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79,灑狗血(第二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擺龍門陣講故事的時候,並未刻意壓低自己的聲音,所以他的聽眾,除了身邊和對面的幾個同班同學,還有旁邊的梁婭和蘆葦。 一開始,梁婭和蘆葦其實並未在意王勃跟他同學之間的聊天。蘆葦坐下之後,立刻用腳踢...

求全訂,求月票和推薦票這是本月的最後一天了,月票留在手裡也沒啥用,投給老瞎吧:

懷著一種興奮,激動而又有些緊張的心情,王勃做了兩三次深呼吸,靜悄悄的來到正在等位子的梁婭和她同學的身邊。

「嗨,梁婭,在等位子呀?」王勃笑著說。

王勃的出現讓梁婭大吃一驚,差點將手裡的餐盤打倒。「啊,是,是的,王勃,你,你怎麼……」吃驚之下的她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想問我怎麼在這裡是吧?因為這就是我家開的店呀呵呵,我以為你今天不會來呢,不然剛才就給你佔兩個位子了。不過別擔心,跟我來吧,我馬上給你們找兩個位子。」王勃向兩人招了招手,也不理一臉意外的兩人,轉身小跑著回了自己的座位。

解英拿著五瓶汽水過來,王勃一人發了一瓶,然後又叫解英再去開兩瓶過來。旁邊的兩個學生已經吃完,正準備起身,王勃見了,立即把座位佔住,三五兩下收起餐盤。轉身一看,梁婭和她的同學已經走了過來,於是,王勃就叫兩人坐下。

「謝謝你,王勃。」梁婭對王勃小聲的道,面色頗有些不自然。

「謝謝。」蘆葦也朝王勃點了點頭。

「沒事兒,舉手之勞。」王勃一笑,笑得有些憨。

這時,王勃的幾個同學才恍然大悟。敢情這傢伙急匆匆的跑過去原來是去會美女去了。林文健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臉上一副瞭然的表情。廖小清和李楊雖然意外,但只是以為王勃認識梁婭和蘆葦,除了覺得這傢伙似乎熱情得有點過分外,其他倒也沒多想。

倒是劉偉臉上的表情極其精彩。震驚,不可思議,羨慕輪番變換。

解英很快拿著兩瓶冰汽水走了過來,朝王勃怪笑一下,王勃說了聲「謝謝英姐」,然後一人一瓶。擱在梁婭和蘆葦面前。

「小店開張,感謝大家的捧場,請你們喝瓶汽水。」王勃爽朗的說。

蘆葦明白自己是沾了梁婭的光,再次感謝;梁婭本想推脫,見蘆葦收了。自己再拒絕的話就顯得矯情和不近人情,也只有頗為無奈的點了點頭,又對王勃說了聲謝。

將兩人安排好並送了汽水后,王勃並未趁機和梁婭搭訕聊天,而是返回自己的座位,在身邊幾個同窗頗為怪異的目光中,若無其事的拿起汽水瓶咕嚕咕嚕的直接喝了小半瓶,用手背一抹嘴。這才好整以暇的繼續道:「說起我們家的這個米粉店,需要從我媽說起,但說到我媽。就不得不提我外婆。我外婆有一手好廚藝,是大集體,大鍋飯時代隊上的廚師。我媽當時很小,我外婆炒菜做飯的時候就圍在外婆身邊轉,幫著幹些燒火擇菜之類的雜事,對廚房裡面的這攤子事。可謂從小耳濡目染……」

王勃抑揚頓挫,如同說評書。將一個半真半假,子虛烏有的故事講得情深並茂。有起有伏。前世的他讀了幾千本小說,自己也當過兩三年的寫手,知道如何吸引觀眾的注意力,加上提前打有腹稿,說起來自然而流暢,聽在幾個沒啥見識的少年耳中,是既精彩又感人。聽完之後,所有人的心頭便留下了這樣的一種印象:

王勃真不容易她母親也真不容易,太偉大了

如果說剛開始見到王勃的轉變,他的衣著,他的賽車,他家火爆的米粉店,身邊的幾個同學,除了吃驚跟羨慕外,心面多多少少還有些難以言說的嫉妒的話,在聽了王勃剛才的那番勵志的,心靈雞湯似的演講,幾人心頭的那絲嫉妒便煙消雲散,不翼而飛了。他們只有一個感覺,有如此偉大的母親,有如此懂事堅強,百折不撓的兒子,人家不發家,還真是沒天理

而幾人當中,廖小清對此的感受尤其深刻,因為她不久前剛見過王勃的父母,還親口喊了對方「王叔」和「曾娘」。她見曾凡玉的第一眼就覺得對方和藹可親,平易近人,現在聽王勃這麼一說,更加覺得王勃的母親慈愛而偉大

劉偉對王勃的嫉妒也少了一截。

最開始,面對王勃這個「知根知底」,但卻突然乍富,從各方面都把他比了下去的同桌,對王勃的羨慕那是肯定的,但更多的卻是一種憤憤不平的嫉妒王勃的家庭是什麼樣的一種狀況他一清二楚,除了成績比不上王勃外,其他方面,從吃到穿,從住到行,甚至人緣,跟周圍同學的關係,他都要超過這個僅僅只有成績的老同學一大截。

所以儘管王勃的成績比他好,但在這個總是穿著不倫不類,永不搭配,一看就知道是從某個親朋好友撿來衣服穿的,食堂吃不起,晚飯也只能偷偷買兩個饅頭吃的優等生面前,劉偉有著極其強烈的優越感

可這種優越感在開學之後,當王勃以一種嶄新的面孔閃亮登場,重新出現在他的眼前,半天,僅僅用了半天時間,劉偉心頭那存在了七八年的優越感立刻就被擊得粉碎,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見

嫉妒總是來自於身邊的人

嫉妒總產生在一個人的變好,而且是突然變好之際沒人會嫉妒那些比自己過得不好的人,只會鄙視或憐憫

王勃的故事,讓劉偉了解了很多他以前從未了解的事,他對王勃的嫉妒並沒全部消失,但得知王勃一路走來,竟然經歷了這麼多坡坡坎坎,這麼多人生的不幸,再次看待他今日的變化,他就發現自己好受了很多,心頭也平衡了很多。

王勃在擺龍門陣講故事的時候,並未刻意壓低自己的聲音,所以他的聽眾,除了身邊和對面的幾個同班同學,還有旁邊的梁婭和蘆葦。

一開始,梁婭和蘆葦其實並未在意王勃跟他同學之間的聊天。蘆葦坐下之後,立刻用腳踢了一下對面的梁婭,臉上有種被騙的「嗔怒」。前不久梁婭才說她不認識那個邀請她去吃米粉的男孩兒,剛才卻叫上了對方的名字。

這傢伙,和這個叫「王勃」的男生之間肯定有鬼蘆葦「憤憤」的想著。

但是,當王勃周圍的幾個同學全都目不轉睛,興趣盎然的聽王勃說話后,梁婭和蘆葦兩個桌面上你瞪我我瞪你,桌面下你踢我一下,我踢你一下的一對好友,好奇之下,很自然的就豎起耳朵,開始傾聽王勃這個少東家的擺談。

原來這「曾嫂米粉」是這麼來的好感人,好勵志哦當王勃說完后,蘆葦不由想到。

原來,在那個燦爛的,樂觀的,總是用微笑面對一切的笑臉下,竟然隱藏著那麼多的不幸梁婭默默的吃著碗里的合滋粉,用餘光瞟了眼旁邊,此時,王勃正舉起手裡的汽水瓶跟身邊的幾個同學碰杯,笑容爽朗而自然,親近而毫無距離。

他似乎對他身邊的每個同學都很好呢

在他的眼中,我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特殊呢

忽然間,梁婭就感到前不久自己對於王勃的判斷有些過於武斷了。在她看來,她自己甚至有些「自作多情」。因為自從王勃把她和蘆葦安頓下來之後,他就沒太注意過這邊,偶爾視線也會飄過來,但那更多的只是一種禮貌,比如話,不論是跟蘆葦還是自己,他就沒再說過一句。

故事講完之後,王勃就發現幾個小夥伴看自己的目光不太一樣了,吃驚,佩服,崇拜,他甚至在廖小清的眼中看到了些許的憐惜和心痛,全都是些正能量的東西,王勃就覺得剛才的那一番狗血自己撒得不賴,有效果。他強忍著偏頭去看看梁婭此時有何表情的yu望,只是舉起手裡的汽水瓶,搖了搖,對有些聽傻了的眾人道:

「來來來,都干一下。這種自由自在的日子不多了。為了明天,干」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