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81,佔道與漲價(盟主加更1)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塊五二兩這個價格實在有些對不起「曾嫂米粉」這塊隱隱有了「四方第一粉」的招牌! 不過,當時的王勃雖然想漲價,但一時半會兒也沒什麼很好的漲價理由,而且他也十分的擔心突然的漲價會不會對銷量帶來不可預...

12月的第1天,看在老瞎兢兢業業,從不斷更,不時加更的份上,投倆月票給老瞎吧!如果沒月票,有推薦票的,也請投兩推薦票吧。拜託拜託!

————————————————————————————————

下午,王吉昌要王勃回家去溫習功課,王勃把班主任肖勁松的話拿出來搪塞。王吉昌見王勃的班主任都鼓勵這些學生娃娃大耍特耍,也就不好說什麼,只有任他在米粉店廝混了。

王勃自然不是在廝混,而是在觀察。

旗艦店開業已經有兩天。經過他這兩天的觀察,王勃發現旗艦店的生意有些出乎他意料的好。最初他還以為昨天生意的火爆僅僅是因為開業的原因,但今天一開門,生意仍舊火爆,而且更是因為四中學生開學的緣故火得一塌糊塗,以至於到了在吃飯的高峰期,完全是一座難求。王勃觀察到,很多客人,見店裡沒了座位,便搖著頭一臉遺憾的離開了。

他相信這種火爆絕不是暫時的,根據老店的經驗,這種火爆絕不是曇花一現,很可能火上澆油,一火再火!王勃已經可以想象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隨著旗艦店名聲的漸響,大量的人慕名過來,旗艦店內賓客盈門,水泄不通的場景。

但是,即便生意再火,限於面積的原因,接待的人數也是有限制的。在供不應求的前提下,如何增加自己的利潤率呢?

王勃想了想,很快想到了兩個解決方案。

第一個,就是擴大營業面積。不是在四方開分店,也不是將隔壁的店盤下來,他想到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在靠近他兩個門面的人行道邊多放幾張桌子。說直白點,就是佔道經營。

佔道經營王勃在裝修旗艦店的時候就嘗試過一段時間。已經很有心得。反正一來「城管大軍」要幾年後才能出現;二來佔道經營在四方餐飲行業可謂是遍地開花,太普遍了,潛規則都說不上,直接是擺在檯面上的明規則,也沒衛生局,交通局的人來管。

免費的道路,不用白不用,用了也是白用。

不過,即便佔道,王勃也打算占出一點自己的特色出來。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同樣愛佔道的星巴克跟costa。

前世。雙慶的星巴克和costa王勃也附庸風雅,喝過幾次。喝咖啡的過程中王勃就注意到不少星巴克,costa,都會在靠近門口的邊上擺上幾張桌子,撐幾把印有自己標誌的大傘,一些具有小資情調的男女就懶洋洋的坐在傘下,點上一杯咖啡,悠閑自在的或玩手機,或玩電腦。或交流聊天!

開米粉店之前,王勃對此熟視無睹,只是以為星巴克和costa想增加營業面積,不覺得有什麼其他的含義;現在站在做生意的角度上。王勃立刻明白了這兩家這麼佔道,可不僅僅是增加一點點營業面積那麼簡單,而是廣告!廣而告之,讓坐在店外的那些享受小資的男女現身說法。親自演繹什麼叫休閑,什麼叫享受,什麼叫格調!

若是在「曾嫂米粉」的大門兩邊。也擺上一溜桌子——跟米粉店一模一樣的那種,撐幾把印有「曾嫂米粉」標誌的大瑟—要高檔一點的,不是大排檔的那種舊兮兮的爛傘,ok,中國版的星巴克,costa式佔道出現了。

王勃越想越興奮,越想越覺得自己的想法可行,到了最後,他已經不是在考慮能多擺幾張桌子,每天能增加多少收入,而是如何讓「曾嫂米粉」更有逼格,更上檔次!

第二個增加米粉店利潤率的辦法,則更簡單,那就是漲價!

目前四方米粉的通價都是一塊五二兩,兩塊錢三兩,十家米粉店有八家都是按照這個價格來執行的。

早在七月底,「曾嫂米粉」在四方初步站穩腳跟,王勃就考慮過漲價的問題,倒不是因為他對55%的毛利率不滿意,而是他希望自己的「曾嫂米粉」能夠跟競爭對手們拉開檔次,因為不論是味道還是服務,「曾嫂米粉」都要超過同行一兩個台階,一塊五二兩這個價格實在有些對不起「曾嫂米粉」這塊隱隱有了「四方第一粉」的招牌!

不過,當時的王勃雖然想漲價,但一時半會兒也沒什麼很好的漲價理由,而且他也十分的擔心突然的漲價會不會對銷量帶來不可預估的影響,不清楚消費者會不會對漲價買賬。要是他這邊一漲價,大家都不來吃了,那才叫「羊肉沒吃著,反而沾一身的騷」。

現在旗艦店開張,倒是給了王勃一個很好的漲價理由。味道更好,服務更優,就餐環境更是首屈一指,無人能及,如果還執行跟同行一樣的價格,這無論如何都是說不過去的。

王勃算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人,佔道經營和漲價這兩個點子一出來,他就準備叫人立刻執行。不過在執行之前,他還是想統一一下思想,問問其他人的意見。

於是,利用下午空閑的時間,王勃就將自己的父母和所有的員工集中到一起,開了個小會。

佔道經營這個提議一提出來,幾乎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這兩天生意的爆好所有人都感同身受,覺得大廳內的桌子還是少了,根本不夠用,如果只需要買幾張桌子,幾把傘就能快速的擴大營業面積,那又何樂而不為呢?

但是對於漲價的問題,在座的卻分成了兩種不同的意見。

田芯,關萍,解英等年輕人是堅決的同意,認為應該漲價。她們的理由和王勃一樣,都認為曾嫂米粉從內到外,從硬體到軟體,都是四方的no.1,毫無爭議的「四方第一粉」。「第一粉」就應該有「第一粉」的樣子,不應該跟那些二三流米粉店執行同樣的價格。就像明明是茅台酒,為了吸引客人,打響名氣。一時半會兒當二鍋頭賣無可厚非,但是哪有一直當成二鍋頭來賣的道理?

而王勃的父母,幾個舅母這些老一輩的人員在面對漲價的問題時卻十分的謹慎,理由倒是說了不少,但說來說去無非兩點:

一,做生意應該薄利多銷,現在的利潤還可以,目前生意也好,就不要東想西想,吃了不長了。

二。萬一漲價消費者不買賬咋個辦?萬一客人不來了,去那些便宜的地方吃怎麼辦?所以,最好是先不漲價,等其他米粉店大家都開始漲價的時候再跟著漲。

中國的很多事情,開會只是個形勢,就是走一下過場,很多事情在開會前就已經決定。王勃召開的這次討論會雖然名義上是討論,其實他心頭早就有了定計,之所以還要脫了褲子放屁。不過是想尊重一下父母,同時讓員工們有一種參與感跟歸屬感罷了。

「爸,媽,舅母。你們的擔心我理解。關於漲價的理由,芯姐,翠姐她們已經說了很多,我就不再說了。至於你們擔心的問題。這樣,咱們先試漲價一段時間,如果漲價後生意下滑得厲害。咱們再把價格降下去,如何?」

「要得,勃兒這個主意好!可以先搞一下,如果不行再降下去就行了。」小舅母鍾曉敏第一個同意。

其他兩個舅母見鍾曉敏表了態,也跟著表態同意。王勃的母親雖然覺得有些冒險,但是自己兒子已經有了想法,那就聽兒子的吧。曾凡玉的想法很簡單,從決定開米粉店的那天起,自家兒子什麼時候行差踏錯過?

「梅姐,你覺得呢?」王勃見張小軍的老婆姜梅坐在旁邊一直沒怎麼開腔,於是問。

姜梅有些心不在焉,被王勃一問,「氨了一聲,支支吾吾的說:「啊,挺好的。都挺好的。」

得,原來人家開小差了,這話算是白問了。王勃心想,但也笑著朝姜梅點了點頭。

只有王吉昌不想漲價,而且是非常的不想。王吉昌的本性,說好聽點叫隨遇而安,不好聽就是胸無大志,得過且過。他眼見現在米粉店的生意這麼火爆,大家搞都搞不贏,就這樣好好經營就行了嘛,何必東想西想,瞎折騰?

但胳膊擰不過大腿,隨著生意的越做越大,越來越火,王吉昌在這個家裡就越來越沒有發言權,現在除了臊子這一塊他還有點發言權,其他的,無論大事小事,都是繼子在拿主意,他是越來越沒有存在感了。

「那漲好多喃?」王吉昌見所有人都開始附和繼子的意見,就沒一個支持自己的,心頭頗為不爽,但也知道事不可為,就想在漲價的漲幅上爭取一下。

「五毛1王勃伸出一巴掌,晃了晃,「二兩原來咱們賣一塊五,現在賣兩塊!三兩原來賣兩塊,咱們改賣二塊五!在原來的基礎上,漲五毛1

漲價的意見就這麼定下來了。

王勃也不想耽擱時間,他立即讓關萍聯繫廣告公司改菜單上的價格。佔道經營所需的桌子和遮陽傘,則讓田芯負責。他看了下兩個店鋪前的面積,完全可以增加六套四人桌的桌椅,配六把遮陽桑

不過,由於王勃對遮陽傘有特別的要求,比如,傘架他需要是不鏽鋼,遮陽傘的樣式最好是帶傘簾的長方形或者正方形,而非大排檔那種鍋蓋一樣的圓形,除此之外,傘簾上還需要打上自家的標示。這種特殊制形的遮陽傘,四方這個小地方顯然很難滿足,那就只有麻煩田芯明後天跑趟省城了。

「唉,小縣城,辦點事情就是不方便!什麼時候老子的『曾嫂米粉』才能走出四方,衝破德市,進軍省城吶?希望不要太久吧1王勃嘆了口氣。

——————————————————————————————

以下感謝不算字數哈:)

本章是俗人vip群21位全訂書友集資打賞的盟主加更。盟主加更有三章,這是今天的第一章。

感謝「俗人萌」21位「大俗人」的慷慨解囊讓《俗人》有了第二位盟主!

我愛你們!

無以為報,除了繼續埋頭寫書,只有留名銘記了:

見酒拎壺沖,遮天保護你,**絲一哥,元朝,溫柔的蘿莉,今夕何夕,神奇的神奇77,朱燈輝,玄門道道,白舟,你懂個毛,小羊羊羊,一莎一極樂,大米,新約,涉水侯,山花斷崖,掙扎,ganfeng,大長莖,暴影,暴影,暴影!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