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213,送卡,探望(第一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院子」 「要得,我明天上午回一趟老家。」在一邊冒米粉的王吉昌立即響應。他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回農村老家了,王吉昌迫切的希望在父老鄉親們面前亮一下相。 「不用了,老漢兒。我現在就切。」<...

求訂閱,求月票,求推薦票

下午上課前,趁林文健和廖小清不在教室時,王勃將一張初級vip紅卡悄悄的遞給了前排的李楊。

「哇,這就是你們店裡的vip卡好漂亮」李楊把王勃遞過來的vip卡翻來覆去的看,一副愛不釋手的模樣。

「嗯以後你或者你朋友持卡消費,可以享受9.5折優惠」王勃解釋說。

「謝了哈,王勃。」李楊向王勃道了聲謝,開心的將卡放進了自己的錢包。自從跟王勃換座后,她就一直等著王勃曾經答應過的禮物,但兩三天都過去了,王勃這邊一直沒動靜,李楊有心想提醒對方一下,但又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幸好這傢伙沒食言

將承諾的初級vip卡給了李楊后,王勃來到教室後面找到唐建。「賤人,出來一下」王勃拍了拍正在做作業的唐建。

「啥事」唐健扔掉鋼筆,隨王勃來到教室外的走廊。

「送你個東西」王勃摸出一張「綠卡」,遞給唐建。

「靠,這是啥東東」唐建一把搶過,像剛才的李楊一般愛不釋手的看來看去。

「我們店的高級vip卡。持卡可以打八折。」王勃淡淡的道。

「靠八折那不是一碗要便宜四毛錢跟沒漲價之前差不多了」唐建大吃一驚的叫道。

「噓你能不能小聲點想搞得班上的人都來問我要嗎」王勃「噓」了唐建一聲,「給你說,你是我們店的第一個高級vip初級vip,也就是紅卡,可以通過累計小票獲得,享受9.5折優惠;但是高級vip綠卡一般人是得不到的。我手上也只有五張。如果有人問,別說是我送的。就說你媽給你的。」

「嘿嘿,明白。殺手,你夠意思謝了」唐建喜笑顏看,再次仔細的瞧了瞧手裡的綠卡。見卡的背後有兩排字,直接就念了出來:

「我們不生產美食;我們只做大自然的搬運工殺手,這話啥意思」

王勃直接翻了個白眼甩了一句,「我也不曉得啥子意思」

下午放學,王勃再次讓廖小清幫自己請假,說他晚上有事,不上晚自習了。他昨天才請了假。現在又請,廖小清便有些接受不了。

「王勃。你是真的有事」廖小清用一種懷疑的目光看著這個越來越讓她不解的新同桌。

「當然是真的我一個親戚生病住院,我打算去看下她。」王勃說。

「過兩天就放假了,不能放假去看么」廖小清小聲的問,她還是想讓王勃改變主意。

通過這幾天的同桌,廖小清發現這個班上的尖子生似乎有點不求上進,上課干自己的事,不聽老師講課不說,還天天抄作業。現在則更過分,連晚自習都開始找借口不想上了。雖然兩天前王勃在她面前秀了秀他變態的單詞量。當時的廖小清的確也被王勃給震住了,為此還輸了一籠燒麥給他。但是這兩天廖小清仔細一想,就覺得她當時多半中了王勃的計這傢伙肯定是利用暑假的時間背了高二的單詞表,故意在她面前表演,騙她上當

廖小清不否認王勃的成績比她好,但過去的一年以她對王勃的觀察,這個經常考第一名的班上的尖子生之所以能經常考第一。完全是跟他的勤奮努力密不可分。而他本人的智商倒不見得有多高,不然他就不是考班上的第一,而是年級的第一了。實際上,王勃的成績,在高一七班固然是「東方不敗」,放到全年級看。卻並不十分的突出,跟九班的郭曉亮,四班的丁夏這種年級頂尖「殺手」還是很有一段距離。

既然沒有郭曉亮這種哪怕因為生病在家裡自修大半學期,期末回來后參加期末考試也能摘下德市第一名寶座的天賦,那就應該腳踏實地的好好聽講,認認真真的做作業,更不能無故曠課。廖小清便是這麼認為的。

可現在的王勃。曾經的尖子生,既不聽講,又不做作業,還「無故」曠課,看在廖小清的眼裡,除了不求上進和自甘墮落,廖小清幾乎找不到其他的解釋。作為同桌,也算是朋友,她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對方。她不忍看到對方因為家庭條件一下子變好就自甘墮落的放鬆自己。如果真是那樣,她覺得她會很看不起他

王勃不知道廖小清心頭轉著的念頭,只是賣萌一般的搖了搖廖小清的胳膊,繼續道:「今日事今日了;明日事明日畢假期也有假期的安排幫幫忙啦,小清,明天我給你帶個禮物」王勃朝廖小清眨了眨眼,將書包朝肩膀上一甩,很快閃人。

看著王勃飛快跑動的背影,廖小清目光複雜,好一會兒之後,才嘆了口氣,開始收拾書包。

回到米粉店,煮了二兩抄手填了填肚子,王勃就對曾凡玉和王吉昌說想去看看姜梅。

「是應該去看一下。」曾凡玉說,「要不明天一早喊你老漢兒騎車去一趟張家院子」

「要得,我明天上午回一趟老家。」在一邊冒米粉的王吉昌立即響應。他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回農村老家了,王吉昌迫切的希望在父老鄉親們面前亮一下相。

「不用了,老漢兒。我現在就切。」

「你切你不上晚自習嗦」王吉昌問。

「請假了,不切」

「啥子你又不切上晚自習你昨天才請了假,今天又請假,你不想考大學了嗦」王吉昌不滿的道。他這輩子有很多人生願望,其中之一就是繼子能考上大學,以前是想繼子考起大學有了出息能更好的供養自己,現在則純粹是為了給他爭光添彩,讓他更有面子

王家屋頭光有錢還不算本事,要能出個大學生才算本事

「考大學好簡單嘛分分鐘的事老漢兒,學習上的事我曉得,這個你就不要操心了。你們先忙,我走了。」王勃也懶得跟王吉昌廢話,把手上的碗一放,就準備離開。

「你也不要空手切哈去商店給姜梅買點營養品嘛」曾凡玉在後頭叮囑。

「我曉得媽我才不好意思打空手上門」

王勃走後,在後廚洗碗的解明芳「呵呵」一笑,說:「姐,勃兒真的是懂事了,都曉得提禮物上門了。」

「馬上就要十七歲了,還能不懂事」曾凡玉笑著說。

這時晁仲慧開始介面,「莫說十七歲,二十七,三十七不懂事的人也大有人在對了,姐姐,勃兒是好久的生哦」

「農曆九月二十三,還有個把月。」

「那你們給不給他做生喃恐怕還是要做一個喲」晁仲慧說。

鍾曉敏端著一摞餐盤進來,聽到了晁仲慧的話,道:「肯定要做不僅要做,我覺得還應該大做一下是不是姐姐我嫁給曾凡嵩這麼多年,還從來沒參加過勃兒的生日宴。不得行,這次一定要參加」

鍾曉敏這麼一講,曾凡玉就開始傷感,嘆息著說:「這次是應該給勃兒做一下。這麼多年,除了滿月,一次都沒給他做過生。過生那天連雞蛋都沒給人家煮一個來吃,真的是苦了娃娃了。」

鍾曉敏不提不好,一提,曾凡玉頓時想到自己兒子跟她這個當母親的改嫁過來,七八年時間,就沒過過一天的好日子生,生沒做過;衣服,衣服也沒穿兩套新的,全是撿的舊衣服;學費,她這個當媽的也經常交不起,讓娃娃在學校丟臉。一想起這些,曾凡玉的眼眶就開始泛紅冒淚花。

曾凡玉和她娘家幾個兄弟媳婦兒的話聽在王吉昌的耳中,感覺有些刺耳,聽起來就像在說他的不是和無能一般。

「做做做這次去大三元包幾桌,好好的做一下。」王吉昌將手裡冒米粉的笊籬在灶台上重重的一擱,粗聲粗氣的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