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52,由醪糟水所引起的……(5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嘴裡像無頭蒼蠅一般一陣亂攪。 …… 他上次偷吻關萍,完全是淺嘗輒止,而且也不太確定女孩對自己的心思。和關萍的那次夜談,王勃明白了女孩對自己的心意,作為一個過來人的他知道好東西需要細品慢...

沒想到這麼晚回家,沒帶鑰匙的王勃只能敲門。…,

「勃兒,你回來啦?」開門的是關萍。

「嗯,和我姐一起去唱了會兒歌,回來得有些晚了。」王勃點了點頭,抬頭朝關萍一看,見她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卡通t恤,下面套一條女士短褲,有些凌亂,顯然是匆忙間胡亂套上就跑出來開門了。「這麼晚了,還沒睡呀,萍姐?」

「正準備睡的,聽到敲門聲,就起來了。」關萍說,「勃兒,你現在還餓嗎?餓的話我給你煮兩個荷包蛋。」

王勃其實一點也不餓,在ktv他藉機吃了很多滷菜,又喝了很多啤酒,只是覺得有點口乾,「餓倒是不餓,就是有點口乾。」

「那我去給你煮點紅糖醪糟水喝?」關萍看著王勃說。

「算了,這麼晚了,我隨便喝點可樂好了。」王勃記得冰箱裡面好像還有一瓶可樂。

「不好意思哦,勃兒,可樂晚上被我們幾個分著喝了!咯咯」關萍「咯咯」一笑,「我還是去給你煮醪糟水吧,要不了幾分鐘的。」說著,就朝廚房走去。

回到室,一下將自己摔倒在席夢思床墊上,晚上發生的一幕幕便如同電影回放不斷的在他的腦海閃現,尤其是他和黎君華玩「吸星**」時臉挨臉,鼻碰鼻,好幾次黎君華的嘴唇從他的唇齒上擦過時的情形,儘管只是蜻蜓點水般的一剎那,卻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腦海中。前世做夢都夢不到的場景,一個晚上就被他經歷了好多,哪怕作為一個重生者,王勃仍舊感到很不可思議。

如果自己的表姐沒有像前世一樣嫁給劉超,而是跟黃兵喜結良緣,她大概就不會像前世那樣,結婚離婚。離婚後又結婚,不斷的再離再結,在感情的世界分分合合,載沉載浮,很長一段時間都找不到方向……

就在王勃胡思亂想的時候,關萍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醪糟水走進了他的室。

「喝吧,勃兒,不過你小心一點,有點燙。」關萍把醪糟水放在王勃的寫字檯上,說道。

「謝謝你。萍姐。」王勃從床上站起,端起碗,抿了一小口,甜蜜蜜的,但確實有點燙,於是又把碗放了下去。

「先晾一會兒。」王勃說,然後看了眼坐在床邊等著她喝完收拾碗的關萍,本想讓她先回室睡的,但這一看。卻發現了兩點讓他心脈賁張,呼吸加快的東西:

兩個點!

兩個圓圓的小點!

兩個挺立在兩座山丘之上的圓圓的小點!

原本今天晚上發生的一些「前所未有」的事件就多次讓王勃身上的「小王勃」劍拔弩張,「奮奮不已」,現在又看見了關萍胸前的那兩個點。立刻,他就感到自己血管中的血脈流動彷彿氮氣加速一般,一下子就快了起來。

如果說剛才的王勃還只是「口乾」,現在。他完全就是「口乾」加「舌燥」了。

王勃還記得,關萍身上的這件黑色卡通t恤,便是他上次和田芯去省城出差時在「班尼路」專賣店買回來送給關萍的禮物。

而她下身的這條女士短褲。也是關萍來四方的第二天晚上逛夜市的時候在一個地攤上,王勃買來送給她晚上洗澡后當休閑褲穿的。因為他發現關萍從老家帶過來的,全都是長褲子,一條短褲都沒有。

關萍胸口的那兩點讓王勃立刻意識到,自己敲門的時候女孩大概已經上床睡了,聽見了自己的敲門聲后,連xiong罩都忘了戴,慌裡慌張套了件t恤和短褲就跑出來給自己開門。

「勃兒,明天旗艦店開張,你說客人會多嘛?」關萍並未意識到身上的走光,坐在王勃的床邊,將兩手壓在兩條白白的大腿下,兩條修長、勻稱的小腿一晃一晃的。

「肯定多嘛!你沒見現在每天都有人站在旗艦店門口觀望么?明天一開門,這些人肯定第一時間跑進來感受嘗鮮。」王勃心不在焉的說。關萍胸前的那兩點因為她變換了姿勢的緣故已經隱藏在了t恤的褶皺中,看不見了,於是王勃的目光便順勢下滑,落在了關萍的兩條修長,潔白的大腿上。

如果說關萍身上最吸引人的,讓她區別於其他美女的兩個點,一個是她臉上的兩個讓人一見難忘的小酒窩的話,那另一個就非她那雙白得耀眼,直得勾人的大腿莫屬了。不過,她的兩條修長的美腿,因為白天都穿著西褲的緣故,顯現不出來,外人並沒此等眼福。

「也是哈,每天都有客人問咱們的旗艦店什麼時候開張,這些人恐怕是望穿秋水,早就等不及了。勃兒,明天開業,第一次使用收銀機,我可是有點擔心到時候會出錯呢。」關萍自顧自的說著話,絲毫沒注意到王勃狼一眼的目光,一雙粉色的拖鞋掛在她的腳尖,隨著她小腿的運動一翹一翹的,顯得格外的俏皮。

「你和芯姐,梅姐她們不是都演練過很多次了嘛!沒事兒的,收銀機就是一機器,開始可能不太習慣,多幾天就習慣了。」王勃暗自吞了吞口水,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關萍說著話,但不論是目光還是心思卻完全不在說話上。

和關萍東拉西扯的閑聊了幾分鐘,感覺醪糟水應該不怎麼燙了,王勃就端起喝了幾大口,等剩了還有小半碗的時候他就端著碗來到關萍的身邊坐下,將半碗加了紅糖的醪糟水端到關萍的面前,說:「萍姐,我喝不完了,剩下的你幫我喝了吧。」

「好啊!我也有點渴了呢。」關萍笑著從王勃手裡接過碗,一點也不嫌棄這是王勃喝剩下的,小口小口的喝了起來。

若是以前,關萍大概或推讓一番,但上次她被王勃「強吻」了之後,再次遇到這種事的時候,關萍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不再推辭。

「勃兒,你早點休息吧。」關萍將剩下小半碗的醪糟水喝完了,用手背揩了揩嘴角,然後就站了起來,轉身,準備出去。

「哦1王勃「哦」了聲,也跟著站了起來,跟在關萍的後面,待關萍走到門口,手已經握在了門把手的時候,王勃突然一把將關萍拉祝

「勃兒,你——」關萍回頭,開口出聲,話還沒說完,王勃就把關萍一下抱在了懷裡,低頭,如同一隻乾渴了不知多少天的雞,將自己的嘴巴朝關萍微張的小口封去,探出舌頭,頂開牙關,無比熟悉的朝最裡面伸。

關萍像殭屍一般一下子僵硬在原地,雙目大睜,想動,卻發現身體毫無力氣。想回應,卻不知該如何回應,只有被動的被一個軟物擠入自己的牙關,在自己的嘴裡像無頭蒼蠅一般一陣亂攪。

……

他上次偷吻關萍,完全是淺嘗輒止,而且也不太確定女孩對自己的心思。和關萍的那次夜談,王勃明白了女孩對自己的心意,作為一個過來人的他知道好東西需要細品慢嘗,不能像初哥那般囫圇吞棗,於是,在感受到懷中女孩的配合后,剛剛衝動猴急得不行的王勃慢慢的也不急了,開始放慢節奏,不慌不忙的品嘗起重生后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吻來。

前世的王勃,交過兩三個女友,後來還結了婚。但是除了和第一個女友的初吻讓他記憶深刻,難以忘懷外,後面的,不論是女友還是妻子,王勃都很少跟對方接吻,即便接吻,也難以體會到男女之吻的美妙。原因再簡單不過,因為他發現對方比他還有經驗!

和她們接吻,他很難感受到她們對接吻本身這一行為的衝動和渴望,只是因為他想接吻,對方便讓他吻,期間沒有多少激情,義務性和事務性偏多。而當有激情的時候,對方那太過豐富的經驗和熟練的動作又很難不讓王勃這個骨子裡的完美主義者不產生聯想。

而這種時候一產生聯想,再美好的東西都會大打折扣。

即便那個讓他難忘的跟第一個女友的初吻,裡面也有很多的遺憾,因為那只是他的初吻,不是對方的初吻,當時的他和懷裡的關萍一樣,只能呆呆傻傻,心跳發狂,被動的接受,被對方牽引著學習。他之所以難忘,不過是因為人對自己第一次經歷的事情都難以忘懷罷了。

沒有跟一個沒接過吻的女孩接吻,是王勃上輩子很重,很深的一個遺憾。而隨著他年齡的增大,特別是和妻子走入婚姻的殿堂之後,他就覺得自己的這一遺憾,恐怕會成為一生的遺憾了。他的人生早已註定,一切可能的變化,都可以預期。如果他想在2015年的時候想找一個容貌秀美,從沒接過吻的女孩跟自己一個三十幾歲的大叔接吻,完成心愿,對他來說恐怕是一件比他成為百萬富翁還要難的一件事!

賺錢要趁著,出名要趁早,交女朋友也是一樣要趁早,不然,就會剩下很多遺憾。

當然,不在乎的人不在此!

而王勃,卻是一個對此相當在乎的人!

————————————————

本章為河蟹版。想看原汁原味的,企鵝,你懂的……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