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51,下爛葯(4/10)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者黎君華邀請自己去唱歌自己沒去。那麼黎君華會一個人如約去跟死黨們唱歌,大大咧咧的薛濤肯定還是會對黎君華「罰酒三杯」,然後劉超會上來獻殷勤幫忙喝酒。之後,「吸星**」還是會被劉超提出來。而幾人之間的坐次...

夜已深,接近十二點。喧鬧了整個白天和晚上的城市彷彿一頭用力過度后筋疲力盡的巨獸,收起爪牙,閉起眼睛,準備進入夜的夢鄉。

夜風徐徐,帶著絲絲涼意。王勃和黎君華坐著人力黃包車,在黃包車師傅賣力的蹬踩下朝黎君華所在的家屬小區急馳。

或許是累了,又或許是經過一晚上的嬉鬧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和心防,上車后不久,黎君華就將自己的頭輕輕的靠在了王勃的肩膀上,面色沉靜,隨著三輪車行徑時的起伏搖擺,開始閉目養神。

王勃渾身一震,挺直著身子,一動也不敢動。許久,才慢慢的調整姿態,靠在了車后的靠背上。又過了一會兒,他開始將頭悄悄的朝右偏轉,右邊臉頰很快就觸碰到了黎君華的頭髮,王勃立即左偏,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表姐並無任何動靜,便又輕輕的右偏,兩人的頭再次靠在了一起。幾秒鐘后,黎君華仍無動靜,王勃便徹底放心下來,安心的享受著這一刻的沉靜。

涼風拂面,幾縷長長的髮絲飄在了王勃的臉上,癢酥酥的。王勃沒去管它,任其隨著風的流動在自己的臉上下掃動。鼻端是一種梔子花和桂花混合的洗髮香波的味道,臉龐處則是觸碰頭髮時帶來的柔滑和涼意,一種對王勃來說全新的體驗,一種他上輩子做夢也無法夢見的場景!

之後,王勃也閉上了眼睛!

王勃一邊安靜的體會著和黎君華之間難得的,很可能從此以後絕不會再有的溫情與靜謐,一邊想著前世的一些東西。

前世,在王勃高中畢業之前,黎君華就和黃兵這個他幾乎快認定了的表姐夫分了手,而跟了劉超,一個其貌不揚。各方面都配不上自己表姐的「挫男」。兩人在他念大學期間一度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儘管也沒維持兩年,但王勃每每想起,他都會覺得不可思議,非常的想不通。因為黃兵無論是外貌長相,身份家世,性格人緣,以及對黎君華的好上,都是劉超無法相提並論的。在王勃的眼中,黎君華現在的男友黃兵全方位碾壓劉超!

然而最後抱得美人歸的卻不是黃兵。而是這個身高一般,相貌雖然端正皮膚卻偏黑,木訥,話少,無論跟黎君華的父母還是周圍的親戚朋友都沒多少共同語言的劉超!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以前的王勃,一直想不太通,但聯想到今天晚上在ktv發生的一系列事件,王勃卻從中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如果今天自己沒有來大姑家,或者黎君華邀請自己去唱歌自己沒去。那麼黎君華會一個人如約去跟死黨們唱歌,大大咧咧的薛濤肯定還是會對黎君華「罰酒三杯」,然後劉超會上來獻殷勤幫忙喝酒。之後,「吸星**」還是會被劉超提出來。而幾人之間的坐次,肯定也會按照劉超所需要的來排列!外行欺負內行,只有劉超最熟悉遊戲的規則,知道這遊戲的「戲點」在哪裡。讓黎君華成為自己的上手或下手輕易而舉!

然後是遊戲,傳紙,劉超、黎君華之間臉挨臉。嘴對嘴,一旦有身體方面的接觸,勢必會在兩人之間種下「陰影」,因為這種「陰影」王勃現在就已經感受到了。他相信自己的表姐肯定也有所體會,否則不會一路沉默,甚至將自己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有了「陰影」之後呢?如果不去管它,隨時間的流逝,它慢慢就會消失;但如果有人對它天天澆水施肥呢?會不會茁壯成長成參天大樹呢?

會不會王勃不知道,他只知道前世劉超替代了黃兵,成為了自己的「表姐夫」!

有一句話說得很好:只要鋤頭揮得好,哪有牆角挖不倒!

還有句四方這邊愛說的俗語:夫妻不和,全靠挑撥!

如果劉超真對自己的表姐起了逮貓心腸,王勃相信,今晚上的這一系列鋪墊,將是他挖牆腳的一個極為美好的開始!

前世的王勃跟黎君華的關係始終相當的泛泛,兩人之間唯一走得較近,聊得較深的一次是國慶放假王勃從雙慶回老家,去大姑家玩,黎君華邀請他一起去省城玩。在去省城的大巴車上,兩人聊到了彼此的感情世界。當時,王勃是才被初戀女友甩了不久,正暗自神傷的時候;黎君華也是離婚沒兩個月,心情低落,兩人倒是同病相憐,很是聊了不少平素絕不會說的心裡話。

王勃記得,當時他曾問過自己的表姐為什麼會跟黃兵分手,黃兵人又好,又那麼愛她。黎君華沒有直接答他,臉上只是露出回憶往事的神情,夾雜著些許的遺憾以及時過境遷之後的坦然,很久之後才淡淡的對王勃說了句:

「一言難盡,總之……大概是彼此太過熟悉的緣故吧1

當時的王勃並不清楚黎君華嘴裡的「太過熟悉」究竟是什麼意思;到現在也不清楚她指的是什麼。是兩個人在一起太久,彼此厭倦,沒了新鮮感?還是另有所指?亦或者這根本就是她的一句隨口之詞,並沒有王勃所想的有什麼其他的含義。

總之,王勃不得而知!

……

「到了1黃包車師傅一壓中間的剎車桿,人力三輪「吱呀」一聲,停在了小區門口。

「閉目養神」和「回憶往事」的黎君華和王勃被三輪車的驟然而停所驚醒。

王勃想付車錢,將手插入褲兜一摸,才發現忘了帶錢包。

「姐,只有讓你再次破費了喲?」王勃翻開兩邊的褲帶,看著才從自己肩膀上坐直身體的黎君華,笑著說。

「你說的啥子喲?」黎君華臉色微紅,從兜里摸出兩塊硬幣,遞給師傅。

「這次你給!下次我來付賬!總是讓女士付錢,我怎麼好意思?」王勃說。

「你說啥子喲1黎君華將相同的話又說了遍,白了王勃一眼,「你現在還是學生,正是花錢的時候。等你以後工作找錢了再說吧1

說著,黎君華轉身,來到小區大鐵門的小門前,曲指「咚咚咚」的敲了兩下。她所住的這個小區四周圍有圍牆,前面有大門,每天晚上十一點之後,大門就鎖了,從外面回來的人都需要叫門。

幾分鐘后,大門上的小門被一個穿著短褲和背心的老頭從內打開。

「麻煩了,鍾大爺!你等一下再關門。我表弟還要回家。」黎君華對守門的大爺說道。

「謝了,大爺1王勃也招呼了一句,隨後跟著黎君華進了大門,朝她所住的單元走去,黎君華在前,他在後,但王勃很快就快趕兩步成了跟黎君華並排而行。王勃偏頭看了眼黎君華,由於沒有路燈,加上他有些近視。看不清黎君華臉上的表情,但前面的單元樓卻是越來越近。

眼看時間不多,王勃一咬牙,決定豁出去了。一把拉住徑直前行的黎君華,以一種鄭重其事的語氣對黎君華道:

「姐,我給你說個事1

王勃突然的動作讓黎君華嚇了一跳。「一驚一乍的,啥事?」

「關於你同事劉超的。我覺得。這傢伙不是好人!姐,你以後要小心他點。」今天雖然成功破壞了劉超的奸計,但指不定這傢伙一計不成。再生一計,他又不能天天呆在黎君華的身邊,哪能每次都破壞對方的奸計,乾脆直接下這傢伙的爛葯,把這狗日的名聲先敗壞了再說。

有道是「疏不間親」,他現在卻是「親來間疏」,所以完全可以開門見山,光明正大的說。

「啥,劉超不是好人?你今天才跟人家第一次見面,怎麼就知道人家不是好人了?」黎君華以為王勃要跟自己說啥重要的事,不想這小傢伙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挑撥離間」。

王勃當然不能把前世的結論來當現世的理由,只有說:「我生了雙金睛火眼,誰好人誰壞人,一見便知!這傢伙我一看,就知道他對你心懷不軌,對你有想法。後來果然不出我所料,很快這傢伙就露出狐狸尾巴來了。玩『吸星**』的時候他不是叫我跟你換位嗎?他哪是換位,其實就想占你的便宜!這傢伙不開腔不出氣,看起來靦腆、老實,其實極為悶騷!這種人壞水最多了,你以後一定要小心,姐1一付爛葯是下,十付爛葯也是下,既然是下爛葯,王勃乾脆一次性下到位。

「噗嗤1黎君華被王勃的話給逗樂了,既好氣又好笑,用手一指王勃的額頭,反駁說,「你以前還不是靦腆老實,到我們家裡來,半天憋不出一個屁來,你的意思你也很悶騷,肚子里很有壞水咯?還有,說到佔便宜,今天銅占誰的便宜啊?今天晚上不僅我的便宜被你佔了個夠,連『董小宛』的便宜也被你佔了不少吧?離場的時候,我看她臉上都是紅的1

提到佔便宜,黎君華就發現現在自己的手都還被王勃握在手裡,於是趕緊縮了回來,她知道自己的臉肯定是紅了。

「冤枉啦,姐1王勃跳了起來,哭喪著臉開始喊冤,「我可沒想占你和貞姐的便宜!都是濤哥,娜姐他們在一旁搗鬼!我倒是想投降,但是他們不讓得嘛1

「哦,明白了……」黎君華用手支著自己的下巴,一副瞭然的神情,跟著卻話風一轉,頭朝前傾,盯著王勃的眼睛道,「不過,難道我和董小宛就這麼沒有魅力,你一點也不想占我和她的便宜?」

王勃很想說我不僅想占你的便宜,更想和你在床上翻雲覆雨,但這種「逆天」的話他也只能在心頭想想,意陰,意陰。王勃做出一副小媳婦受氣的模樣,用一種委屈的語氣對黎君華說:「貞姐我可沒興趣占她的便宜,至於表姐你嘛……姐,你真想聽我心頭的實話?」

黎君華心臟劇烈的一跳,沒想到王勃會這麼回答她,她哪裡敢讓這個不曉得為什麼在幾個月之內突然「性情大變」的傢伙說他心頭的實話,急忙道:

「我才懶得聽!好了,都快十二點了,你快點回去吧。不然舅舅他們得擔心了。」說完,黎君華轉身前行,不再理身後這個「膽大妄為」的表弟,不過因為走得急了些,打了個趔趄,差點摔倒。

「哎,姐,你還沒答應我以後要小心劉超那小人?」王勃在後面高喊。

「我看我以後需要小心的不是劉超,而是你這個小鬼1

一個聲音從前面傳了過來,王勃咧嘴一笑,他覺得自己的這個表姐,暫時應該不會讓自己「操心」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