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65,好成熟的娃娃!(第二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卻很有能力的一個「能人」,這便是田貴忠對田芯口中的那個「王伯伯」的判斷跟猜想。 可是眼前這對帶著憨厚笑容,熱情的喊著自己和妻子「哥哥姐姐」的中年夫婦,真的就是他們身後這個漂亮,現代,新潮店鋪的...

四千字大章節求訂閱,月票和推薦票!

———————————————————————————————

主桌。,

當田貴忠見到王吉昌和曾凡玉的時候,他的內心其實是相當失望的。眼前的這對未老先衰的中年男女,如同他所見過的無數農民兄弟一樣,老實,畏縮,一臉的討好相,跟他想象中生意人的形象差了十萬八千里。

在來雙慶之前,田貴忠對女兒口中的「王伯伯」,這個讓女兒主動借錢的男人有過不少的想象。在他的想象中,這個女兒的「前同事」大概三十幾四十歲的年紀,正當壯年,眼光銳利,性格果敢,決斷,甚至說一不二,有超越同行的見識,敢想敢幹,勇於嘗試新的東西,不然即便有貴人相助,也不太可能在短短一兩個月內就把一個小小的米粉店擴張到如此程度,甚至在裝修的風格上與「國際接軌」。

一個沒多少文化,但卻長袖善舞,沒學歷,卻很有能力的一個「能人」,這便是田貴忠對田芯口中的那個「王伯伯」的判斷跟猜想。

可是眼前這對帶著憨厚笑容,熱情的喊著自己和妻子「哥哥姐姐」的中年夫婦,真的就是他們身後這個漂亮,現代,新潮店鋪的主人?如果不是領他過來的那個大男孩說自己的女兒就在這裡上班,田貴忠都要懷疑自己走錯了地方。

對兩人的第一印象,坦白講,田貴忠是相當的失望。王吉昌和曾凡玉雖然穿著新潮無比的工作服,但給田貴忠的感覺卻是沐冠而猴,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

田貴忠對王吉昌和曾凡玉兩口子印象的轉變,在於聽田芯介紹了她一小上午的收入后。開始發生了劇烈的變化。這兩口子一天賺的錢,比他和妻子一月加起來的錢都還要多,即便他再看不起這兩人的土氣,心頭也不得不承認,至少在賺錢上,自己是完全的被對方比了下去。

不過。鑒於某種不好宣諸於口的理由,在面對王吉昌和曾凡玉這對農二哥的時候,田貴忠的心頭仍舊保持著一種顯而易見的優越感。直到他騎著那個大男孩所騎的,據說差不多要一千塊錢的賽車,去了那家人給下面員工提供的職工宿舍后,耳邊聽著妻子的微微發酸的感嘆,田貴忠心頭的優越感便漸漸的消失了。

衣食住行,吃穿用度,全面被那對「土農民」給比了下去。如果他還能優越下去的話,那就不是優越,而是矯情了!

然而,伴隨著優越感的消失,一陣疑惑又從心頭冒了出來:這對夫婦是如何做到這一切的?從接人待物到一言一行,這對農民夫婦怎麼也跟那些長袖善舞的生意人毫不沾邊,什麼時候,老實人也能做生意了?而且還能賺大錢?

帶著這種疑惑。田貴忠開始暗暗的觀察,很快就被他發現了端倪。那個最初熱情的招呼他,喊他「田叔」卻並沒給他留下什麼印象的大男孩,在開席后短短的半個小時內,就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說震驚也不為過。田貴忠吃驚不已的想:

怎麼會有這麼成熟,穩重。篤定的少年?或者說這少年的一言一行,還像是一個少年嗎?

自己在十六七歲,家裡請客的時候在幹什麼?恐怕第一件關心的事就是提前佔個座位,急不可耐的等待上菜然後好好的大快朵頤一頓吧!

可這個叫王勃的據自己的女兒說還在念高一的少年呢?他在幹啥?在一桌又一桌的敬酒!在招呼、關心一個又一個客人的吃喝,從最年長的。到最年少的,面面俱到,滴水不漏!

好成熟的娃娃!

田貴忠看了眼跟自己坐在一桌,大吃大喝的王吉昌,又看了看正站在隔壁一桌,和幾個氣質出眾,一看就知出生不凡的年輕男女談笑風生,毫不怯場,甚至還隱隱掌握著談話主動權的王勃,恍然間,田貴忠有些明白了這王姓一家的「主人」到底是誰!

坐了十幾年辦公室的田貴忠別的本事沒有,但是看人,識人,辨人的本事還是有那麼一兩分的。

跟田貴忠抱有同樣想法的還有王勃的大姑父黎明德。

昨天晚上,王勃來家裡請自己一家人今天過來吃飯,黎明德就已經領教了小舅子繼子的不卑不亢,應對得體。

而今,在一個更大的數十人的場合,黎明德再次見識到了王勃身上的另外一個特質:細膩周到,忙而不亂,對人情世故這一套有著超越其年齡的熟悉,而且克制,隱忍,面對滿桌的誘惑,在所有人,包括他的老子王吉昌都在大吃大喝的時候,他自己還在四處巡視,體貼而周到的關心著到場的每一個人。

「自己這二不掛五難成氣的小舅子,撿了個大寶,這下真的是要發了埃」看著遠處那個揮灑自如,散發著強烈自信的少年,黎明德在心頭嘆了口氣。

而跟田貴忠,黎明德同一桌的其餘之人,卻沒有兩個混官場的這麼敏感,心眼多,他們也感受到了王勃的熱情與大方,但對此卻沒多想,只是覺得王吉昌這繼子確實懂事,聽話,能幹,勤快,幫著大人前前後後的操心。很多人由此聯想到了自家的娃娃,覺得要是能有人家一半的懂事跟勤快就好了,自己恐怕睡著了都要笑醒。

王吉昌這傢伙是如何調教他兒子的呢?這個倒是可以抽空和王吉昌交流交流。

唯一不覺得王勃有多聽話,多懂事的,大概就只有張小軍了。張小軍在里裡外外參觀了一番旗艦店后,特別是親眼目睹了旗艦店火爆的生意,又從自己老婆姜梅那裡得知王吉昌一家的收入一天就可能上千之後,他就如坐針氈,心頭彷彿貓抓一樣,坐不住了。中午的飯菜雖好,但張小軍吃在嘴裡卻是沒滋沒味。完全的心不在焉。現在的他,滿腦子所想都是恨不得馬上就出去找門面,然後裝修,以最快的速度開業。

而說起門面,張小軍就一肚子的氣。過去的兩三天,他都在四方城轉悠。尋找著中意的門面。絕大部分都不合他的意,不是面積太小就是位置不當道。

有一兩個門面倒是挺合張小軍的意,面積也好,位置也好都很不錯,可就是租金太高,光是轉讓費就是好幾千。張小軍一直猶豫著這筆錢是不是值得花。

可是,在得知王吉昌每日的巨額收入后,張小軍覺得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時間就是金錢,幾千就幾千。租金高點就高點,只要開張後生意好,火爆,租金再高又有什麼所謂?跟每天的收入相比都是小錢!

「吃了中午飯就去交定金,今天就把門面給拿下1張小軍一邊啃著麻辣兔兒腦殼,一邊在心頭下定了決心。

除了主桌的田貴忠和黎明德對王勃這個少年老成的「怪物」比較關注外,在相鄰的黎君華所坐的這桌,也有一個對他越來越好奇的人。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表姐黎君華。

黎君華對王勃印象的改觀,源自於王勃兩次的登門拜訪。原本印象中的那個木訥。寡言,害羞,靦腆,不自信的男生再次相見的時候已然變成了一個成熟,大方,博學。外向,渾身上下洋溢著強烈自信的青年,給人的感覺彷彿就沒有什麼事能夠難住他,讓他氣餒和沮喪。

王勃暑假第一次來家裡借錢時的情景黎君華至今仍然記得十分的清楚。面對小舅舅的開口借錢,母親說了很多難聽刺耳的話。黎君華易地而處。想像著自己若是和父親一起去某個親戚借錢,如果人家對自己的父親說出同樣的那番話,她唯一的反應恐怕就是拉起父親便走,然後跟這家人老死不相往來!

可是王勃的反應呢?她仍舊記得,在得知母親拒絕借錢后,自己以為這表弟會下不來台,臉色也會變得很難看,可是王勃當時只是無所謂的笑了笑,對自己道:

「沒得事得,姐!不存在!大姑有大姑的考慮,我理解的。我老漢兒也實在是爛泥扶不上牆,總是讓大姑和姑父失望。至於開店的啟動資金,我找我們那些舅舅娘娘借一點,也就夠了。人總不會讓尿憋死。」

人總不會讓尿憋死!

這便是自己這表弟的回答,不單單是回答,從後面一些列事情的發展來看,更是一種隱隱反擊和無聲的抗議。

第二次借錢表弟沒來,來的是小舅舅,同樣被母親「苦口婆心」的諷刺挖苦了一頓,一毛錢都沒借到。後來父親覺得不妥,自己也覺得自母親的做法實在是有點過分,對自己的親弟弟太過苛刻。母親最後同意資助一萬,當自己高高興興以一種邀功的心情把家裡的決定告訴表弟的時候,表弟的反應是什麼呢?

「謝謝謝謝!謝謝姐姐,謝謝你們的慷慨解囊!不過這裝修,我後來跟我媽老漢兒又重新考慮了一下,覺得有些浪費錢,似乎沒那個必要了。我們打算先將就隔壁的老裝修用一段時間。畢竟我們現在是屬於創業階段,到處都要用錢,能節約一點就是一點吧。」

這就是表弟當時的回答,黎君華至今記得一清二楚。

一個月後,一間嶄新的,從內到外,無論是用料還是風格完全不輸麥當勞和肯德基的新式小吃店以一種睨一切同行的姿態赫然出現四方城,說普天同慶太過誇張,卻是讓很多人,包括自己的死黨,同學也奔走相告,議論紛紛,免費為其打著廣告。

又一次,自己那表弟用他的實際行動給了自己那淺薄的母親一個有力的回擊!

一個月中,原本十分要好的兩家人沒有了任何的往來,死黨和同事叫自己去「曾嫂米粉」吃飯,也被自己以各種理由給推拒了。在黎君華的想象中,自家和小舅家恐怕以後將要成為熟悉的陌路人了,這讓她感到相當的傷感,隱隱還有些憤怒,即是對自己那鼠目寸光的母親,又有對那倔強的表弟。

就在自己以為自家和小舅家要老死不相往來的時候,昨天晚上,自己那表弟意外登門,態度熱情而謙遜,彬彬有禮,又開朗大方,與父親母親侃侃而談,渾然看不出雙方彼此的「恩怨」。

幾乎是剎那間,黎君華在王勃的身上明白了什麼是大度!

深受感染的黎君華當即便邀請表弟跟自己去唱歌。想緩和跟表弟的關係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自己未嘗沒有讓自己的那幫家世不凡的死黨震一震這小子的意思在內。

結果,被震住的不是王勃,而是幾個眼高於頂的死黨!從表弟出現到離開,整個談話的氣氛和走向,就隱隱的被這傢伙操控,想讓他們笑就笑,想讓他們惱就惱——比如自己的同事劉超,就被這傢伙氣得要死,但又沒法說,只能悶在心頭,暗生悶氣。以前,自己還覺得劉超挺不錯的,實在,真誠,文質彬彬,含蓄有禮,但經過昨天晚上的那些事情,自己確實有些看穿了劉超的真面目。

那臭小子說得不錯,劉超既不實在,又非真誠,而是悶騷!對已經有了男朋友的自己還心懷不軌!

今天,是黎君華第一次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仔細的觀察表弟迎來送往。這傢伙,果然是人小鬼大,完全替代了他老漢兒的角色,將幾十個大人小人照顧得周周道道,妥妥帖帖。

而面對自己幾個跟他年齡相差不多的人時,則繼續發揚著昨天晚上幽默風趣,插科打諢的作風,讓大家開懷大笑,好不自在!

就在幾個死黨和同事被這傢伙不曉得從哪裡聽來的笑話逗得捧腹大笑的時候,細心的黎君華就開始仔細的觀察王勃的面部表情,發現他雖然也跟著在笑,但是那笑容,卻並非發自內心!黎君華能夠感受得到,說是不好說,可她就是能夠感覺出自己那表弟並非他表現的那麼開心,彷彿在他的內心深處,有一些被他故意隱藏和剋制的東西,他只是基於禮貌,基於作為主人的基本禮儀,想讓每一位來賓得到最大最好的款待,讓他們賓至如歸,不虛此行!

但是對這一切的迎來送往,那些讚美,表揚,謙遜而又恰到好處的恭維,他是真的發自內心的喜歡么?黎君華覺得大概並非如此!

究竟是什麼讓你如此改變,如此拚命,如此的捨己為人呢?

一時間,黎君華忽然有些心疼起這個十七歲的,今年才讀高二的表弟來。她很想找個機會開誠布公的跟他談一談,她想深入他的內心世界,去窮根究底。她有種預感,那裡面一定會發現一些她不曾見過的風景!

————————————————————————————

老瞎勤勤懇懇,兢兢業業的碼字,大大們就用自己的訂閱,推薦票和月票鼓勵一下吧。上架后不會水,只會越來越精彩!老瞎是個有強迫症的人,自己不滿意的文字,寧可刪掉,也不想發。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