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304,張昕玥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年,想忘記也難呀,昕玥師姐?」王勃看著眼前這個「熟悉的陌生人」,一臉的戲謔。 張昕玥的聲音對四中所有師生來說都可謂如雷貫耳。但是聽過聲音是一回事,知道一個人的姓名又是另外一回事。張昕玥明白,憑...

? 月初,求月票和推薦票!

————————————————————————————————

上午第三節課下課不久,又一個女生來七班找王勃。來者不是別人,卻是學校廣播站的播音員張昕玥。

張昕玥比王勃大一屆,今年讀高三。因普通話說得字正腔圓,相當標準,從進高中不久就開始擔任學校廣播站的廣播員。今年開學張昕玥升入高三,課業繁重,按照廣播站的慣例,這個月過後,她就會向她的繼任交差,離開她擔任了兩年多的廣播員這一崗位。

前世,張昕玥高三畢業后考入了C外,和王勃同一母校,算是王勃的師姐。不過,當時的他並不知道四中有誰考入了C外。他是一次在C外圖書館上自習的時候發現了張昕玥。當時的場景,王勃至今記憶猶新。聽到張昕玥聲音的一瞬間,他就差不多認出了她。倒不是因為張昕玥長得有多漂亮,而是她的聲音太過特殊,在四中的各種慶典,諸如文藝表演這種場合一直是主持人的不二人選,經常在全校師生面前亮相,一周五天又要用她那地道標準堪比職業播音員的普通話洗刷全校師生的耳朵,讓王勃想忘記都難。通過張昕玥的聲音,王勃覺得這人似曾相識;又通過她的面容,王勃得知這個四中昔日的播音員,比自己大一屆的學姐也考入了C外。

因為張昕玥是王勃在C外遇見的第一個四中校友,當時在見到對方的那一剎那,讓王勃立刻湧出了「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親切之感。而且,張昕玥對他來說不僅僅是老鄉,更是同校了兩年的校友——雖然張昕玥並不知道他,老鄉加校友,除了讓王勃感到親切之外還有種天然的親近。

於是,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當時的王勃主動走上去自我介紹。說自己比對方低一屆,算是對方的學弟。想不到在遠離老家四方數百公里的雙慶還能見到師姐,好巧,好不可思議。真是一件令人快意的事情。

對於王勃這個老鄉加師弟,咋見之下,張昕玥也顯得有些驚訝,但也僅僅是驚訝,卻並無王勃想象中的應有的熱情。雙方很沒營養的寒暄了兩句。彼此交換了寢室的電話,但也僅僅如此。之後王勃在逢年過節的時候給張昕玥打過兩次問候的電話,但是張昕玥對他這個學弟的態度一直不冷不熱,一段時間之後,自尊心多少覺得有些受損的王勃也就懶得繼續問候了。

後來在C外的幾年中,兩人在C外校園死貓碰耗子也碰見過幾次,但也僅僅只點下頭,連停下來寒暄兩句的意思也欠奉。

某種程度上而言,王勃對張昕玥的主動攀談和積極的「攀親認好」,多少是有些熱臉貼了人家冷屁股的味道。

王勃收回在看到張昕玥的一瞬間所產生的回憶和聯想。走到張昕玥的面前,笑嘻嘻的道:「昕玥師姐你好!小弟有什麼能夠為你效勞的?」

「你認識我?」張昕玥吃驚的問。對於王勃這個目前名動全校的大名人,大才子竟然也知道自己的名字,張昕玥莫名的就感到有些歡喜。

「你的聲音,我可整整聽了一年,想忘記也難呀,昕玥師姐?」王勃看著眼前這個「熟悉的陌生人」,一臉的戲謔。

張昕玥的聲音對四中所有師生來說都可謂如雷貫耳。但是聽過聲音是一回事,知道一個人的姓名又是另外一回事。張昕玥明白,憑自己目前在四中的影響力。並不足以讓誰都知道她這個廣播員的大名。在來找王勃的路上,張昕玥一直擔心對方不認識自己,她也不知道王勃的性格和為人,自己冒昧的向他提出那個要求。要是他不同意,自己豈不是特沒面子?現在王勃一口叫出了她的名字,並且笑臉盈盈的主動招呼,張昕玥一直的擔心便不翼而飛。

「是這樣的,王勃,」張昕玥用手勾了一下右邊耳朵的頭髮。將齊耳短髮別在耳後,笑著說,「聽說你最近寫了一首歌,很好聽。現在四中的很多人,包括我對此都是望穿秋水,盼望一見。但你流傳出來的那兩三盤磁帶,實在是夠等。現在的我們,卻是只聞其名,不見其聲,只能眼巴巴的等著。所以,王勃,你能不能把你那首歌拿給我在今天中午的校園廣播放一放,讓全校師生飽一飽耳福呢?」張昕玥抿嘴笑著,目光灼灼,無比期待的看著眼前這個比他低了一屆的學弟。

「啊,這個藹—」王勃愣了愣,沒想到張昕玥找他來要磁帶放歌,當場便有些猶豫。他明天就要就要當著全校師生的面,親自上台演唱,現在只是將風聲放了出去,算是提前造一些勢。若現在就讓張昕玥通過廣播讓全校師生先聽為快,沒了懸念,那明天的登台效果,勢必會大打折扣。

「怎麼,不行呀?」張昕玥雙目大睜,巧笑倩兮的看著一臉猶豫的王勃,心頭卻是一個「咯」。

「昕玥姐,我把磁帶借給你其實沒什麼問題。但是你得保證兩天後才能把它廣播出去。明天下午的文藝匯演,我們班上的節目之一,就有我的這首獨唱。」猶豫了一會兒,王勃對張昕玥說。

「啊,明天的文藝匯演你會親自獻唱這首歌?呵呵,那太好了!我們可以聽現場演唱會了!放心吧,我保證不會泄露你的天機,只會在廣播中幫你留足懸念,勾起大家更大的興趣。」張昕玥一聽王勃會在明天的文藝匯演上親自表演,頓時放下心來,又驚又喜的道。

「什麼演唱會,昕玥姐說笑了。那就拜託昕玥姐了,我這就去給你拿磁帶。」王勃朝張昕玥點了點頭,讓她稍等,自己返回教室,從書包摸出一盤磁帶,回到教室外的走廊,遞給了張昕玥。

「那我什麼時候把這磁帶還給你,王子安?」張昕玥搖了搖手中的磁帶,俏皮的一笑,喊了他的一個目前在四中已經流傳甚廣的「藝名」。

「你喜歡的話就留著吧,當個紀念。」王勃無所謂的道。

「那感情好。謝謝咯!那我走了,王子安。我現在已經迫不及待的想把它放入錄音機了,拜拜。」

「嗯,拜拜。」

看著張昕玥一跳一跳的向通往高三年級所在的四樓過道走去,王勃再次陷入了對前世的回憶。前世的他,「他鄉遇故知」,主動上門,主動示好,並非對張昕玥懷有男女方面的意思,僅僅只是想認個老鄉,攀個鄉情,平時多走動走動,像朋友一樣相互關心,相互幫助;但張昕玥卻冷淡待之,勉強相迎,最後在校園裡遇見了連停下來和他這個老鄉擺談兩句的時間都沒有,讓當時的王勃既悲哀又失落,甚是沒有面子。

而這一世的他,什麼也沒做,這個前世給他以冷淡和「高牆」的廣播站學姐卻主動上門,彬彬有禮,笑臉相迎,且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他似的,和前一世相比,完全是大相徑庭,判若兩人。從張昕玥的身上,王勃似乎看到了曾經的自己,不過這一世的他,卻並沒有變成上一世的張昕玥。

世事變幻,人間滄桑,回首往事,一時間,王勃不禁有些感嘆世事的無常,不知道是自己改變了別人,還是別人改變了自己,抑或是大家相互改變,相互影響。

但不論怎樣,上輩子那個讓他糾結、鬱悶了很久,一度還有些恨的「不近人情」的「無情女」這輩子是不會遇見了。

下午一點,四中的廣播站再一次響起了張昕玥那吐字清晰,標準無比的普通話。在播報了幾條校園簡訊后,張昕玥話鋒一轉,突然道:

「最近兩天,咱們四中出了個大新聞。什麼大新聞呢?呵呵,我想不用我多嘴大家應該知道那是什麼了。不錯,那就是一首名叫《遇見》的流行歌曲。這首歌曲,由我們四中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大才子王勃王子安同學作詞作詞和編曲,並親自演唱。現在,我手裡便有一盤錄有這首歌的磁帶。

「就在幾分鐘前,我親自聽了一遍這首《遇見》——噢,確切的說是一連聽了三遍!真的是好好聽,百聽不厭!這個歌曲的曲調雖然簡單,但卻無比的優美,如泣如訴,哀婉動人,讓人感到淡淡惆悵的同時又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哎呀,恕我的文采不好,也不懂音樂,只能簡單談下自己的感受,不能將這首歌所有的優點描述給大家。

「好了,現在你們是不是很想聽王子安同學的這首歌曲呢?是不是很想一睹為快呢?我也很想現在就放給你們聽呢。可惜的是,我真的不能!因為,就在明天下午的國慶文藝匯演,王子安同學將當著全校師生的面親自演唱這首歌。

「呵呵,所以,大家再耐心的等待一天吧。

「明天下午,王子安用《遇見》,和全校師生不見不散1

————————————————————————————————

本書的張昕玥,由VIP群書友「老爸愛昕玥」的寶貝女兒張昕玥飾!

祝福昕玥小寶寶健康快樂!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