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77,吃驚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沒想到他的父母會親自上陣,趕忙喊道:「叔叔好,娘娘好1 「呵呵,好!好1曾凡玉和王吉昌樂呵呵的點頭笑著。這笑容。讓廖小清感覺和藹而又親切,但同時又有些莫名的羞澀。 見廖小清主動向自己的...

一行五人,還沒騎到米粉店的門口,就看到米粉店前面的人行道已經擠滿了各式各樣的自行車,基本上全是四中的學生。,王勃見了,招呼後面的三人讓他們趕快,趁著現在還有車位的時候搶幾個停車位,不然,看著這架勢,在等一會兒恐怕連自行車都沒地方放了。

「殺手,這,這就是你家的米粉店?」劉偉看著前方鮮艷新穎的大紅招牌,巨幅的玻璃牆,以及透過玻璃牆所見的米粉店內那精緻,考究的裝修,店內人頭攢動的場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早上在教室內聽李楊說王勃家把原來的「圓圓蛋糕店」和「紅紅中餐館」盤了下來開了家米粉店,劉偉只是以為王勃家不過是單純的盤店,將就原來的裝修,最多換個牌子,簡單的裝修改造然後就開始營業了,就像四方的其他米粉店一樣。李楊當時說王勃家的米粉店「好漂亮」,劉偉也以為不過是客氣的恭維。

但眼前所見的場景,卻哪裡還有原來「圓圓蛋糕店」和「紅紅中餐館」的一絲影子?

劉偉完全認不出來了!

看來,王勃這傢伙,家裡面是真的發財了啊!劉偉看了眼身邊這個小學兩年,高中一年的同桌,心頭感嘆了聲,眼神卻頗有些複雜,心頭一時間也是說不出的百般滋味。

林文健站在這個完全出乎了自己想象的「曾嫂米粉」旗艦店前,嘴巴直接張成了o型!

「勃哥,我們,我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林文健下意識的說了句。

李楊昨天已經見識過了「曾嫂米粉」的洋氣,倒是沒了吃驚,只是店內洶湧的人流讓她感到詫異。

「王勃,好多人哦!你看還找得到位置不哦?」李楊擔心的道。

而站在李楊邊上的廖小清,雖然在七月份的時候也來「曾嫂米粉」吃過兩次米粉。但是上次來吃時碰到了王勃,結賬的時候她想給錢,但王勃死活不讓她給,廖小清覺得很不好意思。她覺得「曾嫂米粉」的小吃很好吃,也很想再次去品嘗,但又怕王勃到時候又給她免單,心頭為難,以至於在後面的一個月中猶猶豫豫了幾次,不太敢來了。

廖小清八月份沒來,自然就不曉得王勃新開的這家旗艦店。面對這家新開的旗艦店。廖小清心頭的震驚並不比劉偉和林文健少上多少。但她自小生活在城裡,各方面的見識都比一直在農村長大的劉陳二人要高出不少,心中雖然吃驚,臉上的表情卻淡然很多。

「王勃,你家什麼時候又開了家新店?」廖小清看著王勃,微笑著問。

「就這個月開的。不過大部分時間都在裝修,昨天才正式開張。」王勃笑著對廖小清說,「大家先進去吧,看看有沒有位子。隊你們用不著排。嘿嘿,我直接給你們走後門。」王勃「嘿嘿」一笑。

「哈哈1其餘人也笑了起來。李楊開心的說道,「有關係就是好,吃碗米粉都可以不用排隊。」

「咱們可是沾了『殺手』的光。」劉偉笑著說。稍稍了拍了下王勃的馬屁,然後用手一捅林文健,「賤人,走。咱們兩人去佔位。」

幾人走近大廳,在外面看還不太覺得,進了之後才強烈感受到這種濃烈西式風格的餐廳所帶來的震撼。特別是對廖小清,林文健和劉偉這三個從未來過,也從沒去過麥當勞和肯德基見識過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此時的大廳,人聲鼎沸,人潮如織。一半是大街上普通的客人,一半是四中的學生,把整個大廳擠得滿滿當當,連過道上都是人。王勃朝前台望去,只見三台收銀機已經火力全開,收銀機前的關萍,田芯和姜梅三女正全力以赴的處理著台前排隊的三條人龍。但排隊的人龍卻絲毫也不見短,隨著不斷湧入的人群,反而有越來越長的趨勢。

而大廳的其他地方,卻是李翠,解英,小舅母鍾曉敏等人穿梭,忙碌的身影,她們或引導客人排隊,或收拾餐盤,騰出新的座位給無座的客人,或用簸箕和掃帚打整地板上的垃圾,動作忙而不亂,熟練而迅捷,臉上全都帶著暖人的,職業性的微笑。

這時,王勃忽然想起廖小清要打電話通知她媽中午不回家吃飯的事,於是就對幾人道:「文健,偉哥,李楊,你們三個負責找位子。廖小清,我帶你去前台打電話,然後順便去后廚端吃的。對了,你們都想吃啥子?我們這裡有米粉,抄手,面,和合滋粉。臊子有牛肉,肥腸,鱔魚,排骨跟雞雜,你們吃啥子?」

四人向王勃報了各自的小吃,林文健要了米粉,劉偉,李楊和廖小清則要了合滋粉,都是二兩。

王勃領著廖小清,穿過擁擠的人潮,從后廚來到前台收銀的位置。米粉店的電話就放在前台的一角。王勃讓廖小清給她媽打電話,他自己則返回后廚,開始準備他和幾個同學的食物。關萍、田芯,姜梅見王勃領著一個模樣漂亮的女生進來,全都朝他擠眉弄眼,如果不是此時她們各自都忙得不可開交,說不得就要調笑他一頓了。

后廚內,冒米粉的兩個大鍋前站著王勃的父母王吉昌和曾凡玉,兩人穿著和外面員工一樣的橙色polo衫,頭戴鴨舌帽,此時正雙手不停的忙著冒米粉,合滋粉或下面,煮抄手。

兩個不鏽鋼洗碗槽前也站著兩人,卻是王勃的大舅母晁仲慧和二舅母謝明芳。兩人原本還要過兩天,等把收割的穀子晒乾,入了糧倉才準備一起來米粉店上班的。但是王勃鑒於昨天開業時的盛況,讓兩人提前上崗。曬穀子的事只有讓兩個舅舅多操下心了。

向父母說完自己幾個同學的點餐,又讓他們將其中的兩個二兩換成三兩,王勃返回前台。廖小清正在打電話,因為店內太過吵鬧的原因,廖小清不得不粗著嗓子用比平時高了兩三倍的聲音才告訴了她媽她中午在外面和同學吃米粉,不回家吃飯。

「小清,打完電話了?告訴阿姨你不回去吃飯了嗎?」王勃走到廖小清的跟前。道。

「嗯1廖小清點了點頭,王勃嘴裡的「小清」讓她頗不自在,但現在的環境又讓她不好說什麼,只有點頭。

「打完了我們就去端吃的吧。差不多快好了。」王勃道。

「啊,這麼快?」

「呵呵,米粉跟合滋粉都很快的,冒幾秒鐘就好了。如果是面和抄手,倒是要久等幾分鐘。」王勃笑著解釋,帶頭進了后廚。

后廚內,曾凡玉已經在兩個餐盤內放好了六碗米粉跟合滋粉。正準備喊他。知道是王勃的同學來吃,她還特意每碗多舀了一勺臊子。

「好了,勃兒,快給你的同學端出去吧。」曾凡玉笑呵呵的看著王勃身邊的廖小清,自己的兒子沒介紹,她也不知道該喊什麼,只有笑著點了點頭。一旁的王吉昌看了,也咧嘴露出一副大板牙傻笑,邊笑邊叮囑王勃道:「按理說我和你媽是應該去見見你的那些同學的。但是現在實在是走不開,你要把人家招呼好。」

「我曉得,老漢兒。」王勃說。

廖小清從王勃和他父母的對話中得知穿著工作服冒米粉的兩個中年男女就是她的父母,很有些吃驚。沒想到他的父母會親自上陣,趕忙喊道:「叔叔好,娘娘好1

「呵呵,好!好1曾凡玉和王吉昌樂呵呵的點頭笑著。這笑容。讓廖小清感覺和藹而又親切,但同時又有些莫名的羞澀。

見廖小清主動向自己的父母問好,王勃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忘了介紹。於是立刻向雙方介紹道:

「媽,爸,這是我班上的同學廖小清。廖小清人很對的,在學習上我有啥子不懂,我都經常問她。廖小清,這是我爸,這是我媽。我爸姓王,我媽姓曾,你可以叫他們王叔和曾娘。爸,媽,你們可以喊她小清。」

王勃的「打胡亂說」讓廖小清又羞又急,臉頓時就紅了,卻又發作不得,只得紅著臉再次又喊了聲「王叔」和「曾娘」,心頭卻恨死了這張嘴亂說,亂喊自己小名的傢伙。

自己跟他有那麼熟嘛?

王勃這麼一介紹立刻拉近了雙方的距離,至少拉近了王吉昌和曾凡玉對待廖小清的距離。兩人本就是仁義之人,待客熱情而周到,對一般的客人都是如此,更何況王勃的同班同學,而且對方還是一個漂亮的小姑娘?曾凡玉當即便道:「小清啊,那以後經常來米粉店耍嘛,娘娘冒米粉給你吃。」

王吉昌更是在一旁一臉爛笑的補充,「就是小清,以後多過來耍嘛,你想吃啥叔叔給你冒啥1

兩人的熱情讓從沒見過這種陣仗的廖小清完全無所適從,一張小臉已經是一片血紅,結結巴巴的說:「謝謝,謝謝叔叔娘娘!我,我會來的。」說完后,又對王勃說,「王勃,我們走,走吧。李楊他們肯定找到位置了。」

在這讓自己感覺「渾身都不自在」地方,廖小清簡直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兩人一前一後的端著兩個餐盤走了出去。剛出后廚,還沒開始尋找,就聽前面靠近窗戶的角落傳來一聲喊:

「王勃,廖小清,這裡1

——————————————————————————————

不是老瞎喊窮叫苦,訂閱真的很渣,在這樣持續一段時間,恐怕西北風都無法喝了。看dao版的朋友,兄弟,大大們,請高抬貴手,給老瞎一個正版全訂吧。您能看到這裡,說明老瞎的這本小書還有那麼一點價值,能入你的法眼。老瞎上架不久,您現在全訂,也就兩三塊錢,趕一次公交車的錢。但就這兩三塊錢,卻能讓老瞎堅持下去,把這個故事圓滿的寫下去。

泣血求訂閱!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