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54,心聲(7/10)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勃大姑家的位置,所以無法去找他,而且,即便是知道了,她也覺得自己也沒什麼立場去找,所以,除了擔心,她別無可干。 好在那傢伙終於回來。在聽到敲門聲的時候,田芯就開始穿衣服,準備去給他開門,順便罵...

今日第七更!訂閱慘不忍睹,稀飯都喝不到了,懇求大家正/版支持一下老瞎吧!拜託了!

————————————————————————————————

將王勃喝了糖水的碗洗了,擦乾,放入碗櫃,關萍輕手輕腳的回屋,也沒開燈,徑直上了床。她和田芯共住一個房間,她住下鋪,田芯住上鋪。

剛剛躺下,田芯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又給他煮荷包蛋了?」田芯問。

「沒!勃兒他說口乾,我給他煮了一碗醪糟水。」關萍回答。

「也就你這麼將就他1

「有天然氣,不勞神,反正也就幾分鐘時間,不礙事的。」關萍一邊說,一邊將身上的t恤和短褲脫了下來,小心翼翼的疊好,放在了旁邊的床頭柜上。然後拿出一條白色的小背心,套了上去,這才躺在了涼席上。

但很快的,關萍又坐了起來,下意識的瞧了瞧上鋪的田芯,見田芯仍舊躺著,沒什麼動靜,這才悄悄的拉開床頭櫃的抽屜,從裡面拿出一條白色的**,無聲無息的換了,又把退下的**塞入抽屜,關好,這又才重新躺下。

「這可不是幾分鐘喲?我注意了下時間,差不多快40分鐘了1躺在上鋪的田芯用一種帶著調笑的語氣說道。

田芯這麼一說,關萍立刻急了起來,慌慌張張的忙著分辨:「不是的,芯姐,醪糟水有點燙,勃兒他放了好久才喝的。我……我要等到拿碗出去洗1

如果沒有和王勃的「親密接觸」,關萍不至於這麼慌張,但是前不久和王勃的「耳鬢廝磨」,讓關萍心頭的底氣弱了很多。加上她又是個老實姑娘,不善於撒謊,田芯這麼一問,她就以為自己和王勃乾的「那種事」被田芯給察覺了,心頭很是慌亂。

田芯也就是隨口開個玩笑。

「好啦,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看把你急得!不過,作為當姐姐的,我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說。」田芯頓了頓,遲疑了下開口。

關萍並未深想。介面道:「說吧,芯姐!咱們是姐妹,有啥不能說的?」

「哦,那我就說了,你別介意哈,萍萍。是這樣的,你看,小勃這小子,老是對咱兩動手動腳。白天有人看著的時候還好點,晚上沒人看著,這傢伙說不定就要無法無天了。當然,我們都不怪他。他現在人小,又處在青春期,容易衝動,對女生好奇很自然。但是作為女生。我覺得咱們應該好好的保護自己,不給那傢伙可乘之機,不然。萬一衝動之下發生了什麼事,對他,對你我可能就無法收拾了。你覺得呢,萍萍?」田芯緩慢的說,挑揀著措辭,盡量以一種緩和的,不會讓關萍誤會的說法把這些前不久在她腦海中揮舞了半天,怎麼壓制都壓制不下的想法說了出來。

可是她一說完,田芯就開始後悔了。她覺得自己十分不該,也沒任何權利對關萍說那些。

儘管前段時間王勃向田芯的求婚被田芯「聲色俱厲」的拒絕了,而且從那天起,田芯就不再像以前那樣任由王勃占她的便宜,動不動就開始給王勃臉色看。她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對自己說,她做得沒錯,既然知道和他不可能,就沒必要過多的進行糾纏,影響他的同時又把自己的心給攪得一團糟。田芯覺得自己可以平靜的面對王勃,忘記過去,以一種全新的心態面對新的開始。

可是,漸漸的,她發現自己錯了。幾次給王勃臉色看后,王勃漸漸的就不怎麼跟她打鬧了,玩笑也少開了,也漸漸的很少佔她的便宜了,無論是口頭上還是手腳上,他打鬧和佔便宜的對象漸漸的轉移到了關萍那裡。

每當這時,看著王勃和關萍兩人開心的嬉鬧,發自內心的歡笑,一種失落便在心頭冒了出來。田芯告誡自己,沒事的,這只是一個過程,習慣了就好了。於是,眼不見心不煩,田芯將目光轉向別處,或者幹些其他的事情,開始用忙碌來開解自己。

今天晚上,一直到快到十二點了,那傢伙也沒回來,田芯便有些擔心。但是她不知道王勃大姑家的位置,所以無法去找他,而且,即便是知道了,她也覺得自己也沒什麼立場去找,所以,除了擔心,她別無可干。

好在那傢伙終於回來。在聽到敲門聲的時候,田芯就開始穿衣服,準備去給他開門,順便罵他一聲「夜不歸」什麼的。

但有人卻比她的動作更快,田芯剛把外衣穿好,睡在下鋪的關萍一個健步就衝出了房門。

田芯脫了外衣,重新躺上床,先是聽到一聲開門聲,然後是一陣隱隱約約的談話聲,聲音很小,聽不太真切,最後是關門聲。一陣腳步聲響起,通向那傢伙的室。

關萍並沒回來,廚房裡響起了鍋碗瓢盆的聲響,田芯頓時明白關萍又在給那傢伙煮荷包蛋了。

對於給王勃煮蛋這件差事,田芯有時候很是羨慕,而且她知道羨慕的不僅僅是她自己,解英和劉翠同樣羨慕。如果關萍不煮了,那兩人肯定會搶起搶起的煮。但是,先來後到,這份差事已經被最先來的關萍給領了,其他人儘管羨慕,也只能放在心裡。

幾分鐘后,關萍端著一碗「荷包蛋」去了王勃的室。一開始,田芯沒太在意,可當十分鐘都快過去之後,睡在床上的田芯便開始輾轉反側,控制不住的胡思亂想起來:

他們在室內幹什麼?

田芯開始看錶,十分鐘,十五分鐘,等到快二十分鐘關萍還沒回來的時候,田芯便再也睡不住了,「嗖」的一下坐起,沿著梯子從上鋪爬了下來。這時,她才發現自己只穿了一件背心和小小的**。

「我到底是怎麼了?想去幹嘛?抓姦嗎?」田芯愣愣的站在原地,腳步再也無法朝前邁去。

「不是的,我只是去喊關萍回來睡覺。別耍晚了,明天還要開業1田芯在心頭開導自己,但這種開導,卻十分的蒼白無力,一些想象中的,能夠強烈衝擊神經的畫面一遍又一遍在田芯的腦海閃現,讓她痛苦,揪心。

田芯沿著梯子,慢慢的回到上鋪,再次躺了下來。儘管雙眼大睜。但她的腦海,卻無法控制的浮想聯翩,閃現著一幅又一副的少兒不宜的畫面。

二十分鐘,二十五分鐘,三十分鐘……關萍仍舊沒有回來。

「她是準備今晚睡在那裡了嗎?」田芯的臉上露出一絲快要哭出來的慘笑,心窩子如同被刺了一柄尖刀,揪心的疼!心臟「咚咚咚」的跳動,完全聽得見,但每跳動一下。就彷彿在滴血一般,滴答,滴答……

她第一次開始後悔,當初關萍讓自己睡下鋪的時候她為什麼沒有接受!

將田芯從絕望中拯救出來的是室的開門聲。當室門「」的一聲被關萍從外推開的時候。田芯剎那間便覺得這絕對是她這一輩子聽到的最美妙的聲音!

下意識的,田芯就開始看錶,三十六分鐘,「那種事」應該沒發生!儘管田芯也不知道「那種事」做起來到底需要多久。但是憑「常識」她也知道恐怕不是短短的三十幾分鐘可以做完的!

為了防微杜漸,避免再次發生這種讓自己胡思亂想,擔驚受怕。像捅刀子一樣的情況再次發生,田芯便對關萍說了那些在她腦海打了不知有多少轉的話。

可是,話一出口,她才意識到她錯了,她並沒有任何資格去干涉兩人的行為。

自己是他的女友嗎?

不是!

是他的親戚嗎?

也不是!

那自己憑什麼去干涉他呢?又憑什麼去阻止別人對他的靠近呢?

關萍一愣,沒想到田芯會這麼對她說。她的第一個想法就是田芯是不是發現了什麼,所以才用這話來規勸或者說敲打她。

但想了想,關萍又覺得不太可能。她認識的田芯絕不是那種聽牆角的人。

但田芯為什麼要那樣告誡自己呢?

關萍突然發現自己的思緒變得凌亂了,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同時覺得十分的委屈。因為,她並沒覺得自己有做錯什麼。

沒錯,自己是喜歡王勃,很喜歡很喜歡他,可以為他做一切事情,而且今天她也聽到了王勃的心聲,明白他的心中其實也是有自己的!

可是,即便是這樣,在她完全可以把自己完完整整,清清白白的交給他的時候,她也強行把自己對他的感情壓了下去,隱藏在心中,因為她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不想讓他背負更多的責任和道義。

「芯姐,我並沒做錯什麼,可是你為什麼要這麼說我呀?」關萍很想對田芯這麼說,但終究是沒說出來,只是沉默著。

關萍的沉默,更讓田芯覺得愧疚,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十分愚蠢的事情。

「對不起,萍萍,我收回剛才的話,我真的沒有其他的意思。你別誤會芯姐,好么?」田芯也是個恩怨分明的人,意識到自己錯了之後,立刻道歉。

「沒事,芯姐,你說得也對,我……我以後會注意的。」黑夜中,傳來了關萍輕輕的應答聲。

關萍的這句回答,讓田芯再一次意識到剛才的她真的是錯了,自己剛才的話肯定是傷了關萍這小姐妹的心。

田芯呀田芯,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放手,為什麼還要留戀,還要那麼放不開呢?難道在失去他的同時,你還想失去關萍這個世間難找的好姐妹么?

一聲嘆息,在田芯的心間響起。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