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70,七班的三大美女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 只是除了王勃。 王勃當然不是因為前世聽過一次肖勁松的「開學演講」才聽不進去,而純粹是因為肖勁松的這些話,也包括他以後會說的很多話,對經歷過一次的他來說都乏陳可善,沒任何意義。一個人講話,什麼...

訂閱慘淡!懇請看dao版的書友高抬貴手,來首發網站訂閱支持一下老瞎吧,拜託了!

———————————————————————————————

身後廖小清小聲的解釋和李楊的戲謔,加上身邊劉偉的調笑,王勃都聽見了。這讓他意識到自己剛才的那個動作過於孟浪。平日的他也是跟關萍,田芯等成年女性笑鬧慣了,習慣成自然,有點「積習難改」。平時,除了為了佔便宜而採取的策略性的裝萌賣幼,他絕大部分時候的意識都是一個三十幾歲成年人的意識,面對不同的對象,比如父母,長輩,他說話的時候會有所注意,但最多也就是在外面加一些晚輩應有的包裝,骨子裡還是一個成年人的思維。

「以後可要注意了,身邊的這些小女生既不是社會上的成年女性,也不是後世的九零后,零零后。她們傳統而保守,有些話,有些玩笑還是少說為妙。」王勃在心頭暗暗的告誡自己。

班主任肖勁松見班上的學生基本上到齊,就開始發表他新學期的講話。

「兩個月的暑假我想大家都應該耍得差不多了。既然耍得差不多了,那麼該收的心就應該收回來了。從今天開始,你們就告別了高一,正式成為了高二學生。高二可以說是整個高中最關鍵的一年。這一年,你們將面臨著文理分班的選擇,大多數學科的基礎教學也將在這一年中完結。高三基本上就是複習做題。所以實際上,各位能夠真正學知識的,也就剩下這一年,因此無論怎麼重視都不為過……」

肖勁松一開始講話,教室里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對新學期的好奇,對高二年級的嚮往和恐懼,分班的抉擇。讓所有的學生,包括坐在教室最後面的幾個調皮搗蛋的差生都聽得比較認真。

只是除了王勃。

王勃當然不是因為前世聽過一次肖勁松的「開學演講」才聽不進去,而純粹是因為肖勁松的這些話,也包括他以後會說的很多話,對經歷過一次的他來說都乏陳可善,沒任何意義。一個人講話,什麼時候能夠引起聽眾的興趣?有四點,第一,你很有錢;第二,或者你很有權;第三。你要麼很有才,有口才,有學識,說一些人家沒聽說過的見識和道理;第四,大家是很好的朋友,願意傾聽,哪怕你說得很沒水平。

學生之所以聽老師的話,基本上是基於第二點跟第三點,老師的權威加上他們高過學生的知識與見識。

但肖勁松對目前的王勃而言。一二三全不佔優,肖勁松也不是他的朋友,他便沒那興緻聽對方的「陳詞濫調」。

於是,如同身邊的劉偉一樣。王勃表面做出一副仔細聆聽的姿態,私下卻是一心二用,開始用目光打量起班上的這些十幾年未見,還年輕得可愛。也幼稚得可愛的同學們。

王勃首先打量的是班上的美女,這基本是一種本能。

王勃所在的高2001屆一共有九個班,他在七班。七班的成績在全年級排不算最好。成績最好的他上學期期末考試在全年級的排名也只能排在十名左右。但是七班的美女卻是最多。

然而在前世,王勃對於班上的幾個美女卻沒什麼感覺,完全感覺不出廖小清,孫麗這些全年級男生公認的美女有啥子漂亮的。那時,王勃這個「土農民」眼中的美女只有兩個:一個是九班的梁婭,另一個是八班的一個他至今不曉得名字的女生。

這當然是他的「傲慢與偏見」,或者叫「燈下黑」,也可叫做「家花沒有野花香」。

而等王勃大學畢業,進入了殘酷競爭的社會,他的世界觀,審美觀也慢慢定型之後,他才恍然明白曾經的高中,昔日的大學,自己究竟錯失了多少美麗的風景!

以後世一個成年人的眼光看來,王勃班上的美女至少有三個:孫麗,廖小清,和曾思琪。

廖小清離王勃最近,王勃和她也算最熟,奈何廖小清就坐在他的屁股後面,除非他後腦長眼,或者完全不給肖勁松面子。王勃的後腦無法長眼,班主任說的對他而言雖然是陳詞濫調,但是面子還是要給的,王勃就只有暫時放棄對廖小清的鑒賞。

距離王勃第二近的是孫麗,但是孫麗也在王勃的後排,而且隔了兩列,更不好觀望。這個時候,王勃就有點後悔當初坐到中間來了。他進高中的時候身高就有一米七五,在班上二十幾個男生中起碼能夠排進前三名,按理應該坐在最後的。七班的坐次基本上也是按照高矮來安排的,但因為王勃有一百度左右的近視,他給肖勁松說了后,肖勁松就將他提了幾排,安排在了中間靠前的位置。

這樣,唯一能夠讓王勃不用搖頭晃腦就能夠放心打量的就只有坐在隔壁一列,順數第二排的曾思琪。

而曾思琪,也是重生到現在王勃第一次看見的美女。

說起這曾思琪,在王勃的班上,跟孫麗和廖小清比起來,其實是最沒存在感的一個女生。前世的王勃,如果無聊的時候,偶爾還會瞟幾眼孫麗和廖小清來放鬆下心情;但曾思琪,他卻少有去打望偷窺,因為在前世的王勃心目中,曾思琪根本就不能算是美女。

但曾思琪的確是一個美女,班上的不少男生都暗自喜歡過曾思琪,據王勃後來的觀察總結,自己的同桌劉偉就迷戀過對方。

曾思琪中等個子,比孫麗和廖小清都要矮一點,大概一米六,一米六一的樣子。五官小巧,臉略微有些圓,膚色介於孫麗和廖小清之間,既不像孫麗那麼白得耀眼,也不是廖小清那種健康的小麥色。

像所有的四中女生,曾思琪常年都留著齊耳短髮,但她的齊耳短髮卻有些與眾不同,像兩塊黑色的西瓜皮,倒扣在兩頰邊,為她增加了不少俏皮味,同時又不乏鄰家女孩的感覺。

曾思琪的性格在班上屬於非常安靜的一類,說話也細聲細氣,溫溫柔柔。在王勃的印象中,這女生從未大聲五氣的說過話,總是輕言細語,也從不與人爭吵,算是性格相當好的女生。

王勃對曾思琪的印象有三個。

其一,便是曾思琪的笑容。前世的王勃對曾思琪沒什麼關注,但等他畢業進入社會後那些夜深人靜的夜晚,每每憶想昔日的美女同窗,曾思琪的笑臉便經常跳進他記憶的腦海。曾思琪的笑容毫不誇張,同學三年,王勃從未見過她放聲大笑的時候。雖不至於笑不露齒,但給人的感覺卻總是比較克制,即使是開懷大笑,也會有所保留。厚薄適中的嘴唇微張,露出幾科白白的牙齒和一條紅色的小舌頭,微笑中帶著一絲狡猾跟調皮,略微又有些羞澀。

總之,每當想起曾思琪的這張笑臉,王勃都會感到平靜和溫暖,那年少的時光,那逝去的過去,淡然而美好。

第二,就是曾思琪的穿著。這女孩兒,似乎對白色t恤特別的鐘愛。在王勃的印象里,整個夏天,對曾思琪來說放佛就成了白的世界。白色體恤帶幾個英文字母,白色體恤帶彩色的卡通圖案,白色體恤加一張風景畫,甚至一些看不懂的藝術家抽象的藝術創作都能在曾思琪的白色t恤中找到。

除了穿著白色t恤的曾思琪,在王勃的記憶庫,幾乎找不到她穿其他衣服的畫面,只有那煢煢而立,一身白衣的如同漫畫中走出的女孩。

第三,就是據說曾思琪彷彿,好像打乒乓球很厲害。

王勃之所以對這點印象深刻是因為王勃也是一個玩乒乓球的業餘高手,小學時還拿過鎮裡面的男子單打冠軍。而之所以又是「彷彿」,又是「好像」,乃是因為這只是王勃的聽說,他從未親自和曾思琪切磋過。好多次體育課,在班裡打乒乓球獨孤求敗的王勃都想找這個據說在縣裡面比賽都得過獎的女孩兒切磋一下,但前世的他,實在太過害羞,想了無數次,但沒有一次有過開口的勇氣。而在體育課上,王勃也從未見曾思琪跟其他同學打過乒乓球,不論男女。

所以,曾思琪乒乓球打都好與不好,是否有傳說中的那麼厲害,對王勃來說至今仍然是個迷。

但他相信,這一世,他肯定有機會把這一存在了十幾二十年的謎底揭開。

以上,便是王勃對曾思琪這個班上的美女僅有的三點印象。第一第二點來自於他自己的觀察和感受,第三點則是從同桌劉偉那裡聽說。

實際上,劉偉還對王勃說過曾思琪的很多「逸聞趣事」,但當時的王勃心不在此,對曾思琪毫無感覺,除了聽到曾思琪打乒乓球厲害后驚奇的「咦」的一聲外,其餘的,都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被他給過濾了。

當然,也有一點沒被過濾,那就是王勃由此得知自己的同桌喜歡上了曾思琪,不然,不會對人家的點點滴滴都如數家珍,比記歷史年代還記得清楚。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