不少七班的學生,在台上打球的兩個,不是別人,正是班上的王勃和曾思琪!此時,王勃和曾思琪,卻並未像其他人一樣馬上開打,而是像電視里乒乓球運動員正式比賽之前的熱身練球一般,「乒乒乓乓」,你一拍我一拍的練著球。動作連貫,姿態舒展而優雅,比其他那些打野球的,看起來專業多了!

「靠!班上的曾思琪還會打乒乓球啊?而且還打得這麼厲害?

「我再靠!王勃這傢伙怎麼也變得這麼專業了?他以前沒這裡凶啊!」看著曾思琪和王勃你一拍的我一拍。眼花繚亂,如行雲流水一樣的練球,李俊峰不禁出了兩聲驚嘆。

這年代學生打乒乓球,基本上都是打野球,開打前從來不練習的。一個是沒那習慣,二個是因為技術的欠缺。想練球也練不成。練球要練得連貫,像運動員練球乒乒乓乓,你來我往的打得好看,對防守推擋和拉球進攻都有很高的要求。現在站在球台兩端正在激烈進行練球的王勃和曾思琪,對李俊峰這個偶爾打打野球的外行來說,就顯得正式而專業,看起來十分的高大上!

李俊峰的吃驚僅僅維持了幾秒,很快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臉色大變的劉偉的身上,而且馬上,他就想明白了劉偉何以勃然大怒的原因——和他當初看王勃和孫麗「打情罵俏」時他勃然大怒的原因一樣!

李俊峰和劉偉兩人都是從農村考到四中的學生,而且都住校,彼此的寢室離得不遠,又是一個班,這使得兩人的關係處得相當不錯。兩個男生的關係一旦好到一定的程度,那就和女生們沒什麼兩樣,敞開自己的心扉,告訴對方一些自己心中的隱秘也不是啥稀奇的事了。所以,在高一下學期的某次閑聊中,劉偉知道了李俊峰暗戀班上的孫麗,李俊峰也知道了劉偉暗戀班上的曾思琪。

「算了,偉哥。曾思琪就和他打打球,沒得啥子得。你不要想不開。」明白了劉偉變臉的原因後李俊峰馬上攀著劉偉的肩膀,開始低聲安慰。

李俊峰不提曾思琪的名字還好,一提曾思琪,卻如同火上澆油,一下子點燃了劉偉心頭的無明業火。.??`劉偉雙目噴火,咬牙切齒的低喝:「biao子!賤人!不要臉的狗男女!」

劉偉嘴裡的「狗男女」聽得李俊峰好開心,簡直心花怒放,但是劉偉罵曾思琪「biao子」和「賤人」卻讓他有些想不通。就像他對孫麗和王勃,他只會將氣撒在王勃頭上,不會過多的埋怨自己心頭的女神孫麗,莫非這裡面還有其他的故事不成?

「偉哥,不要這樣說!我看多半是王勃這個花心大蘿卜在裡面裝怪,應該不管曾思琪啥事。」李俊峰拍了拍劉偉的肩膀,繼續勸說。

「你不曉得!」劉偉仍然氣呼呼的,恨不得走上去先用左手扇曾思琪這個「水性楊花」,「見異思遷」的女人兩耳光,然後再用右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