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61,丈夫和婆婆的激動(第二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在這樣欲言又止,自我閹割。 田芯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自己委屈,想著以前和他的打鬧,各種葷素不忌的玩笑,彼此爽朗而又開懷的笑聲,現在,卻都不見了,全都沒有了,頓時,田芯的眼眶便開始泛紅。 ...

關心王勃一家收入的不只「大債主」姚淑琴和田貴忠,就在離二人不遠的另外一桌,姜梅的老公張小軍也正在一臉興奮的計算著。☆→,

「梅梅,就這一上午,你真收得有兩百多塊錢?」張小軍雙眼冒光的問坐在對面的姜梅。他旁邊坐著的是他的母親謝德翠,此時的謝德翠,在聽了兒媳說的收入之後,也是怦然心動,忙不迭的確認,「梅梅,真的有那麼多呀?這才多久,就早餐這一頓,光你就收了兩百多?」

姜梅很不想說,因為按照王勃前幾天給她上的「理論課」,米粉店的營收,作料搭配這些東西都是屬於米粉店嚴格外傳的「機密」,但面對丈夫的詢問,特別是現在婆婆也在一旁興緻勃勃的打聽,儘管不想講,姜梅也找不到任何不開口的理由了。

「有差不多兩百塊錢吧。」姜梅小聲的道。說話的時候,還特意的四處望了望,生怕自己的話被其他同事聽到。她收了一小上午的銀,實際上的收入有二百五十多塊,但是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理,卻故意少說了五十。

「一個收銀台兩百,這裡有三個收銀台,二三得六,那就是六百!現在還只是一個上午,要是把中午,下午和晚飯算上,那一天不是要賣一兩千?賣小吃的利潤聽說都是對半扯,哪怕王吉昌的料加得多一點,算他百分之四十好了,那狗日的的純收入一天不也是要接近**百?我草!我草!老子還瓜兮兮的一天到晚殺鴨子!我殺鎚子個鴨子啊1張小軍扶額哀嘆,又驚又嫉!

以前,不論是他還是張繼發、李桂蘭兩口子,幾人在大市場擺攤的時候經常聊王吉昌一個月到底能夠賺多少錢,有的說兩百,有的說三百,甚至還有說四百的,但不管多少。都只是大家根據王吉昌「搬到城裡」,「開了新店」,「還請了數個員工」這幾個動作所進行的「胡思亂想」,其實並沒什麼準頭。

而今天,張小軍第一次通過姜梅這個底具體的了解到了米粉店的營業額,雖然還不準確,但差七不差八,大體上卻是不會錯的。立刻,張小軍的眼睛就紅了,用力的拍著桌子。低聲的咆哮,發泄著心中的興奮和怨恨!

「你小聲點!想鬧得人盡皆知嗎?」張小軍的「拍桌子」把因為做了虧心事而膽顫心驚的姜梅嚇了一跳,不滿的瞪了張小軍一眼。

「小聲點,軍軍!這裡可不是屋頭1謝德翠也提醒道。

「嘿嘿!激動了激動了1張小軍也覺得自己似乎有點得意忘形,嘿嘿一笑,然後繼續道,「以前一直不曉得那龜兒子到底賺了好多錢,現在終於心頭有個數了。梅梅,看到了吧。你現在還反對我開米粉店不?只要咱們跟著那龜兒子學,不出半年,我也給你整家這麼氣派的店出來!讓你當老闆娘,坐在屋頭數錢1

對於丈夫對王吉昌張口閉口就是「龜兒子」。「狗日的」這種侮辱性的稱呼,姜梅十分的看不慣,以前在家裡她還不好說,現在丈夫到了人家的店裡還「龜兒子」來「龜兒子」去的。姜梅便再也忍不住心頭的厭惡,冷著臉道:「小軍,你能不能注意下影響?現在是在王伯伯的店裡。你這話要是被王伯伯或者他們親戚聽去了,你想讓我們一家被人攆出去還是怎麼的?」

「我這不是說得小聲嘛?哪個聽得見?再說,我也沒指名道姓,誰曉得我說的是哪個?」張小軍咕隆一句,妻子的態度讓他有些不爽。

但謝德翠這次卻頗為同意兒媳婦的話,用巴掌拍了下張小軍的背:「梅梅說得對!這不是在自家屋頭可以隨便亂說!軍軍,你還是要注意點的好1說完,謝德翠下意識的瞧了瞧四周,見王吉昌兩口子站在門口迎客,王勃那小鬼豆子也跑到前台去收銀去了,這才完全放心!

她對多年前王吉昌跟隊上的人爭灌溉用水時一言不合,提起菜刀就砍的渾人作風實在是心有餘悸!

「嘿嘿,我曉得,媽!就是平時的時候說慣了,一時之間難以改口1張小軍笑著對謝德翠道,對自己這位含辛茹苦把自己養大,還四處借錢給自己「買婆娘」的母親,張小軍還是相當尊重的。

見到兒子已經服軟,謝德翠便對姜梅道:「梅梅,軍軍也是說習慣了,你不要怪他!再說,哪個男人說話不帶點把子嘛?只有沒出息的男人說話才不帶把子1

姜梅很想反駁說「人家王伯伯一家說話就從不帶把子」,但她明白,這話如果出口,這兩娘母就要炸了,這裡不炸回去也要炸,也就把在嘴邊打轉的話吞進了肚裡,變成了:

「媽,小軍,你們在店裡坐哈兒,或者去附近逛逛街也可以。中午的時候王伯伯他們到時候曉得安排。我不能耽擱久了,這就去上班。」

「你切忙你的嘛!對了,如果有機會,就去看一下其他兩個收銀台今天收的款子有多少。」張小軍朝姜梅揮了揮手,讓她去忙,同時不忘叮囑姜梅繼續打探米粉店的營業額。

王勃在前台站了約莫十分鐘的台,就見田芯離開了她的父母朝收銀台走來。

「小勃,你去忙吧,我來收銀。」田芯道。

「多陪陪田叔和娘娘嘛1王勃笑著道,「對了,芯姐,你媽姓?」

「姚!一個『女』一個『兆』的那個姚1田芯說。

「哦,那就是姚娘了!你去多陪陪田叔和姚娘嘛!他們大老遠的跑過來。」

「沒事兒,他們又不是小孩子,哪裡還需要人陪。我來吧,小勃,你去忙你的。」田芯說。

「那,好嘛——」王勃正準備讓開收銀位,發現張小軍的老婆姜梅正朝這裡走了過來,於是立刻有了主意。「梅梅姐,你快過來收下銀。」王勃大聲的叫姜梅,自己則拉著田芯出了前台。

「好的,勃兒。」姜梅應道。

「你幹嘛?1田芯將王勃的狗爪甩開,一陣臉紅心跳。

「這樣的,芯姐。田叔和姚娘遠道而來,除了關心你上班的地方,肯定也關心你的住宿問題。現在十點過一刻,距離午飯還有一兩個小時。田叔和姚娘在這裡也不認識其他人,挺無聊的。我給你一個小時的假。你帶你媽老漢兒去家裡看看嘛,參觀參觀。對了,姚叔應該騎得來自行車?反正咱們住的地方也沒多遠,你讓姚叔騎我的車去吧。」王勃對田芯說。

田芯以為王勃又讓自己去陪父母,正想拒絕,卻不想王勃讓她帶自己父母去參觀自己的寢室,而且還把他的那輛心愛的賽車讓給父親騎。田芯實在意外,心下當即生出一陣感動。

「你還真是……體貼1田芯神情複雜的看了王勃一眼,輕輕的說了一句。

「那當然!那是你父母得嘛!也是我——」口花花的王勃順口就想開個玩笑。可立馬就想到了自己目前跟這小妞的關係有點微妙,處於「冷戰期」,於是立刻閉嘴,同時後退一步。以防田芯的「抬手傷人」。

可田芯卻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既沒有想象中的「橫眉冷對」,也沒有如同以前一樣「揚手欲打」。只是站在原地,用一種頗為複雜的目光看著他。

「怎麼了,芯姐?我應該沒說錯什麼話吧?」王勃上前一步。看著田芯的臉,小心翼翼的問。

王勃小心翼翼的表情讓田芯既有些好笑,但更多的卻是一種遺憾,遺憾眼前的人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無拘無束的和自己開玩笑了。剛才她知道王勃想說什麼,想怎麼占自己的「便宜」,但自從上次的那個事情過後,這傢伙被自己沒好臉色的冷了幾次,就漸漸的改性了,說話不再像以前那樣的隨意,剋制了很多。

「你就是頭豬啊!還真以為我生你氣了么?不願意理睬你?若真是不想睬你,我早就走人了!還能死皮賴臉的留在這裡受氣?」田芯在心頭喊道。

王勃的這副對她小心翼翼,誠惶誠恐的樣子,不僅沒讓田芯感覺出有一絲一毫的被尊重,反而覺得自己跟他的距離越來越遠。這讓田芯十分的不適應,甚至有些害怕和驚恐!她知道王勃的為人,他越對人客氣,越說明這人在他心頭沒啥地位;越不客氣,比如他和他父母,舅舅娘娘之間,和關萍,包括以前的自己,從來都是有說有笑,從沒像現在這樣欲言又止,自我閹割。

田芯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自己委屈,想著以前和他的打鬧,各種葷素不忌的玩笑,彼此爽朗而又開懷的笑聲,現在,卻都不見了,全都沒有了,頓時,田芯的眼眶便開始泛紅。

即便是前世有過三十幾年的人生經歷,此時王勃也想不出田芯的心態。看到剛剛還好好的她莫名其妙的就開始眼眶泛紅,漂亮的臉蛋呈現出委屈、惆悵、遺憾交織的神情,王勃一驚,心中一下便有些難受。因為從認識田芯道現在,田芯給他的印象總是很陽光,帶著不屈和堅強,同時又有點讓人喜歡的倔強,他還從未見過她這種如同小媳婦受氣般的,消沉喪氣的模樣。

王勃四處瞟了瞟,見無人注意到站在洗手台邊的他和田芯,立刻打開女廁所的大門,探頭朝內一望,並未發現有人使用,於是拉著田芯的手就朝女廁所走,關門,推開一個小隔間,推著後背將田芯推了進去,關門!

——————————————————————————————

求全訂,求月票和推薦票。你們任何一點點細微的支持都是瞎子堅持下去的理由!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