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282,加盟or直營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連鎖店了,用總店的現金流應付新店開業前的各項支出。 「這個先不急,芯姐。這個月底,我需要提十萬塊錢出來,有急用。當然,也可能用不上。如果用上了,分店的事情就只有等個十天半個月了;如果用不上,那...

ps:vip書友群本月20號或者21號有土豪千元紅包雨,呃,想撿點小錢錢的就加吧

晚上,王勃正在室里看書,田芯敲門進來,喜氣洋洋的對王勃說:「小勃,忙不忙不忙的話和你談個事。,一邊近距離的打量著眼前這個越發乾練,越來越適應自身角色的女人。他忽然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原來基本上啥都不懂,什麼都要問她,向他請示的田芯,現在雖然很多事情仍免不了要向他請示,但她自己心頭,卻越來越有自己的主意和想法。而且很多主意跟想法,都和他不謀而合

「行,那我明天就給那姓廖的打電話。」田芯點頭道。王勃和她想到了一處,她也很高興。她隨即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偏頭看著王勃,道,「小勃,現在店裡的資金壓力應該小很多了吧分店的事你有沒有考慮」

「分店」王勃一愣,有點不太適應田芯轉換話題的節奏。但他很快就回過神來,明白對方為什麼會這麼說,一定是知道了米米分店目前的存款已經到了可以考慮開第二家分店的時候了。

旗艦店每日產生的現金,包括網吧那邊的現金雖然都是關萍在打理,但是對於財務中的複式記賬法,毫無財會基礎的關萍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搞得懂的。目前,名義上是關萍在做賬,實際上背後的頭腦卻是田芯,關萍還處於手把手指導的階段。不僅如此,為了安全和兼顧保密,每天去銀行存錢,也是關萍拉著田芯一起去存的。

所以,不論是米米分店每日的收支還是網吧那邊的收支情況,田芯可謂是了如指掌據她所知,王勃在四方縣城的幾大銀行所開的幾個賬戶中,不算網吧那邊與人合夥的收益,僅僅二十多天,幾張卡上的總金額,已經累計到了七萬多近八萬的現金日均三千多按照這種賺錢速度,到月底,妥妥的過十萬

在打造「曾嫂米米分旗艦店」的過程中,田芯是前前後後,里裡外外跟著王勃從頭到尾跑過一次的,對於裝修的總費用,她十分的清楚,連上她那兩萬的「嫁妝」,總花費在八萬元左右

而現在王勃手裡已經有了近八萬的存款,按照打造四方旗艦店的經驗,是時候啟動第二家,甚至第三家連鎖店了,用總店的現金流應付新店開業前的各項支出。

「這個先不急,芯姐。這個月底,我需要提十萬塊錢出來,有急用。當然,也可能用不上。如果用上了,分店的事情就只有等個十天半個月了;如果用不上,那咱們馬上開始開分店。」王勃頓了頓,對田芯道。

「十萬」田芯吃了一驚,現在的十萬,可以在四方買兩套房子,是一筆大錢,她父母一輩子加起來都沒賺過這麼多,「你要那麼多錢幹啥」田芯下意食雋絲3隹謚后。她又就感到有些不妥。這錢是王勃的,他想幹啥就幹啥,需要跟她解釋和彙報嗎

「對不起。我沒別的意思」意識到不太妥當的田芯立即改口。但道歉的話一說出口她馬上又後悔了,心想自己是怎麼了以前她可從來沒對這傢伙說過什麼對不起。只有他經常占自己便宜,惹自己生氣,經常向自己說對不起道歉的自己又沒做啥虧心事,又沒哪點對不起他,為啥要向他說對不起

田芯懊惱的想著。她其實是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對不起的。但她卻不願意去細想,去深挖。更不願意承認。她覺得自己不是一個愛慕虛榮,貪圖金錢的人。她對眼前的男人,確切的說是男孩有好感。甚至可以說喜歡,是喜歡他的人,他的成熟穩重,他的才氣橫溢。他做任何事情那種舉重若輕。遊刃有餘的瀟洒,而且是幹啥成啥。人也高高大大,濃眉大眼,說帥氣也不無不可。性格開朗,大方,人也幽默風趣,和他在一起,總是很放鬆。很歡樂,充滿了生活的情趣。她喜歡的是他這個人。而非其他。

但真的沒有其他的原因嗎在田芯幫關萍打理米米分店的財務之前,田芯絕對可以理直氣壯的這麼說。但是,當王勃讓她指導關萍的財務技能,關萍要她與自己一起每天去銀行將一筆三千多的款子存入那個男孩指定的幾個賬戶,第一天如此,第二天如此如果不出意外,以後將天天如此,而且存錢的數目會越來越多,成倍,數倍,數十倍的增長,然後將該數目乘以30天,乘以360天田芯稍稍用自己的心算能力一算,然後,她被嚇到了她不敢去想了她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

這才是她這次下意識道歉的根本原因

自己沒做錯什麼,卻下意識的向王勃道了歉,說了「對不起」,這讓一貫獨立而又驕傲的田芯感受到了一種委屈,一種「屈辱」,一種不敏感就很難體會到的「低下」和「卑微」。

田芯的眼眶開始泛紅,鼻頭開始發酸。

「今天就這樣吧,沒其他的事我就走了。」田芯一下站了起來,打算離開。

王勃也沒想到田芯會對自己說對不起。在他和田芯日夜相處的近三個月中,這可是破天荒的頭一遭。王勃一下子有些啞然,但貪花好色的本性立刻發作,正想用手將田芯一把摟入懷中,然後說上一句「嘴上說對不起,太假,用行動最實在」之類的話,不料田芯一下子站了起來,讓王勃摟了一個空。王勃愕然,抬頭一看,頓時就發現女人的神情有點不對,連眼眶都紅了。

這可把王勃嚇了一跳,趕忙拉住欲走的田芯。「爪子怎麼了,芯姐」王勃說。

「沒爪子我要睡覺切去了」田芯說,頭卻偏向一邊,同時掙了掙被王勃攥在手中的手。

「還說沒爪子怎麼那你為啥子哭喃」王勃乾脆抓著田芯的肩膀,讓她面相自己。

但田芯卻努力的將頭偏向一邊,不去看王勃,被王勃用手抓著的肩膀用力的扭了扭,「放開我你煩不煩嘛人家要睡覺切了」田芯說,語調中帶上了一絲哭音。

王勃不說話,一下子用力將田芯抱在了懷中。

「放開我你煩不煩嘛人家要睡覺切了」田芯大聲的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同時用力的掙扎。王勃卻不為所動,只是用力的將田芯抱在懷中。

兩分鐘后,田芯不動了,將頭靠在王勃的肩上,雙手也停止對他後背的捶打,與他緊緊相擁。兩人就這樣站在原地,抱著,如同石雕,一動不動。

十來分鐘后,王勃鬆開了抱著田芯的雙手,用手撥了撥田芯的一頭散發著薄荷味的短髮,幾縷頭髮濕了,粘在一起,王勃知道,這是被田芯的眼淚打濕的。

王勃擁著田芯來到田芯給他買的那張雙人沙發上並排坐下。一手從後面攀著田芯左邊的臂膀,一手在前面抓著田芯修長白凈的小手,與之五指相扣,柔聲道:「對不起,芯姐。」

雖然王勃嘴裡說了對不起,但是直到現在,他也不知道被他擁在懷中的女人為什麼要哭。但肯定與他有關。王勃也不願意去問原因。有些事情需要原因,有些事情卻不一定非要弄個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況且,僅僅就哭而言,很多時候,其實是突如其來,莫名其妙的。多愁善感的王勃前世體會過多次。

哭了一陣,又被王勃強行抱在懷裡抱了近一刻鐘。剛才讓田芯流淚的情緒如同她流出去的眼淚,此刻便不翼而飛,心頭一陣輕快。

「謝謝你,小勃。」將頭靠在王勃胸前的田芯小聲的說了句。這聲謝謝,完全發自她的內心。王勃的體貼,王勃的「強橫」,王勃的沉默,以及他的那句無頭無尾的「對不起」,讓田芯發自內心的感動。此時此刻,她第一次發現,自己的心和他的心,貼得是那麼的近。田芯覺得自己哪怕什麼都無須說,身邊的男孩也能明白她的委屈,她的倔強,她的驕傲,以及夾在驕傲中的那份她永遠也不會承認的卑微和渺小,愛慕與虛榮。

她覺得自己是真的陷進去了,難以自拔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