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76,鍾嘉慧(第一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開始打起退堂鼓來。 放學的鈴聲一響。整個回字形的大樓,如同一個巨大的蜂巢,開始朝外吐出群蜂。王勃叫上同桌劉偉,鄰居廖小清,李楊和好友林文健,五個人一起。隨著人流,緩慢的出校。出校的方向有兩個,...

這天上午主要就是發書,收學費,交暑假作業,然後跟各科任老師的見面。除了跟身邊幾個以及前世一些玩得好的同學進行過一些短暫的交流外,王勃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打量班上的同學與老師上。

所有人,不論是同學也好,還是老師也好,他差不多都有十五六年沒見了。除了少數的一兩個,所有人的形象在王勃的腦海都停頓在十五六年前,乍見之下,看著這些面容依舊,穿著保守,言辭略顯陌生陳舊的同窗師友,王勃時不時的會湧起一種時空交錯的錯亂感和荒誕感。這種錯亂跟荒誕的感覺,在面對父母和親朋好友時還很少從王勃的心頭冒出來,但現在,當五六十個前世的熟人一瞬間出現在他面前時,那種感覺便尤為強烈,強烈到他時不時的都要用掐一下自己的方式來驗證此時此刻是真實的存在而非是一個真實到真假難辨的虛幻夢境

臨近中午時,班主任肖勁松忽然宣布說下午放假,明天開始正式上課。那些沒玩夠的,沒睡醒的當說到此處時肖勁松特意的停頓了下,並將視線看向王勃,一陣鬨笑隨之而起,肖勁松滿意的一笑繼續說那些還沒收心的,趁下午這半天時間好好的玩,好好的睡,好好的收心。但是,今天一過,他就希望所有人拿出最佳的狀態,用最好的心情來迎接高二的征程。

啪啪啪啪肖勁松的發言不出意外的贏得了所有人的掌聲,連王勃也虛情假意的鼓了下掌。他雖然臉帶笑意,可心頭卻是一陣頭疼。肖勁松的話在其餘人聽來是驚喜,是學校善解人意的賞賜;但在王勃的耳中卻再一次的讓其意識到自由自在的生活即將遠去。迎接他的不是什麼「征程」,而將是沒有任何自由的「牢獄之災」。

一個南韓人跑到北韓去,真的能夠習慣么?對此,一向標榜自己是一個自由主義者的王勃還沒開始體驗,就已經開始打起退堂鼓來。

放學的鈴聲一響。整個回字形的大樓,如同一個巨大的蜂巢,開始朝外吐出群蜂。王勃叫上同桌劉偉,鄰居廖小清,李楊和好友林文健,五個人一起。隨著人流,緩慢的出校。出校的方向有兩個,一個是學校的正門,一個是後門。因為除了劉偉是住校生外,其餘四人都是走讀生。大多騎車上學,所以大家就跟著一大群走讀生朝車棚所在的後門走,打算先去取車。因為王勃,林文健,廖小清和李楊的自行車不在一起,王勃就和其餘四人約定所有人在門口附近馬路邊集合。

早上的時候,他和唐建幾個姍姍來遲,靠近門口的好的停車位都沒有了。幾人只能找一些旮旯犄角的地方停。在熙熙攘攘,如同菜市場的車棚內,王勃一陣好找。花了四五分鐘,才找到自己的那輛山地車。

解鎖,推車,跟在自行車大軍的後面緩慢的朝前移動。王勃東瞅西瞅,很快就在左前方的車流中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鍾嘉慧

一個他前世暗戀了幾年卻直到今天才從林文健的口中知曉名字的漂亮女生。

鍾嘉慧今天穿了件黃色的t恤,t恤明顯是收腰型的。在腰部齊齊的朝兩邊一收,顯示出不堪一握的完美腰形。腰部以上仍舊豐滿。挺拔,但是卻跟王勃印象中的那種過於碩大不太沾邊。在王勃的印象中。鍾嘉慧一直是四中女生中「胸大屁股圓」的典型代表,在他的眼中是作為「減分」和「批判」存在的。

可是時隔十多年後,當王勃以一個三十幾歲成熟男人的眼光來看,鍾嘉慧這個十七歲的小姑娘不論是胸口還是臀部,卻完全不是他印象中的那種過於誇張的前tu后翹。鍾嘉慧的胸和她的同齡人比起來確實要挺拔一些,圓潤一些,給人的感覺確實也要「宏偉」一些,但「宏偉」的程度其實也有限。按照王勃的估計,只能說她比她的那些同齡人要早發育個一兩年,不太像高一高二的小女生給人固有的較為「平板」的印象,比如,她跟田芯,特備是姜梅這種生育過小孩的二十幾歲的成熟女性比起來,就要遜色不少。

而鍾嘉慧的tun部,現在看來,也沒王勃想象中的那麼圓大和肥厚。像梁婭一樣,鍾嘉慧今天穿的也是一條牛仔褲。王勃特意朝女孩的tun部那裡瞟了幾眼,挺翹倒是蠻挺翹的,但是印象中的肥碩卻遠遠談不上。

所以,在王勃現在的目光下,鍾嘉慧這個17歲的女生僅就身材這一點來看,確實是目前四中女生中身材最好,發育得最為完善的一個,這一點,連身高一米七的梁婭都比不上。梁婭高則高矣,但不論是她的胸還是她的臀,都稍顯單保

「前世的自己,怎麼會有些討厭鍾嘉慧的胸部和屁股呢?」王勃看著鍾嘉慧的背影跟側影,覺得頗有些不可思議,最後只能以那時的他還太孤陋寡聞,「見少識窄」來解釋了。

一邊走,一邊打量著女孩的背影。如果是以前的他,此時此刻,大概會很不淡定,手心冒汗心發慌;現在,王勃卻發現自己的心間仍舊還是有些波瀾,但這種波瀾,卻差不多降到了面對廖小清,孫麗這些美女時的地步會欣喜,心頭也會有稍微的異樣,但也僅此而已,跟面對梁婭時那種頭腦發白,心頭髮慌完全是兩個概念。

一個是喜歡,一個是愛,大概是這麼回事。

「殺手,怎麼這麼久才出來?」最先站在馬路邊等待眾人的劉偉說。他的旁邊,站著已經推著自行車出來了的廖小清,李楊和林文健,四人正嘰嘰喳喳的聊著天。

「不好意思,一時半會兒沒找到車子。」王勃說,「走吧,咱們要趕快點,不然很可能沒有位子。偉哥,你坐我的車。」王勃沖劉偉說道。

這時,他們才發現王勃鳥槍換炮的不僅是他的衣著,還有他屁股下的座駕。林文健的表情沒什麼變化,仍舊是笑嘻嘻的;李楊看了眼王勃的車,略有些吃驚,然後就將目光轉向旁邊的廖小清。廖小清瞪了李楊一眼,神色頗有些不自然。

而王勃的同桌劉偉,卻有一絲艷羨的神色從其鏡片后的雙眼中飛快的閃過。

不是老瞎喊窮叫苦,訂閱真的很渣,在這樣持續一段時間,恐怕西北風都無法喝了。看dao版的朋友,兄弟,大大們,請高抬貴手,給老瞎一個正版全訂吧。您能看到這裡,說明老瞎的這本小書還有那麼一點價值,能入你的法眼。老瞎上架不久,您現在全訂,也就兩三塊錢,趕一次公交車的錢。但就這兩三塊錢,卻能讓老瞎堅持下去,把這個故事圓滿的寫下去。

泣血求訂閱

感謝「嚮往天堂」,兄的1888起點幣的厚賞

一併感謝別樣飛揚,元朝,王玄玄策,遊方天下,書友090419171546050,生繡的金子,不是很壞的人,塵凡,自由之果,陳崇生,肉包子打狗,l,平凡的一顆星,溫柔的蘿莉,羅德龍的低語16位兄弟的慨慷解囊

謝謝所有訂閱,投推薦票和投月票的朋友

你們一點一滴的支持是老瞎堅持不懈的無窮動力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