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266,當仁不讓(盟主加更2)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帥幾人比起來,王勃的動作熟練太多,也瀟洒太多!王勃來跳Mi,實至名歸,非他莫屬! 唐建走了上來,直接捶了王勃胸口一拳,「恨恨不已」的道:「快點告訴老子,除了學習,彈吉他和唱歌跳舞,你娃還有啥子...

?

cpa300_4 今日又是一萬二的更新!求月票,求推薦票,求打賞!

————————————————————————————————

第二天,吃過午飯,十人練舞團再次聚集到王勃的家中開始排練傑克遜的《Dgrus》。比起昨天晚上不正經的嘻哈打鬧,今天中午的排練勉強算正式進入了狀態。大家對照著MTV裡面傑克遜的跳舞動作,照貓畫虎,依葫蘆畫瓢,著力模仿,試圖把自己也變成那個據說使用了漂白劑,鼻子上扣了個假鼻子,洗澡都不敢直接用噴頭對著臉沖的世界巨星。

有句話叫做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昨天晚上,一開始大家都在笑場和你追我打中渡過,8點的時候,王勃被電話叫走,所以沒人見過王勃正兒八經的排練。現在,音樂剛一響起,王勃的幾個動作剛一甩出,他身邊的孫麗,廖小清,李俊峰幾個立刻感覺出了不一樣。

《Dgrus》的開場,是周圍的伴舞,在一陣機槍的掃射中全部被「掃死」,「屍體」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地。傑克遜在追光的照射下,走過屍體,邊走邊念念有詞,脖子動來動去,如同xi疆舞中的移頸。走了幾步,突然一個支腳踩人,緊跟著「甩衣提褲」,右手變成「蘭花指」,「捏訣指」,很快高舉右手,音樂一變,傑克遜立刻如同木偶,配合著腳下緩慢的太空步,跳起了木偶舞。

這個開場,儘管只有短短的二十幾秒,但裡面卻包含了幾個對於沒有任何舞蹈基礎的門外漢來說較為複雜的「高難度」舞蹈動作:移頸,指形變換,木偶舞和太空步。

而就這幾個動作,到現在為止卻沒一人完全掌握。掌握最多的是有一定舞蹈基礎的文藝委員孫麗。移頸她原來就會;指形變換對她來說也不難,多看幾次也都會了;木偶舞經過昨天晚上的模仿和學習。現在看起來也似模似樣;但是太空步,她琢磨了一個晚上,回家后在自己的小室內又摸索了半個小時,仍然跳不來。步子滑不開。

至於其他的人,有的學會了一樣,有的學會了兩樣,三樣都學會的,除了孫麗。卻是一個也沒有。

然而,此時此刻,當音樂響起的時候,不論是一開始的「動脖子」,還是緊接著的「蘭花指」,以及後面的「太空步」和「木偶舞」,王勃的動作,自然,乾脆,時而軟綿無骨。如行雲流水,時而鏗鏘有力,如機械,似木偶,一舉手,一抬足,甚至包括臉上的表情,嘴裡的念叨,都像極了電視中的邁克爾。

「王勃,你以前是不是跳過這舞。怎麼跳這麼好?」覺得不太對勁的孫麗乾脆不跳了,直接用遙控板按了暫停。

「嘖嘖,勃哥,你隱藏得蠻深的!昨天還說不會跳。結果跳這麼好,簡直就是Mi附身!昨天晚上唐建,李俊峰,李東幾個還在爭誰來當Mi。得,唐建,你幾爺子也不要爭咯。Mi還是讓勃哥來跳算了1韓琳圍著王勃轉了兩圈,嘴裡「嘖嘖」個不停,用一種看外星人的目光看著他。

韓琳的話剛一落,幾個女生立刻附和,跟幾個連移頸都還移不來,太空步就更不消說的唐建,周帥幾人比起來,王勃的動作熟練太多,也瀟洒太多!王勃來跳Mi,實至名歸,非他莫屬!

唐建走了上來,直接捶了王勃胸口一拳,「恨恨不已」的道:「快點告訴老子,除了學習,彈吉他和唱歌跳舞,你娃還有啥子不會的?被你打擊慘了,以後老子都不敢跟你娃混了。」

李東和周帥也圍了上來,一臉佩服的看著王勃,周帥直接朝王勃豎了個大拇指,李東則只感嘆了一句「唉……既生瑜,何生亮?」,立馬招來周圍人的一頓白眼,「切1「切1聲此起彼伏!

Mi肯定要讓男生來跳,女生跳得再好,囿於身高和前面「兩坨」的束縛,也跳不出街舞那種乾淨利落的味道。昨天晚上,當王勃離開后,孫麗一提起誰來跳Mi,唐建,李俊峰,周帥,李東這四個男生便開始了「你爭我奪」。先是開玩笑似的爭相挖苦,譏笑對方的動作多麼蹩腳和滑稽,然後便是賣力的在幾個女生面前表演自己的舞姿,希望能夠得到幾個女生的讚美。結果當然讚美沒得到,前俯後仰,捧腹大笑倒是收穫了一籮筐。

如果說唐建,周帥和李東三人想跳Mi多半還抱著好玩,搞笑的心思,內心並非真的有多麼想去當那個萬眾矚目的領舞;李俊峰來爭Mi,卻完全是出於真心實意。當他第一遍看了《Dgrus》的MTV后,就被Mi這個舞台上的絕對核心吸引,幻想著自己若是能夠站在最中央領舞,成為那朵最耀眼的紅花,其他人都是自己的陪襯和綠葉,到時候在全校的大舞台上一亮相,恐怕「李俊峰」這三個字將一舉成名,從此在四中變得家喻戶曉!

以前所有的舞蹈,核心都是女生,比如去年的xi疆舞,主角都是孫麗,廖小清這些美女,這次的《Dgrus》,所有的女生退居二線,男生終於可以當一次主角了。而所有的五個男生中,論身高,自己數一數二;論長相,自己也是濃眉大眼,儀錶堂堂;論跳舞的經驗,自己也不缺,去年就去大舞台上走過一遭;論人際關係,自己是最先支持孫麗孫委員的,優勢這麼明顯,跟唐建,李東這些「歪瓜裂棗」的懸殊如此巨大,這些人只要眼睛不瞎,誰更有資格當領舞,扮Mi,還不是一目了然,板上釘釘?

這是一個機會,一個捷徑。一個千載難逢,三年難遇,在四中這個省重點中學一舉成名天下知的好機會!

有了這樣的想法,當昨天晚上大家都在嘻哈打笑的時候。李俊峰卻在一邊看著MTV認真的模仿,學習Mi的動作。即使在離開王勃家后,回到學校內的寢室,李俊峰也在心頭回想著傑克遜的太空步和機械舞,思考著其中的奧妙和技巧。

「邁克爾?傑克遜。我志在必得1當寢室熄燈,李俊峰躺在床上的時候,黑暗中,李俊峰舉起右手,用力的揮了揮。

——————————————————————————————

「勃哥,你以前跳過這舞是不是?」最後走上來的李俊峰勉強擠出一些笑容,看著王勃問。周圍同學的反應讓他從昨晚到今早的所有籌劃完全雞飛蛋打,夢想成了空想,心頭又酸又澀,如同吃了顆沒成熟的酸棗。

「呵呵。今年暑期我去成市一個親戚家玩的時候報了個吉他培訓班,班上有個傢伙是Mi的超級迷,沒事就愛跳來跳去,當時覺得有點意思,就跟著學了幾招。」王勃將早就編好的借口放了出來,又說,「其實,我也就學了幾招,很多地方還是不太會的。跟大家比其實是半斤的八兩。Mi這個角色在《Dgrus》裡面很重要,其他人基本上都圍著他在轉。所以一定要選個技術最好的。我覺得,咱們的蜂子就不錯嘛!人高馬大,又是運動健將,去年就跟孫委員一起跳過xi疆舞。」

李俊峰對王勃推薦自己有點驚訝。他對王勃其實是不太服氣的,覺得自己各方面的條件都不比王勃差,除了沒學過《Dgrus》這個舞外。但現在大家不都在一起學嘛?李俊峰相信,只要給自己多點時間,他一定可以脫穎而出,超過王勃!

「不不不!我不得行的。我差遠了。我同意勃哥來領舞。勃哥的舞技過人,實至名歸1如果王勃是第一個發言,他也不曉得其他人的意見,李俊峰對王勃的推薦肯定就當仁不讓的笑納了。但是他已經知道了其他人都看好王勃而不是他,王勃現在也不過是在說客氣話,他要是不知好歹的笑納,就要被其他人笑話和鄙視了。

王勃的確是在說客氣話,當初他給孫麗提議跳《Dgrus》時就沒打算把Mi這個角色讓出去。原因有二:

一,從重生到現在,不論是開米粉店,還是搞網吧他都是絕對的主角和核心。現在的他,是越來越適應別人圍著自己轉而不是反過來他自己圍著別人轉。

二,十個人裡面,短時期內,他不相信有誰比他跳得更好,更能演繹Mi這一角色。

這倒不是說王勃有多高的跳舞天賦,他的跳舞天賦就像他的吉他水平,有,不多,只有那麼一點點,就像程咬金的三板斧,砍完就沒了。王勃的吉他是他辭職后在家裡當宅男期間給自己找的一個消磨時間的玩意兒。兩三年如一日,就對著那十幾二十首喜歡的歌曲翻來覆去的彈,要還彈不好,那就怪了!

而他的舞蹈,則是他在大學期間參加一個學校的街舞社團學來的。大一大二的時候流行各種社團,什麼舞蹈社,健美操社,書法社,辯論社等等,一到開學的日子就要擺開桌子,扯起旗幟,在校園招新。以王勃家庭貧困,個性靦腆的背景和性格,街舞這種個性張揚的運動原本是和他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的。然而陰差陽錯,大二開始的那段時間因為他暗戀的一個學姐的畢業離校,王勃很是萎靡不振,覺得人生從此失去了意義。一天,漫步在校園,看見一男一女坐在街舞社團的桌子后招新,王勃心頭一動,立刻想起了大一時學校舉行元旦晚會時的一個場景。他和那位學姐在學校操場偶然相遇,當時,他正在看舞台上的一個街舞表演,學姐和他一樣,也在看。於成百上千人當中,王勃看見了那學姐,那學姐也看見了那個幾乎每天都要在圖書館的自修室遇見的一個一年架,當時便對他莞爾一笑。

就是這莞爾一笑,讓王勃對2001年冬天的那個晚上,那個街舞,記憶猶新,永生難忘!

「你好!請問,那個想……想跳街舞就是在你們這裡報名是吧?」王勃走了上去,結結巴巴的對兩個招新的男女生道。

就這樣,王勃入了街舞社。但也僅僅是入了街舞社,卻從未有過一次上台表演的機會。倒不是他天賦不行,跳得不好,無法見人;他的確是沒多少跳街舞的天賦,然而憑著他的勤奮和刻苦,靠著和學姐因街舞相遇的那個晚上而帶給他的無上的精神動力,他的街舞水平,在整個街舞社二十多個男女當中,前三不好說,前四前五他還是敢拍這個胸脯的。王勃之所以跳了大半年的街舞,卻從未上過一次舞台,原因很簡單,他沒錢,沒錢置辦統一的服裝!所以到了後來,王勃基本成了街舞社管後勤跑腿的那類角色,給大家端茶遞水,在其他人在台上表演的時候給他們拎包,照顧行李。

不過,坦率的說,在街舞社的那半年,雖然沒上過舞台,沒享受過燈光,尖叫和掌聲,但大部分時候,他還是快樂的。每當音樂響起,和著音樂的節拍,全身心投入在音樂的律動中后,他便忘了煩惱,忘了自己的不開心和不快樂,甚至到最後,連那個讓他牽腸掛肚的學姐也一併忘卻,只剩下舞姿,一個動作牽引著一個動作,連帶出另一個動作,手和腳與身體劃出若干的形狀,即刻便消失不見,劃出另一些形狀,同樣只存在了片刻便無影無蹤,身體的律動跟外界的律動相互呼應,彼此配合,斗轉星移,潮起潮落,直到大汗淋漓,氣喘吁吁,方又回到人間。

半年後,王勃離開了街舞社,無聲無息的,如同他無聲無息的來。

正因為有著前世在街舞社的經歷和底氣,所以,他對Mi這個角色志在必得,當仁不讓!

王勃誇李俊峰「人高馬大」,「運動健將」;李俊峰說王勃「舞技過人」,「實至名歸」,兩人你謙我讓,倒是把周圍的人弄得不好插話。這個時候,他們不論說誰好,都容易得罪另外一人。

最後,還是王勃這個「既想當bi子,又要立牌坊」的始作俑者提了一個方案,說開始的這兩天,什麼都還看不出來!三天後,當大家對街舞有了具體的感受,對《Dgrus》這個舞的所有動作有了大致印象,他們五個男生再一人跳一次,到時候讓女生們匿名投票,誰得的票多,誰就來當Mi,領舞!

公平公正公開,沒有什麼比王勃的意見更能服人的了。幾個男生大聲叫好,其中,尤其以李俊峰的叫好聲最為響亮。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