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62,難自禁(第一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現在的田芯,看樣子也沒有了剛才那種讓他擔心的表情,有的只是恐慌。但為了顯示自己對田芯的關心,王勃的嘴裡還是說:「姐,剛才我是不是說錯話了你是在生我的氣嗎」 「氣你個大頭鬼」田芯恨不得扇這傢伙一...

求諸位書友賞瞎子一飯碗吃,正版訂閱一下吧如果有月票和推薦票,也請投兩張吧。,..

剛才的動作,對於王勃來說幾乎是下意識的,彷彿在小說或電影電視劇中看過類似的場景,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鬼使神差一下子做了出來。

而做出來后,他立刻便意識到這種行為在此時此刻到底有多麼的危險,稍不注意,兩人有可能「身敗名裂」。他倒還好,一個未成年的中學生,即使被人看見,其他人多半也會將他看成「弱者」和「受害者」;但對田芯而言恐怕將成為她生命中的不可承受之重。

一些擔心,一些害怕,還有些「做壞事」所帶來的刺激感,讓此時此刻的王勃又緊張又刺激,抬頭一看田芯,卻見她正用手捂著嘴,大大的秀目透露出驚恐和駭然。

「你,你要幹什麼」田芯無比緊張的問道,她沒想到王勃會這麼大膽,這麼冒天下之大不韙,心中的那點委屈和惆悵一下子不翼而飛,全部被震驚和恐懼所替代。倒不是擔心王勃要對她做什麼,而是擔心萬一有人看見他兩,那她「死無葬身之地」,沒有任何面目見人了。

此時的王勃已經有些後悔,覺得剛才的動作實在是孟浪和欠考慮。而且現在的田芯,看樣子也沒有了剛才那種讓他擔心的表情,有的只是恐慌。但為了顯示自己對田芯的關心,王勃的嘴裡還是說:「姐,剛才我是不是說錯話了你是在生我的氣嗎」

「氣你個大頭鬼」田芯恨不得扇這傢伙一耳光,一邊側耳傾聽,一邊壓低聲音用一種快吃人的目光瞪著王勃聲色俱厲的說,「你知道你現在在幹什麼嗎你知道萬一被人看見了咱們如何見人」

「我是見你眼睛紅了,擔心你,想找個地方問問你嘛」面對田芯吃人的目光。王勃作出一幅委屈的模樣,小聲的說。

「誰眼睛紅了」田芯不願意承認,嘴裡反駁,「你想問你不會在外面問呀拉我到廁所里來幹什麼你快點出去。不,還是我先出去,看看外面的情況再說。」田芯實在不願意在這個地方多呆上一秒鐘,側著身子,打算開門出去。

為了節約空間。廁所裡面的小隔間並不大。進來的時候田芯在里,王勃在外,現在田芯想先出去,兩人只有顛轉一下位置。廁所內的空間本小,兩人一交錯,身體不可避免的挨在了一起。

而在這時,廁所門突然被人從外推開。走路聲響起,有人進來,先推了一下兩人所在的隔間,沒推開。接著推下一個,順利打開,來人進去,響起了隔間門被關上的插銷聲。

田芯已經將把手放在了門把上,此時卻如同被人施展了定身術,完全不敢動了,甚至連呼吸都停了下來。

王勃也被突然進門的來人嚇了一跳,剛開始也有些慌亂,但是後面一想到這裡不是別處,而是自己的地盤。心頭的那種慌亂感便不可思議的減退了很多。甚至到了最後,當隔壁的某種「流水聲」悄然響起的時候,王勃心頭的緊張雖然依舊存在,但心頭卻同時湧起了一種莫大的激動與刺激。小說中和電影中見過的類似的畫面在腦海中不停的翻滾。引誘著他做出一些本能的動作。

那到底是做還是不做呢

王勃感受到了身上的某些一樣,某些東西在頭腦中一閃,彷彿被施了魔咒,他便立刻走了上去,將站在門后一動不動的田芯給抱在了懷裡。

此時的田芯本來如同驚弓之鳥,擔心得不行。突然被身後的王勃給抱在了懷裡,更是嚇得差點叫出聲來。田芯的臉一下子白了,背上冷汗直流,轉過頭,用一種祈求的眼光朝著他一個勁的搖頭。

可這個時候王勃卻彷彿入了魔怔,心頭是又緊張又激動而且非常的衝動而且衝動還佔了大頭,滿頭滿腦所想的都是「人不風流枉少年」,「年少不荒唐,老來徒悲傷」之類的名言警句。

於是王勃不僅沒放開田芯,反而雙手一緊,低頭朝田芯那個因為緊張而略有些發乾的嘴唇親去。

田芯搖頭,不想讓王勃得逞。王勃有些急了,直接去h田芯的耳垂。一直輕輕扭動試圖擺脫王勃的田芯一下子如同被拔掉氣門的內胎,身上的力氣剎那間泄得一絲不剩。

讓人臉紅筋漲,平添了無數刺激的「流水聲」由最開始的激越有力,慢慢的後繼乏力,到最後的滴滴答答,不久,全都淹沒在「嘩嘩嘩」的水箱開閘的激流聲中。

之後,隔間小門「啷」打開,「噠噠噠」,鞋子摩擦地面的聲音再一次響起,接著又是廁所門打開而後關上的聲音。

然後,整個廁所便再一次陷入無聲的靜默。

田芯用力將王勃推開,臉上布滿紅暈,背靠隔間的牆壁,小口小口的喘著氣,臉上的神情羞怯而又帶著一種「悲憤」。這悲憤,讓王勃心驚肉跳,滿身高漲的y火消失了一大半。

誠惶誠恐的他拉著田芯的小手,可憐兮兮的看著田芯,小聲而又急切的說:

「姐,對不起,我又犯錯了。可是,剛才剛才我也不曉得哪根筋不對,像是鬼上身,一下子忍不住了。原諒我吧,姐,下次我不敢了。」說完后,王勃耷拉著腦袋,做出一副如同小學生犯錯的,任人處置的模樣。

如果不算上在成市住賓館那天晚上被王勃的偷襲,田芯這算是第二次和王勃親嘴。兩次都有相同點,都是在廁所,都是被王勃強吻;兩次也有不同點,那是第一次是王勃「醉酒」后的本能動作,第二次則是在他頭腦完全清醒時所作出的行為。

還有一個不同點,第一次田芯完全是被迫,心頭十分的不願意;可是剛才那次呢仍舊是被迫,但是自己心中是完全不願意,一點也不想嗎田芯不敢在深想下去。因為在想下去的話,自己臉上的那種基於女性矜持而做出來的「悲憤之情」恐怕維持不下去了。

她不想讓王勃瞧不起自己,她想維持自己作為女人的最後一點尊嚴

田芯任王勃拉著自己的右手,沒有像前不久那樣甩開。用左手理了理耳邊的頭髮,又摸了摸發燙的臉,之後便用一種異常平靜的聲音對王勃說道:「我剛才見外面的角落有個掃把和簸箕,我先出去給你拿個口罩,到時候你戴上。拿著掃把和簸箕出來。我在外面幫你守著。」

田芯平靜的話語讓王勃心頭髮慌,沒底。他知道田芯其實對自己也有好感,可是這種好感是不是好到可以像戀人一樣讓自己隨便親的地步,他心頭沒什麼底氣。而且,上次他j情之下向田芯求婚被田芯毫不猶豫的拒絕也讓他失去了不少的信心。加上這段時間田芯對他有意的冷淡更是讓他倍受打擊,嚴重懷疑起自己的魅力來。

「姐,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原諒我好嗎」王勃小心翼翼的問。上次占田芯的便宜他還可以裝醉,這次卻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大白天,他也滴酒未沾,裝醉這招自然無從談起。王勃唯一能做的只有老實認錯。請求田芯的原諒。

「你覺得我不該生氣嗎還是覺得你那樣對我,我應該讓你予取予求」田芯一臉冷然的望著王勃道。

「該該該別說生氣,打我一頓都是輕的」說著,王勃便拉起田芯的手,朝自己的臉上拍去,力度卻是輕得不得了,跟摸沒什麼區別。

見這傢伙都這時候了還在想著占自己的便宜,田芯是又好笑又好氣,終於不想看著王勃變著戲法的揩油,將手從王勃的手裡用力抽了回來。

「先出去吧。出去再說。」田芯說。

「你不原諒我我不讓你出去。」王勃拉住田芯打算開門的手,開始耍賴。

「你不讓我出去,你不擔心咱兩被人看見嗎」田芯無奈的嘆了口氣。

「開始還是有些擔心的,現在卻不擔心了。」王勃說。

「為啥」田芯好奇的問。

「發現發現咯。到時候我說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和自己的老婆一起上廁所,有什麼好奇怪的」為了能夠脫身,王勃打算是徹底的「不要臉」了。

「未婚妻」三個字一出口,田芯頓時想到了幾天前的那個晚上,心也一下子變得柔軟,臉上偽裝的冷然再也偽裝不下去。田芯用王勃拉著自己的那隻手。生平第一次主動的摸了摸王勃的臉,柔聲道:

「別說傻話我原諒你了。有什麼話先出去咱們再說,好不好」

「真原諒我」王勃還是有點不信,以為田芯在搞什麼緩兵之計,出去后要修理自己,或者變本加厲的不理睬他。最近一段時間跟田芯的冷戰,受煎熬的豈止是田芯,王勃也覺得生命中彷彿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正在遠離自己一般,讓他很是不好受。

「真原諒」田芯點了點頭。

「我不信除非你親一下我」王勃試探著問。

「好」在王勃不可思議的注視下,田芯微微踮起腳,用自己的嘴唇在王勃的臉上輕輕的沾了沾。

濕n潤而柔

以下感謝不計入收費的哦:

感謝「風雨之一雲」兄的1888起點幣的厚賞

一併感謝南波萬老衲吃葷不吃素濤的飄時代huzhp86大中華聯邦冥兔巫秋香知道流水已釋冷豪85865156別樣飛揚夢裡護花兒~kno自由之果坑人不認識akng王啟安溫柔的蘿莉huzhp86歸園田基歸園田基等候自然年少安輕狂大中華聯邦26位兄弟的傾情打賞

謝謝所有訂閱,投推薦票和投月票的朋友

你們一點一點的支持是我堅持下去的理由未完待續。~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