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281,要垮敢!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嘛咪哄,還是讓他們沉浸在自己的「魔法世界」自得其樂吧。 十分感謝「淡定地爪子」爪子兄1888起點幣的厚賞 一併書友151127213214399,魔法門og,安康大貨車,ggggo,絲...

ps:vip書友群本月20號或者21號有土豪千元紅包雨,呃,想撿點小錢錢的就加吧

這次上學路上的偶遇,在王勃勇敢的「勾搭」下,讓他和自己心中女神的距離有了一個突破性的縮校如果說在今天之前,他和對方起碼隔著一條十米寬的無法跨越的鴻溝的話,現在,在王勃看來,這條鴻溝至少縮小了一半,變成了五米。五米的距離,以王勃的跳遠水準,熱熱身,壓壓腿,加一段長距離的助跑,最終來個凌空飛躍,一躍而過,也不是不可能

人逢喜事精神爽,在上午的上課時間,他這種從內向外,從血液到毛孔的歡樂,很快就被他的同桌廖小清給發現了。

「王勃,你今天撿到金子還是啥子咯,咋個怎麼高興」下課的時候,忍了半天的廖小清終於忍不住問。

「金子沒撿到,撿到一個人」王勃笑著說。

「你就瞎扯嘛」廖小清白了王勃一眼,而後眼睛一眯,看著王勃的臉,開心的道,「對了,王勃,我感覺咱們這次的舞蹈可能真的要大火喲」

「哦,是嘛你為啥子這樣說喃」王勃有些漫不經心,心思仍在回味今天早上和梁婭偶遇的點點滴滴。他在想,為啥梁婭會在車棚外等他呢是想問他什麼東西,比如向他打聽英語學習方面的事是僅僅基於一種相識的同學間的禮貌。覺得就此單獨離開不太好還是說對自己有好感

第一種打聽消息的因素基本上可以排除,英語啦,演講啦之類的話題都是王勃主動提出。對方附和,而不是梁婭主動朝這方面開口。而且他和梁婭的整個聊天過程,對方的表現,也不像有目的性的樣子。

「心思單純。嗯,不錯」王勃滿意的點頭,在心頭自行補腦。

那就是基於認識同學間的一種禮貌王勃就想如果是自己,如果遇到一個熟悉點的人。在車棚內走散後會不會等待對方。他覺得自己多半會等一下,然後結伴去教學蔓認為這是一種基本的禮貌和教養。

「家教良好,不大勢。不驕傲,不清高,在乎,並考慮對方的感受嗯。更不錯」他又一次補腦

王勃最期待的。當然是第三種原因,即基於對自己在男女方面的好感而故意等待。感情上他當然這樣希望,但是從理智上他又覺得這太過跳躍和美好,目前來說實在是一種奢望和幻想。

「因為我們打聽過其他班上準備的節目氨廖小清興奮的道,「一班的節目是大合唱,歌唱祖國,我從小學到高中起碼都聽了不下十遍,耳朵都快起繭巴了。二班也是大合唱。洪湖水,浪打浪。同樣的老掉牙。三班據說是帶伴舞的獨唱,演唱曲目對方保密得厲害,探究不出來,但我想也不脫那些革命歌曲,民族老曲的範疇,無聊得很。四班是舞蹈,據說是甩袖子,獻哈達的那一類。五班稍微有點新意,據孫麗打探的消息說他們要整個小品,算是一個亮點和期待吧。六班」廖小清嘰嘰喳喳,雙目泛彩,向王勃扒著幾個女生從其他班級打聽來的八卦。

她開始還興緻勃勃,眉飛色舞,但越說到後面,就發現眼前這傢伙心不在焉,沒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八卦上。廖小清說話的熱情迅速消減,感覺是自己在對牛彈琴,嘴唇一嘟,賭氣似的說:

「算了,不說了,你都沒聽人家講」

王勃從回憶中清醒過來,見廖小清有些不高興,明白自己心不在焉的模樣熱惹惱了對方,於是就說:「冤枉我咋沒聽一班歌唱祖國,二班洪湖水,浪打浪,對不對」

「那八班和九班是什麼節目」廖小清轉頭反問。

「啊,這個」王勃張口結舌,後面的確是沒聽見了,但是跟關萍,田芯幾個一天到晚打趣逗樂也不是白逗的,急中生智,很快說,「小清,我現在才發現你的嘴巴生得好好看。薄薄的嘴唇,雪白整齊的牙齒,像白瓷一樣,帶著天然的瓷光。哎,打聽下,你每天用啥牙膏刷牙來著」王勃眼神如刀似劍,直勾勾的盯著廖小清的稍微偏大,但卻不乏性感的嘴唇。

儘管已經和王勃很熟了,面對王勃這種直言不諱的讚美,這種直勾勾,赤裸目光,廖小清還是極其難以適應。廖小清小臉漲紅,用她那被王勃形容像瓷器一樣的白牙一咬下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啐道:「你好無聊」之後轉頭,不再理這個口無遮攔,又不分場合的傢伙。

王勃的興奮和歡喜,除了被他帶到了教室,中午練舞的時候,又被他帶到了自家的客廳。練舞十人組的其他成員,很快也察覺到了王勃今日的與眾不同,不僅笑口常開,在「手把手」指導團員們的練舞動作時,也沒了前兩天的嚴肅,變得「和善」,「友好」了不少。

他的這種變化,自然被韓琳,唐建幾人打趣,與早上的廖小清一樣,問他是不是撿錢了或者買彩票中獎了。王勃笑著打哈哈,回答說既不是撿錢也不是中獎,而是有了艷遇。他笑容誇張,表情做作,其他人自然不信,但卻讓李俊峰大吃了一驚,立刻用目光在王勃和孫麗之間來回掃視,細細查看,試圖發現一點不同尋常的蛛絲馬跡。結果當然是毫無所獲但也不是完全的毫無所獲,從此之後,李俊峰每天便多了一個任務,那就是觀察王勃和孫麗兩人間可能存在的貓膩。孫麗在四中美名遠播,他不相信王勃對孫麗會沒感覺。

下午放學。王勃照例回米米分店吃晚飯。正在前廳打掃清潔的二舅母解明芳一看到王勃,就把他拉到一邊,興高采烈的對他講:

「勃兒。你曉不曉得姜梅那爛婆娘米米分店的生意我給你說,簡直撇不好慘了聽說在吃飯的高峰期前面的堂子都沒坐滿高峰期一過,生意更是撇差請的幾服務員全部都在大堂瓜兮兮的干耍起,沒得事情做真的是背時自找的,活該我看姜梅那梭野子biao子婆娘的米米分店開不了幾天就要垮敢破產」二舅母唾沫翻飛,目放異彩,幸災樂禍的向自己的外甥說著「姜姐米米分」的現狀。

「哦。是嘛這倒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哈」王勃打了個哈哈,應付著二舅母一臉得意的擺談。心頭卻是沒多大的歡喜,倒是開始有些擔心起那個和自己有過一兩小時之歡的,舅母嘴裡的「梭野子婆娘」來。他擔心如果生意太過慘淡,沒達到她那個眼高手低。不走正道。卻又野心勃勃的丈夫的心理預期的話,會不會將責任怪到他婆娘的頭上。

但無論怎樣,這終歸是張小軍一家的家務事和內部矛盾,他一個外人,也沒有過多置喙的立常想了想,便只有在心頭祝姜梅好運

把喋喋不休的二舅母打發走,王勃又去后廚逛了一圈。

后廚更是熱鬧,大舅母晁仲慧。小舅母鍾曉敏,李翠。還有兩個新來的新員工,正在你一言我一嘴的說著「姜姐米米分」慘淡無光的現狀,什麼「老天爺長眼」,「背時」,「值得到活該」,「要垮敢倒閉」,什麼「心比天高,命比紙北等等詛咒之語,王勃想,要是這些話被張小軍和他母親謝德翠聽了,這兩人會不會當場氣昏倒

「反正即使氣昏倒,老子也不會打120的」王勃癟了癟嘴,想。

和幾個如同過年過節一樣歡天喜地的舅母員工打了個招呼,順著諸人的話頭咒罵了幾句張小軍、謝德翠「要垮敢」,過了幾句罵人的嘴癮,激起一片更大的,如潮似浪的咒罵和討伐后,王勃便迅速閃人,穿廳過堂,從前門來到隔壁的老店。此時,老店的前堂空無一人,后廚卻傳來繼父王吉昌爽朗開懷的大笑:

「哈哈哈哈凡玉,看到沒有鄧仙娘的水碗起作用了哈看老子咒不死張小軍這狗日的你看著嘛,生意撇差,沒人吃還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沒得這麼松活輕鬆了,我給你說」

「那下一步要爪子如何喃」王勃的母親問。

「要垮敢」王吉昌豪氣雲天的道

「垮敢好垮敢好早點垮敢咱們早點放心」曾凡玉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然後又問,「吉昌,你只喊鄧仙娘咒了他們的米米分店垮敢,沒咒其他的」

「我又不是地主惡霸,把店子咒垮敢就算了,未變莫非真還切去把人家的人給咒死嗦」王吉昌道。

聽王吉昌這樣說,曾凡玉就大鬆了一口氣,但還是說:「你當初不是要化兩碗水把張小軍和謝德翠給咒死得嘛」

「氣話我那是氣話氣話你都聽不出來嗦我是巴不得這忘恩負義的兩娘母早死早死早超生但是話又說回來,都是幾十年的老鄰居了,他們也就是想搶我們的生意,也不是啥血海深仇,僅僅為這個就把這兩娘母咒死,我還沒得那麼心狠手辣哈」

「就是就是咒垮敢就是了,千萬莫咒人家死」

「我曉得,我又不是瓜娃子」

「」

王勃原本還想給自己父母說聲「哈羅」的,一看這架勢,得,嘛咪嘛咪哄,還是讓他們沉浸在自己的「魔法世界」自得其樂吧。

十分感謝「淡定地爪子」爪子兄1888起點幣的厚賞

一併書友151127213214399,魔法門og,安康大貨車,ggggo,絲1哥,濤的飄時代,見酒拎壺沖,將謀風火,俗人vip群,xx你個老母xx,王順峰1987,魔法門og,沙漠中的一滴水&,庄不平,笨蛋加菲,鵬一,愛是泡沫,曬太陽的魚321,公子0蘇,狼亦007,雷神之組,long吃書,無言,書友140430222243587,浩楠是好男,純潔的清影,晶格7,o古陵逝煙o,暴影,魔法門og,王小炭瑾華31位兄弟的慨慷解囊

謝謝所有訂閱,投推薦票和投月票的朋友

你們一點一滴的支持,是瞎子堅持下去的無限動力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