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231,你想得啥子病?(第一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例子擺在那裡,以王勃「貪生怕死」,謹小慎微的性格,想不注意都難。 「若是生意方面出了不可控的意外,最後變得不名一文,老子也不介意弄個大歌星來噹噹。」邊寫邊記間,王勃想著失敗后的退路。 ...

求月票,求推薦票!

儘管不打算當明星,王勃回到四方后的第一件事卻並不是忙著做拉下的假期作業,而是根據記憶,將前世酷狗音樂裡面那些聽過的好歌,趕快找個本子寫下來。先譜曲,再填詞,實在模糊不清的,就用吉他彈出一個大致的調子,找找感覺,看能不能回憶得起。

今天在川音門口發生的事,算給王勃提了一個醒,對於前世那些能夠換錢,變成資源的信息,很有必要儘快整理出來。畢竟,好記性也不如爛筆頭,而且他的記憶力也並不太好。現在距離重生也有兩個多月了,像512,911這種歷史**件還好說,想忘都忘不了,但像音樂這種東西,要是不抓緊記下來,再過段時間,他很懷疑自己還能否把前世這些循環聽了不曉得多少次的好歌,熱歌和名曲給回憶出來。

王勃已經決定這輩子不當明星,準備做個「只要實利,不圖虛名」的幕後掌控者,但有個前提卻是他的事業能夠一直順風順水,不出意外,不要來什麼人力不可控的「驚喜」。可現實的世界卻是複雜多變的,前一刻春風得意,一言決人生死,下一刻馬上被「命運」打回原形,甚至成為階下囚也不是不可能。前世無數的例子擺在那裡,以王勃「貪生怕死」,謹小慎微的性格,想不注意都難。

「若是生意方面出了不可控的意外,最後變得不名一文,老子也不介意弄個大歌星來噹噹。」邊寫邊記間,王勃想著失敗后的退路。

他在房間「叮叮咚咚」的亂彈琴,卻讓在客廳看電視的幾女驚奇不已,不知道他竟然會彈吉他這種她們從來沒在現實中親眼見過的「高大上」。不過,關萍,李翠和解英三個農村姑娘因為家庭的原因從小沒有聽「靡靡之音」的條件。所以對王勃的「亂彈琴」也聽不出什麼好壞,只是覺得他厲害;田芯倒是有聽「靡靡之音」的條件,奈何她對音樂並不怎麼感興趣,王勃在房間內自彈自唱的一些歌,她雖然覺得好聽,但卻無法形成強烈的共鳴。

家裡面也幸好住的是田芯,關萍這些人;要是稍微有一個懂音律的,哪怕是黎君華這種不懂音律但卻愛聽歌,愛唱歌的麥霸,聽了王勃彈的這一首接著一首的「神曲」。恐怕會膽顫心驚,覺得王勃「不是人」了。

星期一的早上,王勃起了個大早,早早的趕到米粉店吃了碗米粉就跑去教室等著抄作業。但他來得似乎早了點,同桌廖小清,前排的李楊和林文健都還沒來。於是,王勃拿出這段時間一直看的一本語法書,接著看起來。

這本語法書是他前世在星星書店買的,前世他一共看了三年。不論是對語法點的講解還是附帶的例題,既不繁瑣,又能說到點子上,是一本極為優秀的參考書。前世王勃在高二高三數理化大幅退步而只有英文能夠保持一枝獗臼榭梢運倒Σ豢擅弧

前段時間他已經一目十行的複習完整個高中英語,記憶了高中階段的全部辭彙,只要把剩下這十幾二十頁語法翻玩,英語這門功課。他便可以說已經修鍊至大成,不論是應付平日的檢測還是中考,期末考。哪怕高考,王勃也敢拍著胸脯說毫無問題。一百五十分的試卷,閉上眼睛也能考個一百四十幾。

因為目前他的英文水平超出高中生太多,這本語法書他翻起來也如同翻小兒書,半個小時后,王勃翻完了最後一頁,這時,他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廖小清,林文健和李楊已經來了。

於是,王勃趕緊拍了拍林文健的肩膀。

「文健,參考一下你的數理化。」

「沒做完?」林文健笑著道,拿出自己的數理化三科的練習冊,遞給王勃。

「呵呵,星期天去了趟成市,沒時間做。」王勃道。

「成市?安逸,我都還從來沒有去過。」林文健說,語氣中帶著羨慕。

「也就那樣。以後有機會一起去玩。」王勃隨口說道,然後手腳不慢的開始copy起來。

抄作業就是快,特別是在有選擇題的時候。一刻鐘后,王勃就抄完了林文健花了兩三個小時才搞定的數理化。

王勃將數理化還給林文健,用胳膊肘碰了碰廖小清,低聲道:「小清,借鑒一下你的外語作業。」

廖小清不動,咬著嘴唇,很想對王勃說不。但前面林文健都爽快的讓王勃抄了,她若不借,這便有點說不過去。

可是讓她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作業拿給這個越來越放肆,似乎對抄襲上癮了的傢伙,她又有點於心不忍。

她不想助紂為孽。

難道他真不學好,就這麼墮落了?

「拜託,借來抄一下啦!我中午請你吃飯。」王勃不知道廖小清的想法,又碰了碰她的胳膊。

「我不要你請。」廖小清將假期的英語作業放在王勃的桌上,面色平靜的說了一聲,也不看他,拿起語文書,開始小聲的讀起來。

王勃愣了愣,覺得今天的廖小清似乎有點反常,也不曉得自己哪個地方得罪了她。馬上就要上早自習了,王勃也來不及多想,對照廖小清的試卷,開始龍飛鳳舞的抄起來。

上午數學課的時候,班主任肖勁松再一次提醒班上的學生,這周六就將舉行年級聯考,但各科老師不會專門抽時間給大家複習,時間不多,只有五天時間,希望每個人自己利用課餘時間好好複習。

肖勁松的這番話,一下子將班上的氣氛帶入到一種緊張和迫切當中,以至於每個人,不論成績好的還是差的,除了上廁所,連課間的短短十分鐘都利用起來瘋狂的複習。

而唯一例外的還是王勃。上課時沒辦法倒也罷了,但課間這寶貴的十分鐘他說什麼也不願意貢獻給沒啥卵用的書本。他原本還打算和廖小清聊聊天,聯絡聯絡感情,但見對方捧著高一的物理書苦讀。他就不忍心去打擾。轉頭瞟了眼班上的其他人,其餘人的情況也差不多。於是,王勃只好走出教室,到走廊上去望風。平時一到下課便熙熙攘攘的走廊此時一眼望去,除了上廁所的兩三個鬼影子,也冷清得厲害。看來,聯考的陰雲不僅在高二七班的上空飄蕩,而且蔓延到了整個年級,所有人都人心惶惶,為了聯考加緊備戰。

所有人都在忙著備考。就王勃自己東遊西盪,無所事事,倒是讓他覺得自己和周圍的環境有點格格不入起來。這時,王勃便有點後悔為啥不把吉他帶到學校,要是自己手裡有把吉他,倒是可以彈上一曲,給這些為了分數忘我拚命的莘莘學子們加油助興,娛己娛人。

中午放學的時候,王勃履行自己的諾言。請廖小清去米粉店吃飯。廖小清看了他一眼,但卻搖了搖頭,背著書包轉身走了。

看著廖小清的背影,王勃一臉苦笑。不知道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得罪了這漂亮的同桌,以至於她不安逸自己。看來需要找個時間好好的跟對方交流一下。

隨人潮朝自家的米粉店走去。剛出校門,就看見自家的米粉店門口依次撐了六把遮陽桑遮陽傘成方形,紫色。傘架是銀光閃閃的不鏽鋼,傘簾上一水的印著「曾嫂米粉」的顯著性標誌和「mzc」三個花體英文字母。配上傘下定製的淺色桌椅,看起來十分的新潮。

六張桌椅。二十四個位子,王勃來的時候幾乎已經被人坐滿。

「看來今天的營業額恐怕又要創新高了。」看著自家的生意愈發的紅火,王勃的心頭美滋滋的。

走進米粉店,王勃意外的發現了薛濤,這傢伙正排在田芯收銀的那列,王勃發現他的時候他都快排攏了。不過薛濤的心思顯然不在排隊上,賊頭賊腦的,目光十秒鐘有八秒鐘都落在了前方收銀的田芯身上。

「濤哥,吃米粉啊?派啥隊,走,跟我來1王勃從後面走上去,拍了下薛濤的肩膀,跟著就把他從隊列中拉了出來。

「啊,勃勃,下課了嗦?我正找你呢1被王勃突然拍了一下的薛濤一驚,顯得有些不太自在。

「找我?啥事?」

「還不是網吧的事。電腦桌上午已經送來了。剛才劉二姐給我打了一個傳呼,說明天下午兩點鐘的樣子電腦就能送來。你看明天能不能請半天假來網吧坐鎮?我和你姐她們對電腦是八竅通了七竅,一竅不通。你不在,萬一劉二姐拿歪貨陰我們,那就不好耍了。」

「沒問題1王勃想也不想的說,「不過,濤哥,四方的醫院你有沒有關係?我這段時間缺課缺得有點多,班主任對我都有意見了。還是口頭請假的話怕是不會准,你如果在醫院有關係的話幫我開個證明,我乾脆請個病假。」

「有關係倒是有關係,但是我的關係沒得貞女硬。她舅舅就是縣人民醫院的副院長,弄醫院證明你找她她一個電話就給你辦了。嘿嘿,你想得啥子病嘛?」

「要不,急性腸炎?」王勃突然想到姜梅上次得的玻

「急性腸炎就急性腸炎,只要不是癌症就好1

「你才癌症1王勃朝薛濤的胸口捶了一定子。薛濤哈哈一笑,大笑間又趁機瞟了眼在前台忙碌的田芯,只把王勃看得牙痒痒,如同有人在剜自己的心頭肉。

這時,他便有些瞭然:找自己?找鎚子個自己!來打田芯的主意才是真!

————————————————————————————————

感謝魔法門wog ,**絲1哥 ,gh_xxj ,溫柔的蘿莉 ,鬼花紋 ,白舟 ,老爺車 7位兄弟的慨慷解囊!

謝謝所有訂閱,投推薦票和投月票的朋友!

你們一點一滴的支持,是瞎子堅持下去的無限動力……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